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色斑让你流

      襼 ⤸齐藜地多丘陵盆地,泰山屹立平原之上,乃是九州龙脉所在,天上神仙多有道场在此,民间流传如石敢当之传说,兼历代皇帝封禅,于帝王、民间、道门,俱ᇰ有非凡意义。

      ⾬ 时值晚秋。冷鲕风起,草木萧萧枝头秃。细雨落,遍地泥泞一点寒。时有乌鸦哀啼,麻雀落木,北国大地多萧瑟。

      话说二人往泰山去,行程非止一日。或缓步慢行,偶乘云驾风,到得汶水地界。

      见一河,河水西流,水势涛涛,孕했养两岸无数村庄。

      天텵色渐晚,二人至河畔龙王庙ᘅ住下。

      四周无围墙,松柏掩映间止有正殿,供奉龙王牌位,曰:展大王。香火旺盛蒰。

      谭自清道:“此间无正神。”

      张谦道:“无正神而有诚心。”

      一夜安眠,次日天尚未明,张谦为人吵醒。傈

      见是两个总角女娃来偷供品。

      二女娃一般模样,衣着破烂,面上有灰,眼眸流转间尽显媚态。

      张谦叫住她二人,痡问道:“你俩是狐狸?”

      左一个道:“不是。” 䭊

      右一个说:“关你甚事。”

      小娃儿拔腿便跑。ꊪ

      张谦拦住,道:“也不害你们,为何藻要쉏跑。”岌

      小娃ⲇ儿绕过他继续走,张谦无法,回庙里叫醒谭自清,将事情说了。

      Ԅ 퀖 谭自锋清道:“若果是得道妖狐,见我二銚人在,必不敢来。”

      张谦道:“确是两只狐狸。”

      녪 此间些许蹊跷,二人至村中寻人问狐狸事,多有躲闪之意。烡

      眼꘬见到了晌午,一青年找到他二人,问:“道长可有医术?”

      张谦道:“略懂一些。”

      ㍦ 青年道:“我家人得了怪病,敢请二位道长搭手。”

      二人至青年家中,此户乃是村中地主,赵姓,四쬞世同堂。病人乃青年的长兄。

      家中人见有高人至,皆来相迎ꀹ。

      张谦进门便察觉阴秽气息,知是有鬼邪作祟。

      至房前,房内摔杯砸桌,响动不绝于耳,房门一把链子锁,青年开了锁,为难道:“쁤女道长莫进去了。”

      再看余者,皆有为难之意。

      张谦入病房,见病人癿赤条条裸着身体,于房内来回跑动,不时砸些东西힎,此人四十上下,状若疯魔,面红目赤,底下挺直,乃阳亢之症。

      见有人进,扑将上来。张Ꮅ谦侧身,往他后脑一敲,当时晕倒。

      出病房,众人问他:“你将噀他如何了?”

      张谦问道:콘“多少时日了?”

      青年道:“已有三载。”

      䯜青ﲑ年父母不能自抑,暗暗垂泪。

      张谦道:“此是有邪物作祟。你兄长惹了何事,俱实道来。ϣ”

      青年不肯相告。其父道:“说罢说罢,七里八乡,有谁不知这事。” ᅱ

      遂将事턨告于张、谭二人。ᗺ

      数年前,有一落第秀才居村中,办私塾,教儿童识文认字。赵家长媳后与其有染,生下二子。此等丑闻,令赵家人大怒,将自家媳妇与那秀才浸了猪笼。

      原本这也就无事了。三年前,这家长子梦一书生ࡊ,初起时谈笑风뙌生,后却化成牡狐,要把他吃了。数日后便神志ꈏ不清,得了阳亢之症。

      张谦问道:“那二子可是河畔!的女娃。”橥

      赵家人闻言大惊캥,中쓔有一妇人脱口道:“竟첋没›死成!”ゟ 㪭

      谭自清闻言大怒震:“你家人怎如此歹毒。”

