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视频22

      飖 修士的修为境界与肉体是相辅相成的默关系,在修真界除了一些专雛门修炼肉体名曰“体修”的特殊修士之外,大部分都不会专门想办法去提升肉体的强度,在每一次修为提升的时候肉体通过灵力的滋润自然会同步提升,只要他的修为能ᛩ够稳定下来因为瓶颈造成的伤势自然能够愈合。풘

      晋升练气二层之后,最明显的变化则是神识㤑强度的提高,在尚未突破时微龱弱的神识只能勉强离体在周围一米范围之内打转,现在方圆十米之内可谓是氁尽在观察ꄦ之中,一丝一毫的动静也瞒不过他。

      与此同时作为身体附属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同样횯大幅韸度提升,鼻识已经可以辨别出细微味道之间的不同;耳识能听清楚百米之外蚂щ蚁爬动的声音;眼识则可透过潭水发现树上鸟儿的一举一墨动;舌识虽尚未进⎺行试探不过可以清晰感受到舌头上面味觉的发达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最神秘的身识只룚有在以后的战斗中才能体会。

      캐虽然刚刚突破尚未学习홟神奇的法术,仅凭现在的提升赵守寿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将战斗力提升一倍돡,遇到一些궘往日건里颇为棘手的乌猛兽可以轻而易举将其斩杀,倒是正好用来在大山之中寻找炼制픈符纸、符墨的原材藊料。

      成功晋升练焖气二愃层之后,不管是神识或者是五识都只是᪑随着修为的提升而褴提升,惊喜有一些不过他最向往和念念不忘的依然是属于修真者可以大幅度提高战斗力的㿜神奇法术,尤其是在鸬鹚湖小会购得残缺版《水属性法术大全》之后更是如此。

      尤其是其ꡫ中的水箭术和水墙术,醲一攻一守配合得当,领悟其中的奥妙之后相剰互配舁合ᩎ得当自然能够将大大提升其威力,这两种法术翩也是他第一目标,有法术护身才算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修真者。

      暃至于威力更强悍的法器,赵守寿却并不眼热一方面是目前修为低下根本没有足˼够的法力솗炼化法器;另外更主要的一方面则是囊中羞涩ꙕ,动辄二三十块下品灵石的法器根本不是他可ݖ以承受的只能等待ࡽ日后。

      练气二层说到底也只是练快气前期的小层次,半个月之后在第四颗一阶下品行气散炼化以及溶洞内数年积攒的灵力消耗一空之后,他的修为终于稳定下来再也不⨻像是无根之萍一般晃动,身上的伤ꀙ势同样好了大半不在影响基本的行ﭝ动。

      笿 “洞中放一日,世上已千年,赵某人面对聻的不过是最不起眼的小瓶颈,前后消耗的时间ᘁ加起ࡘ来已经超过三月,怪不得一些游记上面记载一些大神通者动辄闭关时间超过百年,啧啧啧”心情大好的赵守寿在一边感叹着,同时向道之心更加坚毅。

      炼ѫ气期修士仅仅只是踏入修行的门槛而已,除ꘪ了一些简单的法术之外寿元基本百年左右,一旦筑基成功寿元可达两百年,传说中的金丹期䩋更是可享受四百年뒪寿元,至于只在书上出现过的元婴期更是达到千年寿元,端的让人羡慕不已。

      不过大部分修士一生都쁥在꨼是在与时间赛跑,成功者可迈入新的阶段,失败者不ꕲ管生前修为如何只能⢣化作一杯尘土,赵守寿作为一名散修想要跑赢时间굊这个怪物,只能拼尽全力在腥风血雨中争夺机缘。

      “也是时鍁候离开了,希望数年之后可以再次提供一臂之力”赵守寿颇为不舍的望着这一座隐秘的溶洞,若非这里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需要重新凝聚,他一定是舍不得离开的,他现在最뛈想要的反而是一座坐落在灵脉上的洞府。

      可惜在修⩶真界异常发达、资源匮乏的大唐每﷩一座灵脉几乎都已经被大大小小的门派、家族占据,偶耶尔发现的一阶下品灵脉同样会争즜得头破㴞血流,未来很长一ꡔ段时间名山大川与他无缘,只能在世俗间苦苦挣扎。

      “嘎嘎嘎”刚刚华进入家门两只枔强壮的鸬鹚已经拍着翅膀兴奋的围着他打覼转,似乎在埋怨为何数月时间不曾理会它们,不过从它们肥胖的身躯来看,这一段时间显然过得很是惬意,没有他的强力压榨每日里自由享受美味的鲜鱼。

      他所拥有的两只鸬鹚在灵兽丸的滋养下已经于一般的家禽有了明䊯显的区分,一般情况下鸬鹚若是得到自由早已经溜之大吉⁝,不过大胖和小胖两鸬鹚显然更加留恋灵兽丸的美味,因此才会乖乖等待他㯮返回。

      “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灵兽丸,两者皆可抛,真是一对吃货,奖쨟励灵兽丸两颗,今晚休养生息明日一早正式开工”哭笑不得的赵守寿扔出两颗简易的灵兽丸后才算是得到摆脱纠缠。

      在没有将一阶下品水箭术和隯水墙术꬇领悟之前,赵守寿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打捞༔雾石酁和雾鱼作为最基础的谋生手段自然是不可或缺的,当然在练习法术和打渔的间隙,他也뗿一定会尝试进行新技能符纸和符墨的炼制。

      “啦啦啦啦,荾我是打渔的小行家,风里来雨里去,总有一天美澆好生活会来到,⡪太阳晒屁股了,开工了”唱着熟悉的调子,将眼识、耳识、鼻识全部放开一点点搜寻雾石和雾鱼的踪迹羜,作为一名新晋练气二层修士自然要来一个开门红。

      选择一个合适६的位置将两只鸬鹚赶下水中之后,他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操纵渔船引领,反而稳稳站在鸬鹚湖中央一动不动,手中捏着复杂的手势,脸色别的通红似乎毎在努力媎练习什么一样,不过没有一藤次成功。

      䤠“水箭悡,水箭遲,听我召唤,水中精灵速速凝聚,水箭成Უ,万事达,敕”赵守寿嘴里面念着咒语,配合上下翻飞的手势,同时调动丹田内的灵力可惜想要三者达到同步并ఇ不容易,因此궫面对并不复杂的水箭术总是以失败而告终。

      ⠶“鸬鹚湖水,护我周全,听我号令,水墙起”相对于㻆屡次失값败的水箭术来说,更为复杂的水墙术反而更加容易,在咒语传和手势结束的时候只䩀觉得一股灵力沿着经脉泯逆流而上,小渔船正前᫼方一座高约一米、长约半米的袖珍型水墙出现在眼前,不过现在显然只是初级阶段并没有太强的防䲣御力。

      ꃳ 他正准᧝备趁热打铁深入뉱研䤚究一番之后,两只湿漉漉的身影正在艰难的爬向渔船,正是两只鸬鹚完成第一次捕捞,五识的效果与收获如何尚且等待验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