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直播app绿色

      夜色,深沉,天空之中的䖵明月已经逐渐变圆,亮晃晃的挂在天空ꎘ之中,香河市的大多数人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深沉的梦乡……

      香河市西郊的公路边,一辆外形毫不起眼的搬家卡车就停在一个小区附近的路边。

      和其他的搬家车辆一样,那辆搬家的卡车车厢严严实实,外表上看毫无出奇之处,卡车的车厢上,是一个在香河市颇有名气的搬家퍨公司的广告电话。洏

      许多人搬家要看时辰,掐分掐点的才开始动,所以半夜搬家的事情也毫不稀奇,任何人看到这辆车,都会以为这是准备给小区哪户人家搬家的车辆。

      而卡车的车厢内,香河市秩序委员会特别行动处的七个ꓖ人已돎经全部聚齐。

      卡车车厢内有着昂贵复杂的电子设备,此刻,就↪在车厢内的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两个中年男人的正面照正出现在那电子显示屏的左右两边。

      出现在左边的那张照片是࿭正在被㬡通缉的高青山,ᇃ而出现在右边的那张照片是夏平安今日锁定发现的那个恶魔之眼成员的目标。 濟 ꢸ

      后者,名叫赵千金,是香河市千金自然资源再生公司的老板和法人,再说白点,是一栁个领了执照专门收废铜烂铁的公司的老板。

      距离这辆꺎车两百多米外路边的路边,就是香河市千金自然资源再生公司的厂区。

      显示器上的两人的外形完全不一致,但那阴郁的目光,却如出一辙。

      “经过情报信息中心对高青山与赵千金过往数据的分析比对,真正的赵千金,很可能已经死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赵千金,就是㒽高青山融合了食脑虫本体后转化成的模样,这是他在香河市的备用身份,所以呆会儿行动的时候,我们的目标就是赵千金……“

      漠言少的뛶声音在车厢内响起,他手上拿着一只激光笔,在做着最后的布置ꊎ和安排。

      电子显示器上,另外一幅闦地图出现。

      “这是香河市千金自然资源再生公司内的厂区地图,经过白天的侦查,厂区内有十一个工人,之前香河市的众多人口䭙失踪案件,涉及的失踪人员较多,范围较广巃,行踪隐蔽,难以侦破,多次变更运输工具,这样的布置,仅凭那个融合了食脑虫的恶魔之眼成员和少数的三五榛个宿体是无法做到的,必须有更多的人配合,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厂区内那十一个工人应该已经全部是食脑虫的宿体,就算不是宿体也是恶魔之眼的狗腿,那些人已经深度卷入到之前的人口失踪和谋杀案件之中,这些宿体呆会儿行动的时候一起解决……”

      漠言少的䦈目光看向了夏平安몣,用激光ч笔ᄱ指着厂区中的一个区域,交代夏平安任务,“你拥有安魂幡,呆遆会儿行动的时候,这些宿体就全部交给你,这些宿体就住在厂区的픍这栋宿舍楼内,你解决完这些宿体之后,就守在这个位置,堵住那个恶魔之眼成员有可能从厂힂区这个方向的逃窜路线……”

      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了夏平安身上,夏平安平静的点了点头。

      “老曹,你和灵珊堵在这里,这是厂区到居民区之间的돣道路,无论厂区发生什么情况,你们两人的任务是确保不会有任何ꊋ东西从䂊厂区冲到居民区对居民区的人员造成伤害!“

      曹兴华和方灵珊点了点头。 ٦

      鰯“安晴,你守在这里,同时指挥另外两个外围的突击小队,务ᎉ求不让ﵵ这次行动有漏网䴙之鱼!”

      安晴也点了点头。

      “我,老屠,还有李云舟三个人负责正面突击,进入那个融合了食脑虫的恶魔之眼成员的小楼清除目标!”漠言少的目光扫过众人的面孔,“大家都清楚了么?”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漠言少看了一下手表,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分钟时间Ꮦ检查装备,然后行动!”

      夏平安也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的装备,其实他带的东西也不多,就是他的曼纽因MR98↙,36发纯银子弹,一把匕首,还有黑色眼镜蛇的钢鞭。

      手枪,匕首,钢鞭ੂ,子弹,全部装挂在身上特制的战术披挂上,那战术披挂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裁剪得体的马甲,还能防弹防刺,一点都不显得累赘。

      那战术披挂是老周为夏平安特制的,战术披挂的腰部刚好可以有一个皮套地方可以收纳黑色眼镜蛇的钢鞭,战术披挂的外面穿上外套和西服,就譴算是去参加晚宴也看不出半点异常。

      “安魂幡的使用有问题么?”漠言少问了夏₁平安一句。

      “没问题,我已经了解怎么用了!”夏平安摇了摇头。

      ……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货车的车厢门打开,车上的特别行动处的七位成员迅速离开车厢,融入到夜色之中,各自进入到各人的位置。

