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riav6

      市中心。

      金鼎大厦!

      今天的金鼎大厦格外热闹,五十多层的金鼎大厦通体上下搭满了红彩亮,喜庆非凡。

      ᧨ 门口张贴着各种喜联。

      金鼎大厦入口处铺满红毯,红毯两旁有十几位身材容貌上等的灍迎宾小姐,她们欢迎着正络绎不绝向着金鼎大厦赶来的宾客们。

      进入的宾客们大家脸上带着欢乐的笑容,互相打着招呼。

      半个京海市的上流人物今天都将ჹ聚在这里,为江뭥韵和罗云辉的婚礼庆祝。

      进 也枈是为江氏企业和罗氏企业两家的合作作出见ᴖ证。

      싁 上层﹩社会的利益,往往就是在这种婚庆喜事之上抒发生交易。

      这些交易看不见,但却记在来宾名单和婚庆赠礼上面。

       没有利益的事情,谁都不会凭雇白无故去做。

      ﻀ寣日后有了这一份交情也方便打交道。

      江若洪作为江家家主,主动站在门口迎接着来宾,热情地将每一个人邀韼请进门。

      不少人他认识,也有很多不认识的。

      不过大家都筸是휁生意人,一打招呼,一两ࢅ句间便能弄清对方是谁,在从事什么。

      今天的江若洪是发自敄心底开心。

      这场坱婚礼ᔵ排场越大,他江家日后的发展便是越有前途,甚至不止进出口业,江若洪已经盯上了一쟢些其他更有发展的企业。

      ف陙如果日后能联络到关系,进行发展莳,这对䜃江家来说将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江若洪的野心很大,他也要实现自己野蜭心的能力。

      前提是这场事关自࿲己和江家利益的婚礼绝对不能㪌出差错。

      昨天他派出去的老九没有给他回话,或许帚那个놎小子已经被弄彯到大山里喂狗。

      或许老九出事了...

      ◃江若洪想到这里,用䬣对讲机联络了一滔下保安。 ⴾ

      金Ⲷ鼎大厦今天上下楼近乎刀配了五百个私人保安,每层楼,每个主要的进出口都有专门负责的保安。

      为了防止今忦天的婚礼绝对不会出귢现意外,甚至如果有意外,也绝对要把⟓意外抹平ڭ。

      在确定没事慴之后江若洪㘷才收起对긅讲机。

      身穿一身专门订制高级黑꒴色西幐装的罗云辉从大厦走出,江若뀺洪看到身边䒒的罗云辉点了点头:“Ⴑ贤侄,都和亲戚们打过招呼了?”

      “嗯캛,已经招待完챪酒㜓了,谈等栵宾客们到齐婚礼就可以开始了。”

      䨦就在冹两人谈论的时候。

      两辆崭新的车牌号为京海88888和京海11111的特制红旗加长型三排座ᡓ防弹车前后而至。

      江若췦洪,罗云辉两人看到这车牌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两㹕辆车是...龙家老爷子和᷅李家老太君?!!”

      厽 京海市̽。

      憾 大家族企业无数,但最顶端的寡头家族只有龙家和李家两家。

      这两襇家的势力之庞大,远超其他家族想象,一直以来都是京海市的龙头家族。

      没想到今日他们竟然会来婚宴!

      楝 江䥍若洪和挅罗云辉两人连螽忙上前邀请。

      龙Ồ家老爷子一身黑色唐装,头发鬓角斑白,人已近百,攈却看上去非常精神。

      挽没有搀扶,自己便走下了汽车。

      李家老뢌太君则穿着一件颜色较深的花袍,看上去也是精神矍铄,身边跟着老太君的孙女李霜泽。 㮞

      李霜泽一身白裙,淡抹素妆,看起来不知道比那些女明星要漂亮多少倍。

      她可是京海市私下名声极为盛传的京海市第一大小姐。

      这三人一下车,人们的视线焦点便主呌动落在了他们身上。

      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人不认识,或者说不敢不认识龙老爷傚子和李老太君。

      两人有说有笑,向着金鼎大厦敌走进去。

      龽李霜泽跟ી在两个老者后面。䪛

      裉 ㄷ 江若洪急忙迎上去:“龙老爷子,李老太君!欢迎您二老来参加小女的婚礼!”

      龙老爷子,李老叶太君对视一眼。

      龙老爷辂子笑䚉道:“你廉是.ᗪ..哦,我认出来了,你是江建国的儿子吧?”

      江若洪听到龙老爷子认出自己,脸色都兴奋了几分:“ᣞ正䙀是在下!”

      ങ 然后老爷子看了看一旁ݪ的罗云㹢辉:“你是罗家的那个小孙子吧?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ﻄ ⟭ 罗云辉也有些激动:“回龙老太爷,我就是눞罗家的小孙子。”

      龙老爷䆷子对李老太君笑道:“你看,我们撞上老江孙女的婚礼了,要不顺道进去看看?喝杯喜酒?”

      汬 江若洪听到之后先是一惊。

      眼前븯二位竟然不是来这里参加婚礼的,ꉾ而后听到龙老爷子的话又一阵期待。 䰡

      龙老爷子竟然为自铽己说话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袰老太君显然也是认识江若洪父亲江建国的弪,毕竟都是一돖辈人。

      没多说什么,老太君便点了点头。

      大喜的日子,没人愿意犯别人的忌讳,既然都到这ſt里⩝了就⿞算是喝杯喜酒也⻫是有必要的。

      不然就让别࿮人难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