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99

      “祝家为什么要﷑帮祝南抢方寈家家主之位?”

      跨入大门后,方北就一直在沉思这个问题。

      刚刚听了瘦猴的话,再回想到寒荒分殿时,三大执事长老䴦之一的韩云一定要借题发挥,废掉自己的修为……

      一条完整的线就被方北连了起来。

      首先是祝南突然爆쯕发,不管什么原因,总之现在被认为是整个三山城千百年一出的天才。

      接着祝家要帮祝南争夺方家家主걸之位,如此自己这个现任家主就成了挡路企石。蒺

      鲒然后才是韩云在分殿假公济私,趁势打压自己。

      这场算计,不可谓不狠辣。

      如곌果不是抱上楚沉风这根大腿,几乎没办法破局。

      现在的问题是,祝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方北不相信,仅仅只是为了一个虚名。

      只要是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做任何事基本都是从利益出发。

      然而整个遛方家,还有什么值得祝家觊觎?

      总不会是方北自己,那么ﰭ唯一的可棇能,就是这座老宅了。

      敄 因为这是方Ծ家家主名义上拥有的唯一族产。

      䔆 馟一念及此,方北在祖宅中踱步游荡起来,试图寻找不寻常的地方。

      老宅共有三进院子,最外面㲝是会客的大厅和仆人住所,中间则是主家筁住的内院,最后面则是一座祖祠。

      院子不小,但却俪空空荡荡。

      原本方家也有几房旁亲,但早在十年前就分家,不再来往。닢

      至于本家的婢女、奴仆,也陆陆续续被方北遣散㳧。

      到现在,便只剩䱕下一个曾追随方青山在外征战过的老仆。

      半个小时过去,方北毫无所Ꝃ获。

      事实上,这座老宅他也住了好几年,如果有明显的秘密,他早就已经发现了,哪会等到现在。

      沉吟少许,方北不再漫无目的闲逛,而是连续推开院门,径直走向榞位于最里面的㈇祖祠。

      楚平安认为自己之前的无心之言深深伤害了他,所以一直跟在旁边想要道歉᠕,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學说,Ꞛ于是就像个小跟班一样一直跟着。

      祖祠门口,一个摙身穿麻衣的老人靠坐쓊在门槛石上,眼睛浑浊而沧桑,右手拿着一根烟杆。

      见到方北走来,也只是多看了两眼,轻轻点了点头,嘵并未开口。

      方北也不以为意,他早就习惯了。

      踈 这老仆没有名字,以老鸞张相称,在方家也不ᆲ知道有多久,至少在方北穿越过来时,他就已经跟随方青山。

      并且,方青山的遗骸,也是他历尽艰难送ᚩ回。

      方北在老人面前停步,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老张,祝ᒏ家要ꏿ派祝南来夺方家家主ڎ之位,你认为他们是为了什么?”

      횘 “不知道。”

      老人घ摇头,平静道:“我没有方家的血,方家的事问你自己,问你父亲,问方家先⾹祖。”

      问自己。   问父亲。

      问先祖……

      “我明白了。”

      方北沉思片刻,霍然抬头,看向面前的祖宗祠堂。

      徼但就在他推开祖祠大门,抬步要走进去时,门外却传来一阵略显嘈杂的脚步声。

      很快,一个抡中年美妇便领着两名身形壮硕的女仆走了进来。

      美妇身材婀娜,气度雍容华贵,一身华美曳地长裙更添了成熟魅力,一双美眸波光流转,摄人心魄。

      随着她的到来,院子쪋里的气氛明显变得微妙。

      麻衣老仆转了个身,看都不抬头看一眼。

      方北垂手而立,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看着。

      楚平安不明所以,自然也不会随意开口。

      美妇带着两묑个健仆上前,笑道:“北儿,几年没见⻵了,都不喊娘亲一声?”

      方北神情平静,规规矩矩行礼后道:“有事直说。”

      其实,他基本已经猜到了这位生身之母的来意。

      “北儿,你是娘十月怀胎所生,詎为什么要刻意显得生分呢?”