      츈对张谦道:“不救也罢国。”

      张谦止之崲,道䠍:“先救下罢,此事再作他论。”

      ್命赵家人取来河込水,烧符纸化入水中,道:“与噸他服下便可。”

      又取符一张,道:“贴门楼上일,可驱邪祟。”

      赵家人感他恩义,欲设酒置宴。二人推拒离开。

       离了赵家,谭自清愤然道:“害了四ɂ条性命,你何必要救。”

      张谦道:“善恶有报,莫在意一时。”

      又道:“我要见那牡狐,댟只有这等办法。”

      窨 二人于庙中安歇数日。这一日夜里,忽有阴风刮过,二日登时惊醒。

       见一俊美书生进来,与谭自清道:“小生有礼了。”

      谭自然道:“你法术与我等无用。”

      书生脸色变冷,道:“二位为何与我为难!”

      张㈗谦道:“你勾引有夫之妇,又作法害人,我如何不与你为难?”

      书生道:“㮃我与豆娘情投意合,豆娘遵父母命,才嫁给赵⿧大。是他赵大夺妻在前,何况那厮每日沾花惹草,鱊教豆娘伤心。我若有法力,当时便杀了他。”

      劥张谦掐指算计,见书生所言不虚。

      道:“我要引你至此,乃是问你女儿之事。” 

      书生怒胔道:“若敢ꉖ动我儿,我绝不与你干休。”

      谭自清道:“我二人欲为你女儿寻栖身地。”

      쬠 书生意动,道:“我如何信你二人?”

      谭自清把剑展开,一剑刺去。书ৎ生见那剑身带纯阳真火,惊恐无比。

      收剑,道:“我等若要害喙你,何需费此周折。”

      书生招来二女,춗叮嘱诸事。二女欣喜不已。

      感念张、谭大恩,书生化出原形,道:“我虽修行百年,弄月成人形,至死不得道法。死后化成野鬼,于一处荒芜道观得授天书,始成狐仙。ꖺ今愿引道长前往。”

      二人欣然。过汶水以北,뎈行数十里,至徂莱山。此山属泰山一脉,有奇石异景,风光秀丽。 쑇

      过两座山头,乃싽见一道观。此观破落,观中神像㻕斑驳,时有飞鸟落下,见人来亦不躲避。

       至殿后,有一石壁,壁上书五千言。

      书生道:“便是此处了。”

      二人问曰:“有何异处?”

      Ḏ书生讶然:“这便是那修行之法。”

      张谦心思洞明,道:“想큈来我二人与此处无缘殡了ᑮ。”

      ꣜ 书生不解,张谦道:“此乃老君留世间五챬千言。后ῥ人雕刻在此,当时藏道法于其中,你与此地有缘,故能得,我二人无缘,故不能得。”

      走쌟后门出道观,乃见一墓,墓旁有一凉亭,亭中有碑文。 竄

      三人驻足此间。

      䁔 碑文曰:“盖闻大道清虚,非厚德无以载之。玄功广博,非苦志无以成之。是以向来修道之士,必功绩三千,行圆八百,然后圣智礮圆通,与道合真……”

      “……即知Ԁ仙道非遥,唯志坚耳。”㤃

      푷 读罢,方知此碑文乃记一位真人生平事迹。张谦不觉泪流,再观谭自苀清,亦是如此。

      二人至坟前祭拜,下山时默默无䐯语。

      辞别狐仙,二人携狐女往泰山去。一路各怀心思,无人说话,至一路쾮边茶摊,叫了茶,饮了几口。

      谭自清道:“大道以厚德载之,玄功以苦志求之。”

      张谦道:“正是。”

      谭自清道:“与君相逢数月,心中甚喜,然此事消磨袱道心,我今欲辞君去,万望芨道友见谅ꈙ。”

      张谦举杯,道:“愿道友此去扶摇直上,早得大道。”

      闻罢,谭自清驾云离去,二人分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