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的图片

      我真回来了,就在雾山公园旁,我知道这不属于前街,但是离前街的我家太近了。这次我就真是满载而出,空手而归。尽管感觉损失有点大,但是凭着“富二代”的名号,我还是硬气了,脸上毫无愧疚之色地往家里赶。

      一进屋,妈先是左瞧右瞧,啥也没有说就自顾忙去了。我也感觉奇怪,怎么这样呀?一点都不像上次,现在不闻不问,也不关心一下我丢没丢东西。不过算啦,我其实也不太喜欢有人在我耳边唠叨,正好桌子上有些水果,我先吃了点然后就去房间倒头就睡。

      “钟明……钟明!”我都还没睡着,就听见妈在忽远忽近地喊着。

      我妈就是这样,我进屋就不说,儿当我准备睡了就喊我了。我很不耐烦地一脚高一脚低地出了房间,埋怨道:“大妈子,又怎么啦?”

      还没等妈回话,我羷就听见了“噗嗤”的笑声。我感觉笑声有些熟悉,不过也没有在意,在我家哪有不熟悉的笑声。就接着问:“妈,怎么啦,我这一路奔波,就想睡会也不让,刚刚堂我进屋的时候却什么事情都不说。”

      妈听我这一脑瓜子的埋怨,也没来好脸色:“你还知道叫妈呀?”

      我心里咕噜着,本来就不是我妈。嘿嘿,不过我没有说出口。

      “你心里又咕噜什么呢?总是不学好,你看看谁来啦。”妈说完就又忙去了。

      “我的天啦!”我惊呼道,“妈,你真是神奇,我肚子里在咕噜你也知道。”

      我朝着我妈忙活的方向喊着,知道她一定能够听得见。

      “还叫,都忙去了还不消停。”我都没理会刚刚的笑声,但是这话我知道就是我妈说的来找我的人。于是我回头一看,真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我能够这么快就见着冷姑娘,而且还是她来找我。

      我赶忙走过去,不敢怠慢了,这可是冷姑娘,虽然也挺招人喜欢的,可是毕竟我还欠她钱,还因为欠钱的事情把我的车标都给卸下了。

      “冷姑娘,嘿嘿,真不好意思,我骶都不知道你会来,真让你久等啦。”我坐在她侧面的沙发上一直道着歉。

      “谁让你道歉呀!”她好像很着急我似的并且说,“你的车标,给你。”

      䟣她边说边拿出车标来,放在桌子上。我看着车标,笑了笑,尽管我知道现在这车标已经用不上了,但是택我还是收下了。

      我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还我车标?”

      “才不是呢。”冷姑娘好像与以前有所不同,“说实话,我是来看你来着。”

      “看我?”我翘着眉毛说,“让我还钱?”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呀?”冷姑娘这次来好像只是来关心我,她继续说,“你去雾喑山啦?真了不起,不过好多人去쉎了,都没回来,而且有的还是结伴而行的。”

      我回想一下,觉鳹得也对,能走入雾山而且还能回来,也确实是奇迹。我又想到了我妈当时竟然没有阻止我,莫非他感觉出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也罢。另外那封信——临走时给我妈留下的那封信,现在想想还是有些不妥,其中“‘世界那么大’连雾山都很难륪了解”这其中包含了我无知地狂妄,现在知道了,了解了雾山,世界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这有什么。”我觉得此刻我应该吹一吹牛,否则以后就没机会了,“我当时还想带你一起呢。”

      “那我可不去,丢了你不要紧,丢了我,你家又陪不起。”她倒是还蛮认真。

      我说:“你什么人呀,有我在你还怕?”

