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好内裤照片

      成为天才是什么感觉?

      大概就是什么东西都突然变得简单了!

      以前的陆禾天赋平平,除了帅一无是处!

      但现在的他不仅帅的一塌糊涂,更获得了东方不败的天赋,成为了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

      陆禾回想着原身这十几年学到的武学知识,只觉无比通透,以前不懂的东西简单一想就算都会了,更是融会贯通有了新的感悟!

      陆禾回忆着脑袋中的武学,自然而然的就修炼起来,内功流转浑然如意,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虽然都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学,但在他手上却自有一番韵味!

      片刻后,陆禾停下来,内功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招式的精妙已不是之前可比的了!

      现在的他,能打过去的他十个!

      “天才真可怕!一天所学竟抵得上普通人数年之功!幸亏我靠着系统成了天才!”

      “东方,来跟我切磋几招!”

      陆禾吩咐东方不败道。

      “是,主人!”

      东方不败飞身而来,压着修为给陆禾喂起了招。

      不远处,孟楚楚看到这一幕,眼里满是小星星。

      “陆禾哥真是太厉害了,四品高手也就不过如此了吧!他以前果然是在隐藏实力!”

      ……

      黑木崖下,一个茶摊前,神剑派大长老带着几个手下驻足眺望。

      大长老本身就是四品高手,武功更胜余暮云一筹,而几个手下也都是五品好手,按理说这阵容对付一个被五岳剑派大肆屠戮过的残破的日月神教是绰绰有余了!

      但是,可能是手余暮云一去不归之事儿的影响,大长老不受控制的感到很紧张。

      “难道说,魔教余孽中真的还有高手?”

      大长老忧心忡忡的自语一句,吩咐手下道:“现在上山,都打起精神来,小心魔教余孽的伏击!”

      在他们走后,茶摊里几个茶客议论了起来。

      “魔教不都已经被灭了吗,这几个神剑派的人还上黑木崖干嘛?”

      “据说还有幸存的魔教余孽!神剑派少主知道吧,有名的武学天才,三十多岁就是四品了!几天前他上山了,但一直没下来!”

      “哦?还有这种事儿?难怪神剑派的人还要上山!”

      “你们猜他们能不能下来?”

      “应该可以吧,为首那老头儿看起来挺厉害的!”

      不远处的路边上,一个青年乞丐听着众人的议论,木然的脸上出现一抹神采,死气沉沉的眼中闪过一缕生气。

      “神教?魔教?正派?反派?呵呵!”

      他喃喃自语着,像个疯子一样。

      ……

      大长老走在狭窄的山道上,步步为营,小心至极。

      “这黑木崖果然如传闻一般,险峻至极,易守难攻,难怪掌门看上了此地!”

      “但这一路走来,空空荡荡,除了鸟兽之声,半点人迹都没有,不像是有魔教余孽的样子啊!”

      这般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中,大长老率众来到了黑木崖顶,看到了刻着“日月光明”的石门。

      此时,石门是大开着的,而陆禾与孟楚楚都在殿内修炼,这就造成了一种假象——此地已空无一人。

      “呼!”

      大长老长舒一口气,心道是自己多虑了,看来这黑木崖上并无魔教余孽。

      下一刻,他就欲下山。

      但刚迈出一步,他就停下来了。

      回头看着大开的石门,他眼中现出贪婪之色。

      “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不能空着手回去!”

      “传闻此地藏着绝世神功,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算不是,那也应该有其他宝物吧?五岳剑派总不可能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搜刮走了吧?”

      当即。

      他吩咐手下道:“把各处都仔细搜一搜,看看还有没有魔教余孽,如果看到了什么好东西,都拿走!”

      “是!”

      在神剑派的一帮人寻宝之时,陆禾正在修炼记忆中的一部内功心法。

      这内功心法原身已修炼了十几年,十分稀松平常,烂大街那种。

      即便陆禾已是武学奇才,也难以化腐朽为神奇,能做的不过是查漏补缺,纠正以前修炼中的错误而已。

      “武侠世界中,招式都要靠内力驱动,若内力不够,即使招式再精妙也难以成为绝世高手!

      如今我招式不算多精妙,内力更是很浅薄,空有天赋却无法转化为实力啊!

      我得尽快积攒本源点,换本高深的武功秘籍修炼修炼!”

      门外忽然传来嘈杂的人声,夹杂着翻箱倒柜的动静,陆禾不由的一笑,瞌睡送枕头啊,正愁着怎么获取本源点呢,送人头的就来了。

      “东方!”

      “主人请吩咐!”

      “去吧外面那些人解决了,不要露面,留一个活口!”

      “是!”

      东方不败飞身而起,形如鬼魅,屈指一弹,射出一根绣花针,正中一名神剑派弟子眉心。

      连声惨叫都没有,那人就倒下了。

      “谁?”

      那人的同伴大喊一声,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大长老!大长老!你快看看怎么回事儿?”

      “何事如此惊慌!”

      大长老飞身而来,沉声训斥道。

      看到手下的尸体后,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尸体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只有眉心渗出一丁点儿血迹,即便以他的见识,都看不出他这手下是怎么死的!

      “难道眉心这比针尖还小的伤口是死因?若真是这样,杀人的武器难道是一根针?用飞针贯穿坚硬的头骨,这得是多强的内力!”

      大长老如此想着,不禁心生退意。

      “这位前辈,我们这就离去,还请高抬贵……”

      话未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大长老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死状和刚才那人一模一样!

      “鬼啊!”

      剩下的人大叫起来,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疯狂的往门口逃窜。

      然而没跑几步,便先后倒下,最后只有一个人逃出了石门。

      “鬼啊!鬼啊!闹鬼啦!”

      他状若癫狂,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着,往山下冲去。

      经过茶摊时,一众茶客纷纷投来疑惑的目光。

      “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还变得疯疯癫癫的,像个傻子一样!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跟他一起上山的其他人呢?”

      “鬼?难道黑木崖闹鬼了?其他人都被恶鬼害了,就只有他一人逃下来了?所以才吓傻了?”

      众人议论着,黑木崖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

      不远处的路边上,那个死气沉沉的青年乞丐脸上神采更足了,眼神慢慢变得热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