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洪荒

      什么是拥有?什么是失去,在金家大院里每天都有人费尽心机得到,又在获得的同时已开始失去更多。

      籑 开脸的闹剧结㗫束,金氏嘱咐鲍施仁,灵娘来一趟不容易,又是他收巧姑娘入房的好日子,晚上三人㮲一起用饭㇈。灵娘称家中还有事儿,只和弟弟说说话就走,只字没提巧翠儿的事。待到灵娘和鲍施人独处,灵娘抄起鸡毛掸很厉的抽打鲍施仁,鲍樹施仁被灵娘突然举动躲闪不及,同时心中甚是不快。今日他光明正大收小妾的好日子,又是过年,这样被打内心的反弹心理碿,促使他一把夺下鸡毛掸。并对灵娘呵斥道:

      ”你敢什么?“ Ἵ

      灵娘一怔,鲍施仁从没这样不尊重过她,头一次没恭敬的喊她姐姐再开口。少顿,灵娘顾不得鲍施仁对她态度的改变,以及自己内心深处的不适说:“你今日是昏了头了!我让你捎信的人回去怎么交待你说的!巧翠儿不㐖能留,怎么今日就开脸收房了?”

      “夫人安排的,我也……哈哈……只能勉为其难不是。“苉鲍施仁得意的望着灵娘。

      ء“夫人愿意!笑话,那个女人愿意和她人分享自己的男人鴠?我教过你多少次了,要对金氏好,要听她的,要……”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听她安排了,你不还在挑毛病?“

      “你这是听嘹她的?正话,反话你听㺄不出来?既然妮听不出来,你也等我来了在答应,你看今天闹到,又陪着你被她们指桑骂槐一端。为了要你过上䏍人上人的生活,处处为ⴺ你着想,事事为你谋划,我和公鸡♅拜堂结婚,这样委屈辛苦,为了谁!末了,还要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次碸次被人拉出来辱骂一ṧ通,你不会长长心眼吗?你那脑子,是…僌…”

      “够了!别动不动就拿你那点陈年谷子烂玉米的事来说,好伥像多委屈一样。别光说都是为了꽩我,你自己没舒服?咱们俩谁先过上富人生活的,没有你那个阴曹地府的死鬼,你不也和外面的流民一样,早不知道是死是活了。人家怎么侮覸辱你了,你不就是和公鸡的拜的堂,这是事实。㹱再说又不用你去给巧翠儿开脸,争什么是不是全人?你若怕被人提那档子事儿,当初就别嫁给你那死馔鬼丈夫啊?看…酵…看大年下了,你还哭起来了。晦气,晦气,你是给死人过쎀的时间太长了,不懂男女欢好之事魔力,金氏,她离不开我,没事,早点回去吧蓼“

      鶩 鲍施仁的话字字打脸,灵娘原本恨铁不成钢的心,已失去了热度,刚开始쯾以为弟弟只是被自己说急了口无遮拦。但越听越心寒,鲍施仁说的话字字诛心,让自己感呐觉既往为他这个幺弟所有嗻的付出都是不值得的。别人怎么说她,她都可以不컂计较,但鲍施仁不可以。那个姑娘不怀春,那个垯姑娘愿意和死人过一生,还说自己过的舒服。灵娘颤抖着手指着鲍施人,一脸的悲怆。鲍施仁一脸的不耐烦,按下她颤抖的手道:“天不早了,姐姐虿回吧,你夫君和婆家还等你回家吃饭。”说完就甩手而去,留灵娘独自一人呆愣在原地。灵娘是被宏婶儿搀扶着离开庄子的,听外院的管事说,灵娘出来庄子的地界面朝金家大院嚎啕痛哭,那䣄哭声听着极渗人,如同从地底下窜出来的嘶吼。大家都说到底是和公鸡拜过堂的人的,哭出来的腔调都如鬼似妖。

      灵娘什么时候哭完的,什么时候离开的不提,杨姐儿却是在巧姐二开脸当天就不见红了。来替巧翠儿搬家的人拉开单子,一幅清点十里红妆的架势,本没几样东西要搬走,却是先将夫人赏赐给鍵巧翠儿的东西搬到杨姨娘院子清点签收后,再搬到巧翠塥儿的新住处的。说是夫人正在巧翠儿哪里给院子提笔起名,库房东西已出库只能先运到႐杨姐儿处。杨姐儿已不想问巧톹翠儿的院子在哪里?屋里将会怎么布置,离自㟩己的院子远近,都对自己没意义了。鲍施仁常说金氏是个纯情的人,就能痴情到如此宠溺自家爷们儿,还为那个爬床的独立院落。女人为了个情字都一样,金氏家大业大也终究是个女人혔,为了这倒贴的花心人委䱽曲求全。可是⳵自己又聪明到哪里?原想是自己高明,用巧翠儿这个棋子为自己挣回老爷,却不想反被巧翠儿利用。巧翠儿变成了巧姑娘,我呸,就是个破落户了,还叫姑娘。还有夫人亲笔题字的院子,夫人这是抬举巧翠儿下我面子。好,非常好!等我肚子里的宝出生了,让鲍돋施仁逼着你也给我孩子题字,我说让你写几张,你就得写几张。

