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哦哦用力嗯嗯

      “这山本叫做风奇山,但是那是大概二百年前的名字了,在当时整座山都属于咱们风奇门。”高明川缓缓道来。

      风岂凡最爱听故事了,此时听到高明川一点一点说了出来,他自然听的十分带劲,二人一个听一个唾说,竟说了好几个᝵时辰,中间任、胡二人进来过一次,待了没一会便被高明川安排去干活了,看来ܚ门内日常工作还是不少的,虽然亮只是做饭䎁送饭。

      原来二百多年前,华升有四大宗门,分别名为风奇门、万寿山、华升殿和少渊门,在当时风奇门确实如风奇玄所说,繁荣之极,在江湖中有着赫赫威名。其中风奇门、万寿山为江湖门派,华升殿则是由华升皇族掌控,外人很难进入的,最后那䲍少渊门则很神秘,江湖腇上没有人知道其底细,只知道这个门派迄今为止始终屹立不倒。由于地域辽阔,四大宗门之间相互并无甚来往,各居一地。而当时的聚义宗也只是华升的一门处于二流上游的氏族门派。

      虽然四大宗门并没有实⡙质上的比拼过,但几百年下来,避免不了的有所接触,风奇门虽然弟子较少෧,但是由于功法精奇,主修的又是最善攻伐的剑术,所以在仅有的几次碰撞中都展示出了非凡的实力,加之风奇门自立派以来所有的活动都以侠义为先,在当时的声望也是一时无两。

      但是就在风奇门最为鼎盛的时期,厄运突然降临,包括门主在内的一众弟子却被一股莫名势ﴂ力蘹一夜屠尽,只有当时恰巧外出办事的一名堂馋主和其两名亲传弟子幸免遇难,自那时起,风奇门很多剑术功法就此失传,留下来的绝学也蒇所剩无几,从鰡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列入四宗之内。

      而就在那时候当时正处于陲二流门派的聚ﭣ义宗内却出现了一名传说中的修士,这修士以雷霆手段取得聚义宗宗主瞧之位后,带搎领自家嫡系入驻了这风奇山,ᘠ风奇门롰仅剩的那名堂主宁死不让山门,最终竟用本门一招以血为引的密术,以生命作为代价,出其짾不意的重创了聚义宗那名修士,出人意料的是那修士不但没有赶尽杀绝,反而命宗内之人为风奇门剩下几名弟子保留了风奇堂。而那堂主在临终之际,将掌门信物及祖师爷的传说一同交予了他的大弟子,这名大弟子这时才得知他的师傅竟然是当时已故的风奇门门主的私生子,更为离奇的是这堂主是在下⢏山前才从门主那里得到的令牌和口信。

      从那时候,风奇堂便一直作为聚义宗下⚢属堂口留存至今,所习功法虽然也是剑术,但是威力却远不如传说中那般凌厉了,┺而接下来的历代弟子,也都是由当代门主收留的一些无家可归的孩童,陫由于都是随缘捝收徒,资质自然也是良莠不齐,别说发扬光ᱞ大,勉强度日就算不错了。

      䴻 但历代风奇门门主挑选的门人,橰无一不是一些性情良善、本分之人挢,这些人即便长大成人学得本事,也不会忘记祖训,坚守风奇一门,不至于使其除名,而风奇门쾳的剑术所虽大不如前,但也有其独꤂到之处,첖除非遇到不可抗的力量,否则在这世上自保也是够了,况且风奇堂负责的工作只是伙食而已,也轮不上他们与人争锋。

      于是高明川又简单的向风岂凡介绍了一下现在风奇堂的情况,他和胡名义都是前一任堂主所收留的孤儿,而老三任千源则是当年他下山采购时碰到的一名孤儿,就被他带了回来。高明川自己从小孤苦伶仃扑,所以便跟了堂主的高姓,而其他二人本来都有家鎾人,只是后来遇到不同的事情才变成了孤儿,所以就继续用本来的姓窚氏。

      风奇门共传下来三套剑法,分别为重、轻、暗。高明川自己所修的是重剑,以大开大合为旨,老二胡名义则是修暗剑,以出其不意为旨,老三任千源修的双剑,则已灵巧飘逸來为旨。三人以老大高明川的功力最高,达到了武境四段,胡名义和任千源则是武籏境三段顶峰和中阶的实力,但是由于风奇堂从不与人争斗,所以也没엨人知道他们三人的具体功力聫如何,只把他们当作一个打杂的ꜹ堂口。

      䦝于是高明川又在风岂凡䨏的追问下,向他普及了一下武境的阶位。

      在华升,武境共有九层,三个阶段,一至三层为识阶、四至六层为用阶、七至九层为悟阶。寻常习武之人普遍都可秿以达成前三层,但想要到第四层以上,需要的就不只勤奋那么简单了,首先所修的功法越好,越容易跨过瓶颈,其次是机遇,比如遇到好的师傅、寻到珍贵的丹药,甚至遇到仙师指点,都可쑲算댖到机遇中去,而这其餆中最重要一点就是资质了,一个人的资质不但决定了其习武的速度,更决定㌳了其今后所达到的高度,所以资质好的弟子自古以来都是各大门派竞相争慮夺的资源,而能够越过用阶而达到第三阶段悟阶的人,十之八九都是资质极好之人,要不就是有大机遇之人。到了悟阶,所需要的就不只是练习了,更要求对自Ϡ身功法的领悟,从而达到进阶的目的,传说如果武境界超越了九层,更可直接以武入道,那便是常人所不知的境界了。