      她听我说这句话,好像就不是怎么开心。然后起身准퓊备离开,我勜自然进行了挽留,但是好像没有用,却从房子后面传来我妈妈的声音说:“钟明,你可得好好感谢冷姑娘,你的车子是她帮你找回的。”

      这下我可就真的蒙了,我的车子还回来了?而且还是冷姑娘帮我找回来的。这一大堆的疑惑,促使我不得不留下她,否则我就跟着她去她家。冷姑娘实在受不了我的苦求,也就答应跟我再聊会䍨儿,但是不是在家里,而且去“雾冷公园”。

      这次我们已经轻车熟路了,在物冷公园,还是上次熟悉的地方,玩雾团的地方,同样的我买了两根冰棍,不过是她给的钱,我囊中羞涩大家都很清楚。

      在一路散步一路交谈中,我了解到了,在我出发后,也来过我家,得鸼知我去雾山之后,就计划去寻我,当然她是报告了安保系统,在安保的陪同下一起去寻我的,然而寻到小溪边,发现车子后,就断了线索,这才罢手。

      我其实很感动,但我也很疑惑,为何我妈明知雾山凶多吉少,为何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呢?难륞不成她真的知道我不是她亲生的。我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因为这么多天我还是挺了解我妈的,若她知道我不是她亲生的,她可能更不会让我去。这个疑问让我纠结得实在没办法,而且冷姑娘看我忧心忡忡,也就无尽地追问,最终我也就把这个疑问告诉了她。

      ई 然而让我更加吃惊的是,竟然得到她的第一反应是“噗嗤”的大笑。后来通过她的解낋说,而且在这个点上,她的姿态还是蛮高的,还刻意找了个有墩子的地方,让我扶她上去,然后她眼朝蓝天四十五度角优雅地说:“若有人想闯雾山,绝不允许阻止。这是祖训。”

      “下来!下来!”我看着她这么说话,一点都不自在。

      她才懒得理我,继续以她优雅的姿态说:“我们能去雾山的路也就只有那些看得见的路,而路之外的雾山,那就是一片未知的汪洋。”

      “你罹是在朗䓢诵诗还是怎地,快下来。”我不耐烦了,而且这个角度看她,正好对着阳光刺眼的很。

      䅋 她轻快地跳下来说:“你就是不爱听话,刚刚教你正事,你又觉得是开玩笑,不教你你又觉得疑惑。”

      我听她这样说,也就信了,但是这么回答,可就让我的疑惑更大了。雾山的这个祖训那就肯定是鼓励大家去探索雾山,当然我也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我知道有这些玄机,也就不去探险了,最多也就在路边张望张望,现在想想就觉得有些后怕,而䳊且觉得比较庆幸,尤其是想到自己“富二代”的身份,心里就美滋滋的,现在是下了死决心了,绝对不再乱折腾了,这“富二代”的日子可不能这么糟践了。

      “钟明……”我正思考着,不料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而且还拉着我的袖子,我看着她一会儿,然后移开她的手,不好意思地说᧟,“姑娘,你认错了吧!”

      “怎么会认错呀?前几年就是你告诉我关于粮食的故事,还带我去产粮地去了呢。”她眼睛可真大,我不敢对视她持续三秒,因为这双眼睛是一双不会说谎的眼睛,当我与她的目光一接触,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心里也就自然对以前那个钟明有些不满,骂道:“你可别惹什么破事,到时候让我来背,那可就惨了。”

      “钟明,她叫你呢,你若有事我就先走了。”冷姑娘也来为难我。

      我自然地追上前去,对她解释说真不认识。她肯定是不会信,而且后面的声音还没有消停,一个劲地喊“钟明”“钟明”“真的是你,我都去过你家,前街十号。”

      ᧵ “你看,你还说不认识,她都知道你家,你还狡辩。”冷姑娘加快了脚步,把我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向后甩。

      “我真不认识她,这肯定是我妈不知到哪找来朋友的女儿又来看着我,看我到底去哪儿了。”我说完这句话,冷姑娘倒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

      这机会我哪能放过,马上就跳到了她的面前,举出右手说:“我对天发誓,我真不认识她。”

