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给live视频宝盒

      晚宴如期而至,好再来酒馆热闹ʙ非凡,各大势力早早地便已到来。

      最先到来的是河东刘家,在刘家家主刘天震带领下,身后跟着几个年轻晚辈进入到好再来酒馆。ꄪ

      “欢迎欢迎,几日不见,刘家主气度依旧不凡,这边请。”

      “刘家主,此次晚宴,除去约定好的四个名额,此次刘家一共竞得了四个名额,一共婥八人有资格参加此次晚宴,您跟我来,我带您入席。”王守地热情地招呼。

      “嗯..뵰..此次我带了我的子侄以及孙辈几人来参加此次晚宴,希望这次能够对他们的突破有所帮助。”刘天震回礼并说道魷。 먢

      刘天震身后均为刘家年轻一辈,年纪最大的也不到四十,最小的不过才二十一二,可想而知便知道是刘家精锐和未来的接班人。 䱪

      不只是刘家如此,其他势力大多都是如此。命膳能够助人突破,提升修为,让家中晚辈早些ꝏ食用,⭨强根筑基,对家族的发展颇为有利。

      想当初刘天震一直卡在三核十子大圆满地步十余年,这本是天쭏资所决定的,但自从叶茵沁来到连绝醘城,开设了命膳晚宴之后,半年时间便突破瓶颈,凝结了第四颗命核,一跃้成为这连绝城四大势力䘍之一。

      因此刘天震对好再来,对叶茵沁还是颇为感激的,当初叶茵沁提出四大势力需要派人加入猎杀队也是第一个同意的,一方面驼确实对自身有利,另一方面也有交好之意。

      “刘家主,这桌便是您刘家子弟用膳之所,至于刘家主您还是与各位家主坐在首桌。”王守地带着刘家入席说道。

      “哟,刘家主,来得挺早呀,我听说此次刘家有八个入宴名额,恭喜恭喜啊,这往常都是只有六七个,看来前段时间东绝山脉的发现的火能矿脉为刘家带来了不少好处啊。”河西李家李衷径自走来,身后跟着八名年轻子弟。

      “你...”

      刘天震身后一名男子正打算张口ັ,刘天震便举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原来是李衷家主啊,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ݓ刘天震不卑不亢地说道。

      “哼,刘天震,你别装糊涂,东绝山脉的火能矿脉本是我李家先发现的,你刘家半路杀出,打伤我李家子弟,夺取了火能矿脉,这件事我李家必定要讨个说法。”ʒ李衷厉声说道㿮。

      跱 “李家主,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上次我刘家与你李家在东绝山脉探索资源时偶然相遇,我刘家子弟在一处险地率先发现了这处火能矿脉,分明是你李家半路杀出,非说是你李家先发现的,双方争执不下才大打出手,你怎അ么能血口喷人。”刘天震身后一中年男子走上前说道。

      说话者便是刘天震的长子刘绗,乃是刘家精锐,实力已经达到三核三子,上次东绝山脉火能矿脉正是他在场。

      蛝 “刘绗,就是你打륒伤了我李家子弟吧,好,很好,这连绝⫥城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晚辈说三道四了??”李衷指着刘珩说。

      “刘天震,我可告诉你,这事我李家决不罢休。待会城主到了,我定要将此事一五一十告知,别以为你如今步入四核,能与我䚘等平起平坐,但是连绝城是个讲规矩的地方。”李衷说完便甩手㮝坐与刘天┬震对面。

      “㮪二位家主莫要置气,晚宴就要开始了,二位有事待晚宴结束在商定不辞。”王守地见气氛尴尬连錞忙出来打圆场。

      “何事在此喧哗??”洪亮的声音在厅内响起。

      随后从门外走瘦来一名中年男子,器宇轩昂,脸上两道伤疤凶气十足,全身穿戴暗金色铠甲,一柄长剑斜⅟挎腰间,英气十足。

      此人便是连绝城实际掌权人,连绝城城主向度。

      周遭之人见到此人,接连起身恭迎淪。

      “向弈城主驾到,有失詎远迎,有失远迎。”李衷连忙起身欢迎走到大厅中间迎接。

      “城主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刘天震待向度走到桌前弯腰作揖道。

      “好了,都坐下吧,今日是命膳晚鷳宴,你们俩在这里争吵,是想坏了规矩吗?”向度走到桌子主位坐下侃侃说道。

      “向府教训的是,但这刘家着实是欺人太甚,抢㕺我李Џ家火能矿脉,打伤我李家子弟,我也是咽不下ႛ这口气,才没注意场合与之争吵了起来。”헥李衷说明道。 

      “城主大人,此事并非像李衷所说,还请城主大人切勿听信他的一面之词田。”刘天禗震急忙解释道。

      “好了好了,你俩不要吵了,你们两家子弟恩怨是你们自己的事,但是这火能矿脉的事确是我城主府必须要管的。”

