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一区二区

      且说下面,无数民众聚集在衙门前的街巷中,堵满了衙门ꦓ前那宽阔的街道。

      接着,几十个衙役忙忙碌碌,从衙门中拆出无数৯木材,搭出一个高。

      然后,那些邪道修士拖着黑衣人,抬着路云飞,还簇拥着好几个嘉兴府的高管,如伍守备,判官、主簿、教谕等人,一齐到了高台之上。

      路云飞漠然,任由他们摆跛弄,知道反抗也没用,这城中数十万人舊,此刻都是于狂人的分身,除非他能瞬间进阶元神,否则逃不了。

      不过他也不是毫无希望,他在等,如此大规模的法术,一定会惊动监察빖天下的昊天镜,到那时,方圆千里,所有修士都会被标记ᕾ,不论是人、鬼、神、煉妖、魔,一个都逃不了。

      如此想着,那些邪道修士簇拥着他做上ꚥ了高台之上的案几之后,这是府衙中用来审案的高案,其他官员则坐在了高台两侧。

      然后,无数人同时开口叫道:“官老爷,我们小民冤啊,水、旱、瘟、蝗时时来,妖、魔、鬼、怪轮番扰,还有贪官、污枲吏、豪族、劣戬绅、流氓、地痞都来欺压,邪教、神怪、官府皆搜刮,我等的生活活不下去啦!”

      “小民嵪冤啊,求老爷审审他们吧。”

      这无数人在齐呼冤,声震四野。

      接着,那几个邪道修士往路云飞身后一站,齐声道:“既然尔等如此冤,뿅那么,今天府尊会同诸官亲自断案,厘清尔等的冤情。”

      “尔等有冤的申䇬冤,有仇的诉仇,今天,府尊馯老爷还你们一片朗朗青天。”

      然后,无数人沉默,ᾇ接着,一个瘦小的汉子挤上前来,道:“我先来,我要控诉嘉祥县五里乡㔀的黄老爷,他放高利贷,小斗借出,大斗收入,利滚利邉,欺负我等识字不多,强夺了我的十亩上好水田。”

      “哦,这人现在可在?出来。”

      還然后,一位矮胖矮胖的员外钻了出来,恭声道:“回老爷,草民黄郎在!”

      “对刚才这汉子的指控,你可承认。”

      “我认,但我可没有逼他,是他自己在赌坊输了钱,赶着回本,直接签字画押的,我又没逼他,他自己不识字,我借据上可写的清清楚楚的,即使闹到衙门来,我욂也不怕。”

      “那赌坊也是你开的,诈赌,专门骗我等小民的钱。”

      “那我逼你去赌了吗?” 윤

      “䷡你骗了乡里无数人去赌,十家有七家破财,或沦为佃户,或分文不剩,远◟走他乡。”銋

      “我逼你们了吗?”

      “你……老爷,请为我等主持公道啊。”

      “嗯,黄朗,你可知罪?”

      “不知老爷,我何罪之有?如果老爷短了银元,我一定给老爷送暈过ֿ来。”

      “大胆,竟试图贿赂官员,先打十板。”

      接着,跑出来三个衙役,爇压着他,啪啪啪打了十个板子,货真价实的大板,打得他屁股血水淋漓,皮开肉绽。

      然后,那些修士齐声道:“按大明律,私开赌坊、放高利贷빐,当罚以十倍所得,收监一年,黄郎,䌶你这些年得了多少利?”

      “老爷,这人績原本就是个地痞,就是靠放高利贷起家,勾结了䇪衙役和判官为他保驾护航。”

      “哦,有卂此事?判官㺪,他所言可属实?与他勾结的衙役是哪些?”

      那判官出列,一一承认了他的罪行,交代出帮他牵线的衙役。

      Ɪ那路云飞坐在那,不言不动,仿如一个傀儡,他现在已经猜透了于狂人的心思了,可是他也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只听那些修崔士齐齐喝道:“判官知法犯法,包庇地痞,残害良民,依律应褫夺官职,流放뚛交趾。”

      接着,볁有衙蘖役上前,剥了他的官服,将他打翻在地,拖到一旁。

      接下来,这情况ﵣ越来越多,无数农夫出首告发,夺产、杀人、霸占妻女、贪污受贿、冤狱、修炼邪䒓法,林林总总,无数罪名。

       尽管㥔这里离府衙较远,隔了几条街,周元仍能清楚地听到这一项项罪名,也让他大开眼界楏,对人类的作恶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无数人被论罪,抽鞭子、打大板的当场执行,那쭶些修炼邪法而没伤人命的,也立即被废了修为,那些流放的,也转身就走,自己流放自己去了,甚至那些被收监的,也自己进了徧监狱。

      其中,还有李财主这位白莲教的香主,也被扯了出来,当众公审,最后因为传播邪鮠教,杀伤人命,强夺民田,而被直旷接处死,腰斩。

      欕最탮后,所有人都审完了,那台上坐着的,也只有寥寥两三人了,就连那伍守୏备,也因为名下的朝晖楼暗中买卖人口,而被判了斩立决。

      然后,所有人都看着路云飞,他这位嘉兴府尹,当地팞素有清名的酷吏。

      然后,无数人同呼:“府尊为何强要我等改桑伎为稻?” 斘

      “不能养蚕,我等如何养活妻儿?今年就改,收成不好,我们吃什么?”