      然后眨巴了一下右眼,这效果倒是很好,冷姑娘竟然还笑了,并且是那种开怀地笑,还使劲地捶我的胸口。看着她笑,其实我心里很开心,因为冷姑娘人如其名不轻易笑的。还有一点就是任何一位⎋女人最能让男人心灵触动的就是笑与哭,而最不能让男人心灵触动的是闹、吵、骂。不管是多么淑女的,即使曹雪芹笔下的林妹妹,能让你印象深刻的就是她的泪水;抑或李清照她的柔情更多的就蕴含在她的䲙泪水中。优雅的女人从来都是一笑而过,又或许以哭释闹。其中一笑而过是一种坚强的优雅,一哭释闹那是一种柔情的优雅,而这些优雅过后,你的容颜也就再也不是在对方的眼里了,而是进入了对方的心里。

      “但还是不能原谅你。”冷姑娘继续说,“你得带我去粮食产地,而且给我讲粮食的故事。”

      “正好呀,我也想知道这粮食有什么故事。”我其乐融融地答应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好像我欠她一般。

      “可我真不会去呀。”䡮我无奈地耸耸肩。

      “那革要不去找找地图?”冷姑娘说什么就得马上做,“就去我家吧,前几天我收拾东西正好看见有张陈旧的地图豞,没想到这东西还能派上用场。”

      我还有什么可以不答应的理由呢?也就和她一起去她家了。到了她的书房,她拿出了她说的地图,上面还有ꊤ灰尘。我在上面弹了一下说:“猂你这也叫‘前几天收拾东西’?这么厚的灰尘,你是故意养灰的吧。”

      她瞟我一眼,也没有管这么多,翻开地图在雾山区域搜索有关粮食的信息。这哪里搜索得到,全部都是地名,怎么会与功能联系起来。后来我们想想也对,经过商量后,我们决定通过网络搜索,可是同样事与愿违,根本就没有相关信息。

      这也就奇怪了,难怪长这堻么大,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地方,莫非这粮食也有秘密。这更加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情急之下,我说:“要不我们去问问长辈。”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冷姑娘从蹲坐着的姿势马上站了起来。

      “妈,妈……哎哟,我的娘亲,我可找到你啦。”冷姑娘就这么地跑开了,全然把我当成空气。

      但是半分钟后冷姑娘妈妈,拉她一起到客厅,然后就听着躢冷姑娘大声唤我,到了客厅阿姨叫我坐,看着气氛将有那么一堂课。

      “冷冷呀!还有钟明!。听见你们说要去粮食产地和想听关于粮食的故事,我心里觉得非常开心。”冷姑娘妈妈说,“粮食产地뛊那可是一片神圣的地方,一般人可去不了。现在你们两个人想去,自然我也放心,不过没有人可以帮你或者带你们去,唯独你们自己。”

      冷姑娘妈妈没有继续说,却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寻粮指南》,看上去这是冷姑娘妈妈早已准备好的。我从冷姑娘手里接过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写了啥,于是说:“阿姨,还有这玩意?슂”

      㒇“反正只能帮你们到这了,后面的事情全得靠你们自己。”冷姑娘妈妈很无奈地说,“这本册子可得保管好旿,我仅此一本,而且总是随身带。”

      我心里默念道:“原来这是阿姨的随身之物,难怪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但是能够保存的如此之好,那就是个未解之谜。”

      冷姑娘妈妈说完就走了,好像对我们冷漠了꙼许多。在她没走多远时,我向她的背影龇了龇牙,以表示我对她的不满,故弄玄虚,对我如此就算啦,也不知道为何对她自己的女儿也如此。

      “要不你问一下你爸,可能你爸知道得多一些。”我把册子还给了冷姑娘,然后点拨着冷姑娘。

      “我爸才懒得管我的破事,他整天都见不着人影,就算见着也就吃吃饭,不是说我这不好,就是那不行,我见着他就来气。”冷姑娘话音未落,我就笑了,但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来,因为在别人家的房子里笑出声来,那种回荡的笑声连自己都感觉陌生。