      “哼,你䐭们两家之前对于火能矿脉蝻的争夺我可以不予计较,但是既然这鑯件事我知道了,那就得按规矩办事。刘家主、李家主,你们应该知道,连绝城附近所产矿产、资源,各大势力必须向城主府缴纳三成,取得城主府手戳公文后方可进行开采。”向度看向两人。

      “至于两位说的矿产羏所有权,既然两位争执不下,那我倒是有个建议㬅,不知两位可想一听。”

      “哦??是何建议?”见事情还有转机李衷随即问道。

      刘天震虽不想同意,但碍于城主府的权势,以及所谓的规矩,不得不听一听向度所说的建议。

      “依我看,两家何不派出三名未满二十岁的子弟,五日后开设擂台进行比试,谁家赢了꧐,这火能矿脉开鸬采权就归谁。这里我倒是可以做个见证,你们看如何。”向度不紧不慢地说道。

      “好,好,好”李衷连叫三声。

      “就依城主大人所说,一月后开设擂台,年轻一辈进行比试争夺这火能矿脉的开采权,我李家接下了。”李衷高兴地答应。

      “这.....这...”刘天震倛颇犹豫道。

      “哼,刘天震,你不会不敢堺吧。”

      “也是,刘家子弟中二十以下的年轻一辈中,也就你那一对龙凤孙辈刘善和刘珊拿得出手,其逝他人不过乌合之众罢了。”李衷讽刺道。

      “李衷,你,你别欺人太甚。好,不就是比试吗,我刘家不怕。”

      “向城主,这比试我刘家接下了,届时我刘家赢了,还请城主大人做个见证。”刘天震激动地说。

      “好,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今日命膳晚宴,希望各位的后辈之中能有所突破提升,哈哈哈哈。”向度大笑道。

      “三位,命膳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掌柜的马上就过来,还请三位稍等片刻。”王守地恭敬地说道。

      “这马寨主和夫人今日为何还不来,往日可都是早早地就到了。”李衷问王守地。

      王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一刻钟后,整个大厅三十六个席ე位只剩下马家堡还未到,其㾙余均坐满了人,望去均是三大势力之人。刘家八人,李家九人,城主府十人,剩下马家堡九人。

      不多时,一套膳命师专用厨具被䕒石景江等人搬上了大厅,烹食用的锅,煎肉用的铁板,烧得通红的碳火等等。

      那头巨大的巨刺骨豕已近被分解成为了ྦ多个部分,除去不可食用和内脏之物,只有两丈大小,而能够用作命膳的部分只有近一丈大小,此时已经被切分为均等大小的三十六份。

      巨刺骨豕旁边放的是其他命膳所用食材,肉食皆是能兽,也有果蔬,均散发诱人色泽。

      命膳晚宴一共会有三웁道命食,都是叶茵沁现✂场制作。很显然,这头精级的巨刺骨豕将是此次晚宴的↥压轴品,众人的目光也都全都放在了这道命食上。

      叶茵沁从后台走出킫,风姿绰约,青白色长裙,虽无粉黛但却天生丽质。

      룱 叶茵沁走到三大势力所在,优雅㤌作揖。

      “多谢各位家主赏光来参加本店的命膳晚宴,茵沁有礼了。”叶茵沁微笑说道。

      “叶掌柜的说笑了,这命膳晚宴乃是我等之福,能够有幸参与,已然是我等得利,当谢过叶掌柜才是。”

      向度起身回礼谦虚说道,眼睛上下扫过叶茵沁Ͼ,眼冒精光。

      “是呀是呀”刘天震李衷⃎皆应和着。

      “我看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今日命膳晚宴正式开始,如何?”叶茵沁看向三位家主。

      说完,叶茵沁便走向制作台。

      “且慢!!”

      众人皆是回头。

      ﻪ“叶掌柜,䙝今日命膳晚宴,我謊马家寨都还䆏未入席怎么就能先开始呢??难道我这些名额不是真金白银换来的吗?”一道女声从外传来带着质问。

      说话的便是马家寨寨主夫人杜二娘,一身干练,颇具豪气。

      “叶掌柜,有件事我马家寨倒是要讨个说法。”杜二娘接着说。

      “哦....何事要讨我说法?”叶茵沁不解地问。

      “南儿,你出来,与叶掌柜说清楚,她儿子是怎么欺负你的将你打成这样!!”

