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白洁妇珍藏版漫画百度链接

      ――

      颠沛流离,我们的两位女主人公就都如期的来到了叶雨辰身边。他不以为然,依旧是傻傻的状态。

      或者纠葛,或者滑稽,他这场大戏怕是没他想象中那么好唱。

      但回来的一路上叶雨辰还是有了他的决定,他会把她们都照顾好,衣食无忧。

      他抱着火锅,沐珊美美的领着米苏的手轻快的走进了小院。

      淘气的压了两下水井,呵呵~我喜欢这里。

      “待会儿看看我俩的小屋,你一定喜欢。”

      立即帮雨辰拉开阿姨家房门。

      嗯一定很温馨吧。

      “阿姨大叔我们回来了,一块儿过个节给大叔饯行。”

      进到唐阿姨家他随手支上了折叠桌。

      “好好你们可真有心。”唐寄琴接过火锅一脸喜悦。

      又着重的瞧了眼进来的这位姑娘。

      “唐阿姨我给你们介绍,米苏,我刚找到的好妹妹。”沐珊开心道。

      米苏立即收回打量房间的目光,礼貌的微笑道:

      “阿姨叔叔你们好,我姓米叫我苏苏。”

      “好好,这姑娘也这么漂亮。”唐寄琴欢喜道。

      呦这闺女个子可是不矮!

      大叔她是个空姐呢。

      呦厉害了!

      50多岁的唐寄琴亲和的面容中透着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也更显得和蔼了,微胖的中等身材留着简单的短发。

      西门拓仍是军绿短衫长裤留着笔直的裤线,身材比老伴要高出半头,一脸慈祥的面容胡渣已有二分厚,也50多岁的样子留着短寸头。

      朝米苏亲和的笑。

      沐珊加以介绍唐阿姨是老师西门大叔是单位的领导常跑外。

      几句话的工夫米苏便感到了大叔阿姨的热情跟温暖。

      始终微着笑,甜甜的声音回应着他们的招呼。

      叶雨辰轻轻一笑,绝对是训练有素的空姐声音。

      “我们是邻居,刚才那个门儿就是我家,吃完锅子过去看看。”

      “嗯珊珊你俩可真好,在89年立了家了。”

      米苏心想若真能回到15他们这个家这婚姻没有什么会比这再美好了,她打心里为珊珊感到幸福。米苏没敢去假如,一下很开心的样子帮着忙..

      你笑什么,看我。

      没有没有,觉得你说话声音好听,甜。

      真的?

      ...

      火锅支备好,三人与西门拓唐寄琴围坐在了圆桌四周。碗筷碟放好..酒倒满..屋子顿时变得不寻常的热闹。

      米苏望着家里各处,来到89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家的味道,小激动。

      “苏苏能喝点啤的吧?”叶雨辰倒着酒。

      “能,满上。”

      “得嘞斟上,看来珊珊酒逢敌手了。”

      “嗯原来英雄是孤独。”

      “对,知我者珊珊也。”哈哈~

      米苏大方的笑,可爱之余更显出脸蛋的清秀漂亮。

      一双大大的眼睛,明净清澈,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他兴奋一笑,眼睛眯得弯弯的。

      “你还孤独,你那酒量都大叔培养出来的这阵子。”

      “是珊珊资质好。”西门拓笑他们年轻人左一句右一句。

      “听见吧我乃后起之秀。”

      “那珊珊你不如我,我是天生丽质。”

      “诶你俩悠着点儿吹,淑女不?”

      哈哈,开动。

      大家开始在锅子里搅着筷子..火锅热气腾腾沸着泡溅着汤汁……

      沐珊米苏互相照料着,开心的合不拢嘴,唐寄琴母亲般欢喜的看着几个孩子。

      ...

      “叔叔阿姨我给您满上。”米苏倒着酒一边道:“我是真心高兴认识你们和这个大家庭,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温暖了。”

      “今天真开心,我小女子先干为敬。”

      “老婆吃肉。”他夹一筷子羊肉到珊珊碗。

      “吃个虾苏苏。”又夹一大虾给她。

      “我要吃肉。”他又夹肉给苏苏。

      “我要吃虾。”

      他一筷子接一筷子的为她二人捞着锅子深处的肉与菜..

      呵呵~西门拓高兴的笑:“伺候不过来了吧雨辰,俩坏丫头。”

      “现在的女孩子就是一孩子。”道了句,她二人一同看了他一眼。

      叶雨辰捞了一筷子肉到自己碗吃了一大口随即端起了杯:

      “来来我们共同干一杯。”他一边嚼着。

      中秋节快乐.中秋快乐.干杯.干杯..5人一起碰了杯。

      呵呵呵..