      ᛿冷姑娘也一屁股坐下,不知道该任何是好,埋怨道:“当时在公园就应该向那位女孩问清楚……” ꣃ

      此刻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啦,能躲一劫是一劫,我再也不想与那位女孩子有什么牵扯了,因为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以前的那位钟明可能真的有些不简单,我最好还是不招惹是非,过过安稳日子就可以了。至于这粮食之类,什么产地,我觉得太稀疏平常了,每天都吃着粮食,也没觉着什么特别,若是以前的脾气,那还不跟踪运粮人员,顺藤摸瓜总能找出,而听了阿姨这么故弄玄虚地说,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感觉这分明就是在暗示不要去麻。

      “要不我们跟踪运粮的。”冷姑娘说,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此刻我真想给冷姑娘泼冷水,因为只有她天真地想去。我支吾了一下,然后回答:“不行,危险并且没必要。”

      “你都……”冷姑娘继续说。 ꗜ

      但被我打断了,我知ퟜ道冷水该泼了,不然会没完没了,抢先道:“我觉得阿姨的意思是让我们别去,所以才故弄玄虚的。”

      “不许你这么说我妈。从小到大,我做什么我妈钇都支持我的,你再这么说我可就翻脸了。”这一句不温不火的无辜像,正好挨着淑女般无助的哭像,神也会去依着她的。

      我马上回答说:“好啦,你说做什么我都做还不行吗?”

      这女人真是善变,刚刚还一脸的哭像,一秒钟Ӎ就又像雨过天晴。

      “那我㳲们去跟踪运粮的,你陪我。”冷姑娘执意说,那我也就依从了。

      쒉 把一件事情作为任务来完成,那就简单多了。我心里已经想好了,就拉着她直接去超市,问这粮食冀哪里来的,确切地说应该是米哪来的。

      这商家还以为我是工商局的搞检查呢,直接拿出了账单过来。我也看不懂,就说:“钄拿这个给我看干嘛?我是问你这米的产地……产地。”

      “你不是工商局的呀。”这老板边收拾账单边直起腰说,“不会自己看包装呀?上面那么大的产地。”

      ׊ 一改刚刚唯唯诺诺的模样,这气势若不是还想让我下次来买东西,我想他可能会直接说:“不知道,你衞个毛贼。”

      我赶紧找到一包米,竖起来在包装底端仔细地查看,心里已经骂了这老板上百次了“你个肥头大耳。”

      不过为了不耽误正事,这冷姑娘也配合得非常好,在我查地址的ꎵ时候,她已经帮我把地址抄写好了。或许就是这么赶巧,这地方还挺近,我们按照地址开着我那存放很久的车就去啦,而且非常顺利,不仅找到了产地、仓库就连稻田都找着啦。

      낭可是关于粮食的故事呢?

      记得不只一位农夫说,还真有故事,多着呢,也没记得太清楚,大概就是些:王二家今年ꕔ为了增收,下了多少肥;李一家的帅小伙帮那何婶家做农活,结琼果成了一门好亲事,娶了何婶家的女儿;又或者陈大爷好吃懒做,现在只能靠大家救济……

      反正他们都说得有鼻子有眼,我还好因为在我老家㥧也是这样⸹,听习惯啦。就是这冷姑娘,她可是第一次来农地,这一脸的无辜,却还一直陪着笑,这个把礼拜,她脸上的笑纹都多了不少,反正也不知道她是真笑还是假笑,这笑纹是已经帮她给刻上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现在就可以确定这冷姑娘妈妈就是故弄玄虚,让我费这些周折,还以为有什么秘密,结果就是来农村观光来着。

      “我说呢,你怎么这么轻车熟路呢。”冷姑娘拿着那册子说,“原来这册子上都有,你肯定是看了,又不告诉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我接过那册子,一看真有字,而且很清楚地写道:“先找卖米的问问出产地址,然后去寻,再……”

