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金宝范冰冰

      三十多头一级妖狼,十五六名弟子攠,马上混战在一起。

      决定战局的胜败就賻在于巅峰战力,这里,↑上官晨的实力最强,达到金蔷身境,他的目的抦,就是要将几头头狼占为己有륕。

      只൦见上官晨轻喝一声,变拳达为掌,直接向那最大的头狼斩去。

      头狼也不甘示弱,四蹄一登,横空跃࡫起,冲向上官晨。

      師只听䰫到咔嚓一声,头狼的枨头骨传来一声轻响,头盖骨瞬间暴碎,脑浆溅了一地。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高手瀡过招,往뎭往只是一眨眼间棘。

      头狼摔倒在地,扑腾了几下,便没有了生命气息,上官晨走到头狼的텀尸体跟前,手掌如剑一般,直插头狼体内,掏出一颗红湿色的内丹,收到储物戒内。

      上官晨的武道实力,绝对处于体武境尖端。

      头狼一死,其它妖狼皆悲惨嚎叫一声,向妖兽区深处逃去。

      ㋚上官晨䦪身影腾挪,又将另外两头妖狼斩杀,两颗内丹到手,全部放入储物戒。

      暋 与此同时,其他弟子也迅速出招,三十多촰头妖狼,只ゅ逃走十余只,其余的全被斩杀当场。

      “上官兄,多妤谢了뭞。”童大军向上官晨抱ⶮ拳。

      “无妨,我们可以继♨续深入了。”上官晨一脸无所涽谓地说道。

      童大儖军䊛道:“上官兄᧋,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可否㸞结伴而行?”

      上官晨既没摇头,也䅬没点头,显然是没有异议。

      掫 亓墨宇镞依旧跟㓻在队伍的后方,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一边向妖兽区深处走去。

      䠫 山林中,光色越来越暗,仿佛襢夜晚提前降临一般,四戋周偶然会ꠘ传来几声弟子们的厮杀声,片刻过后便癑归于平静。ᴷ 籕

      上官晨艺高胆大,速度一直不减ṟ,后面嚲的䍕人也紧紧跟随,但走着走着,大家突然唌觉得不㣡对劲起来,之前还能听到一些鸟兽咫鸣倩吼,随着行进,山林越来越寂静,好象进入一个﫩真空地带。

      ྘“⭳晨哥,你有没有什么发现,这环境好奇怪!”上官家的一位子弟轻声问道。

      上官晨仿佛也意识到什么,慢慢停下脚步,同时做出一个让大家安၂静的手势。 ㋕

      只㭘见前方密林中雾气迷漫,根本看不清㹱楚里面是什么景象。

      “如果我猜测쩢不错,前方应该是一片沼泽之地,不然的话,不会有这么大的水气!”童大军提醒上官晨。

      这次,上官晨点点头,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俗话说,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可是现在连环境都搞不清楚,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妖兽,大家的心都吊了起来。

      就在这时,南宫阳也带着南宫家族的子弟走了过来,太原郡的许强竟然跟在他们后边,显示是形成了一个作战团队Ƅ,他们看了上官晨等人几眼䥙,便收回目光跿。

      ┙ 南宫阳紧盯前方的雾气,略一沉吟,便指着上官晨一方൏说⤣道:“你们赶紧派出一人,去前方探探虚实。”

      上官䱉晨根本没想到南宫ꨩ阳会针对自己一方,条件反射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就是,让你们派一名子弟,去꘷雾气里面侦探一下情况。”南宫阳随意说皦道。

      听得ꈱ此꫟话,上官晨马上有些震怒,他问道:“凭什么?߬”

      黴 “就凭我是灵武一重,怎么,不服气?”南宫阳面色冰ⳏ冷,丝毫不将上官晨放在眼中。h

      “放屁!你怎么不让自己人去冒险?”上官晨反驳道。

      上官家的子弟个个义⏋愤填膺,怒视南宫阳。

      “上官晨,你可听好了폡,如果你们不听我的指挥,我就拿你们开刀,逼你们进去探测,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刀剑无眼,难免会谨有死伤,你自己看着办吧!”

      见上官晨依旧怒目而视,南宫阳突然说道:“不ꠘ过,上官晨,如果你无法作出选择,那我帮你选择好了!”南宫阳微微一笑,竟然指向最后边的䳦墨宇道:“小子,把那小野狗给我,你进去吧!”ڷ

      墨宇先了惊了一下,然后不解地看着踫南宫阳̦问道:“你是说我吗?”

      “不错,就是你佑,墨宇!”南宫阳ꠎ不容ψ质疑。

      “你我认识吗㔲?”

      “㠠不认识!”

      “那你凭什么指挥我!”

      “因为我吜看你不顺眼!ﴙ”

      ㇽ墨宇不可思议地说道:“我一没碰你惹你,二没吃你喝你,三没偷你㌚抢你,你凭什么让我去?” 難

      “墨宇,信不信我现在就斩了你,让你连探路的机会都컋没有!”一股杀气自南宫阳身上未迷ꛬ漫开来,如同实质ﴦ一般,欺艆向墨宇。

      墨宇只有牛身镜,面对南宫阳这样的高手,宗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南尒宫阳根本不东用出手,光凭这灵武␿杀气就ꩉ能将墨宇撕碎。

      就在大家都以为墨宇难逃一死的时候,只见上官晨大喝一声,一跃挡在墨宇身前,同时浑身肌肤泛起金光,将那灵武杀气抵挡佢下来,凭惶上官晨金身境的修为,白色的长袍竟然被那股杀气划开数条切口,一丝丝鲜血浸红了衣ꑵ袍,显然是皮肉破裂,受了轻伤。

      “天啊‹,灵武境高手竟然这么强,光凭灵武杀气就能使!金身境修士受伤。”所有人不由惊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