      武林中传闻,现今四大宗门的门主都是到达了悟阶妓的高手,但是具띁体是几层就不得而知了۾,而像高明川这种四层初ӟ级的武者虽说越过了识武阶,但也是为数ﺩ不少的,ᇇ只是以高明川三十几岁的年纪到达用阶,也不能说他资质平平,可是他自己却很谦虚,用他自己的话说若不是本门所留功法的原因,自己띭也不会越过这第一阶段ែ。 聆

      两人一直谈到了天色已黑才结束,风岂凡对于武界也有了初步的认识,不一会几人一起吃过简单的晚饭后,便由高明川带着他去了刚给他收拾出的一间小屋内,任、胡二人动作也是迅速,只一下午的时间就将小院左手边的숍一间小屋打扫了出来,还给风岂凡准备一套被褥ৌ和桌椅床铺,虽然简陋,但是好在干净整洁,风岂凡长这么大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屋子,心中也是欢喜无比,不由得对三人ꇦ的好感倍툥增,要不是高明䁘川说明┉天一早要进行入门仪式,加之自己折腾了一天又接收了太多信息,否则他才不会一躺下就立刻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风岂凡没用人叫就自己坐了起来,昨天睡的比较早,加之自己对这入门仪式伻也很是好奇,所以他刚一坐起来就穿好了衣峱服走出了房门。

      此时天已亮,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着自己马上就要开始习武生活了,风岂凡不由得就畅快的伸了个懒腰,嘴里发出“啊”的一声。

      “小。。。师弟?起这么早吗?”突然一个声音从风岂凡所在屋子的上面传来。

      风岂凡一回头,看到老三任千源坐在屋顶上,正笑嘻嘻的◑看着他,今天他身上穿了一件黑色长袍,内衬灰⃃纱白里,配合上他的匀称的体型更显潇洒,而三人中风岂凡最喜欢的就是这人,可能因为他相对比较年轻,脑子又活络,很和自己胃口᳑,于是开口道:“三师繙兄,你也不晚啊,你坐我房顶上干什么?”

      “老大让我来叫你起床,我听到你岗起床穿衣,本想跳上来吓你一跳,但是一䚾想你刚入门第一天便吓了你,岂不是给你留下了坏印象,所以只好坐在上面叫你一声了。”➕说着脚一蹬,就从房顶上跃了下来,ꆁ身型飘逸,好看无比。

      风岂凡看着任千源飘逸的䟲身型ⷊ,虽然不懂武功,也좎看出他这门功夫练的不错,욐想起来昨天高明川所说,任千源练的是双剑煮,所走的路线就是轻灵飘逸,心中顿时明白,自己心底更是兴奋。

      看着风岂凡兴奋的表情,任千源微微一笑说道:“怎么样小师弟,要不要和我学这功夫,到时候你也能像我一下,轻轻一步就飞檐走壁。”

      风岂凡刚要答应,就听身后传来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怎么着老三,怪不得老大叫你过来叫小师弟,你美滋滋就走了哄,原来是想当老师啊?”

      朰风岂凡一回头,看见老二胡名义此时正靠在一颗门柱旁,冷冷的看着他和任千源二人,他此时身上也穿了一件与任千源一样的衣曆衫。

      拦 任千源脸一红,⧼似乎被胡名义꼼说中了,刚要开口辩解,突然“啊!”的一声跳了出去,指ﻈ着胡名义说뾋道:“好啊,二哥你玩阴的。”虽然惊讶,但是语气中明显带着笑意,一看就是二人经常开这种玩笑瓜,ᄠ看着风岂凡一脸的疑惑,任千源笑着又说:“咱们这二师兄啊,坏的很,你看。”说着下巴冲着他刚才站的地方一扬。

      风岂凡回头一看,臀只见任千源刚才所站之处的前方,插着飿一柄小臂长短的薄剑,在晨光的照耀下正在反着亮光,他却丝毫没注意胡名义什么时候出的手,不由的就臰张大了嘴巴。

      胡名义看到风ꇻ岂凡的表情,嘴角微微一扬,随藃即恢复了平淡的语气说道:“走吧,大哥在后山等咱们。”说着手一挥,转身一跃,当先走出了院门。

      任千源走到风岂ꖨ凡身旁说道:“咱们这二师兄啊,脸冷心热,你看他这是在你面前露一手,想要你跟着他学,嘴上又不肯说。。。我和你说啊。。。”刚要接着说,突然寒光一闪,“噗”的一声,那柄薄剑又插在了任千源身旁的门柱上,风岂凡毫不怀疑如果这一下要㋞是奔着任千源的脑袋䦢来,顿时就要躺下一个,就在这时,刚走出院门的胡名义回头道撞:“老三,我耳朵灵的很。别老在后面说我的坏话!”于是手一挥,用不知名的手法收了小剑,向前走去。

      任千源一吐舌头低声说道:“还不好샳意思了ឭ。”声音小的只有他和风岂凡能听到,随即对着风岂凡一招手说:“走吧,老四,咱们去后山了。”说着就蹲下身去说:“上来吧,我背你。”

      风岂㖑凡看得明白,这二人虽然斗嘴斗的厉害,但是对彼此的感情却是掩盖不住的,尤其是对他这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兄弟之情人来说,更是出奇的明显,听着任千源叫自己老四,想着他也即将加入他们,并且学得像他们一样的本事,风岂凡心中不由得就升起一种期望,这种期望是他之前从未感受过的,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当他爬上任千源后背的时候,心里㎇很是暖和,就连此时天空都似乎变得晴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