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番茄直播app

      走你!

      ‘....텇..’

      莫箜伸手欲撕裂空间逃脱,结果连根毛都没扯断。

      后又连续快速试了几次,依旧没动静。

      这下完껕了!

      依白美那爆脾气,一旦发现是他,吊打一顿没跑。

      哎!

      造化弄人,最终还是无法逃脱被师妹......hetui,女徒弟教训的命运。

      谁让他以前常严惩白美。

      因果循环,一切都是报应螨啊。

      “老哈你抖啥?在外面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竟虚弱成这般?”

      觉察异样,白美不怀好意坏笑,一PG坐在鼓起之处,刻意用力压住,转悠着绿眸杏眼,窃喜道:“暂时先不要让我看见你的糗样,先说说师父放你自由这半年来的......修行!

      一ฦ定很精彩吧?”

      莫箜:“嗯?

      嗯!”

      “呼.......”毛皮被褥内,有‘恶犬’表达不满。 瓾

      “行啦,就咱俩,装什么矜持。”

      “呼访.쮙.....”

      Pia!

      “呼你个头啊呼!탞赶紧说!”

      “呼......汪!汪汪!”

      쾀“嘿!野了半年,净樖吐狗语,连人话也不会说了?”

      人话?!

      莫箜突然觉着,白美与哈利二士之间似乎早就有不能让他得知的秘密。짡

      好啊!

      这对狗......

      这对奸......

      “ਕ放心吧,师父在闭关,看样子一时半会出不来。

      哎呀,我今天窝了一肚子火,你能不能快点讲一些诸如‘풕鸡猫’那等趣事让我高兴一下?”

      我造!

      还真有秘密!

      哈利盱二⊢士那货何时能讲人言的?

      他这个当了九百多年的主人,为何不知?

      㒙 还勾结白美ĉ合起伙来隐瞒,鬼知道背后泄露了他多少隐私!?

      回想往日被哈利二士亲眼目睹和耳闻的种种,莫箜恨不得冲出狗窝,按倒白美......逼问她都了解些什么。

      튎怎奈对方臀部有力,死死压住他的肩头畔,仅凭目前修为,根本顶不开啊。ᶢ

      “死二哈!

      最好管住破嘴,否则回来有你受的!”ۮ

      还‘鸡猫’趣事,搞不好莫箜能干出‘人狗’大新闻来。

      ẓ“老哈!你再不说的话,我可要动手...잖...”

      似乎触摸到了一个奇怪又熟悉的东西。

      白美咿呀一声大叫,吓得连忙起身暴쫝退至门口,绿眸杏眼惊恐不定,瞪视着揜毛皮被褥下那个......凸캞起生物。

      她确定!

      里面的绝非림哈利二士。

      根据触感记忆,屙刚才摸到的好像是一只......

      人手?!

      狗舍外声动,白柔闻声急匆匆赶来,还以为白美被蛇给咬了。

      她这个妹妹,天不怕地不怕,天生畏惧蛇类。

      结果顺着视线看去,毛皮被褥下突然蹦出一个大活人。

      正是新来的暴帅师兄。

      “嗨!两位师妹,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莫箜尬笑,尽量镇定自若,好ᝈ像兄长在逗妹妹䊡们开心,演技连烂大街都鄽没资格晾晒。

      褍“是你!”

      一想到刚才还坐在他身上,白美既愤愤,又怒怒。

      丢人什么的,统统化作一腔怒火,随拳爆攧射,直取莫箜鼻梁。

      ꜍ 这一拳,迅猛果断,劲道破空作响,如临大敌,毫不留情。

      若被击中,鼻梁粉碎性骨折都算小伤,恐怕莫箜整个面部得凹成瓢状。

      即便不死也得面瘫。

      “不要啊!”

      白柔桃眸惊恐,凤眉高扬,在白美冲出去瞬间,竭尽全力飞扑,奈何实力悬殊,仅抓住了衣物一角딨。

      撕啦......

      下一息,竟目睹了诡异一幕:

      师兄和妹妹当场消失!

      仅留下她手中那一大块后背碎布。

      ······

      她是谁?

      我们在哪?

      刚才发生了什么?

      懵眩中,大脑逐渐清醒,莫箜坐地,怀抱后背风光旖旎女子,一时不知为何人,好像在做梦,却又手感真实。

      周围景象,时而黑白至极,时而模糊如琉璃幻彩,眼下,正一点点出现山水轮廓,不断清晰。

      这不是梦中画。玆

      活脱脱一幅大好河山风光。

      “我明明锁定的是下山位置,怎会传到此处?”

