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女北条麻妃

      花衣裳走路是用跳的,一跳四五丈远;我是被倒提着的,头下脚上;花衣裳比我矮,然后就悲剧了:花衣裳每一次落地我脑袋框都要和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一次两次倒忍住了,但经不住花衣裳一路不停歇的跳跃前进,于是我最终还是没忍住那一股呕意,哗啦一下将刚吃的还有隔夜的都给吐出来了……

      相对我而言,ŝ小丫头就舒服多了,她是被花衣裳扛在肩上的,随着花Ƛ衣裳的起跳落䀰地,竟然还能发出“咯咯”的笑声……

      也不知道奔行了多久,花衣裳终于停了下来,也不是停了下来,是不再跳着走了,而是抓着我腰间的蚕丝,将我横提着往前走,好像是上山,我那时候晕的厉害,加上路上茅草灌木又多,根本睁不开眼睛,只知道一路上不断的有人喊“大王~”、“花大王~”、“大王回来了~”之类的话。

      愕 又不知道过了多の久,终于感觉不到茅草和灌木划脸的感觉了,我才敢睁开眼睛:已经走进了一处幽长的洞穴,甬道旁边有木头架起的火盆,里面玢烧着松油木料,샅呼呼作响;甬道两边每隔不远就有一춇个鈙一ℜ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妖怪站岗,或拿着铁叉,或拿着斧钺,有的干脆就܉是拿着根木头棒子……

      走了很久,终于走出甬道,来到了一处“大殿”,好吧,说大殿实在是太抬举它了,只是一个空旷的洞穴罢了,四边角落里都燃烧着火盆,ᤴ将洞穴照的通透。

      花衣裳随手将我丢在了地上,摔得我生疼——地面铺的是厚重的石料,磕蔌着碰着都是一个大包﫭。小丫头有我当肉垫,倒没怎么摔着她,不过这时候她明显也感觉到了不对,安静的蜷缩在我身上。

      花衣裳从我身边走过,沿着石阶向上走,最终来到最高处的虎榻上大刺刺地坐下。

      “虎头、ᜬ大嘴、猴子何在!”花衣裳一声大喝,声音在空旷的洞穴中䄴反复回响,颇有一股ﱈ山鉫大王的威势。

      “小的在。”说话的是大嘴——那个鸟人,不一会儿虎头㰬和猴子也进㬓来了,跪地参拜。

      “你们看看,躺地ꭷ上的这两个可是你们在老榕林里遇到的妖鯕怪?”

      花衣裳这话一出,我心里䰕顿긕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看着花衣裳挺ˬ爽朗耿直芢的,没想到城府这么深!特么原来一开ꖫ始就知道是我们,竟然还装什么林间偶遇,谈什么妖族大义!这믶根本就是퍥一场蓄意谋铪划的ꅝ绑架!

      一个虎头、一张猴脸还有一个鸟头,三个怪物一个个凑到我面前查看,嬸要不是我嘴上缠着蚕丝——湎好吧,没笈缠着蚕丝我也不能拿他们怎么着……

      山洞里火光很明亮,ഥ我能清楚的看清三个妖怪,෦他们自然也能轻易궡的认出꩐我来:“回大王,就是他们。”

      得킶到确嬲认之后,花衣裳反빘而兴趣缺缺了,틉随便来了一句:“知道了,押下去把。”

      “大王,我们不是要请他们帮忙的吗?怎么……”猴子欲言又止。

      “老子做事需要跟你们解释吗?押꿧下去!”花衣裳暴怒,一脚踢翻了虎榻前面的条案,酒水肉食撒落了一地。

      淫威之下,三个妖怪噤若寒蝉。

      ꑿ 我再次被提起来,往另外一个甬道走去。忽然,提着我的虎头舐停ꜧ了下来,又将我给提了回来,契并给花衣裳禀报:“花大王,这῏大……这厮手上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法器,我怕我们的牢房关不住他……”

      “……”听了这话,我醜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激光枪是我最后的手段,要是被收缴的话……

      ힵ“嗯?说说!”花衣裳顿时来了兴趣。

      “当时大嘴回来禀报,我和猴子负责跟踪篧。我们修为低微,很快就被他发现了。他就警告我们不要再跟着,还用一个㜰法器威胁我们,指了一下我鿡们誓旁边的巨石,然后巨石就炸了…렧…”我被提着后腰处,看不清虎头的表情,但是能听出他话里面夸张成分不少——我心里拔凉,虎头这么一狼夸张,我基本뭬上是保不住激光枪了。

      花衣裳走下虎뻺榻,来到了我的面前,在昏暗的洞穴里他的眼睛在发光:“什么样的法器?”

      “长得穋像个锤子⹞,灰色的,不过锤子柄上能发出红光,那红光一照石头就炸了。”虎头“如实禀报”。

      花衣裳将我丢在地钁上,那表情就像是看莮一个绝世美女。

      我看到一只白色的虫ቪ子从花衣裳的衣袖里爬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有“咯吱”声响起,渫紧接着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手上咬了一口,然后整条手臂就麻了——眼睁睁看着花衣裳从我手上将“锤子”取走。

      花衣裳拿ශ了法器就好奇的研究去了,而我只能被萗虎头提着走进了幽森的甬道。

      那条甬道比进来的甬道復更长,走了好久才来到目ࡣ的地——监牢。

      “对不住了,大人,我等䓋也是奉命行事……”虎头跟我告一声罪,然后就将我扔进了牢房,摔得我一阵龇牙⵿咧嘴。

      ⾧ 花衣裳取走激光枪的时候已经让冰蚕咬断了我右手处᠕的蚕丝,又糲被虎头提着一路颠簸,身上的俯蚕丝已经松弛。我挣扎了一뻀阵,终于从蚕丝里面解脱፝了出来,然后又给小丫头松绑。

      桿 ꋈ 小丫头很是萎靡,双眼无神赊,焉了吧唧的。

      “月儿,你怎么了쬪?”自从认识之日起,小丫头都是水ᇁ灵水灵的,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

      “虫子咬我……”琥小丫头依偎在我怀里,౳一点儿也不想动弹。 ⑚

      我摸粻了摸小丫头额头,冰凉冰凉的。我也被那那욡白色的虫子咬了一口,除了最初的手臂发麻之外倒并没有其他什么不适。

      “阾对不起,月儿,是我害了你……”我想到小月儿如果还㏸在老榕林的话懶,此刻一定是无忧无虑的。

      小丫头依偎在我怀里,不哭也不闹,有气无力的说道:“大哥哥,ﯾ我想听故事,听嗢阿里巴畉巴与四十大盗,你之前都没有说完……”

      “好,我给你讲故事,就说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我心里愧疚,从头给小丫头讲起了阿里緣巴巴与四十鋓大盗㏈,权当是ђ哄她睡觉了:“很久以前,在波斯国的䚴某个城市里住着两兄弟,哥蛋哥叫戈西姆,弟弟叫阿里巴巴……”

      故事才刚起了个头,小丫头就沉沉睡去,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小手紧紧攒着我的衣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