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里莎磁力宝

      丞相从思绪里回过神来,反熟握住女儿的小手:“没事儿,刚才爹想到你母亲就走神了。”用手轻轻拍拍女儿的手背늯,笑笑安慰她,证明自己没事儿。

      可能刚才说到慕容曦的父母才让老儏爹想起了母亲,自己还真是不孝,说话口无遮拦竟没孁有顾及老爹的感受,纳兰若初看一眼慕容曦:我묙们说错话了。

      示意老爹是因싱为他们的对话才这样的。

      “丞相大人,对不起,刚才是小辈放肆了。̲”慕容曦真是个反应快的,马上理解꘾并道歉。

      “无妨,不是你的咛错。”丞燼相想着两人的谈퍠话,现在既然都说开㼅了,他也︢要表个态㣓:“小女既与昭王说明,老臣䔕这里便也无甚好说的了,也不会阻止你来相府,邀约也是可以的,我纳兰景琰只此一女,看的比命还要重要,希望昭王能如你所言,护她一生䍬喜乐,绝不负她뾇。”Ǒ

      只此一女?丞相是不承认纳兰如梦的存在吗?纳兰若初和慕容曦都觉得奇怪,ᱹ却也没多问。

      “丞相大人放心,我慕容曦不会轻易许诺,一诺千金,说到做到,绝不妄言。”慕容曦郑重承诺。

      “我相信昭뺈王킑的承诺。”丞相这个自称쒺已换了角⤬色。

      “爹爹,慕容曦要去我的小书房拿书。”纳兰若初似是请示又是告知,她怕老爹有想法。

      蟶 뻨 还好老爹没多想,只点头道:“譵去吧,爹爹要去书房处理事务。”意思是你们随意,不必管我。

      慕容曦随着纳兰若初来到她住的院子,发现院子上提着“冰心园”三个字,心下思索:为什么是“冰心”二字?便问了出来。 ๓

      纳兰若初解释道:“燂爹说是娘取的,希望我的品德美好,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吧!”最伵后䘿一句是她自己想的。 밡

      慕容曦叹道:“能有此剔透心思的女子,你母亲怕也不是一般的女子吧!”

      “我想也是,可惜她在时我太小,没有记忆!”纳兰若初点头。

       ú 两人直接进਩了小书房,春婳随后走웑了进来:鸧“小姐。”小脸因着运动还红扑扑的。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纳兰若初走到案几边,拿起默的书递给慕容曦,⩽见他接过后马上翻看,也不打扰他ץ,转头鵕对春婳吩咐:“去取晨露和雪雾茶来,롙还有炉子,㴤我要在这儿烹茶。”

      春婳下去准备,纳⭑兰若初见慕容曦看书入了神,便去案几边写字䚉,书房内一室寂静的美好。

      春婳和绿妩把烹즲茶所需的物件全部放于茶几上准备好,便悄然退了出去。

      纳兰若初见水烧的⥵差不多了便放下笔,开始洗茶、醒茶,耳边只听那看书鵦入迷之人连连叫着:“妙!妙啊!”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人只怕是见着兵书便会发痴吧!这书还真给对人了。

      手上动作不停,完成了所有程序后看着C眼不离书的慕容曦,故意大声道:

      儎 “书有得时间看,可这雪雾茶却是不常能喝得到的咯,浫特别是用툔晨ぉ露煮的,唉!晨露采之不易,秀统共也就这么点儿,你确定不尝尝?펫”纳兰若初故意嗅了嗅鼻子:“真苄香,已经二泡了噢,时间不能太久,久那我先喝咯!头道水,二道茶,三道四道是精华,看来你是要喝三道四道的?”

      慕容뻦曦的心神终是被引了䔦过来,把书往邙怀里一塞,坐到茶几前,端起面前纳兰若初倒的茶细细品味,赞不绝口:“嗯,好香,入口淡淡,回味甘甜!ᣜ”

      “喝茶是一种心情,品茶却是一种心境踸!”纳兰若初说完此话,想起在现代和䳫义父一起品茶论道的情景,心境一时变的复杂,脑中却是突然出现一个ӿ模糊的画面,随口吟出:

      “你我手执香茗杯盏,细品⫍世间人情冷暖,읈本不想与世俗沾染,奈㜁何识君误了红颜,只得共覆一场流年,看那ྻ世间沧海桑田,终是多놚了红尘贪恋,道不尽那䡃万语千言!”

      嗯?记忆里好似是谁曾吟过的,这般熟悉,熟悉到她㼤竟能随口而出?

      慕容䎏曦看着对面陷入思绪的纳兰若初,㊔透过窗户的光晕打在她的脸上,衬ꡳ得她更是肤如凝脂,纤纤如玉笋蠣的修长手指端着茶盏,眼帘低垂,长而卷的睫毛在眼睑僤落下投影,如殷桃般的红唇带着诱人的水光,因头微微前倾更显得白皙的脖颈美如蝤蛴。他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一个女子的样貌,뚛竟迷了他的眼,惑了他的心。品着她吟的不像诗词的词,颇觉Կ有씒无⺅可奈何之意?此等美貌聪慧的女子,是他强求了呢!但,他不会放手。

       퍥 两人依着不同的心境静静品着相同曭的茶,再也无话,临走慕䨏容曦说要邀请纳兰若初明日去别苑游玩,问她可有夷时间?

      纳兰若初把时间改䬭到了后日,于是二人约定后日巳时,慕容曦坚持要来相府门口接她,便也由了他去。

      纳兰若初之所爒以把时间改到后日,是因为她要花些时间来看慕容曦送来的书,四本全是她需要的书,自慕容曦走后她便开始看,晚膳也是春婳端到小蚷书房里她㺨随意吃了一些。

      花了一个晚上加一整天时间看完两本厚厚的“地理志”,쀀纳兰若銤初对这个在历史上不存在的时代总算有了些了解:她现在所在的是天元国,居于这片大陆的中间,鎝东南西北还各有四ᶳ个大些的国家,分别是:东边的“幻日”国,南边的“羽夕月”国,西边的“耀星”国,北边的“北辰”国。

      檟 竟是以日月星辰来命名诺的国家,不竢知是谁创意的。

      “ቿ天元”在中心,所以以“天”来命名吗?这样看来是不是说明天元的国力强于那四国呢?这样的位置布局有利有弊,如若打仗,那四国是两两相邻옼,东边的幻日国想打西边的耀星国,需经其他三衋国,最直接的便是经过天元国,其他三国是一样的道理。可以说天元起了天堑的作用,但也处在危险之中,四国一旦联合,天元将四面环敌。之前慕容曦打了多年的仗,可以问问錄他和谁在打?那天在酒楼听他讲都是用“敌军”二字代替መ的。

      有利的一面便是利于经济的发展,天元的地理位置四通븮八达,便利与四国通商,这个正是纳巆兰若初的计划之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