      蟿杨姐儿沉浸在自己内心得吺爱恨情᳉仇里,≰对着莲花镜吓神似的簪花梳妆,嘴᷀里哼唱着调调,仿佛鲍施仁随时都会来。她自信就算鲍施仁再馋新欢不恋旧爱,这巧翠儿说什么都是自己为他谋划来得,巧翠儿要搬出自己院子他说什么都该回来看鷻看她。她等啊等,鲍施仁始终没来。没出十五杨姐ཱྀ儿就早生产,鲍施仁和她曾精心挑选的郎中接生婆,以及她为了求稳妥,还给了很多好处的郎中,接生婆一个也没出现。只有艳ဓ红带着一群,杨姐儿从没见过的人站满了她的卧室。那晚,晓莲原以为会听到杨姐儿生产前ឥ竭尽全力产子的嘶鸣嚎叫声。但是出奇的安静。也没听到有仆役为生产准备烧水轝等物品的忙碌声,徐䦯婶子也没召集小厨⨳房的人去临时开工为杨姐儿准备吃食。次日,庄䷶子里来了做法式的人,说是䃢杨姐儿的孩子生下浑身淤青ᄎ,面容异常,才请了人来镇邪驱污。还娍说杨姐儿生出怪胎不能点灯,怕邪胎找上门来给庄子带来不祥。杨姐儿需要禁的锢在自己的卧室,七七四十九天不得见阳绗光,否则对产妇也不好ﴊ。晓莲和̋艳红白天能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艳红쇜都是二半夜☭才回来。

      这晚,艳红问晓莲杨姐儿生出怪胎开不开心,晓莲说:说不上来,但心里确⬖实没有开心的感觉锹。艳红听道晓莲的回答有点生气,这么痛快ἐ的事儿竟然不开心,

      “你是忘了앍她欺负你的事儿了?ᷣ“艳红问道?

      ሤ ”怎么会忘呢,姐姐呏。“晓莲又酝酿了会儿,“每次她䰗出现每有一次不是心惊肉跳的難。如今她被圈禁起来,我心里依然感觉怪怪的。“其实晓莲在心里揣了半天,这瘨种感觉应该是比从前更加ꖕ忐忑不安。她虽然没有艳红精明,也没什么心机,但杨姐儿这事儿很蹊跷。她虽然才14岁,芯再加上穷人的孩子㿰整日挣扎在폀饥饿战线上㋴不通男女间的相爱相杀,但她明事理。杨姐儿住的是夫人的院子,吃的是夫人的,就该按金家大院的规矩做人做事,杨姐儿给她的感觉很出格。她以为按刘妈第榮一次见她说的规定,杨姐儿早该像卤水灶台上的婶子一样就看不见了,可杨姐儿一直在。现在晓莲被艳红告知,杨姐儿生下奇怪的小孩,可她Ŝ又没见,到底是有多奇怪?她感觉很不按。杨姐儿这事儿推翻了她辛苦几个月总结的生存之道。

      艳红看晓莲这样子,就来气,“怪怪的?怎么뒞怪,如何怪?你觉得哪里怪?你问啊!“

      晓莲听后很泭久不说话,艳红觉得晓莲对自己似乎不再依附,甚至옦觉的是晓莲自墛以为自己是莲小姐了,就有依仗了,就不把自己放在了眼里。”

      “啊!姐姐,我……”晓莲被艳红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别我什么我了跨,你就是个奇怪的出生,怪怪的就怪怪的吧。“艳红看着结巴的晓莲才心头感觉好受点。只是晓莲心想艳红姐怎么说我是畜生呢?但也不敢多言,这庄子里因多说话不见的人太多了,有何必为了⚈问个明白就死掉了。

      杨姐儿被圈禁后不久巧翠儿也不见了,鲍施仁却又有了位新的美娇娘,此次还是主家主动⯒给鲍施仁开脸送到床上的,还说迎試新可以冲晦气,还把杨姐儿的院按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分开,让新人入住大的地方,还说近一个月要鲍施仁夜夜都要걂去㺣新人出㕀欢好。所有关于杨姐儿和新人的事艳红每晚回来都会对晓莲说个不停,她发现晓莲每綒每听到这겏些事都表情凝重,这让她很痛快。随着新녜人的入住,鲍施仁去铺子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日沉浸在美人的温柔乡。不久美人的妹妹进庄子看娇娘,娇娘就留妹妹住下,主家也同意神,只是当天晓莲听到了久久没有音讯的杨姐儿的哀号,并听到有人破门而出的声音,随着两个院落间人声鼎沸就听见一群人追赶着出了走道,有熙熙攘攘的回来,并伴随着鲍施仁的吆五喝六띷后,又有人拖了什么离开了。鲍施仁不再是那个穷的有骨气的小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