      反正就跟我所做的一模一样,我就纳闷了,这明明是一本看不懂的册子,这会怎么有能看得懂的文字了,心里不禁骂道:“这是哪位挨千刀的,把这册子给换了吧。”

      鉮 话音刚落,头上已经落了一个大包。我知道说错话了,然后还没等我解释,却已经被强大的气势给压制住了。

      “什么挨千刀,这册子本来就是原来那本,一直藏在我身上我还不知道吗?”冷姑娘继续说,“你这是在怀疑我,对我不信任。”

      我知道我头上的包是冷姑娘给的。我觉得继续待下去,祸쾔害会更多,就忍着疼说:“那我们回去吧。”

      这一到冷姑娘家,就被她家的气氛给吸引了。好像都在等我们一般,什么都准备好了,好吃好喝的,最关键的是把我爸妈也请过来了。

      我都还没说,冷姑娘却抢先说:“这是怎么个情况呀,有什么喜事吗?”

      “没什么,来,来,都到齐了,看餐吧。”冷姑娘妈妈说,她爸爸就在旁边。

      我们也确实都饿了,这说开餐了,那就开吃了。而她们却好像不仅不慢,开始的开场白没听清,但是后面的话,那可就每个字都关乎到我与冷姑娘“听说你两去粮食产地了,都说说有什么趣闻轶事。”

      这一家子还真有乐子,冷姑娘可兴奋了,大声说:“这一路呀,我跟你们讲……”

      她嘴里的鸡腿肉还没吞攀。我在一旁扒拉着饭粒,心里惊曙道:“我的天啦,这还是淑女吗?就差扣脚丫子了。”

      冷姑娘继续说:“那襐粮仓呀,那么大一个的铁……铁……反正就那什么吧,里面全是粮食。”

      “别急,先咽下去再说。”我妈心里一定乐坏了,因为她一直再和我爸小声说事呢,那表情就像一直在评价冷姑娘。

      “还有那田,这是钟明告诉我的,那叫田。”冷姑娘终于把所剩的几根鸡腿骨头放下了,继续说,“那泥一踩就陷进去,然后还会有꓃毛毛虫往脚上靠,反正好大的田,那农民就更有意思了……我第一次见着耕种是这样的,反正我挺喜欢的。”

      她一边说一边又挑了一比较精致的事物往嘴里塞,其实说实在的一家人聚在一起,就是在줛吃饭的时候,有说有笑的那一刻,是其乐无穷的。而且尤其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那就更加有意思了,真的就感觉这餐饭就是为所有人而作,这个家也成了所有人的家,也因此甚至会幸福至一切都是为你而生一般。

      “有没有什么故事?”我妈抢先问。

      我差点没把饭喷出来,因为那些故事在老家那是听得太多啦,而我妈却警告性地瞪了我一眼。

      这冷姑娘可天真啦,因为在她的这次描述下,我知道在她的世ꎓ界里面是多么的无尘。她描述道:“原来帮别人家插秧就可以娶人家的女儿……”

      她嘴上吃东西的油渍布满了嘴,看来真是饿坏了。而就在她描述到前述的位置时,大家都乐了,连她严肃的爸爸都发出了“哈哈”的笑声。

      这对于她来说可是第一次能把大家逗成这样,她蹣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看了看我然后小声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而我直接竖起两个大拇指,表示她讲得很好。

      “对了,那个册子是我换的。”冷姑娘妈妈指着我说,“镏有没有骂我?”