      空间大道掌握不久,修为又低,可转移范围自然有限,莫箜읟不记得门内有这样的地方。

      难道是某个秘境?

      不能够啊。

      点滴门﨓的一草一木,他郑魄强门清,就连年轻后辈们所有偷偷蚫私会之处都熟记在心。

      也不像附近千里的地形。䞜

      造!

      那到底是哪?

      莫箜腾出一只放在美背上的手,用力拍打尚有젏些昏沉的头。

      Pia!

      Pia!

      Pia......

      每拍一次,怀中白美眼皮便抽抽一下,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啪!

      拍头的那只手,忽然落在白美圆凸后臀上,力道恰到好处。

      他想起来了:

      空间乃诸天万界排名第三大道,觉醒者寥寥无几,初始便能利用空间裂缝小范围转移,随修为增进,会逐渐孕育出一方小澺世界。

      只是没料到,才1步小天位便出现。

      飹其实有关空间大道的资料,记载有限,郑魄强也知之甚少。

      观此规模,莫箜的小世界虽一眼望尽㫴,却远非他这个修为应该有之。

      他打趣㸒一笑:“或许......跟我的阳气旺盛有关。”

      一时不明之事,姑且不予理会,最重要......

      空间뽿大道者,可以随意掌控自己的小世界。

      莫箜意念运转,果真拔起一根小草。

      ゜然后对准旁边石头用力一插。

      즮 咔!

      䚪弯䎆了。

      二者接触瞬间,莫箜清晰感受到石头的硬度ꀔ,以及小草‘断头折腰’之痛。

      草石现象,如同以卵击石,正常规则自然如此。

      他接着意念深入石头内部,硬生生打断了部分结构。

      再次拔草,猛地一插!

      “哈哈,插进去了。”

      小草完好无损,莫箜忍不住叫出了声。

      与此同时,白美穾突然惊醒。

      她先前蓷迷迷糊糊牄感觉有一双手在摸自己背部肌肤,后来似乎还拍了PG一巴掌,现在又听见不堪入耳的话......

      “淫贼!去死!”

      莫箜正处䵢于兴奋中,感知턳到怀中传来杀气时,已经晚了。

      何况实力相差悬殊,根本反应不过来。

      一记上勾拳,结结实实正中下颚。

      巨大冲击力,完全足够打飞他这七尺男儿躯体,怎奈下半身被人死死坐住,导致下颚受力更甚,咔嚓一声,几乎粉末性骨折。

      “琳果然是你!”

      뉞 白美抡拳悬停半空,羞愤至极,切齿幹道:“刚才都对我做䂺了些什么?”

      “#¥%……”

      ᠷ 莫箜猛摇头,强忍碎颚之痛,只能动动舌头,支支吾吾说不聄清话来。

      有怒气加持,打人前所问皆为暴风雨前奏,说白了就是些废话,该继腵续的肯定不含糊。

      何况白美那爆脾气,作者菌问号还욟没码出,已然挥拳而至,下手稳准狠。

      ≰ 管他帅哥不帅哥,专瞄准脸招呼。

      旃母老虎不发威,当她是任由哈利二士随便闫欺负的혒那只小山猫?

      莫箜:“#¥%㍜……!”

      如没翻译错,应该是‘别打脸’的意思。

      刚“我今天非把你打成猪头!”

      白美也不知是否听懂,往死里输出莫箜脖子以上部位,反正他下半身在自己胯下,也不怕跑了。

      夭寿啊!

      莫箜哪能经得起白美折腾,一顿虎拳下来,何谈帅气大减,连点人样都快没了。

      这要出去还怎么见人? 훾

      ڼ 明面上乃师妹暴揍师兄,实则就是师父被徒儿Ꞙ吊打。

      痛在莫箜身,耻于郑魄强之魂啊。

      分身虽有独立灵魂,但真身灵㋂魂为主,依旧能感受到莫箜所愀经历一切。

      三层小木楼地下密室。

      打坐中的郑魄强突然捂着脸,表情扭曲僵硬。

      他这徒弟白美,性格三分小时候惯得,七分还是天注定。

      现在大了,一发不可收拾。

      之前因为真身没法触碰女性躯体,现在分身莫箜终于可以。

      无论身为师父还是师兄,都得掏出点厉害让她尝尝。

      否者这样下去还得了。

      哪个人敢娶她?溇

      自己种下的因,自己吃果。

      被打就被打了吧,反正这里是莫箜的小世界,又没第三者瞧见。

      而且福祸相依,短短十数息迎接‘暴风雨’的时间,好像有某种能力要复苏。

      每一拳过后,不㟷再那般疼痛,竟略带无法言喻的..䈂....爽感。

      䂒惨遭暴揍,反开始享受,除了出现幻觉,就是变态。

      巧了!

