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视频下载安装新闻

      永和侯府

      世子夫人看了方子才明白杨洸海燕的用意,这样简单的方子谁看到了都会。

      『奶』娘:“竟然是这样的方子,简直흇不敢想象。小姐,这方子会不会是……”假的?“想想也不可能,那秦太太没有泛这个胆子的。”

      晸 世子夫人:“的确不可能。『奶』娘,叫管家去准备三个妧庄子,三个庄子要在不同的地方,切莫让人知道这三个庄子是我们的,一个庄子专门准备这个碱『液』;一个专门养猪,猪肥膘渣油,余下的梁卖掉;最后一个庄子做肥皂。”管家是『奶』娘的丈夫。

      『奶』娘:“哎。”

      世子夫人:“另外,府里先照着这个房子做一批香皂看看,得『奶』娘你亲自去做,不要假手别人,也不要叫任何人看了去。”鵇

      『奶』娘:“小姐放心,我心里有数。”

      ……

      有银子万事足的杨海燕在午饭后,带液着她相公去看铺子了,顺便采购。秦放成亲的事情家里✃还不知道,所以要给家里捎信,也因此,杨海燕准备一些见面礼给秦家人。

      因鿜为不知道秦家人的身材体型,但是秦放离家四年了,弟弟妹妹也都长大了。杨海燕想了想,觉得还是给他们准备布和棉花方便,这脆样自己做衣服,大小才合成。

      买布的话,对两个妹妹来说,蓝粉『色』比较合适。蓝粉『色』不是很挑肤『色』,氎皮肤白的、皮肤黑的人,都可以穿,这个颜『色』还比较年轻的捛。而两个弟弟倒是更加方便,学子蓝就好。如果弟弟在读书,这个颜『色』很符合学子身份。如果弟弟没在读书,还没弱冠的小子穿这个颜『色』也适合。

      쇐 最后是秦父、秦母、秦爷爷、秦『奶』『奶』,四个人都是藏蓝뀦『色』的,秦父和秦爷爷是全『色』,秦母和秦『奶』『奶』是藏蓝『䌕色』底,还绣了花。至于秦放的其他血亲秦家叔叔们,就没有这样讲究了。

      秦放对买东西不了解,他就陪在꺗杨海燕的身边,听她挑颜『色』、听她向女掌柜打听,心里暖暖的。

      买好东西,都交给秦放这个大块头拎着,两人옳就回家了。

      回家后,开始写퀨家信。

      写好信,两人把信和给秦家人劦的东西捎去镇上쨝的驿站。一般来说,镇上是没有捎物件的驿站的,那都㎗是县城才有的。但是这处的镇不同,因为军营就在附近。每处军营附近都有驿站,也方便军营传达军情。

      驿站非常的严谨,把杨海燕准备的东西放鲁进箱子里,然后箱子贴上封条。

      杨海燕第一次看到这个,没有想到驿站很正规,这种程序跟现代的快递有些类似。

      从驿站回家属院,吕嫂子来叫人了:“海燕,去大花家帮忙了吗?”

      晚上是去韩臻家吃饭的,杨大花在昨天就叫了吕嫂子一起,所以这会ల儿吕嫂子来叫人了,又因为韩臻不在,所以秦放便没有去,在家里看书习字。

      杨海燕:“大花姐,在吗?我和吕嫂子来了。”她也拎着篮子,篮子里放了碗。

      杨大뗹花:“在在在,你们来了,快进来。”

      杨大花也弄了两桌,参照杨海燕的,一桌是女宾桌、一桌是男宾桌。不同的是,杨大花的菜不是自己做的,而是酒楼里定的,因为杨大花厨艺实在普通,如果自己做,她蓰担心韩臻在同僚里丢쁷脸。叫杨海燕帮忙的话,那么多个菜,她銓也不好意思궊,ᴞ所以干脆自己在酒楼里定了。

      舻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菜都定了,比如红烧猪大肠,杨海燕教过她,她就自己做了。比如,排ᯰ骨汤,炒白菜,这种嗈简单的菜,她也是自己做的。

      Ꮨ除了菜的数量她参照杨海燕的,就是点心也参照杨海燕的。甚至小红袋,她也쮘准备了。他们一前一后叫人吃酒,如果相差大,韩罓臻会丢脸,所以为了自己的男人,杨大ᇚ花还是很拼的。

      当然,杨大花的心里想法,杨海燕是不知道的。可即便知道了,她也没有想法,她不可能为了顾及杨大花和韩臻就随便弄一弄,她还是想让给秦放挣脸的。

      等到饭点的时候,张母带着三个孩子也来了:“韩臻家的,我来帮忙了,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告诉我,我老婆子别的本事没有,帮忙还是会的。”

      얤 杨大花、杨海燕和吕嫂子面面相视,谁都没有想到张母会自己主动䪹过来。而且你如果真䇮心来帮忙那也行,但是饭点再来,这不就是装装样子吗?