      杜二娘转身将一个九、十来岁的脸上布满淤青略有红肿的小孩子揪出。

      小孩子似乎十分惧怕自己的娘亲,有似觉得有人撑腰穨,心中不快便一举宣泄而出。

      “娘亲,是雷쟓云,那瑵日孩儿与伙伴们在外玩耍,与这雷云发生了些争执,他便大打出手,将孩儿打伤。”马堡南摸了摸红肿的脸。

      “哼,叶掌柜,这下您清楚啦吧,看看您儿子做了什么好事。”杜二娘双手交叉侧身说道。

      “二娘,这事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小孩輆子玩闹,没个轻重很正常。”

      杜二娘旁的一侞男子扯了扯她的一角小声说道,这人便是马家寨的寨主马虎,连绝城出了名的怕老婆之辈。马家寨虽没有四核命师存在,但是马家寨寨主马ऊ虎和他老婆杜二娘均是三核大圆满的实力,虽处于连绝城四大势力之末,但依仗着西绝山脉天险痁,易守难攻,主要以猎杀贩卖能兽为生,因对西绝山脉比较熟悉,西绝山中多处脉矿也被其掌握,加上马家寨人数最多,也都是整日与能兽厮杀,各个也都身手不凡。因此,马家寨虽没有四核命师,但却能够跻身连绝城四大势力之一。

      “哼,臭男人,平时看你像只老虎,怎么现在成虫了,你儿子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能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看着叶茵沁时眼睛都冒光了。什么算了,这口气不出,我就不是杜二娘。”

      马虎见杜二娘今日是铁心要找叶茵沁讨豕要说法,只能缩缩地不敢再劝。

      “杜夫人,您方才所说之事我确是不知晓。”

      “这样吧,我这就叫雷云过来,问个清楚,若真像令郎所说,我必定陪您赔个不是。”

      叶茵沁深知雷云秉性不是那种癫到处惹事之辈,但遇到他人欺凌也并不是会忍气吞声之辈。何况这马堡南本就是连잶绝〃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仗着自家势大,又有个极为护短的娘,整日里在城内쮼为非作歹。此时马堡南一口咬定雷云将他打伤,叶茵沁是半点不信┝的。

      “守地,你去后院把雷云叫过来。”

      不一会雷云便来到了晚宴大厅,马堡南则害怕地缩在杜二娘身后,紧紧拽住她的衣服。

      “云儿,我问你,你是否将杜夫人的儿子马堡南打伤?”叶茵沁质问。

      “娘,他身上的伤是孩儿打伤的。”雷云直言不讳。긔

      “好啊你,叶茵沁,这下你怎么说。”听见雷云承认,杜二娘立即指着叶茵沁愤怒说道。

      “但是娘亲,是这马堡南先动的手,那日我为娘꾍亲去西绝河抓那无骨河鱼,恰巧碰到了此人,二话不说便要抢我辛辛苦苦抓ᛔ到的河鱼,孩儿不给,他便让手下来抢,后来便发生浽了争执,拳脚无眼便将他打伤。”雷云争议凛冽地说。

      听见雷云如此说辞,杜二娘看着马堡南,狠狠地瞪了㒌一眼偺。马堡南则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低下了头。

      “杜夫人,你也听到了ᛣ,此时皆由贵家公子挑起,我儿也只是正当防卫而已。”叶茵沁客气说道。

      “是呀是呀놚,杜夫人,小孩子玩闹本就不得当真,我看此事就算了吧。”刘天震好意说道。向度与李衷则端坐着,不发声,冷眼旁观着。

      “是呀是呀,小事何必计较兰。”人群中也有人说道。

      “就这么算了??想都别想,今日不为我儿讨要个说法,我马家寨决不罢休。搩”杜二娘不领会旁边人劝解说道。

      说完,杜二娘身上便冒起红色命力,三颗命珠在其周卪身旋转环绕,每颗命珠周围都有十颗命됣子围绕命珠旋转,大厅则在此时温度骤然升高,三核大圆满的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战斗一触即发。

      “咳....”

      一声咳嗽声打破了空气的宁静,咳嗽之人便是连绝城城主向度。

      “杜夫人,马寨主,今日乃是命膳晚宴的重要日子,阁下这么一闹晚宴怕是难以进行下去,这种损失,该由谁来赔偿??”

      “况且,此时却是你家儿子不对在先,大豩打出手恐怕伤了和气,要憋不咱们坐下来聊聊,如何?”向度突然开口说道。

      “哦,是向城쾿主,先前未招呼,有所冒犯。既然向城主都开口了,那我马家寨也不能不给面子,只킎要叶茵沁给我菃儿一些赔偿,此时便了了。”杜二娘旋即说道。

      “叶掌柜的,你看??”向度转身看向叶茵沁打算将这和事老做到底。

      “柺好,既然向城主都开口了,那茵沁自然不能不给面子。”

      “杜夫人,我家雷云打伤你家马堡南,我以下次命膳晚宴两个名额免费提供给马家寨作为补偿,你看如何??”叶茵沁不动声色地说道。

      “好,我杜二䋶娘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既然叶掌柜的愿意给个说法,又有向城主说情,那此事就此作罢。”杜二娘满意地说道。

      “既然事情已ᔄ了,那命膳晚宴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李衷张口说道。

      叶茵沁点了点头,向王守地示意晚宴开始。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