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视频温尔大二女生求守护

      土方十四郎脸上青筋直冒。

      啊,原来孩子也不是都那么天真无邪啊!

      近藤勋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当初就不应该在居酒屋里吹牛,孩子是孩子没错,但正不正经就难说了。

      不过——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眼前这孩子肯定是不会加入道馆的吧?那为了完成委托,是不是应该让那是不是这孩子见识剑道威武的一面?近藤勋这么琢磨琢磨着,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近藤勋所推测的发展。

      “那么,猩猩馆主,麻烦你帮我办理入读手续吧。”土间总悟脑门子一转,便微笑着开口道。

      近藤勋:“……”

      纳尼,要不要这么直接?那他刚刚在心底打好的腹稿劝说又算什么?瞎操心吗?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咳咳!”摇了摇头,近藤勋干咳了几声:“那个,小朋友,你是叫土间总悟对吧?我告诉你哦,剑道的修行可是很辛苦的……”

      “没关系,要是大猩猩都能学会,那没道理人类学不会啊。”

      近藤勋:“……”

      所以说,他真不是大猩猩啊!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为自己吹个的牛逼负责也好,土间总悟加入了近藤道馆。

      然后——原本清静的道馆开始混乱了。

      想要隐藏一颗砂砾,那就把它隐藏在沙漠,想要隐藏一颗水滴,那就把它融入大海,想要隐藏自己,那就把自己陷入剧情之中。

      近藤勋,土方十四郎,再加上他这个总悟——那就算真有其他穿越者啊,轮回者到来,只怕也只会当成是世界意识的自我完善啥的——而他,土间,似浪实怂,总悟,就是这么一个无害的土著。

      隐藏自己,保护自己,只有这样,才有继续浪的资格,而换个造型就换个人格,亦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毕竟二次元奇葩多,虽然目前来看已然是三次元,,但适时的捏造一下人设,那就更不会让人起疑了。

      土间总悟感觉自己稳的一比。

      对于一个能在超市里买材料制造核平天下的家伙来说,修理一副破损的眼镜是什么感觉?

      看在场众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土方十四郎双手抱胸,暗道:“总悟这家伙的上限又提高了,真是可怕的天赋。”

      阿妙则是:“好,好厉害,新八,新八,你有救了!”

      近藤勋:“果然,这个时候就是要出动总悟才行,十四总归还是……”

      土间总悟抬头:“土方先生,猩猩馆主在心里面骂你哦。”

      土方十四郎转身冷冽的看向近藤勋。

      近藤勋后退半步:“十,十四,我没有半点瞧不起你的意思,在我眼里,你比总悟厉害多了……”

      土方十四郎揉了揉头发,暗道一声——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好想砍了大将,怎么办?

      土间总悟亦是适时的停手:“猩猩馆主,或许我该把新八唧直接捏碎,而不是修好。”

      “不!总悟!你明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土方十四郎——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来保释这只大猩猩?好想,斩掉一些东西啊!

      众警员看着这一切:“这,这家伙难道就是传说中掌管修理跟人心的神明。”

      土间总悟抬头:“掌管修理跟人心的神明是什么鬼?好廉价的神明……”

      众警员脸色惊恐:“这家伙会读心?果然是……”

      “不,只是你们的表情太好读取了,话说,扑克脸都做不到也能当警员吗?”土间总悟一边给眼镜涂上特质的修复液,一边回答道。

      众警员:“不,我们不信,这就是神明的能力!”

      三下五除二的修好眼镜,原本总悟还想抛下光什么的,但想想,他只是负责治病,又不负责美容,再说了,万一抛光过后,别人不认新八唧了怎么办?

      本着多事不如少事的原则,把眼镜递还给了在一旁紧张的阿妙,然后,在换回造型。

      “那么,有关你弟弟的事,近藤组在此就与你划分了纠葛,你看行吗,这位……”土间总悟摸着下巴道。

      看着归来的新八唧,阿妙点了点头:“那么,我也不追究近藤馆主跟踪我的责任了。”

      近藤勋上前:“阿妙小姐,我真的不是跟踪狂,那是爱的保护啊。”

      “咚!”

      阿妙微笑着轰出一拳,近藤勋再一次飞到墙上,缓缓的滑落:“那么,近藤组的各位,能管好这只大猩猩吗?如果在继续纠缠下去,下一回就是骚扰罪了!”

      这一幕发生后,土间总悟对着土方十四郎笑了,眼神里满是:“高洁的灵魂?就这?”

      时光机在哪,他一定要回到过去,去阻止当时那个大言不惭的自己,大猩猩啊,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看着满脸纠结的土方十四郎。

      土间总悟却是回头:“啊,抱歉,猩猩馆主可能是第一次遇见同类,所以兴奋了点,等回去后,我们会找家动物园给猩猩馆主举办选秀活动,过了这段发情期,大概就好了。”

      阿妙冷笑道:“我想那只大猩猩会喜欢的。”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土间总悟点头附和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土方十四郎紧跟着上前瞪了一眼总悟:“抱歉,我家大将似乎给你带来了很大的烦恼,如果需要补偿,可以联系我或者猩,近藤老大。”

      说完这些,他才又转过头看着一群警察道:“如果毁坏他人财物指的的就是这副眼镜,那现在可以撤下来了吧?至于跟踪的事……”

      几名警察连忙道:“既然志村女士同意不追究,那我们会做到马上销案,您请放心。”

      啊,为什么要让他们会遇到这种事,为什么近藤组的大佬会是个跟踪狂,这要是不销案,会被杀掉的吧?肯定会被杀掉的啊!

      土方十四郎点了点头:“那么,我家大将可以回去了吧?”

      在这里待上一分钟,土方十四郎都觉得是耻辱,再不回去,鬼知道那只大猩猩还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当然没问题。”

      “手续?”

      “连案子都没有,哪用什么手续!”回答的警员感觉自己颇为机智,这样,就不会被近藤组的人盯上了吧?

      两人正说着。

      倒地的近藤勋却是又一次起身:“十四,听我解释啊……还有阿妙小姐,我那真不是跟踪,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啊!”

      土方十四郎:“……”

      果然是耻辱啊。

      土间总悟再次摸着下巴道:“猩猩馆主,果然是因为遇见了同类,所以才……”

      志村妙终于听出来哪里不对了:“……”

      她从刚刚就一直觉得不对劲了,什么叫第一次遇见同类?何则这是把她跟近藤勋化作了一个物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