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好月圆粤语

      临别之际,叶舒取出了三枚蕴玉送给刘思齐。

      ꂔ“这,太贵重薃了,我不能收!”

      刘思齐虽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渴望,但却穡是셺推辞了。

      ⓳叶舒直接拉过刘思齐的手,将三枚蕴玉塞入其手中,正色砂道:“你救了我一命,不过几㜻颗石头而已,跟我客气什么呢?”

      稍微犹豫了一下,刘思齐最终还是收ﳥ下了:“这蕴玉对我的修炼确实有很大昙的帮助,那我就厚颜貨收下了。” 策

      他之前也是见到叶舒胸前挂着的蕴玉,顺便闲涼聊的时艦候就把如何吸收蕴玉能量,如何炼化的方法教给了叶舒,倒是没想到叶舒还这么大方送了他三枚蕴玉。

      像这种弹珠大小的蕴玉,市面上的价格大约就是ਬ千把块钱一枚,只是往往未必能买得到邂,太少了,所以在修炼者之中通常会以物易物。 쇟

      真正珍贵的是鸡蛋大小的蕴玉,那种可是有쨮钱都买줫不到。不仅仅是量上的⸣增加,最重要的是质的不同。里边有着一种奇异的能量,引㱋导出来可以用于强行为他人끔启灵。

      一枚鸡蛋大小的蕴玉,大约可௭以用于为十人强行启灵,对于一个门派的传承膇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可以说,﫱没有启࠻灵的人,算不上真正的修炼者ꑟ,只是在ꦈ门外晃荡而已ꡔ。而自行修炼启灵,对于很多人来说难度有点高,有的需要花냱费大量的时间。

      当然,还有一种᡿方式,就鞆是师父以自身的功懄力强行扬为弟子启灵,这不是不可以쭪,只不过对师₋父的功力境界要求比较高不说,还消耗师父的功力。

      而如果用蕴ꃪ玉,不仅是省力,还效果特썐别好,纯粹!

      一个修炼者,启灵之后才算是真正跨入了修炼的大门,因为很多更深入的东西修炼的前⴦提就Ï是启灵。

      纂这些都是刘思齐在闲聊中为叶舒普及的知识。

      在刘思齐离开之后的几天,倒是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叶舒每天就是陪陪父母,要⒈么去见见朋友、同↖学,余下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在熟悉自身能力的同时修炼《培锅元功》、太极十三式,以琚及如意慧鉴法。

      或许是因为他《培元功》已经修炼到了相当的程度,修炼起“如意慧鉴法”却是轻松得很,每天都有进境。

      第一᳖天,可以见到手上有如烟似雾状的东西存在鼅,就像是冬天的时候双手浸入热水中刚取出来一般,手上有气。

      逕第二天,叶舒可以看到手上有光有气,光气混合,一层寸许的好似莹光一拥般的光,淡芊淡而稳定。

      第三天,他已经可以看到别人身上的光气,是的,整个人好像在冒依着光䁪,散发着气,不过〉每个人不一样,光亮程度不同,光气的厚度不同,有些人还有些特殊的䖑光气形态。

      第四天,叶舒不但箔可以看到自己体内的真气流转状态,还可以看到日常生活中任务物品的光气。

      不同材质,不同形状的物品,其光气也是不同的。

      ſt 䶗一般来说,物品的光气大多比较弱,而且相对来说很是稳定。㶷只有蕴玉是例㞦外。

      逞 軴蕴玉散发出来的光气,如波,如雾,平时还好,一旦接触到人体,蕴玉之内的光气就会透入人体内,虽㒅然很弱很慢,但쾸确确实实是进入了人体之中㺸。

      难怪可以滋养人身!

      叶舒虽然不知道瓦这其中的原理,可是以他自己所见,证实了蕴玉所散发出来的能量是可以进入人体内的。自堉然而然的,他也就相信了吴道长和刘思齐所说的,蕴玉可以滋养人身的说法。

      刘思齐离开的第四天,正ল是农历正月初八,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一天出门,叶궛舒也不例外。

      出门之前,叶舒用红绳做了¤两个吊坠,上面奰挂的是蕴玉,给父母一人一个,嘱咐他们随身戴着。

      母亲倒是很开心的直接就戴了起来,父亲却ᱸ是有些疑惑又有㳅些嫌弃쉨的揣到口袋里䌤。大男人,一个农民,戴着这个是有点奇怪。

      叶舒并没有将所蘢有的촥蕴玉都袾带走,ྵ除去自己身上戴了一枚,给父母的两枚,送崋给刘思齐的三枚,他手厗上还剩下十䯑五枚뚒。

      他将其中的五枚留在家里,只带走了十枚。

      当然,那枚鸡蛋鋴大小的蕴玉他还是带上了,还有那根山上捡来떰的빽羽毛。

      积以盈“如意慧鉴法”看去,那根带着金色的疑似大鹏的羽毛很是特殊。

      䩴一般的物品,哪怕是桌ʰ椅、杯子,都有光气散发,而那根羽毛却是没有光气散发出来,相钘反,似乎在往内吸收着光气。

      叶舒有个想法,븵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试验。

      初八出门,初九就开始工作了。

      穵 表舅在过年的时候可没有闲着,又接了一个活。

      原本,叶舒还想着刚到鹭岛,趁着还没쫯开工之前先去慈济宫拜见一下吴道长的,谁知一到就开始干活了。

      这一忙,却是直接ꢳ忙到了农历的二月。

      二月初一,这套房子搞定,后面暂时还没有别的活,叶舒决定明天就去慈济宫拜见吴道长。

      己卯年二月初二,龙抬头。

      宜:装修、入殓、移柩、成뵮人礼、成服、除服㇓、铺路。

      忌:盖屋、治病、作灶、探病。満 剗

      这天的宜忌之中,所宜之事跟叶舒要做的事都没关系。好在,其实他也不看黄历。

      当叶舒拎着一袋苹果来到慈济宫时,吴道长正好在悠闲的喝茶看书。

      看到叶舒进门,吴妍道长笑道:“你腿倒是够长,我刚泡了一壶好茶,来,坐下,喝茶。”

      叶舒将苹果放在桌子一边,鞠了一躬:“老师,我来看您了。”

      依言坐下后,叶舒端起桌子上的茶,一口喝下,肚子里顿时一股暖暖的能量就散发开来,融入身中,舒服!

      叶舒问道:“老师,这是什么茶?真好喝!喝完身上还很舒服,似乎有一股特殊的能量?”

      吴道长笑了笑중,说道:“不错吧?这是我一个朋友从武夷山给我带来的灵茶,口感上佳暂且不论,最重要的是它里边带有灵气,修炼之人常喝可以改变体质,让人与灵气的契合度提升,从而쵙加快修为进境。”

      听完吴道长的解螡释,叶舒有些眼巴巴的看向茶壶,这可是好䡪东西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