      “大叔我给您满上,明天又要走些日子了为您饯行,一路顺风。”

      “谢谢谢谢,感谢雨辰你们的心意,大叔高兴。”

      “这回你出差呀又多个姑娘陪我了,来阿姨给苏苏满上。”

      沐珊也凑趣的陪着碰了杯,“是呀阿姨我的小家也多个伴儿了。”

      他插了一句,“老婆你得说是咱家喜得贵女。”

      “去你的雨辰谁你闺女。”

      “贵,是贵女什么耳朵。”

      那也不行。

      几人相互碰着杯说笑……完全是生活中很平常的一幕,其乐融融却更让珊珊她俩女孩子想念家人了,高兴中间偶有迟疑。

      叶雨辰维系着酒桌的热闹……

      他递过了酒瓶给她,“贵女说两句,别光吃。”

      “好的贵女敬杯酒。”米苏起身端起了杯,义正词严道:

      “首先,来到这儿能和大家一起过上中秋节真的很开心,到家了一样,感谢叔叔阿姨的热情象爸妈一样的温暖。”

      “然后也非常高兴在89有了个姐姐珊珊、也还要谢谢雨辰的几次相遇与寻找,都是我此生不忘的。”

      突然很爱89年,干杯!

      干杯!

      “想家了吧妹妹,大叔阿姨待我们就象一家人一样,以后这儿就你家。”沐珊亲切道。

      “每逢佳节倍思亲,姐夫懂你,但今儿咱不伤春也不悲秋。”

      天涯共此时,他来了一句。

      叶雨辰的这句天涯共此时还真是非常的贴切,他们的爸妈也都在遥远的家乡对着一副空碗筷难过着难以下咽……叶致远放下筷子递纸巾给妻子擦了擦泪,安慰着。

      ...

      “真的谢谢你雨辰,我很感动,也很……很忘了难过,一会儿我给你看样东西。”

      “嗯好词儿,开心点苏苏你看我们这一大家多热闹,你还有了姐和姐夫。”

      “雨辰你这姐夫称得够顺嘴的啊。”沐珊夹着菜打趣道。

      “拉近和小姨子的距离事不宜迟。”

      “可我觉得和你保持距离宜早不宜迟呢。”

      “苏苏忘你抱着我哭的时候了?那距离,大鼻涕全蹭我脖子上了。”

      “老公你可以了你肩膀上蹭着两位美女的鼻涕呢。”

      “人美女都不流鼻涕全是悄然泪下,老婆你鼻涕洗都洗不掉。”

      叶雨辰的一张嘴对付着她俩人,他低沉的声音刻意加大音量给酒桌增添着气氛。

      “我那是醇度高,说明我那是真性情。”

      “珊珊你这醇度高用的太棒了,我那鼻涕也是。”

      呵呵..米苏笑起来很受看,一颦一笑之间自然流露着高雅的神色。

      被叶雨辰注意到。

      “雨辰我好看么?”

      啊好看好看。

      唐寄琴笑着他们,“你们这鼻涕鼻涕的全涮锅子里了,阿姨和你们喝一杯。”

      “自从你们来到这儿之后咱们的小院儿一下就热闹了,阿姨打心里高兴,珊珊雨辰还那么有情有义帮我干这干那的就象我自己的孩子。”

      “阿姨真的庆幸你们能住进咱这小院,儿女一样。”

      “那都是我们应该的阿姨,待我们象孩子一样让我们在北京有了个家。”

      “来我们干一杯,还有苏苏也住了进来阿姨更是高兴了。”

      干杯!

      一片快乐与温情……

      这时屋门被慢慢推开,进来一男子:“呦这么热闹!”

      ...

      大约三十左右岁,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敞开着、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五官清秀俊俏,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

      “呦回来的正好!来我给你们介绍,西门铭锦,我儿子。”

      西门拓把着他胳膊介绍了这位年轻的西门铭锦。

      (这就是未来的市长吗……天呐……)

      “听说听说,我叫叶雨辰你好你好。”起身握了手。

      你好西门铭锦,我叫沐珊。

      我叫米苏,你好西门铭锦。

      “正好正团圆呢,一起喝点。”叶雨辰示意他快加入。

      他拉了把椅子,“我还想呢回家陪爸妈吃顿饭,想不到这么热闹!”

      “没想到吧儿子火锅都支上了,我们热闹有些日子了都是我孩子。”

      “真好真好,都帅哥美女的我也愿意多往家跑跑。”

      “你重点是在美女上吧,帅哥就算了。”哈哈~

      “诶苏苏我这哥怎么就不帅了。”

      “你呀帅是帅但不太明显,就等于不帅。”哈哈~

      “你非要在酒桌上树立个敌人么?”

      “你的帅呀不穿衣服还行不是不是我是说你胸肌不错。”

      立即岔开道:

      “你问西门铭锦爱看你还爱看我们?你这名儿太长了不好叫有小名么?”

      她过去还见过雨辰光过膀子?

      沐珊转而笑道:“那还用问吗苏苏,那一定是我。”

      “是我吧。”

      “爱看你们爱看你们。”呵呵~“没小名儿叫我铭锦吧。”

      “哎哥们儿你这重色轻友也忒速度了。”

      “老公你遇到同道中人了。”

      ...

      西门铭锦的加入让气氛一下高涨了起来。

      这几个年轻人相互开着玩笑……

      他吃了口菜,“什么珊珊?雨辰是你老公?”

