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下面小嘴鞭打惩罚

      紫然本来在张阳叫她之时就醒了,但是张阳拧了拧她胸前之时,她早就羞得满脸通红,竟忘了阻止,同时她也认为张阳只是误碰到,而非有意为之。可是让她想不到Ạ的是,张阳那退去的手掌竟쪨又攀上了她胸前的高耸。

      “啊!”紫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不由得大声喊了出来。

      “这𢡄,师姐,你醒了?”张阳心中暗道不好,自己竟被当场捉住了。可张阳毕竟是有了前世的经验,这种事情通常是拼谁的脸皮更厚了。鞋

      紫然红着脸,用她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嗯,我刚醒,只是,你的手……”

      张阳暗道:“묜师姐果然还是发现了!”可是,쏊张阳并没有惊慌,反而轻笑道:“看来我是真的受伤了,连师姐你也扶不到了!”

      紫然暗呼ͱ一声瞩,幸好自己机灵,并没有误会小师弟。同时心里也低啐了一口,小师弟满打满텣算,也不过十七岁,除去闭关修练的时间,可能十岁也不到。这么个屁大的孩子能有什么퉑坏心思呢!她努力的用双手把自己撑起来,想离开张阳身上。可是刚撑开两尺,手臂竟一软,又跌在张阳身上。

      “啊,痛!”透过湛蓝仙甲,张阳也感觉到了师姐的柔软。其实,这一跌并未对他造成太大흳的伤害,只是做戏就ﭟ要做全。不然ꤤ会更加尴尬。

      “怎么啦!对不起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恸”紫然见张阳痛苦的倦了一下,心中过意不去,连忙道谦道。

      “没,没事!小辣椒小天,小蓝呢?”张阳突然想到,现在自軚己是不太好动,倒不如叫几个剑灵জ来化解尴尬。

      觎 小天Პ连忙跑过去,而小蓝也从张阳身上的仙甲中出来,异口同声道:“主人,有何吩咐?大姐头可不知去哪了,㻢这些天可都没出现。”

      ꣬张阳假装强打起精神道:“那,先不管她吧!小蓝,快,快帮忙把你紫然姐姐扶嚈起来。小天,你从这些天找到的丹药中挑两颗最好的,我和师姐一人一颗。看这样子,秘境应该己经开了,我们再不躲起来,就䳴危险了。”

      在他说话时,小蓝己迅速的把紫然扶到一边打坐,而张阳自己也起来了,接糧过小天递过来的丹药,不及细想就服了ꝼ下去。

      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在体内升起。凭张阳这么强悍的肉体,竟也有点扛不住了,他大喝道:“小天,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小天一下慌了,小声道:“主人你不是要吃最好的吗?我们前一阵找到两颗九转金丹,正好你一颗,紫然姐姐一颗!”

      “靠㲮,你干的什么好事?”张阳停了一下后又怒骂道:“我还好,只是分神大圆满,可是紫然师姐她可是渡劫大圆满,一颗九转金丹之后,她一趕出这个地方可就要渡飞升大劫的!”

      紫然这时也恢复过来,她也感觉到自已体内的境界壁垒己完全被冲天了,正如张阳所说的ǿ,只怕緑一出这秘境,马棦上ꑽ就会渡劫,可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但为了安慰张阳,她只好说道:“生死有命,富贵之天!有些沢事可不是由人能控制的。” 䘁

      “不行,我命由我不由天!”张阳奋力站了起来,大笑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这时,紫뺰然,小天和小蓝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办法?”

      张阳栳大笑道:“什么办踴法?小䥛天,小蓝,你们可记得小辣椒的体内世界吧!”

      小天轻笑道:“对੄,大姐头的体内世界藏人是不错,而且那可是一个不完整的世界,没有完整的规则,那就不用渡劫了!况且紫然姐姐呆在里吤面可能还会有不少的好处。只是大姐头并没出现啊!”

      张阳笑道:“不要紧,她会出现ꛉ的,ᎊ在这ć秘境消失之前,她一定会出现的。”

      小天弯着脑袋想了一会后,说道:“嗯,好像大姐头是这样说过!那主人䗼,现在我们还要去夺宝吗?” 勹

      张阳苦笑道:“夺宝?我们就不参与了吧!一则禦紫然师姐现在的状况并不适合打斗;二则你还能找到储物戒指来装吗?剩下的垃圾不要也罢,做人可不ౢ能太贪啊!总要让一点给别人的。”

      小天小搬声嘀咕道:“做人不能太贪?某些人前几天拼命把自鴲己藏酒的戒指也清空了,用来装宝贝。当时可一点也没不能太贪的样子啊!还好我把酒全埋了起来,葽不然湫谁上有到那一大堆酒,聚宝斋就说不清了。”

      看到小天还在嘀咕,张阳怒道:“还在那䁍干什么?等别人全进来吗?快去,找一个隐若之所,我们就安心的等小辣椒来吧!”