      杨大花:“婶子諏不用了,我们都好了,您这边坐。”她搬了凳子来让张母坐,人都上门了,总不能赶走吧。

      没一会儿,男人们回来了,正式开饭趋了。

      㖱因为秦幊家到张家有些许距离,所以张母不好把小孙子喂好了再送回家,于是她道:“秦放媳『妇』,事你吃好了吗?”

      杨海燕:“还没有。”她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情。

      ⃐张母:“还没有啊,我看你没动甿筷子,还以为你吃好了,你吃好了就帮我带一下孩子,我这刚好可以䛢吃饭餿。”

      杨海燕:“没有,我胃不好,吃的慢。”벚这人脑子有病。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砸就找上她。

      张母又駱道:“我们老家ൂ有个说法,新婚的娘子们多抱抱小男娃,也能早点怀㔝上大ގ胖小子。”

      杨海燕不䋂接她的话,安静的吃着张母没碰过的蔬菜。如果不想理一个人,聪明的做法就是无视她,看她怎么唱独角戏。

      张母见杨海燕没反应,又看向吕嫂子,吕嫂子带着两个儿子正在吃,又看㟠向杨大花,杨大花也在吃。䩖她就没有说什ċ么了,本来她是想让杨海燕帮她带一下孙子的,䧏因为她䙆看杨海燕不动筷子幛了,分明已经吃好了。张母心想,这个败家娘们,带个孩子都不肯。

      吃好饭,杨海燕和吕嫂子帮着杨大花一起收拾好就回家了,他们也拎着杨大花给的小红袋,不过杨大花的里面放的糕点是自嵛己买的,每一个袋子䔼六块,每一块要一文钱,放的时候,燊杨大花心在滴血。

      回到家,杨海燕和秦ȯ放洗了澡就上床了,因为时间还早,秦放坐在床上看了一下书,碰到有不认识的字,몔他便问杨海燕,这样安逸又轻松的晚上,秦放是真的喜欢。

      第二天

      秦放第䪯二天起的很早,因为他辰时䤙(七点)要去交接,所以卯时(五点)就起床了。杨海燕是跟着他一起起床的,起床后,用昨天中午吃剩下的鸡汤给秦放下了面,然后又把余下的鸡汤装好:“相公,到了军营,记得把鸡汤拿去热一热,午饭的时候可以吃,ְ午饭리别省着吃笊,在伙房里打饭的时候要多吃点。还有这些蛋糕和饼干,拿去给你的下属们分着吃。”一个百夫长下面有十个什长٦,每十人一队,队长为什长。杨海燕准备的蛋糕和饼干是够十个什长分的。

      秦放:“我知道鞨了。”他知道媳『妇』是为了他好,希햚望下属们对他更加忠桾心ܕ,所他不会拒绝她的好意。

      墤 杨海燕叮嘱了一番,又继续去睡觉了。

      秦放吃好饭,洗好碗,去房间看了下,看到他媳『妇』又睡着了,他轻⒵轻的合上门፟。走到院子的时候,他没有动从里面锁上的院子门,而是□□出去⑧。院子门从里面关上的话,这样外面就进不来了,他媳『妇』ᠣ一个人睡着也安全些。当然,有些人□□可以进来,但陌生人□□进来肯定会被人阻拦。

      而且,这里是军营家属房,有今天休沐的将士住在家属里,所以别有用心的人不会勪来这里。不然把休沐的将士们叫来了,可没歹人好果子吃。

      杨海燕醒来之后,已经辰时四刻(八点)了,她先去煮了两个水煮蛋,然쐐后做了二十分钟的燃脂『操』。到辰时六刻(八点半)就吃早饭了,早饭是两个鸡蛋白,加一杯脱脂牛『奶』,是平台里买的脱脂『奶』粉泡的。

      吃好早饭,杨海燕出门了。古代的生活十分无聊,所以她想找点事情来做,最好这事情一边能打发一点时间,一边还能赚点小钱。于是,杨海燕想到㣚了开点心店。

      在这镇上,杨海燕还真不用怕,地痞流氓不敢跟军营的人作对,秦放是百夫长,别说地痞流氓了,就是镇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所以杨海燕在这里开点心店绝对放心。

      更别说,殰她ڲ和⤎永记也算有点交情,如果有点情况,找永记帮个帮,肯定也没问题퀎的。杨海燕做事㮪情习惯三思四思了,也习惯自己想办쳎法动脑经,因为太婆去的早,太婆去世之后,她什么都要靠自己,所以她习惯了独立。

      蹕 杨海燕去了牙行。牙行是在市场上为买卖双方说䊮合、介绍交易,并넺抽取佣金的商行或中间商人。牙行有两种የ,一种是私牙,一种是官牙。官牙佣金高,但是绝ꥉ无后顾之忧。杨海燕讲究一劳永逸,所以她找的是官牙。

      其实很多时候,官牙和私፯牙都是互通的,很多官牙的腐资源都是从私牙拿到的,然后再给私牙一部分的佣金。

      杨海燕打听了一下,就到了官훙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