      西门铭锦感到意外,望着眼前这位美女惊讶道。

      “嗯见笑见笑。”沐珊呵呵笑着跟他碰了一杯。

      “可惜了可惜了。”

      “嘿你俩!来苏苏陪哥走一个。”

      干!

      酒桌上乱成一团……

      沐珊说他们别干喝,她提议行酒令玩游戏谁输了谁喝。

      大家称赞,她教起他们玩起‘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样是孙悟空(她一手示范猴子照镜)这样是唐僧(两手合十)这样是白骨精(用一食指指脸蛋)她可爱的示范着三个角色。厉害关系都知道吧?孙悟空胜白骨精、白骨精胜唐僧、唐僧胜孙悟空。行令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两人拍手一起说到精时出动作。

      “雨辰你示范下我看看”

      叶雨辰按要求做了三个角色的动作,她扑哧笑了,哎呀你别做得象一死猴子似的好吗要火眼金睛一点才好玩嘛白骨精也要可爱点啦。

      “来来珊珊我要玩,咱俩试一把。”苏苏兴起擦了擦手,来。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她俩有节奏的拍手,精~时珊珊出的是白骨精苏苏是孙悟空,俩美女样子极可爱。哈哈~喝酒喝酒我赢了,苏苏笑开。来,谁还上?

      ...

      跟着酒桌上便开始了数回合的孙悟空大战白骨精,唐僧人气不佳,西门铭锦的偏爱屡遭惨败。米苏沐珊变幻莫测胜利的笑声最多,来来,再来,叶雨辰败得不服,几人打得热闹,西门拓却是小胜。

      满屋尽兴的笑声……

      ...

      玩笑间西门铭锦却时而把喜欢的目光投向米苏,米苏略不大好意思。

      “雨辰这你不对啊有老婆的人了还跟人苏苏热火朝天。”

      “苏苏是他小姨子,好着呢。”沐珊酸道。

      “羡慕羡慕,雨辰你这也太天时地利了!”

      “铭锦来我和你喝个。”

      米苏跟他碰了一杯,她已是酒晕上了三五分,信口道:“现在不行了过去比这要好呢。”呵呵~

      叶雨辰见她被小醉支配着,岔开道。

      “哥们儿你这就不对了,我们俩应该一战壕儿。”边倒酒说。

      “一战壕儿才应该匀兄弟一个,西施貂蝉你不能都把着。”

      “算了吧她俩就是一武媚娘和一萧淑妃,跟我这儿争宠呢。”

      呸~

      “那你把萧淑妃给我,省你后宫起火。”西门铭锦也速热的逗着。

      “没看武媚娘呸我呢么,不乐意了那是。”

      呸~

      圆桌当中的火锅热气腾腾的沸着,几人相继的添着各种食材..开怀的边喝边吃一边聊着..

      ...

      停了下,叶雨辰看眼西门铭锦,想到自己预盘下的崇文门那门市房迟迟没批下来,找了他三回,心说这回我可逮着你了。

      “铭锦咱哥俩喝一个,我有一件事求你不知道兄台答应否。”

      “求什么求,尽管吩咐。”

      “铭锦你可小心他全馊主意。”哈哈~

      “珊珊你是我老婆么,那铭锦你这就是答应了?”

      “啊答应了,说说。”

      心说你这老家伙早这痛快我还至于跑89来!

      “那我26年后找你办还生效不?”

      “任何时候,珊珊我好象真中他埋伏了。”

      “雨辰你什么事呀一竿子支到2015了?”米苏好奇道。

      “没什么事儿就是留一过墙梯我找他多少回了老推我。”

      “不能不能,兄弟你这梯子伸得可够长的。”

      “是的必须得伸到市长家里。”

      “市长?什么市长?”

      “我看兄台眉宇间有不凡之气,将来定当市长。”

      “嗳老公天机不可泄露,点到为止。”

      “看不出啊你两口子还能掐会算,行借你们吉言。”

      “是的咱日后见分晓,总之这回我可逮着你了。”

      铭锦你今年20几?”

      31。

      “年轻有为呀57当市长了。”哈哈~

      “是吧,那苏苏你考虑考虑现在嫁我得了。”

      “不行,你太老了大我30岁。”哈~

      “我现在又没50,我这也一表人才的。”

      “信不信你50时见到的我还25岁。”

      “嗯我信,那我就等57时再娶你。”

      “我才不嫁一个老头儿。”一脸酒晕的米苏玩笑道。

      “别呀我对你肯定就是一见钟情了,真的这感觉上来了。”

      “不会吧,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事儿或许以后你就变心喜欢我了。”

      “行,26年后我一定喜欢你。”

      “那我等着你,搂着你这话,别食言啊。”

      “不会,仨月后就知道了。”

      “哎苏苏你说喜欢的那人是我吧。”叶雨辰岔开了话。

      “嗯是的,没别人。”

      “看你那色相臭老公。”

      “苏苏你觉得雨辰有我英俊么?”

      “没有。”

      “诶苏苏我可记仇。”

      “我好心好意说你丑你为什么不高兴。”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西门拓说了杯结束酒。

      几人一出来米苏忍不住难过的吐了,两位男士为其叩背,沐珊却隐约知道她心中有所不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