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月在线观看

      本王之前亲眼所见过一件事,那时本王的哥哥刚上位,打通了封π河千年的新罗듛河,无数⒴夷禠人和中夏前来本朝进行贸易往来,短短一年的税收竟抵过没开通之前ታ二十年的收入”

      “国家髫有了钱,自然高兴于是大开港口,每年的金钱能填满这硕大的聚仙楼”

      璼“那时本王也鯒孟浪ꑁ了些,王府有了钱自然也驕想去潇洒ற潇洒。听听花戏,逛逛青楼”

      녢众齬人随即也笑了笑,因ⰼ为这事他们也没少干。

      “有天本王暗访一处青楼时,ꬾ得知青楼花旦上吊自杀了,相信在位也有所耳闻。另本王没想到的是自杀鯯原因竟是接待了客人”

      “花旦接待客人陪酒陪睡本是正常,可那天她接待的是个醉醺醺的夷人,尽管在她拼命抵抗下,还是被睡겯,事后夷人给了五倍憺的接待费,潇洒离开。而那名妓女只留下一封信便上吊自杀,众位可知道信中内容”

      誉王起身双手紧握桌边铿锵有力的说道:“奴虽贱妓,心亦向东,今日受西夷所辱,䙂无法面对祖陣宗生育之恩,无法面对万千百年东女妇德之心,今奴家羞愧自尽,望众位姐䳕姐不要埋葬奴身,扔进新罗河中,漂泊百年洗净肮脏之身,以报国恩”

      张子歌听到心中一震:“好强的贞洁烈女”

      清姬感动道:“日后定要在䥭地狱寻此姐姐,转世投胎生个好人家”

      誉王笑道:“一个妓女侁都有如此之心,本王没有随她意,她虽妓女却胜过绝大多数女子,本王将她厚葬烈女陵园中,立贞洁牌”

      众人起身鞠躬拱手:“王爷厚义”

      “乕金会长ꁧ,你说如今我新罗城妇女是什么样的”

      金康贤抹了抹脸上焍冷汗颤颤巍巍说道:“而今上至王孙贵族,下旲至平民百姓皆以陪夷人睡一晚为荣,夷人甚至不用多问,就有女子跪下㈕为其服侍”

      誉王:“那拜谁谞所赐呢?”

      金康贤赶紧跪下:“微臣罪ꬓ该万死,微臣该死,微臣实属无奈啊!”

       誉王笑道:“金会长无需多虑,本王要处置你早处置了,倒是你身上쐣的皮衣想必价格不菲吧!”

      金康贤顿时懊悔፪,明知陃誉王是守旧派,自己却穿那夷人的衣服。

      “众位这个不怪金会长,也不怪那些被迷惑的愚夫蠢妇,要怪就怪那北夷的狼子野心,他们不以武力解决,而是这种夷贵东贱的文化入侵,几十年来,已经냴让我国人的腿彻底站不起来了”

      䩩 “众位且看城外百万饥民,用不了多久呼,我们所享用的荣华富贵,将伴随着饥民入城,变得支离破碎”

       “而今,那北夷欺我高丽뮗人民,辱我高丽民族,我伟大的名族毫无갣半点自尊之心䵜”

      節朴灿烈跪下叩首:“还请王爷救救我高丽名族”

      随后众人皆跪下身,只瞓留下还坐뾮着的张子歌二人。

      깩 誉王抽出身后侍卫的宝剑,一剑劈开价值千金的人皮檀桌。

      怒道:“要想不这么过,就推到重来欷”

      “本王已经暗自联络了,神威营,神机营,特卫营。九门禁军。三日后,本国大典祭祖,宫门守军将缺少大半,打开九门,放饥民入城,各位守好自己的家门,引导饥民直扑皇宫,众人与本王率万军,逼哥哥退位”

      뽆 “吾王剑锋所指,狚吾身心之所向”

      众人叩首三拜。

      职 誉王面对张子歌说道:“还请少侠能帮助一癀臂之力”

      张子歌:“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转身去皇宫告密,换去荣华富贵”

      誉王笑了笑:“本王在街上便看到你有皇室气息想必也是战乱流落的皇族,尤其你那䶘句跪下,不是皇族怎么能有这种威势”

      㝟 张子歌挑了巇一下眉头:“王爷看的真准,在下,大古皇朝太子张子넘歌”

      ꉤ誉王鞠躬밯拱手:“原来是一代贤君张渊的儿子,小王有礼了”

       “只是葥有一件事小王不明白,为何张公子,年纪轻轻却已经达到中武五段,而本王却还在初武二段久久上不去”

      㒁 张子歌笑道:“这个还是要看机遇的,对了王爷,你放饥民入城。必定烧杀抢掠那城中百姓怎么办”

      誉王叹道:“这世界哪有两全其美瞧的事情,对于本王来说他们都李是本믘王的子民,只不过生的地方不同,命也就不同”

      众人又商讨了ŗ那日的细节,各自酐回头准备。

      张子歌和清姬则留ꋆ在客栈,看了看窗外下面的人群。 

      看着黑压压的人群,那句诗倒也写的不错。

      “手持摇扇登高处,不知楼下是几人?”

      “清姬ಒ好好看看这最繁华的场景吧!”

      三日后

      焇 皇宫挂满了各种文字的祭祖词句,ﳥ众大臣已经穿着正式的素服。

      而李正桂满身酒气,厌烦的说道:“穿个冕服如此费劲,皇后准备的怎么样了慠”

      “回禀陛下,皇后娘娘和百官已经等候多稧时了”

      新任首席秉笔太监轻声漫语的说道

      “怎么,䫩你是说朕让他们久等了?朕对不住他们?”

      老太监赶紧跪蕿下:줡“奴才一时嘴误,还请陛下责罚!”

      “哼,狗奴才,倒会主动认罚了,就罚你午饭不能吃吧!呵呵”

      “奴才谢主隆恩!裝”

      随后李正桂头顶戴冕冠,十二道旒玉珠。」

      在四名宫女的扶持下走出寝宫,此时已经上午九点䝷,百官已经在此等候四个时辰。

      看到李正桂出来帨,百官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咦

      “圣媑皇陛下祭祖,百官跪迎,恭迎陛下上轿”

      百官百思不解,祭祖应当走着去,㐨走着回,怎么能坐轿子。

      随后一百二十名太监手持巨大旗福,巨大的龙轿由三十名身高力壮的太监起轿。左右各훘有百名护卫。

      百官紧跟其后,皇后则坐着凤轿由十꧴二名太监扛轿,百余名宫女随行,最鎻后放是五百名金卫军漦一脸严肃跟行。

      䢎多达千人的仪仗队有条不紊的走向离皇宫五十里的后山祭坛上。

      一路街道两旁,跪满普通民众,家家门口皆摆香炉。 眲

      誉王则和众人在聚仙楼目视这一孀切。

      “哥哥没有起疑心?”

      身后一名红袍小太监跪下说道:“回禀王爷,陛⌙下这几日都是日夜美人美酒相伴,丝毫没有半点疑心之举兰。”

      誉王转过身看向众人,都是新罗国顶尖的文官武官䆦派来怦的亲信,还有当朝祭师的副祭师在内。

      “诸位,我新罗能否国泰民安,֜百姓无泪,全靠这次了,本王ۅ向诸位跪下了”

      随后誉王提了一下裤摆,重重的跪下。

      众人连呼:“王爷这是折煞我等啦”

      随后誉王拔出盭宝剑指鐘向远去的仪仗蠣队说道:“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