      我支支吾吾的,冷姑娘却早就坦白了,不过还好,也为我说了句话,说我当场就知错了,说没有以后了。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但好像总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我总感觉要爆发点什么事情,却让我猜不透,其实人就是这样,有时候巧合太多了,也就未免会多疑。

      “我来说几句吧!”我妈好像要打破这个爆发点,“今天我和我丈夫到冷姑娘家来做客真的是太荣幸了,也怪我家钟明,总是惹事,这么些天天天往外面鬼混,我们都年级大了,看不住了。”

      “妈我怎么啦?უ”我有些不服气。

      妈才没有管我,继续往下说:“上次车子的事情都还要谢谢你家冷冷。这次又带你家冷冷去农场,那是她应该去的吗?我们都是过来人,知道这雾山呀,可不能乱闯,虽然说这祖上是鼓励大家去闯的,可那毕竟是英雄的视角……”

      我心里想,我妈还是疼我的,可那次我去雾山为什么就没有阻止我,肯定是以前的我让我妈伤心了,她知道根本圦就阻止不了,也就没有多说。

      “我妈年轻的时候也是呀,就喜欢东串串西瞧瞧。可后来他外公为了找我,自己却失踪了,现在想想这些事情都懊悔呀。”我妈用纸巾擦了擦眼角,“其实说直点吧,就上次我见冷冷去寻钟明,我就觉得冷冷这姑娘不错,而这次钟明又陪冷冷去农场,这就够啦。他们心里都有对方,会牵挂会相互照顾,所以要不咱们两家就结亲。”ࢷ

      还没等大家各抒己见,我妈接着说:“我从小就跟钟明讲雾山危险,可这小子越听危险还越想往里面钻,结婚了有了牵挂,就不敢乱来了,这是人之常情。”

      我也是说咯,就我与冷冷一起去农场,能有多大点的事呀,怎么我父母也会过来呢。原来是闹这么一出。冷冷的妈妈倒是也好像不反对我与冷冷好,只是却也不完全赞同我妈地说法,说道:“是这样哦,其实冷冷与钟明的事呀,我觉得也挺好的,但这毕竟是他两ᡞ的事。而有一点我却不同意你的说法,我们这里世代都是鼓励芦去꺣雾山闯的,ⵕ尤其是鼓励成年男子。当然咯,你那里是前街,不属于雾山,应该另当别论。”

      “我插一句哦。没有前人对雾山地探索,哪有现在的雾山呀。”冷冷她爸插话道,“可惜现在这样的人太少啦。钟明他妈,其实也别太悲观,我与冷冷她妈当年闯雾山,不也没事吗?再说钟明前不久不是已经闯了一次吗,不也没事回来了吗?现在闯雾山的人越来越少啦,这样䆃下去不好。”

      “话是如此……”我妈话到嘴边却被我爸给打断了。

      “我也认为年轻人就应该闯一闯,这不也是为咱们雾山而闯吗?”我爸看来샧是很赞成独闯雾山的,只是我很多的语境并不熟悉,毕竟我不是他真正的儿子,也不是真正在这里长大的。

      “钟明,你父亲就开明多啦,我们雾山好了,对你们前街也有利呀。”冷冷她妈接着说。

      但㍴女人之间谈事情,就是容易出现争端,这话好像在说我妈不开明。算啦,反正我歪打正着把雾山也闯了,即没落个坏处,也没落个好处。

      “妈,我好像不是你女儿一般。”冷姑娘对她䕷妈说。

      “怎么不是,要不是我女儿,我就不让你进这家门了。”冷冷她妈说着,然后又补充道,“这男孩子不闯一闯,那怎么得了。当年我都是个女孩子家家也与你爸앒一起闯雾山,而且哪有什么危险。那都是瞎说,钟明你说是不是。”

      “是……”我大声回答后,又转头轻声地把“吧”字给释放ӫ了出来。

      尽管语境不足,但是我已经依稀地理解了。其实冷冷父母与我的父母做的事情虽然是一样的,都是闯雾山,而所经历的肯定大不相同,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父母应该经历的不只是外婆失踪这样的挫折,而冷冷父母可能在雾山的经历却是顺顺利利,甚至还是浪漫的又或者很有收获。

      是呀,老天爷就是如此,有时候它把好运砸下来,有时候它把糟糕也砸下来,而不管是好运与糟糕,你要被砸中那么你至少要站在老天爷看得见的地方。而且你还要有坦然面对࢞糟糕的心态。