      杨彪醒来之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飘浮在空中,但定睛看去,自己原本夺舍杨彪的身体己支离破碎的和其他众人的尸体一起泡在不远之处,而一股股恶心的气啤味让他就连以灵魂之体也忍受不了。他叹了一口气道:“真没想到,杨彪这小子没福气,这不᪶到两年就死了。不对我禹长空可自由了⥰,我得再找一个躯体才可以。不过这是哪里?竟不似原来那世界,莫非是飞来秘境?可是这和我查来的资料中可完全不一样哦!这个世界竟然比飞来秘境大了无数倍。先不急,待我慢慢搜索一番。”

      禹长空可不知道,㯈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并没有去到飞来秘境,反而来到了鲲的侸体内世界,ᵼ只是他也够幸运,尽管得自杨彪的肉体己碎,但是他那九ꒇ劫的灵魂却存活了下来,在鲲的体内飘荡着。

      相比起禹长空来说,傅也就走运多了,他也被吸到了鲲的体内,但是有了玉简的保护,再加上自己有了防备,在进入鲲的嘴里后。飣这时,他己依照秘法,控制着气泡进入到鲲的鼻子,再按照玉简的指引来到了飞来秘境的另一个入口。

      傅也看着这个闪着五彩光芒的入口道:“这玉简记录的事情,居然都是真的!哈,哈,哈,我们虽然是散仙,但是我们也可以进入飞来秘境,秘密就在这里。在这里,我们只要把境界压制在渡劫期,哪怕我这个九劫散仙也是可以进去的!这就是我们的秘密,但是外面的那些人就惨了,昆仑还好,他们这些古老的宗派应该有记录,可是那些散修,就是死了也不䢃明白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正如傅也猜的一样,此时的海面之中七个岛屿己浮现在海面上,而在这岛屿附近早己人山人海却无一人敢进去。在场的人亲㜃眼看到几个五劫散仙企图冲进去,可最终却像烟花一样,在空中爆成一謹团血雾,瑗连神魂也灏不曾逃出来。

      禹长虹悬空站在海面之上붫,而在他身边同样站着两个九劫散仙,其身后则站着近两百的昆仑弟子。

      ₎禹长虹环顾四周,并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于是向旁边一人问道:“张长老,我方弟子已进去了吧!”

      긄 张姓㍦长老迟皀疑一下,回答道:“我方十个渡劫弟子,进去了九个,只是一个叫杨彪的弟子似乎临阵跑了,怎么也找不到!”

      禹长虹自然是知道杨彪的些许事情嘯,但是就连他也不曾知道,所谓杨ำ彪其实就是他的谪亲ꉣ兄长——禹长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禹长空摇头道:“不应该,此子在得知此秘境后,用尽各种人脉关系,只求能进入此秘境之中。如果鹚说짬别人临阵脱逃尚有可能,此子却绝无可能,他极有可能陨落了!”

      禹长虹过了一会又问另一九劫散仙道:“李长老,可有那所谓葵㲰花宗的消息?”

      李长老面露疑色,沉声道:“这也是一奇事,从种种迹象看来,这葵花宗确是为这飞来秘境而来。只是在海啸来临之时,他们쾁似趑乎也和我派一样撤退了,只是从此之后,这葵花宗众人消失得一干二净!完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㠓,或许他们己死于海啸之中吧!”

      禹长空坚定的回答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ଛ,从某些情形看来,这葵花宗邜有可能是当年飞灵宗的余孽。如果真是这样,你想,他们又没有办法进入秘境?” 

      李长老大惊道:“啊,禹长老何以这么说?”

      禹长空轻声道:“义杨彪曾在藏经阁找到一份文件,里面有对飞灵宗弟子的描述,这与我们看到的葵花宗弟子几乎一模一样,霝所以我怀疑他们舯葵花宗其实是飞ě灵宗余孽,而且他们肯定有能让散仙进入飞来秘境的方法!”

      “他们居然能有办法进入秘境?”李长老惊讶的问簺道。

      禹长虹笑道:“当然,你有见过哪有散仙进不了自己的宗门?不过这飞灵宗也太特别了,居然把宗门建在一只上古颰仙兽的头上。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其实我这么肯定他们是飞灵宗余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李长老笑道:“这葵花宗一上来就和我们死磕。我怎퇠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要知道当年可是我们昆仑领头把他们灭了的。”

      禹长虹笑道:“李长老,你错了,我昆仑领头灭掉的又何止他们一家呢?这事一年到底有多少,估计你我都数不过来。”

      碌 李长老好奇道:“哦,那是䔔什么原因?”

      禹长虹沉默了一会,压低声音说道:“其实很简单,飞灵幝宗和葵花宗都有一个生理上的缺点,那就是他们缺少了男人的那一部分!”

      在一旁的张长老接道:“难怪!我Ⅽ看那葵花宗,居然没一个女的,但一个个都打扮咱得跟变态老爷门一样,原来是没那话儿ƻ。只是禹长老你又从何而得知的。”

      禹长虹大笑道:“上次他们袭击我方,不是留下了十具尸体吗?这十具尸体上那话儿可全割走了,你说会有这种巧合吗?”

      李长老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禹瑪长ᗠ虹的心思细腻到这种程度。他轻声道:“好,下次,我一看到这种人就杀,不给他机会。”

      禹长空笑道깨:“这可不行,你不觉得这葵花宗的攻击方法很奇妙吗?升级很快,但是又不太受雷劫攻곦击。如果,我们昆仑掌握了这种方法,那岂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