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花绮罗作品全集

      ﬚㊇次䕨日一早,洛惜便쥵和凌安景一憵同把物资运到䌓了䖁锦州城的隔离区嫐处,那里是临时搭建的一大片病房,看起来人来人往,一些口鼻包着破布的人抬着担架,十分着急地安置着病人。

      当车队的人运着物资到了之后,隔离病房里走出一个年老的医师,他身上的衣服似是多日未曾更换了,积满了尘土,头发凌乱꬇,眼眸底下一片乌青。

      他看着车队,和一箱箱的物资还有装备齐全的人,那疲惫的,布满浑浊血丝的眼睛里突然就禆蓄满了泪水,他扯下捂着口鼻的青布,布满皱纹的面庞微微㎟皱起,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他突然哽咽出声,“终于......终于有人来救我们锦州城了!”

      驮这声音一出,那些匆忙抬着担架的人,才稍稍停下了的繁忙步伐끥,看着车队的方向,㨎一个个布满血丝的眼睛里突然都布满了泪水,纷纷哽咽出声黀,更有甚者,嚎啕大哭。㲹

      갴 洛惜见到此情此景,心里堵得縌慌。

      怪难受的。

      쀈 灾年无情,疫病爆发,多少人家破鱠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染了病,死于荒野,无从统计。

      洛镰惜让人把广仁堂䊝运来쀂的几大车药材分配下去。

      놱 当地的医疗队的人⣋员眼眶都红红য的。嗙

      锦州封城之后,只有一个少年带হ来了些士兵和物资,建了隔离屋,但是物资人员还是远远不够,染病的人太多了,病床不够,药不够,甚至根本不够人去抬担架。

      还是锦州人自己组织了起来,自己救自己。饭不够吃,便是凿树皮,吃野菜,病房不够,뛋便让多个病人挤一下....ꁢ..

      ⼫ 但是这些天死的人越来越多,米粮也早已供应不上了,没有什么比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牲自己却毫无쩻办法来得更为令人绝望了。

      他们一度觉得,天要绝他们锦州城啊。幸而ꊔ终于来人了……듷

      此情此景,在场之人无不悲恸。

      ’凌딤安景上前布置工作,找到了总负责医师,“我们是朝廷派来,马车上有物资,您先让他们歇息着,随而我便派人把物资分发下去。”ꐥ

      “好!好!好!”老ㄑ伯点了点头,热泪盈眶。

      턝凌安景让旛队伍里那些装备齐全的人接手他们的工作,然后在把쉉口罩,手套,㘣防化服一一发放了下去。还让人搬了米粮去熬了粥,疅做了菜。然后狌派人着手扩建隔离病房。

      一切都有条不稨紊地进行着。

      而洛惜则早已走进了隔离病房中,查探里面病人的情况了。

      病房少,病床设置多,所以空间显得有些逼仄,空气復也有些浑浊。

      洛惜全副武装,然౜后一一去查看病人的状况。均是恶寒壮热、头痛身痛、苔白如积粉,甚至,有人手脚长恶疮,形势不容乐观。

      这疫情人民的病症可比杭州发现的病𢡊状要严重许多。

      从病房里面出来閠,郯她便跟着凌安景到䔟了锦州城中又看憁了看,

      满地满城的纸钱,哭丧的声,呜桓咽声络绎不绝,空荡荡的街市,除了没有及时处理掉的尸体和污水,和一些身퍌穿孝服哭孝的人,便什么都没有了。

      洪水肆虐之后,很多污水都没能排出去,很多人畜尸体疄便泡在水中腐烂了,虫蛆纵横,恶臭非常。

      便是意志坚强,也禁不住这禇样的ꍂ冲击。洛惜胃部翻滚,蹲下来便干呕起来了。

      凌安景叹了口气,从袖中取出了手帕递了上去:“可有罽大碍?”

      难道刚来便说自己不行?

      洛惜:女人不能说不行!

      颿“无事。”洛惜青灰着脸,仰起头接过他的手帕,顺了顺气,然后声音沙哑道,“世子爷,这污水得赶檉紧通了才好。”

      뱺“你有什么尤好的建议?”

      洛惜拧眉深思,“我觉得,可以根据街道布局和地形特点,采取分区排水的方法,去建成了两个排水千道系统。然后利用城市地形的高差,采用自然流向的办法,便可以驱壽使城市的雨水、污水自然排入江中了㨒。”

      竟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凌安景看着面前这个拧眉深思的少年,“可以。” 죻

      洛惜笑軴了笑᭑,然后看着那泡在水里的尸体,又严肃起来了。

      “并且瓙,这尸体必须要处理掉,不可以再耽搁了。”洛惜拧眉,“Ჷ只是土埋的话,生石灰早已没有了湰,如若不消毒便埋了,也肯定是不行的......”

      磀洛惜也些犹豫。

      这个时代的人,很信鬼神之说,极为싸信奉入土为安。

      但是,过多的尸体掩埋了,不仅费时费力,亦是不利用杀菌,还容易污染水源。

      直接拉去火焚,她怕自己被打。

      侘 凌安景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想如何?”

      “用火是最为快速有效,只是......” 

      凌安景点了点头,知道他的考虑。死后归于土,灵魂有所归属是很多人的想法,火焚或是容易引起人心惶惶。

      他开口,“当前之急,퀢是治疫,鬼神之说,随㧳后会有人做好工作묺的。” 爬

      洛惜见他对这些事看得开,眉心终于还是松了松,然后眸光微转,又道,“若蜽是要做好舆论工作㔶,我倒有个法子。”

      凌安景问道:“有何妙计?”

      她悄声同他说了什譹么,凌安景微怔,随而便让吩咐源一去做了。 뭬

      这一路走过,每个家门都是紧锁着的,偶有一阵风拂过,也是带着恶臭。

      士兵们全副武装,拿着铁锹道具,开凿着通水的井渠。响声一⮩起,倒是⪒让很多紧闭㵯着家门的人探出头来了,其中很多都是鯽些老人或者妇孺幼儿,因为青壮年不是逃了,便是到隔离屋去帮忙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查看着跕外面的情况。却见有一大队人马在搬尸体,开渠通水,喜得连忙进屋大喊,“有人来了,有人来救我们了!”

      一时间,那些留守在⨟锦州城里,没有患病的人纷纷探出了头来,有些人更是走出家门,恨不得要上前一起帮忙。

      洛惜看那些一个个喜出望外地探头出来的人只是口鼻轻轻地捂着一层薄㍍布,ᇣ便让他们都回屋里面去了。

      퀥“콴大家都稍安勿躁,我们身上都穿着专门的防护工具的,你们不要轻易出来,小휜心感染了病菌。如今好好待在家中,便是最大的安全。等会儿会有人送些米粮过来愛,你们便领些回去。这些工作,你们便交给我们吧。”

      “好!”

      洛惜的一席话让那些围观的人满心欢喜地竲回了家中。

      终究,还是盼来了줇希望。封城之后,他们便紧闭着家门,哪塁里都不敢去,家中余粮也峬是要消☔耗殆尽了,日子越过越难,如今可是ݓ让他们把人给盼来了。

      看热闹的终于쿹走了,洛惜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再站久一些她都紧张,现在工作枙人手便是不够了,再添多一些病例那不是徒增压力?

      随后她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消毒水的制作方法和用法,让人去把药方抄写了几百份递进了那些紧闭的家门之内。

      防病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