      在点燃了神火界珠之后,맧召唤师就已经不惧黑暗,有了黑夜视物的能力。

      夏平눥安一下车,把识海之中的一点神力拖到双眼之中的祖窍穴,双眼瞬间一阵冰凉,外面的那深沉的夜色,这一刻,在夏平安眼中Ӛ就变得清晰起来。

      黑暗中的一퇩切,在淡淡的红光之中,纤毫可见。

      夏平安随着漠言少,屠破虏和李云舟三人如四⏗只黑色的猎豹,从路边的绿化带下面穿过,不到半分钟,就穿过两百多米的距离婓,来到了千金自然资源再生公司院子外面的墙角下。

      那院子里,从外面看去,堆着一些废铜烂铁和报废的汽车,对这样的地方来说,院子外面的墙就显得很随便,只有两米多ᬃ高,院子里堆着的东西都比外面的院墙高。 㑄

      四人冲到墙角下,很轻거松的就翻过ᳶ院墙。꛶

      院子里还ꖈ养着滊两只狗,那两只狗刚刚发现异常,还没有来得及叫唤,李云舟拿出酪随身携带的无声麻醉手枪뮟,在两声轻微的biubiu声中,那两只狗就安静的倒在了地上。

      前冲的漠言少对着夏平安打了一个手势,四个人就在院子里分开펋,夏平安直接扑向那十一个员工住的宿舍楼,而漠言少、屠破虏和李云舟则冲向另外一栋楼。

      两栋楼之间,相隔大概五十米不到,就在厂区的东西两面。

      但就在夏平安和屠破虏他们刚刚分开的瞬间,赵千金所住的那栋楼的窗户,突然轰的一声破开,一个黑影ท从窗口之中猛的扑了出来,想都不想就要朝着外面飞窜。

      虽然是在夜曗色之中,但夏平安还是看到,那个黑色的人影,正是今天他白天看到的赵千金。

      ⽅从窗口扑出的赵千金的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双眼闪动着红光,面色分外狰狞俲。

      暴露了!

      夏平安脑袋里瞬间闪过这个念头!燝

      自己四՗人居然玱刚冲来就腰被发现了。 毖

      赵千金的警觉性不可ᣉ能这么高,所以……是那狗有问题!

      计划中的突袭,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变成了强攻!

      绝对不能让这个融合了食脑ᬟ虫的恶魔之眼的成员逃走,那个人一旦띕逃走,不知道随后又会有多少人遭殃!

      李云舟手上的麻醉手枪对准了赵千金,一秒钟之内,就把手枪内的全部麻醉子弹朝着赵千金射了过去。

      手枪内的麻醉子弹对付赵千金当然无用,但也能稍微延缓一下赵千金的动作。

      䧐 䥞赵千金的身形在空中诡异的扭曲着,避过了大多数的麻醉子弹,少ᶆ数两颗麻醉子弹射到他的身上,却只是刚刚穿破他的皮肤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麻醉弹头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火……”漠言少一声冷喝,一团炙烈的火焰点燃了厂区的黑暗,从他身边飞出,准确命中赵千金的身形,赵千金的整个身形燃烧起来,变成了一个在㞙空中飞行的火炬。

      “杀……”屠破虏怒吼一声,大刀在手,刀刃上闪动着一层金光,整个人跃起,犹如苍鹰,一刀就㯦朝着在空中燃烧飞窜的那个身影劈去。

      媾“哧溜……”一声……

      赵千金的皮肤和身形在剧烈燃烧着,但他的肚子和胯下的皮肤却裂駫开了一道口子,一个血淋淋的怪物身形,就像从扒开香蕉皮中挤出的香蕉一样,从那燃烧的皮囊之中钻了出来,落在地上。

      屠破虏一刀将那在空中燃烧的皮囊斩成两片蟄,燃烧的两片皮囊落地就已经烧成了灰烬。

      落䴺在地上的怪物看起来有点像人,但却不是人的模样,满嘴锋利的牙齿,背上的脊椎,像爬行动物一样凸起,手脚则像是乱章鱼的触手一样。

      红光鄌再次一툞闪,李云舟和漠言少召唤出的两个拿着长矛的奴兵,由奴兵打头阵,朝着那个血淋淋的怪物扑了过蟘去……

      ……

      夏平安这边,在赵千金的身形从小楼的窗户里冲ꑢ出来的时候,那厂旿区员工宿舍的两道门也被人推开。

      十一个只穿着裤衩背心的大汉一下子从宿舍里冲了出来,那些人的手上,都拿着砍刀,斧头,木㢨棍,甚至是电锯。

      冲出来的人双眼血红,气势汹汹,一看到夏平安,就面色狰狞犹如野兽一样的朝嚺着夏平安冲了过来,恨不得把夏平安砍成肉酱。

      然后,夏平安睐第一次召唤出了安魂幡檊。

      他右手一伸,手上就多出了一支由红色,白胍色,黄色,黑色四种颜色的幡幢,幡幢比人还高,上有着一些神秘晦訜涩的图文,支撑着幡幢的那一根幡杆,看起来是一根黑色的木杆。

      安魂幡一出ꡩ现,那十一个犹如野兽一样向着夏平安冲来的人动作就一下子变得凝滞了,那原本狰狞的面色也一下子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十一个人的嘴里发出Ჶ野兽一样的惨叫㮀。

      䨁 夏平安➿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上的安魂幡,对着冲过来的那十一个人一刷,刚琺刚冲到他面前的那十一个人的脑袋囟门位置,各自飞出一点黑色的光被安魂幡吸收,然后那十一个冲过来的人飍同一时间一下子就全部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就像割倒的麦秆。

      十一个人的脸色从血红的狰狞恐惧变成了苍白平静,身体逐渐僵硬,瞬间没有了呼吸,就像睡去,变成了๩尸体……

      夏平安也没想到安魂幡居然这么强悍。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那个人形的食脑虫怪物也同时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啸叫。

      那啸叫声尖锐难言,刺耳异常,虽然隔ޡ着几十米,但夏平安一听那啸叫之声,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就有一种恶心想吐籜头晕脑胀的感觉。

      夏平安一转头,就看到那个全身伤痕累累,一条胳膊已经被斩断,肚子上被长矛刺穿了一个大洞的的那个血红色艴的人形怪物,在这一刻,居然在尖叫声中突破了两个奴兵和屠破虏三人的围攻,䦢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尼玛!

      找我干什么,这是给你的宿体崽子报仇么?

      还是想从我这里逃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