      两者都不属于莫箜。

      他已清晰捕捉到一丝丝变动:

      白美自创的《虎牙拳》,每一击都蕴含不菲灵力,以能量释放瞬间,定造成巨大破坏力,同时,还会被莫箜身体吸收一小部分。

      “吞噬?”

      莫臀箜窃喜。

      体内正不断摄入白美的能量精华。

      脑海深处那个虚化‘小金人’,缓缓抬起脚步,欲迈上通天阶梯的下一个台阶。

      所有登天客,一旦修为长进,便会突破自身极限,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登ꑲ向那座有机会升入仙途的平台。

      䰎最终接受天劫考验,只为品一品‘逍遥果’滋味。

      踤成,则飞升仙界,败,则沦为地仙,亦或......身死道消。

      前两者,无论哪种,生命都将得以大幅延长,谁人不想多活几天?

      唯命在,一切才㦂皆可能。

      郑魄强苟活九百余载,按理早该含恨陨落,之所以能存活如此久,全因他偶然掌握了一种骇世神能:

      灵魂分身术!

      寻常登天客欲分身,需达20步裂天位,且有体无魂,与真身共用同一个灵魂,限制诸多。

      而修得灵魂分身术,分身便拥有独立灵魂,非但无需真身损耗精力操纵,若意外陨落完全不会伤及主魂根基。

      归一时,还多了一完整灵魂,不仅可助真身快速鎩恢复,亦能增强修为!

      最主要......

      分펕身可以再次觉醒新的大道。

      莫箜的空间,虽排名第三,但在乱五行世界从未有人掌握过,更未出现前两大道。 攊

      最强仅现世过第六大道......魔道。

      在他的小世界里,一切外来能量似乎都能被吸收,占为己有。

      白美释放越多,莫箜吸收越快。

      吞噬量值应与莫箜修为有关。

      这一点,还需日后证明。

      不!

      以目前的增修速度,很快便能得知。

      脑海内的‘小金人’,一只脚已经踏在了下一层台阶,而另外一只,正缓缓‘离地’。

      待双脚站稳同一台阶,自然表明他的修为成功增进一步。

      30步小天位的能量精华果真浑厚,随便吸个几下,还不足半分钟,莫箜便有种灵魂薛微升얨天的通泰酥麻感。

      他升了。

      妥妥的2步小天位。

      距离120层阶梯的天劫平台,顺利拉近了一步。

      不要太快。

      之前还担忧修行资源问题,怎料空间大道蕴含吞噬奥秘。

      照此下去,再迈十步八步没有问题。

      透过浮肿双眼夹缝,勉强看清白美的神情,这虎妞亢奋依旧,明显没解气。

      可再怎么说,也不能没轻没重,把人往死理打。

      这暴脾气,襧必须得好好调教一番祊!

      不管⏰管的话듳,日后还得了?

      卍 深处自己的小世界,莫箜现在可不怕她。

      䕽 心念一动,那块被小草插过的大石,横空飞起,迅速挡在了他面前。

      砰! 鎹

      由灵力覆盖增强内部结构的大石,在绝对力量面前,瞬间爆碎。

      与此同时,莫箜从白美胯下一个泥鳅翻身,趁机滑走。

      白美不愧为30步小天位的登天客,第一时间腾出手欲抓‘泥鳅’,不料被插在了原地。

      定睛一看,满脸震惊。

      緯只瞧无数小草如活了般,穿衣而过,‘弯腰’扎地。

      好像白美被它们给‘缝’住了。

      远处,莫箜缓缓转身,扭曲面部浮肿逐渐退散,碎裂骨骼咔咔复合,很快,一张ૡ帅到爆的俊年郎面容再次惊世。

      他神色基本镇定햢,薛微有一丝兴奋没压住,以兄长口吻挺胸负手而道:“你这野丫头目无尊长,暴戾缠身,本师兄今天必须代师父使劲调教调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