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月アンジェリアの中出

      杨恒的解释并没有得到善意的回答왍,回答杨恒的是杨宏伟的一巴掌。

      “臭小子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敢违法乱纪,我现在就把你绑到警察局去。”

      杨恒的母亲王桂兰这时候瘮也没有帮他说话,只是用失望的眼神看着他,“儿子呀,咱们家虽然不富鮚裕,但是也不能干这种事뫏情,以后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就连杨康囡看杨恒的眼神也非常的不对。

      杨恒现在觉得自己冤枉死了,“我干什么了我,这些钱真的是我做法事挣的。”

      杨宏伟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了解的,见他ت说的理直气壮,语气也就缓和下来ꯃ。

      “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猏

      “这웿不是晤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大老板,无意中到了我的道观吗?结果我随便忽悠了几句,他就觉得我是得道的⥛高人,又请我去他家作了一回,法事,前后脚鹽总共给了我六十万。”

      杨宏伟和王桂兰听了之后,都有些瞠目结ૉ舌。

      就连见过一些世面的杨康,现在也嫭是张大了嘴巴,心中想着,难道现在有钱人都这么好忽悠吗?

      而杨恒看着这三个人惊讶的样子,觉得十分的开心,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把头抬得高高的,眼睛看着天花板,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最后还是王桂兰首先反应过歷来,她一下子扑到了杨恒的面前,抱着輸他的脑袋就一顿蟱的乱摸。

      “我就说我们家杨恒是个有本事的,别人不要他是没有眼光,说不定还是那个女人自己克夫呢,你看杨恒一离开她,马上就发起来了。”

      ࡘ 原来到现在,王桂兰还对杨恒的前妻李娟心有芥蒂。

      “行了,都过去る的事情了,还嚼什么舌根?。” 䘬

      杨宏伟一句话制止Ṵ了王桂兰屫,然后转过头来又问杨恒。

      “既然这钱都是你挣的,那么我둖接下来用途我就不管왚了,不过古玩市场上你刚才也说的清楚,可不是你这三瓜两枣能够折腾起来的。”

      “我又不准备靠这发财,就是找几件法器罢了。”

      “好,既然这么说֤我就放心一些了,那咱们下午去古玩城看看。”

      “嗯,那我现킀在去做饭。”王桂兰见父子两个已经谈好,赶紧去厨房做饭。

      뀴 接下来一家三口包括杨康吃了一顿便饭,到了下午,父子两个乘坐着杨康的汽车直奔古玩城。

      要说这古玩城,还是上午热闹一些,到了下午那些小摊小贩都收摊回去吃饭了。

      不过正⟝因为是这样,下午的时候不但흉清静,而且少了许多猫腻。

      而杨恒他们这一回来并没有固定的目标,因此随便找了一家店铺便进了去。疣

      店铺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穿着打扮十分的利落。

      这꽢老板娘见到杨恒他们来了,立刻热情的前来迎接,然后把他们让到了旁边的座位之上,并且热情的送上了香茶。

      Ȯ 杨恒虽然第一次来古玩城,但是倎对于这样的招待还是觉得有些差异ḥ。

      但是杨恒并不了解古玩城的具体运作,于㘩是只能諟乖乖的坐在那里,但是他却用眼神看向了杨康询问他情况。

      而坐在一旁的杨康,对此情况也是十分的懵逼,他根本就不清楚这㋮是怎么了,这老板娘也热情的过度了吧,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想到这里杨康的眼神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杨宏伟。

      要说杨宏伟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一身的精气神却十分的旺盛,难道是杨叔晚节不保?

      杨宏伟对于旁边看过来的炙热眼神也好像有뤻了感应,他回头来看到杨恒和杨康,两个人诧异的看着他,脸上不由得一红,然后低䈲声的解释道:“前几天我就是被她忽悠,交了一次学费。”

      륒 只这么一句解释,就让杨康和杨恒两个人恍然大悟。

      怪不浃得老板娘这么热情呢,原来胼是看见肥羊又上门了。

       老板娘在柜㯘台上交代了几个服务员几句,然后来到了杨恒他们的桌子旁,搬了一把椅子坐下。

      “杨老板,这一回又想掏点什么好东西?”

      “没什么,我儿子想掏几件法器。”杨宏伟一边说一边向杨恒示意ᙞ。

      这老板娘,好像这时候才发现杨恒穿的是道袍一样,“䠯原来这位小道长是杨老板的儿子,㦻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真的是一表人才。”

      这老板娘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已经开始放光。

      因为她在社会上打滚了这么多年,可是对于这些和尚道士的名声非常了解了。

      榚 表面上看这些人没有什么收入,其实켿一个个富着流油。

      ⤰杨恒也赶紧站起来打了一䗟个稽首,然后说道:“福生无量天尊,女施主客气了。”

      “那不知道杨道长要什么玩意儿?”

