春秋十绝色全章节

      曾金玉就道:“我在镇医院呢,这边刚接到了一ז个脚趾头断得只剩一层皮的病人,镇医院颇有些为难,想送省里去,我一想,你恰好在这里,就想请你过来续接一下,你看如何?”

      陈俊稍微셣一犹豫,就答应了:“没问题,我马上就去!”

      삺 “要不要我们派车去接啊?”

      “不用,我自己开车去!”对方专车来接챶,自然倍有面子,但䓩一来一回耽误的是病人的时间,这时候不是讲面子的时候。

      陈俊医德高尚,这时候甚至没儝想到钱啊,报酬之类的。钱他是很想要,但是,有些时候剐不能被钱蒙蔽心智。 ϔ

      若是镇医院能搞得定,也不会来求他了。

      镇医院急诊室。一些医护人员感觉颇有些丢脸,甚至还有私底下怪曾金玉“不会说ㆼ话”的,응看你说的啥?请人就请人呗,咋还故意点出我们医院颇有些为难呢?不是Ᏽ很明显说我们束手无策吗⭡?悔

      不过馡,陈添墨倒不是很介意,毕竟,老曾说的是事实,벐他们确实搞不㿗定。而且,你去请外援,姿态不放低一点⯁,人⇝家会来么?人家会想啊狄,你要是搞得定,还请我干嘛?

      䝏所以,那些私底下嗔怪的人,实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

      很快,陈俊风驰華电掣,冲进了镇医院的大院子里,将门卫都吓㿵了一大跳。

      门卫正想去找他要说技法呢,陈俊就急匆匆下车,往急诊室而去了。

      门卫突然反应过来,远㐣远看了一眼,嘀咕着回去看大门了:“莫非这个小伙子就是院长请来ⲅ的外援医生?忒年轻,到底行不行啊!”

      之前,门卫就接到通知,会有外面的医⬏生开车进来急救,让他不要阻拦。所以,졚这门卫㸻事先就将铁ᘔ栏门给敞开了的。

      藸 急봶诊科,抢救室。

      ܔ陈俊看了看病人的脚趾头,就点了点头,还好,相比那只裹满水泥的断手,这只是小CASE。

      燕而且,他现在已经是专家级巅峰的缝合术,离宗师也只差一步之遥。

      “怎么样,ꪜ陈医生,有信心吗?”曾金玉问道。 벜

      陈俊道:“没问题,最多半个小时。”

      边上的不少人就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小伙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挺大。

      倒不是陈俊口气大,而是,他抵达的时候,清创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他只需要缝合而已。

      病人家属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也只能让这殧位小医生试试了,说뭹不定人家省城来的真的行呢?

      陈ﰱ俊轻车熟路开始,这种相对来说的“小病情”,他没打算用自己的秘密武器,仅仅是用镇医院里輑面的线而已。

      䌏对方是糙汉ᾰ子,伤势又在脚上,留点笸疤怎么了?晚一两个星期康复又不是不能接受?택

      陈添墨虽然心底惴惴,但相信自己的篍老同学,于是搞得阵仗很大,喊了不少医生前来观摩,不乏那种上了䍠年纪的资深医生,原本不少人还心底里不服,心说凭什么他礑就能当老师,我们要当学生?我们也这么多年经验了,虽然是在小地方医院,但在小医院是大医生,难道就比不过他一个大医院里的小医生?

      樌 㪕 结果,当陈俊出手的那刹那,这些人都茳懵逼了,不役停发出嘘声。

      “卧槽,能缝这么快?” 朁

      “他的手指怎么能生得这么灵巧,这是触手怪吗?”

      “用的居然是单丝锚式缝合法,这种缝合法一直是我的短板!”

      “这是单锡丝锚式缝合法?这么臃复杂的缝合法,他这么轻巧就做到了?”

      “我庺去,隔太远,我根本看不清啊,这手指是有眏残影了么?”一名戴眼镜的医生扶了扶镜⒇子߅,又往前硬凑了凑,看得眼睛都不眨。

      陈俊动得快的时候,手璇指真的能让普通人的閶肉眼难以跟上。

      有人见到这玩艺틭术一般的缝合技,不由掏出手机,进行拍摄,想发到朋友圈,或者以后用来留恋,但是拍了一段,太模糊。䕢不是手机像素不成,而是,陈俊有时候动作幅度太小,而얻速度太快。

      陈俊选的是PDS-䴘II线,这种线强度够,防滑,可吸收,二期行肌腱粘连松解时就可发现其好处,用这种线肌腱吻合端会比较平滑,无明륃显膨大,粘连较非吸收要轻。

      若是用其它的可吸收线,就会强度衰减,一般难肌腱愈合为4--6周,可吸收线强度一周内还可以,两周后强度可能只有原强度的60%,以后逐渐下降,肌腱未完全修复可吸收线往往会断裂。有些经验不足的医生,觉야得为病人着想,就选这种线,往屿往好心办坏事。

      而不可吸收性缝合线,强度是够ꭼ了,但是对肌腱的微循环影响大,不利于愈合宰。

      二十八分钟,陈俊剪掉最后一个线头,收工。

      边上的人兀自意犹未尽,这就完了?

      ꄌ“斩获住ꧬ院医蛑葛长河的崇拜值+6!斩获护士朱玲玲的崇拜值+6!斩获病人家属杜小红崇拜值+7!斩获丽龙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曾金玉崇拜值+3!斩获三条溪镇镇医院院长陈添蹹墨崇拜值+5!……”

      一小波崇拜值入账。“目前宿主崇拜值总数:869/魮1000!”

      可能之前曾院长已经见识过陈俊的厉害了,所以这时候这点小成就,只勉强激起曾院长3点崇拜值。

      䜌当然,有人崇틁拜,自然㰊也有人死鸭子嘴硬,兀自不肯相信。柺

      有人在人群后面小声嘀咕道:腹“我去,我们根本搞不定的病例,要往县里甚至省里送的,他这么年轻,这么快就搞定了?到底行不行啊?莫不是随意糊弄我们吧?我不相信,这省一医随便檖来一个年轻医生就能这么厉害!”

      边上就有人附和道:“肌腱缝合,可不仅仅是简单௯的缝合,퓦缝得㴰不好,后续恢复很成问题,甚至可能造成二次断裂。医﯁疗无小事,不是开玩笑的。我总感觉ꡮ今天的事情有点儿戏了。”

      덉还故意大了点声,似乎Ꚇ故意想要让人听见似的。

      陈添墨黑着脸,回头过来训斥道:“自己没本事۲,真来了有本事的人,不肯虚心学习也就罢了,还在这里乱嚼舌根,罚你们两个过年多加两天班!” 緎

      陈添墨原本也是心中忐忑,对陈俊ྱ的能力犹存怀疑,ᦪ但是,他方才目睹了全过程,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陈添墨好歹是院长,曾经也是主治医生,在县医院工作过,也许多年未曾动手,实际操作能力退化了,但是眼光老道,不是这顸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镇医院医生能比拟的。

      갓 陈添퍻墨看了一遍,叹为观止,知道陈俊是有真才实学的,这时候哪能容得下这两个医生在这里风言햓风语,当即就喝斥了。

      那两个医生顿时梁如嵰被烫到了的鹌鹑,低着头,灰롟溜溜地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