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上开始被儿子要求的五十路母亲HD在线视频播放

      东江水畔,一青衣男子面对着江水,伫立在탧岸边,江风轻轻吹过,吹乱了他的一头发丝,衣袂翻飞。

      男子一脸沧桑地看着眼前呉江水,清波荡漾,此起彼伏,在阳光照耀下满江闪着零乱细碎的耀眼白⟈光。

      䂴睖 此情此景,令他仿佛又置身于南山之中的翠烟湖畔,耳ࣂ中似乎又回荡着那银铃般欢快的笑声。模糊间,水面似就真的걧跑出一欢笑着往前奔跑,时不时回头向他招手的黄衣小女孩来,“哥哥ዓ!你快点呀!我们赶紧回去看娘给我们做了什么好澲吃的!”

      “烟妹!”男둙子低呼一声,才刚往前踏出一步,水面上的身影却已不复存在,轻轻摇了摇头,苦涩一笑,哀叹如今只能在记忆中才能回味这美好,┄再継也听不到那美妙动人的人儿呼唤ञ他的声音了,一想到这,心里就一阵阵抽痛,ڳ两手握紧㩘成拳,不禁又令他回想起六年前弸发生的那一幕。

      黄衣小女孩镴一手提着三条鱼,一手拉着拿着鱼竿,同样手提三条鱼,比她大不了多少的青衣男孩,一路从翠烟湖欢笑着墆回来,才䝾刚踏进竹篱,就看见几个带着宬不同面具的黑衣和一个身着紫衣的年轻男人站在竹屋外的庭院里,一名浑身血污的青衫女子被他半搂在怀,正泪流满面地看着他们。

      “爹!娘!”黄衣小女孩声嘶力竭地喊出一声,쬵扔掉手中的猯鱼儿,不顾一切地往躺在一边地上满身是血的一对男女身上扑去!

      ௿青쪕衣㏠男孩呆站在那里,看隮着躺在血泊中的两人,被那鲜血染红的刺得眼睛生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轻呼一声:“爹!娘!”手指一松,手上的鱼儿也掉在地上,自顾活蹦乱樘跳뇩着。

      “木姨?”他呆愣地问出一句,眼神带着询问,停留在青衫女子身上。

      “呵呵!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等你许久了。”男人轻笑,一脸无害늭地홐看着他,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斤无关一样!

      ᝰ 㑁 “涵儿!快带烟儿离开这里!”青衫女子向他大声঄哭럴喊,一语惊醒呆站着的他,他才反应过来,一个纵身,便即飞到烟儿身旁,身法乜灵巧快速,令几个黑衣人都同时在心内大赞一声“好!”,又都同时回头看了看男人,似是等待着他的指示。

      “好身手!”男人满意地轻笑一声,没想到十来岁的他已有这꼆等身手,摆摆手,几个黑衣人便嶱都退到他的身后,看着他伸手去拉烟儿,却见烟儿避开他伸出的手,径自捡起掉在地的剑,猛得站起身,就往男人的方⑱向刺去。

      “不愧是秦易的女儿,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胆量身法!可惜……”男人发出一声叹息獮,左手向上半扬轻轻一挥。

      “不!烟儿!”青衫女子一口볁咬向他手,挣脱他的桎梏,飞向烟儿,挺身挡在烟儿面前,只觉一股雄厚力道砸在身上,两人一同撞飞到竹墙上,先后摔落,烟儿手中的剑“哐”的一声掉落在地,吐了几口鲜血,便倒在女子身旁不见动弹。

      “你!”男孩愤恨地瞪了男人一眼,用尽全力拍出一掌,却被男人❽轻手一挥,化为虚无,他吃了一惊,定了定神,随即转过됿身飞快地跑到烟儿身边,抱她入怀,摇晃着她的觉身体,不停地喊着:“烟妹!烟妹!醒醒!⠵醒醒……!”

      青衫女子嘴角溢出鲜血,一点一点地滴落在青衫上,化作一团一团的血花,覆盖了原来的血污,“烟儿!”痛苦地喊出一声后,晃了晃,晕倒在地上。

      “木姨!不要!”他回过头,惊慌地看着也倒在地上的青衫女子!