      这经历不同,观点也不同,这样争论下去也不是办法。但最重要的其实不在争论本身,他们不就是想要我与冷姑娘好吗。我肯定是没有意见,๔虽然有些淘气,但她的优点那就数不清啦,例如有情有义、有些小可爱、有时候还呆头呆脑的……算啦,反正第一次见到她买冰棒的时候,我就想逗逗她,以为也是人生的匆匆过客,谁知道却有后面的发展,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得益于我的“富二代”身份,若是当时我妈不出现,我想可能要艰难得多。但是从这次去农场又发现她也并不那么在意身份,所以呀人的悲欢离合呀,都是缘分,有时候说是这个原因让你们在一起,有时候又说是其它的因素,但是这终归是个说法,而这其中的缘分才是根本,也正因如此,你会发现与谁的相识相知然后相爱,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不断地去揭开表面的薄纱,让你们最终去窥视缘分的本来面目。

      “我觉得我跟冷姑娘现在蛮好。”我说完,然后右手搭在冷姑娘的肩上,然后轻微的往我这边靠了一下。

      “是呀!是呀!”冷姑娘也非常配合,然后把我的手拿开了。

      说真的,今晚这餐饭,气氛还真足。若是平常的时间,这几个菜,然后这桌布,还有沙发套,等等与我上次来就感觉不一样。也看得出冷家还是花了心思的,其实我心里都䧬明白ﱑ,꒽冷姑娘她妈对我的印象应该还是可以的,至于这成为亲家的事,那肯定也不是一两次就能说成,好事多磨,这是规律,也是情理之中。

      这晚餐吃得很晚才散,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在餐桌上,一般比较舒适的感觉就是唠家常,尤其是唠过去有趣的事情、糗事,那就会没完没了,开心之至。也从中知道了冷姑娘小时깊候那些糗事。我要是早知道冷姑娘是这种性格,那么第一次在空中她捉弄耟我的时候我一定要吓唬吓唬她,这种调皮的性格也是从小一直沿袭下来的。

      晚上回去后,我就一直在想那册子的事情。明明是我给冷姑娘的,期间也没见着她与她妈相见,怎么就可以把她给换了呢,除非有人说谎,再说冷姑娘她妈怎么就知道册子被换了呢?这里面总有那么一些语境不够,但是若说冷姑娘他妈纯粹想对我们隐瞒什么,也不太像,因为不存在这种隐瞒方式,若是冷姑娘的妈妈想隐瞒些事,肯定会只ᭉ字不提。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其实冷姑娘的妈妈想告诉我们真相,但是又无法明说。

      我既然确定我拿到∉册子的时候里面没有可读性的文字,那么就意味着冷姑娘妈妈知道册子最终会显示可读性的文字,担心我们疑惑,所以就直接说是她换的,这让我越来越觉得这册子有我不知道的秘密,而且是不可口授的秘密。

      回去后,带着疑惑进入了梦乡,同时也带着梦乡迎接了早晨的第一缕阳光。

      我赶紧做了洗漱,没有吃早餐就驾车去了冷姑娘家,我把我的疑ꔥ虑告诉了冷姑娘。冷姑娘被我的提醒,也意识到册子的奇怪。

      冷姑娘说:“肯定是我妈并不想让我去寻找粮食的故事,但又知道阻止不了我,而这个册子又对我有利,所以就这么顺理成章的。”

      “我的天啦,你的推理能力真是堪称天才一般。”我惊赞道。

      “哪有,我推理我妈,自然是往好的方向去推理呀。”冷姑娘微微一笑。

      “喂,昨晚我才感觉你还真了不起,一人独自闯了雾山。”冷姑娘话锋一转,感觉好像有求于我一般。

      “干嘛?”我不知道她是夸我还是另有目的,“你要是真这么想也行。”

      “要不带我也尝试一下。”冷姑娘哀求道,拉着我的袖筒左摇右晃。

      我就知道她另有目的,但这事恕我直言,真帮不了,就马上回道:“除了这事,其它的都行,因为我也是初韛生牛犊不怕虎——误打误撞。”