      美蔒妇叹了口气:“当年娘亲要带你一起走,是你自己要留下的呀。”

      方北摇了摇头:“方青山虽一生放荡,但终究没有抛妻弃荁子,他的两个儿子不能都不姓方。”

      美妇若无其事地微笑:“你爹若活着,娘自然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但他已经死了,人死如灯灭,活人总不能为死人而苦熬一辈子吧?”

      方北将手背在身后,略有几分无奈,叹道:“我知道站在你的立场,没有错,但方家因此而被人耻笑也是事实!

      屁股决定脑袋,人各有志,过去的事不必再提,我不怪你,只是不想你再插১手方家的事。”

      这句话不算委婉,他希望对方还没有说的话最好不要继续说。

      美妇眼中闪䚬过一抹黯然之色,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坚緹持说道:“北儿,娘亲还想求你一件事。”

      “和祝南有关?”方北⬕目光微微黯然。

      “是,你可否将穔方家家主之位让给他?作为交换,我们会给你一座比这里大十倍的庄园和一枚适合纹血境的本命符纹。”

      方北闻言,目ꆚ光彻底垂下。

      纵然他的灵魂是穿越而来,可这具身体毕竟是眼前女子所生,血脉因缘刻入骨髓,怎么可能彻底쒁无视?

      똶然而他想为人子,对嚺方何曾真正站在他的角度想过,是否意识到自己偏心?

      㟇“你走吧。”

      ᒗ方北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道:“告诉祝南㖼,方家的家主只能姓方,等他汦什么时候不姓祝풘了,再自己来找我。”

      美خ妇听他拒绝,登时露出焦急之色:“北儿,你不让,南儿明天就会来向你发起逐位之战,你큃想兄帡弟相残,让外人看笑话吗?”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劝뮒祝南罢手?䥅”方뾐北又好气又好笑。

      前世那些喜欢把“为你好”挂在嘴边的父母,好歹绝大多数真的是为子女着想䘋,只不过方式和观念有问题횡。

      而眼前这位呢?

      或许在来她眼中盞,自己后半生的富贵无忧必须依靠天资纵横的幼子,而资质平庸的长子为此让路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应该的。

      ⓕ这时,美妇身后的两个健硕㩩女仆肱突然⊌开口。

      “方少,夫人的确是为你好,你要理解她的一片苦心ꖰ啊。”

      “正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与南少爷相比,修为和天资都一个在地上一쒲个在天上,若明日真有一战,你拿什么抗衡?” 똶

      “夫人也是怕你颜面扫地,受到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沦为废人,这才好心筂提前来劝你굕。”

      ……

      ച “滚!”

      出乎所有人预料,最先忍不了的竟是“外人”楚平安。

      Ⴥ 只见他上前几步,站在方北身前뫰,如护犊子的老虎,冷冷注视前方,尤其是两个女仆:“赶紧请吧,楚平安一向文明礼貌,不꓏想说第二个滚字。”

      翨 话音落下,弹指两道青色剑气,从两人耳旁飞过。

      发丝飘落,瑿两健仆与死神擦身而过,쭉只觉遍体生寒,立刻闭上嘴巴,再也不敢聒噪。

      “回去吧,告诉祝南,明天一早,我在巷头的演武场等他。”

      方北深深看了美妇一样,转뺟身走进供奉着方家先祖灵牌的祠堂。

      随后,哐啷一声,大짋门被关上,将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

      “小北……”

      䠼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听娘的呢,小南몖他真的不是你……”

      美妇话没有说话,最终只是一声叹息,无奈离去。

      方北的心情很快就平复。

      其实相比而言,他心中轻松的感觉甚至超过了愤懑。

      뉼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祝家算计他的目的,等于原本隐藏在黑暗中铣的敌人,暴露在了쭐阳光下,威胁程度其实大大降低。

      站在祠堂中央,看싅着供桌上密密麻麻的牌位,方北又一次陷入沉思。

      方家藏在这间祠堂中的丅秘密,究竟是什么?

      PS:感谢书友书友201705壍01015152755的打赏,求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