      男人见青衫女子倒詶在地上,檪一时愣站在那,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好一段时哗间쾱,随即低呼出声:“纱儿!”说完,身影已到青衫女子身边,扶起她,将她的头靠在他的怀里,从身上掏出一粒白色的药丸,喂给她吃。

      “不好!夫人……夫륈人她竟碨服了离魂散!”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在看见醒转后木纱的神色后,惊呼出声。

      “什么?木纱,你竟敢!”男人低头看着木纱,眼底泛起一丝狠厉,继而㦧抬起头看向说话的黑衣人,黑衣人肯定地向他点了点头,想起᫯在她见到他的那一刻的动作,心下明了,就是在那时服下的吧,她这是抱着必死的릅决心了,没想到十年不见,她对他竟已如此绝决。

      “咳!릊咳!咳……”木纱连连咳了几声后,又吐出了一口血,才睁开眼睛,迷离的眼神看得男人心里一阵抽疼,有⳼点哀怨的说道:“你就这쭒般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我吗?甚至不惜服用离魂散!”

      木纱自他的怀里坚难地抬起头,迷离的看着男人,自齿缝咬出一字:“是!”

      뽌 “唉……”男人哀叹一声后,道:“纱儿!我……!”

      孻 木纱已不再看ꡢ他,转过头,对不知何㣚时跪在她身旁低泣的招男孩招了招手。

      穆 “木姨!爹、娘、烟妹,他们……“男孩向她靠近了点,难过地竟说不下去。

      木꾪纱伸出右手ꉎ,摸着他的头:“涵儿!乖!不哭!你是秦涵,是秦易和白漓的儿子,秦烟的哥哥,你看清楚了,这男人,叫苏重,是他们……他们杀了你爹娘和妹妹!无论他们对你说什么,你都不晢能相信……”

      秦涵識抬起头向男䲒人及黑衣人一一看过去,眼里流露出的恨意不禁令几个黑衣人一阵胆寒,男人疑惑地看着他那渐뻃渐变的血红的双眼,听着木纱的话语,脸色越来ޭ越沉。

      木纱看到秦涵血䀂红的双眼,手自头上滑向他后背,像以往哄他入଱睡时那样轻拍着他的背,柔声说道:“涵儿!不要有恨!不管是你爹炋娘,还是我ꜯ,其깇实我们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你心里有恨,尤其是为了我们!这样我们会死不瞑目的……你也不必想着替我们报仇,他顾及于你,ⵝ自不会杀你!我们只要你离柭开他!这是我们唯一的洅遗愿!记住了吗?”

      木纱断断续续地说着这番话,满眼不舍的看着他,吃力地伸出左手,摸着他䋒的脸,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涵儿,对不起!以后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好好ᚺ的活着!不要……不要像匵他那样!……答应我!”

      “嗯!木姨!我记住了,我都答应您!您不要丢下我”血红的双眼渐渐被涌上的泪水蒙隐,他抓着她的手,泪自眼内滑下,滴落在木纱手上,冰凉的感觉自手上传ꆣ遍全身,木纱看着一边点头一边哽咽的秦涵,心里一阵揪疼。

      “木姨?纱儿,你可真是用心良苦!不但断了你我之间的关系,还要断了我和孩子的。你果然恨我入骨。”苏ꡗ重之前还奇怪他对她的称呼,刚听到木纱的那番㳩话,瞾已然明白她的用意ꅟ。

      木纱并不理会他,其实她也好想在这时候听到孩子唤她一声“娘亲!”尤其是现在她就要离开的时候。

      经与秦大哥和保漓姐姐商议,最终让孩子认了秦大哥夫妇为爹娘,而她则以白漓妹妹的身份,一起照顾틦他,这么多年了,她从来不曾听到过他喊她一声“娘”,就算有多渴望,她也不行,更何况如今秦大哥他们一犨家为了她和孩了家破人亡,她更没有资格了。

      苏重看着她挣扎的眼神,再想想她刚对孩烀子说的那番话,内心一片翻숵腾,从怀中再拿出一粒白色的药,轻叹一声:“纱儿!你先不要说那䁐么多的话,把这药吃了先。”

      “苏重,你ຏ可以收手吗?”木纱抬头看向苏重,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问道,她看着苏重,他沉默地看着她,从他的眼里,她看到了答案㟷,她知道,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的心意,她转뼩开头,不再看他,转而依次看向秦易、白漓、烟儿那:“秦大哥!漓姐姐ၖ!烟儿!我和涵儿终还是连累了您们!对不起!我来陪您们了!等我!”说完,便一口气咽了下去。

      “纱儿!纱儿……”苏重痛苦地叫了几声,木纱却一动不动地躺在他怀里!

      “木姨!木姨!爹!娘!烟妹!……”秦涵哭唤了几声,经受不住,竟昏了过去。

      苏重抱起木纱,其中一个黑衣人抱起昏过去的秦涵,一行人离开了竹屋。

      屋뺯外的竹子被风吹动着,在夕阳的投射下,竹影在地上悠悠的晃动着。除了起风时,竹子摩挲的声音,还有躺在地上ɲ一动不动的身影䜝,就如什么也没发生过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