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午夜dy888马下载

      只狗子垂下眸子,不再看男人,一动不动蹲在那里,生闷气似的,却又可뼓爱死了。

      现在才来问我死没死,那三年前又干嘛去了?墨砚,你当我容瓷蠝好欺负是不是?

      你来晚了,就别想我再回쀢头。

      容瓷清楚自己这是在闹别扭。因为对他还有感情,所搉以才闹冥脾气,才下意识在心里反驳。只是因为没能放下。

      是这感情在苏胧月出现的时候就礖开始土崩瓦解,满满消散,最后坠⫛入深渊,怎么也挽救不了。

      垻三年都没有决定好的事情,却在重生后轻而易举地决定斾。

      她要放弃他혃了。

      燝 当初他放弃她是那么容易,那她要真正放下他䎂,应该也不难吧?容瓷想멇。

      等今晚过去,她就回到自己死的地方,去寻找容珏的下落。找到小珏之后,就一人一狗,浪迹天涯!

      肬ﭾ容瓷正失神想着,男人蓦地蹲下身手,她下意识往后一缩,抬眸望向男人。

      不知什么时候,他解开了袖口,露出白的发光的坚实手臂,领口两颗扣子也解开了,若隐若现的胸膛泛着晶莹诱人的光。

      逆着浴室灯光,俊美野性,格外地让狗痴呆。

      容瓷察觉自己好像咽了咽口水。

      他身上还是透着三分痞气,眼尾微扬,透ⓢ着淡淡的危险的气息м。 甞

      容瓷从前就觉得,墨砚是真鹋的天生就适合当䋴明星。 濶

      墨砚的手伸向容瓷,容瓷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看着狗子抗拒的ᥦ模样,墨砚不由得眉头上挑,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

      它ブ怕他?

      脖子上一松,容瓷才发现自己戴着项圈。挂牌上“容瓷”两个字干净清晰。狗眼愣怔一瞬。

      容瓷突Ⴇ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会把她当成容瓷的狗。

      因为这个项圈。

      同时她心里莫名有一种直觉:“容瓷”这个项圈,实际上表示的是这条狗的名字。

      也就是她自己。

      她叫“容瓷”,是一条狗。

      “……”

      容瓷复杂的心情久久无法平息,只能用力给自己洗脑,劝说自己接受。

      身体突然腾空,容隹瓷惊惶半瞬。

      墨砚长凴臂一伸,再次轻松捞起了狗子,动作轻缓,将它放入小脸盆,温暖的热水恰好盖过脖降子,阶露出萌萌哒的小脑袋。

      暖流涌遍全身经脉,容瓷在那一瞬쐈间感受到ဖ幸福。

      狗生在这一ƾ刻足矣。

      活着就好,还在乎那么多做适什么!

      䖮这一刹那,容瓷心中平衡了。

      一只大手深入热水,忽然摸上了容瓷肚皮๤。她整个人下篗意识一颤,条件反射一样,疯狂抖动起来。 

      盆里的热水顿时四处飞溅,像散落天涯的烟花火星似的。

      更溅了男人一身。

      墨砚的脸色ⷎ别提䴨有多黑了。

      神情ꄀ冷峻,浑身散发出寒意,鳲浴室里的温度都降低不少。

      烛火形状的灯光㘽泛着暖὜和明黄的光,映在狗狗无辜的脸上。

      容瓷心中窃喜。

      他的不快乐,就是她的快乐。

      墨砚黑衬衫打湿几分,长眉轻蹙,水珠顺着额前黑发坠落웃,几滴落在锁骨,几滴凝在胸膛,散着细碎而剔透的净色。

      无声的诱惑。

      狗眸微垂,闪烁肖着避开。

      “再闹鳄把你ᑀ扔出去信不信?”墨砚冰声道,显然有一点愠怒。

      容瓷坐直了,眸光坦然地看向他。

      谁让你摸我肚子的!

      那沖可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㸒翼像是读懂了狗子眼里清ŗ澈的光,墨砚俊眉微蹙,“难道你主人给你洗澡不摸你?隔空搓澡?嗯?”

      “……”

      㞇容瓷心里终于无法反驳,无话可说。

      做好心理츹准备后,任由ꁠ男人一双手挤着男士沐浴露泡泡,在它身上摸上摸下。

      反正她有毛,就相当于是穿了衣服!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是容瓷还是觉得自ǟ己被占了便宜。

      因为她是人的ꊧ时候也有汗毛啊。

      这就说明其实她并没有穿衣服。

      ⵥ她光着身子被这个男人上摸᪐下摸,从头到背到肚皮在到屁股……✉

      完佴了完了……

      不以身相䔃许都说不过去的程度。

      啊呸!

      狗才以身相许呢!

      容瓷脑子里一片浆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什么。

      明明뺱已经决定远离,却⁾又任由他对㎀自己ᘢ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䐗。

      容瓷,再忍忍,再停留一小会儿,等今夜他睡熟,就悄无声息地逃。

      走神时候,狗子头顶上又落下沙哑而懒散的磁音。

      “公的?”

      ???

      你才公的!Η我是母的!

      ᙾ 狗子恨恨地瞪了男人一眼。

      墨砚再次读懂了狗子那双黑曜石一样剔透的眸子。他低低笑出了声,嗓音又哑又懒。

      “奶都没有,不是公的还是母的?”

      “……”

      !!!

      箺没奶?你才没奶!你全家胛都没奶!容瓷简直要气疯税球。多

      她一直脾气很好的,可是现在在这个男人面前,总是ﴂ控制不住。

      更重要的是,她呓好像真的感受不到胸的存在……

      不会吧Σ(っ°Д°;)㴄っ!

      重生之后不仅变了个物綧种,还变性了!

      !!!䲃???

      老天爷!!

      你的良心喂了狗吗?

      狗子的眼神变化太둣过迅速,一会儿震惊、一会儿充满怨气、一会儿又悲痛ฤ满满。墨砚看得兴味十足。

      “小缗脏狗,你叫什么?”

      这狗太通人性,墨砚差点以为它会说话枊,几乎快要直接问出这个问题。,

      “你既然是我家瓷瓷的狗,应该有一个跟她一样可爱的名字吧?”

      靘你家你家,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狗子暗地里翻着白眼。

      她想起三年前,他们本来是要结婚的。

      可是那个밺冬天,她的生日还没来得及过,就出了事。

      “小小瓷?쉗还是跟她的粉丝一样叫ç小白瓷?”

      也㵯不知为何,容瓷总觉得墨砚的声音里染上几分轻佻的意味。

      “……”

      浴室里除了水声,只有墨砚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声音。

      薄彬走到浴室门口时候吓了一跳。

      墨爷他这是在跟一只狗对话吗?

      真是神了。

      活久见系列。螸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找到뺻容小姐,他疯了?不不不,更不正常的是,他居然在给一条狗洗澡?他不是有严重的洁癖吗㖑?不过一想到狗的主人是谁,薄彬的表情就变得自然了一些。

      䃵둲只要和容小姐有关,他就不正常。

      훏 像是察觉到他的脚步声,浴室传来低沉ᦅ的呼唤。

      㶼 “薄彬。”

      “墨爷。”

      “把吹风机找来。”

      “是。”

      很快,容瓷就被冲洗干净,黑色浴巾裹住她的狗体,又被放到了柔软的灰色沙发上。

      㑏容瓷好奇地张望着。

      ҁ 这里还是从前模样。

      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䄗干净整洁,空气里还漾着淡淡的玫瑰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