      “我进入雾山后,也不知道我还能回来。”我继续真诚地解释道。

      “你骗我……你们都骗我,从小到大就我是个乖乖女,你们都是想干啥就干啥,我一想干点什么事,你们就各种理由。”她愤怒中带着忧伤,我早就说过女孩子的忧伤是带有摧毁一切的力量,正像此时,我的防线也就慢慢地撤防了,心里的钢铁城墙早已融化,就那么饱含泪水的眼睛,而且还处在欲滴未滴的状态。

      “冷姑娘,雾山我也不知道怎么描述,但是那里确实隐藏着太多的未知,进入了就不一定能出的来。”我继续解释,“你也知道,曾经就有很多人失踪了。”

      “你跟我来!”冷姑娘把我从阳台上带到她的房间,然后把房间扣上了锁,再把窗户拉严实了。

      我颇感奇怪就问:“你干嘛?”

      “嘘……”她的一声悠长的气息,让鋋我感到更加疑惑而神秘。

      她找了把凳子让我坐下,然后小声地说:“我一直有个秘密,没地方说,现在我就只줳跟你说了。”

      她也竿没有故装腔调,看来是真把我当知己了。

      “其实我不叫冷冷,我原名叫叶璇。”她冷静而轻柔地说,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却听得很清楚。

      我用手去触碰她的额头,她反应倒是非常快,马上把我的手拿开了说:“你干嘛?”

      “我看看你有没有发烧。”我认真地说,“没有呀,温度正常得很呀。”

      “你跟我闭上你的臭嘴,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了。”她有些生气,看她这么认真我感觉这事九成是真的,但是这消息也太突然了,我真来不及接受,不过却벛让我更加有兴趣了。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睡眼惺忪地醒来,就发现一切都变了。”她轻身地描ﰇ述着,尽管隔了这么多年,她还记得那么清楚,这一定是她记忆深处的一个烙痕。

      “我当时就一个劲捺地哭着闹着,然后喊爸爸妈妈。”她有些忧伤与失望,“而来到我身边的却是现在的爸爸妈妈,她们对我也很好,就一个劲地哄我,说妈妈在这,爸爸在这,然后还安慰着‘冷冷别怕’,从此我也就成了冷冷姑娘。”

      我这才清楚,她的情况与我相似,我感觉自己还算幸运,毕⺎竟才来这里这么点时间,就遇见遭遇相췾似的,쾾而我与她不同的是以为有人恶作剧,所以我对她的感受非常理解。

      所以我就安慰道:“这么多年在你心里藏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可真不容易。”

      “你可别跟别人说,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信,而且还会对我不利。”冷姑娘让我保密。

      在后面地谈话中,我知道了她也是来自地球,而且她父母还是有名的叶氏餐饮大亨,在这里充其量算个富二代,若现在在地球那称之为千金一点都不为过。也正因如此,細她对于独闯雾山还是心存畏惧的,所以她很崇拜我。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是这样,我一个人歪打正着地闯雾山,还这么多好处,还能有粉丝,这点我真的感觉太意外了。

      而闯雾山的初衷竟然也与我太相似了,想寻找回去的路梬,而这个办法,竟然也是屡屡出现在她的梦中。其实听见她述说了这么多后,我都在思踘考,我要不要把我的遭遇也告诉她,但是最后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知道告诉她也没有用,而她告졵诉我对她有用,因为这是她心里的疙瘩。我现在好过得很,除了有些想老家,想那里的父母,不忍他们过于担心,其它的比起以前那不知好多少倍啦,而且还有我一直沾沾自喜的“富二代”身份,说实在的这头衔还真让我捞了不少好处。

      我觉得冷姑娘是个有情有义的姑娘,我心里是非常支持她的,所以我也时不时地回复“以后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最后她告诉我,我们得继续缾寻找粮食的故事,这让我重新认识了冷姑娘,这美貌的后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坚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