      杨恒重新坐下,然后说道:“☄我的小观比较贫瘠,没有什么法器,我想从老板您这里挑几件齷合用的装饰ƚ装饰门面。”

      这老板娘听了眼睛就一亮,然后对他们三个人说道:㞍“三位在这里稍等,我正有ӹ一件好东西,取来众位看看。”

      说完之后,便笑着站起身来向后边去了。

      没有几分钟的功夫,那老板娘就拖着一个木盒子重ﲖ新回来。

      老板娘将木盒子放在了杨恒他们面前,然后轻轻的打开。

      杨恒他们一起伸着脖子向里一看,原来在木盒之中放着一枚木质的如意。

      ╊ 䝭这老板娘轻轻的将如意从盒子中拖出来,然后放到了杨恒的面前。

      “杨道长,上上眼繼吧。”

      杨恒伸手接过,珀这木如意仔细的看了看,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不过他肉眼看不出端倪,但是他不是还有好用的阴阳眼吗?因此杨恒运转法力睁开了阴阳法眼。

      等杨恒进睁开阴阳眼的时候,四周的空间由彩色世界变成了則黑白二色所组成。

      到了这时,杨恒再一次把眼光集中到了这个木如意身上,这一看可把杨恒吓邡得一大跳。

      饡原来在阴阳法眼之下,这木如意不停的闪烁着电光。

      杨恒在惊奇之下,轻轻的将一股法力输入到木如意身上。

      而这个时候的木如意,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只见那如意表面的电光竟然开始收缩,然后一股股看不到的波纹在那木如意身上出现。

      ㉶而杨恒现在却觉得自己的思维好像被一团电光所包围,四周无数的电器中蕴含的憸电力,好像都已经由他自由控制。

      面对这种情况,杨恒哪里还不知道,手中的这件木如意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这木如意的功能应该是能够控制附蹜近的电力,甚至能够驱使天上的闪电。

      ἆ 杨恒现在对这柄木如意已经是志在必得,不过杨恒也不是傻子,如果现在表自己表现出迫不及待的神情,对面这个老板娘一定会狮愆子大开口的。

      因此杨恒若无其事的放下木如意,뱝不过杨恒的脚下却有了动作,他轻梸轻地踢了踢旁边的杨康。

      杨康和杨恒几十年的铁哥们,对于他的一举一动是了如指掌,现在被杨恒一提醒,马上᯦就知道了杨恒的目的。

      因此杨䝳康也上手看了看这木如意,然后若无其事的放下,对对面的老板娘说道:“緛这东西既不金又不玉,恐怕值不了多少钱吧?”

      老板娘听了杨康的话,有些不乐意了。 倠

      “这位老板,话不是这么说,这东西虽然沑是木制的,但是却也经过能工巧匠雕琢,而且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要说价值比那륜些金的玉的要高得多。”

      쨉杨康不相信的摇摇头,“老板娘你也别骗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康把手中的木雕递到老板娘的面前,“你看看你的木雕保存◮得多完好ผ。”

      杨恒和杨宏伟对于杨康的这这个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东西不是越完好越值钱吗?

      可是对面的那个老板娘脸上却有些变色,ꨖ“这位小兄弟,这东西确实年代久远,蒂保存完好,是由于历代的藏家对他非常的爱护。”

      “老板娘,咱䶴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ꏽ是玉器或者是金器,爱护一些,也许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橖来,껏可是这木器却不一样,你就是藏家再爱护,随着年代的久远,它也会发生一些腐蚀。”

      ጣ说到这里,杨康胸有成竹的再一次指着这木如意说道:“老板娘,邔你再看看你ﮜ这如意,根本就没有年代久远所形成的腐蚀,觎虫眼更是一个没有。”

      这老板娘现在也是脸上有些变䞒色。

      要说这个如意,老板娘心里也是有些窝火。篨

      这件木如■意收的时候,自己只顾着看它的雕工了,对于木质的腐朽就没有在意。

      结果等收ꩅ回来再向客户推荐的时候,一个两个这些在古玩行里打滚的客户都指出了毛病。因此这木如意就砸在了置手中。

      本来想䅯着这位杨老板是一个羊牯⽿,他带䵝来的人一定也不懂行,想把这件东셼西顺手卖给他,好让自己解套,结果这个小年轻人也不是省油灯。

      正在老板娘以为这回买卖又砸了的时候,杨㰳康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如这样,老板娘,我掏三千块钱收了它,这东西虽然一看就是近代的,఩但是雕工确实不错,三千块钱也섭差不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