      귔 更有一个青年挤上前来,指着路云飞道:“狗官,你强迫我家改种水稻,逼死我父兄?你自己又当㴀论何꾃罪?”

      “路云飞,你阿谀上意,ᕝ残虐害民,该当何罪歖?”

      “路云飞,你出卖师长,屠戮妇孺,该当何罪?”

      “路云飞,你刻薄寡恩,私设刑狱,该当何罪?”

      “路云飞,你贪心不足,妄图至宝,该当何罪?뻔”

      一声声,一条条,最后形成了铺天盖地ސ地“该当何罪”的声音。

      犱 而⥁那路云飞,随着问罪,神情渐渐灰败,瘫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该当何罪?该当何罪?”

      说着说着,他脸色一整,道:“我罪实多,依大明律,餄当判缢首之刑。左右,来与我行刑。ɲ”

      然后,身后站着的,还残存的一位修士上前,拿出一张大弓,将其脑袋套入弓弦之中,慢慢绞紧,最后将其绞死。

      在死亡的那一刻,路云飞终于再度飕清醒了过来,刚才,他被那一阵阵整齐划一的问罪声冲击心神,而被于狂人制住。

      但是如今,他已经晚了,于狂人已经完成了最后的牽复仇,先诛其心,再杀其人,就是日后明廷报复,他这些见不得光的行为,也会让他作为一个臭名昭著的贪츀官酷吏而死。

      掫 只见他挣扎了两下,嘴里挣扎着吐出一个词:“桃源口令。”

      븝 춐而当他被绞死之后,其ⴾ他人慢慢散开,该回家的回家,该出城的出城,该执行公쮷务的执行公务,各司其职,仿佛这事终于完了一样。

      而于੗狂人让周元等的东西也还未出现,让他以为没有这回事了。

      这时,无穷远的天穹之上,忽然射下来一道镜光,到达地面上之时,越分越多,最后,化为无数小光柱,落在每一个生灵的头顶Ủ,就连那些稍大些的动物也不ꕙ例外。

      狣 只有寥寥几个地方,因为有阵法的阻隔而幸免,包括藏風雨文学。

      那些光柱落入人身体后消失不见,不过周元显然不会蠢到那就是好㊏看的而已。

      于是他转身问起了那位老者:“先生,这是何物?法器吗?功效如何?”

      “此乃昊天镜之光,此宝是大明初年所炼,距今已有八百余年ꈘ,专门用于监察天下Ꝼ元气异动,尤其是施展大范围术法的。”

      “被这룕镜光标襏记之人,都会受到巡天司的详细调查,至今还无人能躲过。今꩒天,这里的动静这么大,肯定会惊动他们,方圆千里都会被镜光标记,然后他们会彻底找出뷗幕后主使者。”

      “现在,你们该出城了,再不出去,等巡天司的天舟赶到,封锁方圆千里,尤其是嘉―兴府城,你们就再也出不去了。”

      “至于刚才那赌注,喏,这个给你,应该对你日后有帮助,陴记住,幻世门被称为左道,不仅是因为受到造化道的牵连ᡉ,他们自身的道路也鲖出了问题,不要再重滔覆辙。”

      䇗说完,丢给周元一枚玉简。

      周元抓住了,往身上一揣,下的藏书阁,于嫴红脂已经在一楼等他了。

      周元刚鸟才在楼上就看见෩,那镜光射下㔘来时,她就踏进了藏书阁,显然于狂人比他清楚多了。

      他也没废话,直接对于红脂道:“走,先去杨柳坊,抢一辆马车,不然出城了我们也走不远。”

      好在杨柳坊距离这里也不뛿远,两人运起轻功,不一会就赶到了朝晖楼。

      周元对这里极为熟悉,首先闯到马厩,牵出了三匹骏马,而于红脂也从厨房中抢了一堆食物打包。

      而此时,朝晖楼一片混乱,那位徐妈妈和楼中打手,早已被判有罪,而幕后的主子也撎被斩立决,那些回来的仆役、奴婢、小姐们被那镜光一照,大都清醒了,只是不知如何是好,在楼中乱窜。

      ⤉ 而那些没清醒的,却沉沉睡了过去。

      在这种混乱之中,周元和于红脂的行动自然也没人管,相反的,还쐃让一些仆役看到了出路,各自都回房去搜刮金银来。

      两人出骓到城池中,也是一片混乱,大部分人清醒了,他们是神魂比较强大的,自然记得刚才的事,后怕、惊奇、恐惧,无数情绪催使着他们在街上乱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