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鲁夜鲁夜鲁夜鲁

      天气转凉,客船进入江南运河,是晚,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因这几日怀仁见我兴致不高,靠岸无锡后,自己便打了伞上岸,说是去寻些小吃与我开胃。

      谁知一去左等右等不见回来,待我着急,唤王进前去寻他之时,他倒是回转了,身边带了一个怯生生二八模样的女子回来,他身上泥泞不堪,鼻青脸肿,自是狼狈。

      我很是不解,让王进找地方安置了那女子,待怀仁梳洗更衣毕,我替他上药,便问他是何情况?

      他说那女子名唤红儿,她父亲因赌债不清,竟要将这女子卖入勾栏,他便上前理论,人家见他是个西洋人,便挥拳相向,红儿父亲便被衙差抓走,怀仁让这女子自寻回家之路,她只哭回家便要又被卖入勾栏,非要一路跟来,如此这般。

      我点点头,想到他当初因义葬路遇自己的情形:“但凡你路上遇女子受难,你必是要救上一救的。”

      他听出我言语中的嘲讽之意,只说,上岸后遇教堂,便交于教会处置此事,如此罢了。

      我听他说得简单,便问,教堂在哪?

      他说杭州府便有一处。我想不过是两三日的时间,也就随他了。

      谁知这红儿见怀仁相救于她,便恩公恩公地忙前忙后各种“报答”,递茶送水洗衣服服侍十分殷勤。

      一些怀仁的日常起居照料本是我在操持,她也一并抢了去,倒搞得我手足无措起来。

      第二日,我与怀仁正商讨陆路线路具体走向,因有消息那郑芝龙虽已招降,但儿子郑成功在福建等地仍有与清军的冲突,而西南,是民乱,恰是吴三桂的平西战场。

      如此情况恐要在杭州府待上一段时日观察一下情况方可成行。

      那红儿忽的进来,拿着量衣尺,说是天气见凉,恩公大德无以为报,见船内有碎布要量个尺寸做件坎肩相赠。

      怀仁甚是推辞,说:“如若非要做,夫人身子弱,不如做件与夫人便是。”

      我看这两人推来搡去,正是不快,忽见怀仁扯上我,便急急摆手:“不用不用,我不要”。

      那红儿一愣,抿嘴向怀仁笑道:“如此,奴婢做两件便是”,上来与我也量了一量。

      如此自来熟,我似有骨梗在喉,说不上来的不自在。

      果然她连夜与怀仁做好一件与他穿上,至于我,只说到了杭城等有了布料再说(其实我本也不要!)。

      我忽的感觉被戏耍了一样,这不就是一个白莲花嘛!

      看到怀仁与她一处,我便百般不自在起来,便推身子不舒服连饭也不想去吃,且随他们去!

      当晚,怀仁拿饭过来与我,正要与我说话。

      那红儿过来说到:“恩公,夫人我来服侍,累了一天,您且去休息吧”。

      累了一天?他不过是写写字看看书,有什么累的?!

      真是滑稽!我把这两人都推出舱门,锁上门闩,不想再说一个字。

      及至深夜,忽的有人敲门,却是怀仁的声音。

      “太晚了,有话明日再说吧”我原想如此说与他,转念一想,那红儿在此,白日哪有我和怀仁单独说话的地方,她必是要过来服侍服侍的,如此一想,有些话必须与怀仁说说清楚。

      如此,我便开了舱门让他进来。

      我正待开口责怪与他,他却说:“小南,那个红儿时时纠缠于我,甚是烦恼,你要替我想个法子才是。”

      “哼,你自己招惹来的,何须问我?”真是怪谈!

      “我只想一时救她,没成想她…”

      “没成想人家要委身与你,是吧!”

      “…她刚才与我来说并不想去教堂,见你我不过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她说…”

      “行了!不要说下去了!”我真是忍无可忍。

      “南怀仁”我第一次直呼其名:“你要做大善人我不拦你,但你不该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你原是个心思细腻之人,如何遇到这样的事就昏了头?!她父亲送官,你也应该把她一并送官,这事自有官府处置,你就不该把她领回,此其一。”

      “既领回,你是不是也挺享受人家报恩的?你不该态度不明,此其二!”

      “其三,你就应该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和她讲清教堂安置之事,否则便送回,你含含糊糊究竟安的什么心?!”

      “还有,你这样至我俩以往种种于何处?你是见一个带一个回来吗?罢罢罢,我算白认得了你,明日我便........”

      那句离开他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怀仁站于我跟前到:“此事原是我不对,原也未曾预料如此”

      “之前义葬是有老师为你善后,如今人家跟定你了,你却待怎样?”

      老外就是老外,男女之间总是这样草率,想想生气,我拿手锤他。

      他便握住了我手。

      低头吻我,呢喃道:“我便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却又奈我何。”

      “问题是人家不知道你这样想…”

      我被他吻得五迷三道:“等等,我问你今晚找我究竟何事?!”

      “我便是找你商量,今晚以后,我俩同居一舱吧,否则我,便,被人”他突然说话结巴起来。

      又急急说道:“你放心,只是一处,我绝不轻薄于你”。

      唉,我该如何?

      再分开,大约他是要被人抢了去了!

      “好吧,今日起,你就在此处地铺罢。”我无奈道。

      “得令!”怀仁自是雀跃。

      此事哪里不对,我却说不出来,此且按下不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