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呵,我怎样了?他是自愿给我踢的,你说是不是啊?”

      最后一句明显是对着躺在地上的男子说的。

      地上的人闻言立马爬起来,双膝跪地,头贴地面,谄媚道,“对对,大人说的对,是小的主动撞上大人的脚的。”

      “你!”凯瑟琳气的一跺脚,不想再理睬这个没有骨气的男子。

      “大人,现在能不能给我一点您高贵的血?”男子用充满渴望的眼神看着血族士兵,小心翼翼的说道。

      “唔,”血族士兵沉吟一会儿,拔出腰间的银刃扔在地上,“来,只要你刺伤她,我就给你机会。”

      “谢谢,谢谢大人!”

      男子狂喜,立马捡起地上的银刃,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迎着凯瑟琳惊怒的眼神,毫不犹豫的向她刺去。

      如此孱弱的男子自然不会是凯瑟琳的对手,只是凯瑟琳不忍伤他,一直闪身躲避。

      男子左挥右砍,始终触摸不到凯瑟琳的衣角,更别说刺伤凯瑟琳了。

      男子顿时绝望,哀求道,“你不是好人吗?你就行行好,让我刺一下吧,一下,就一下!”

      “求求你了,让我刺中你吧,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凯瑟琳始终沉默着躲避攻击,男子的面孔渐渐狰狞,扭曲,开始大喊大叫。

      “你这个伪好人,为什么!为什么一下都不让我刺中!那你为什么要装好人!好人不该成全他人吗!”

      “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滴血牺牲了多少?父母,老婆,孩子,全都没了,全都没了!”

      “你该死,该死!阻止我成为血族的人都该死!”

      男子挥剑越来越没有章法,越来越吃力,最后砰的一声,银刃脱手而去。

      没有了武器的男子,像是失去了最后的寄托,无力的跪坐在地上,耷拉着头,双目失神,喃喃道,“求求你了,求求你了,给我吧,我已经把所有都奉献给你们了。”

      血族士兵走向前去,拉着头发抬起了他的头,指着凯瑟琳说道,“我给了你机会,是她让你丧失了机会。”

      男子的眼睛重新有了聚焦,眼里像是燃着火花,那是仇恨的火焰!

      男子咬着牙,恶狠狠的说出话来,“都是你的错,都是因为你我才错失了成为血族的机会!”

      凯瑟琳脸色苍白,不再看他,但是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印在凯瑟琳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年少的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好意却会被人仇恨。

      科菲拍拍凯瑟琳的肩膀,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初入社会不久的少女。

      周围的行人看到男子失败,疯狂的叫喊着,想让自己代替男子完成任务,获得成为血族新生儿的机会。

      至于那些被拥簇的血族,都停下脚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正义之士在地狱可不多见。

      血族士兵指着这一幕,回身看着凯瑟琳讥笑道,“你看,廉价的正义,大可不必。”

      凯瑟琳心中难过,难道保护人族不被欺负也是个错事吗?

      “你做的很好了,只是有些人不值得被拯救。”杜赫轻轻抱了抱凯瑟琳以示安慰。

      接着捡起掉落在地的银刃,干脆利落的将男子穿心而死,男子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好人不是应该不杀人的吗?

      见此场景,周围叫嚣的人群瞬间安静了许多,毕竟死亡才是永恒的恐惧。

      凯瑟琳惊讶的看着他,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文静的杜赫会做出这种事来。

      杜赫淡定的将银刃拔出,男子的伤口竟然没有流出血液。

      “以怨报德,大可不必。”

      “的确,”血族士兵表示赞同,“像他这种为了自我出卖同族,出卖全家的人,怎么可能成为高贵的血族,注定是下水道的渣滓。”

      “若是他真刺伤了我呢?”凯瑟琳突然插话道。

      血族士兵嗤笑一声,“我只是说给他机会,有答应给他初拥吗?这种卑劣的性格只适合充当血粮!而不是作为统治者。”

      凯瑟琳一阵沉默,七欲交织的环境给天生脆弱的人族带来了极大影响,确实如第一任教皇曾经所说的那样,沉沦地狱者,无需救赎。

      ......

      “请吧。你们只有半小时的时间。”血族士兵推开了休息室的大门。

      里面已经准备好一桌的食物和换洗的衣物。

      科菲一进门就将自己陷进沙发里,疲态尽显,闭目进入冥想状态。

      凯瑟琳看见食物暂时忘记了刚才的烦恼,两眼闪闪发光,她可是饿了很久,全靠身体斗气支撑才没有饿晕过去。

      干饭!干饭!凯瑟琳正准备来个饿虎扑食,突然被提离地面,只剩四肢在空气中划水。

      原来是杜赫一把抓住凯瑟琳的后领,急道,“先等等,肯定有诅咒在上面。”

      凯瑟琳一脸困惑,明明食物看着那么诱人,为什么会有诅咒?

      接着好奇的看着杜赫吟唱起咒语来,随着吟唱的结束,一道白光从杜赫手中射出,洒落在食物之上。

      白光过后,食物还是食物,毫无异常。

      居然无毒?!不放心的杜赫再次使用小书鉴定,确实无毒,至少血族没有在这上面动手脚。

      “额,没有诅咒,方向吃吧。”

      芜湖,凯瑟琳欢呼一声,放心的大吃起来。

      眼看着桌上的食物以肉眼般的速度减少,杜赫连忙戴上暴食之帽加入了扫荡食物大军,他现在体内可是空空如也。

      随着进食,杜赫体内空荡荡的魔力井开始积蓄魔力,魔力一点一点上涨。

      杜赫沉迷在魔力快速回复的畅快之中,直到一声惊呼将他打断。

      “啊,你怎么再咬桌布?!!”

      杜赫从增长魔力的快感中惊醒,发现桌上食物早就被他俩一扫而空,但是自己的嘴里还塞满了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块桌布!

      杜赫赶紧将暴食之帽摘下,从口中扣出桌布,“呕~”

      “你不会是被暴食影响了吧?”凯瑟琳担忧的看向杜赫的肚子,桌上的食物她吃了三分之一,但有着斗气辅助消食,对她来说不算负担。

      可是杜赫戴上暴食之帽后,那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将三分之二的食物卷进了肚中。

      导致现在杜赫的肚子像是要撑爆了一般,关键是当食物没了之后,他还对桌布下了手,怎么看都像是只饿鬼。

      “是的,我现在没事了。”

      摘下暴食之帽的杜赫重新回归理智,脸色凝重,七宗罪的物品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好用,每使用一次,都会加深自身的欲望,再下一次则会更沉迷于物品所代表的欲望中。

      原先以为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就能靠吃饭增长魔力,消化增长斗气的想法彻底搁浅,必须得想办法克制欲望。

      否则,下一次杜赫不一定还能清醒过来。

      “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去洗澡了,可别偷看哦。”

      凯瑟琳确认杜赫再无异常后,迈着白皙的长腿走进了浴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