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二区三区欧美亚洲国产小说

      林妹妹就睡在自己不远处,静心屏气,덐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

      这一夜,他当然睡得并不安稳。

      袭人以为他睡过去了,跑过去和黛玉、紫鹃说话,悉数被他听进耳中。

      “姑娘怎么还不安息?”

      “姐姐请坐。”接着传来黛玉声˚音。

      “还不是因为宝二爷,一个人疯疯癫癫,突然跑回来,着实吓了众人一跳。林姑娘正为这事伤心,自己淌眼抹泪的说:若是因为自己原因,让宝二爷有了三长两短,岂不是因我之过?”

      “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个更奇怪的笑话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止,你多心伤感,只怕你伤感不了呢。”

      接着还是黛玉声音:“齰姐姐们说的,我记着就是了。听说宝哥哥衔玉而诞,究竟那玉是怎么个来历?上面还有字迹?”

      袭人道:“连一家子也不知来历,上头还有现成的眼儿,听得说,落草时是从他口쐁里掏出来的。等我拿来你看便知。”

      黛玉忙止道:“罢了,此刻夜深,明日再看也不迟。”

      袭人和黛玉、紫鹃又叙了一会,方才悄悄走回来,躺在他身边安歇。

      等夜深人静,所有声音归于寂静,只剩下呼吸声可闻。

      贾宝玉慢慢睁开眼睛,拈起袭人的襦褏,轻轻将她的手臂从身上移开。

      黑夜无光,将所有一切完全吞噬。但宝二爷眼睛却像星辰一样,上面有一种绚丽光芒,那是一种很难形容东西……

      它不是像星星一样闪烁明亮,也不是像明月一样皎洁无瑕……

      普通人并不能从他眼睛中看到什么,还是和原来一样,黑黝黝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周围事物映射在他眼中,却变得清晰可见,他并不需要费力,就来到林黛玉熟睡的碧纱橱旁。

      轻轻伸出手在林黛Ḥ玉脸颊上划过,将她眼角处的泪珠抹掉。

      似乎在睡梦中遇到了什么,口中发出梦呓,헬轻轻呼唤着一个名字。

      那是个很奇怪名字,当他凝神去听,依然听不清楚是什么,只知道再叫着什么东西?一遍一遍,一次一次,重复着。

      外面月光皎洁,从天空上倾落下银色光芒,满天星斗,璀璨闪烁。

      虽不似白天一样热闹喧嚣,却有一种独特静谧,雕梁画栋,依稀可以看到周围建筑轮廓,院子正面是五间上房,两边是穿山游廊厢房。

      从大院出来后,先是小小的三间厅,前面放着一臬个紫檀架子大理石插屏。转过插屏㥐,中间是穿堂,两边是抄手游廊,再往前走,就是林黛玉进来时垂花门。

      从贾母院走出来,漫步在院落之间小道中,他也说不上有什么目的。从寺庙回来时间,他比原著中提早半天左右,先是陪着黛玉拜访了邢夫人一家,然后再去向王夫人,也是他母亲请安。

      不管他做与不做,做多做少,似乎剧情依然按照原来轨迹进行!

      这让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一种压抑,不舒服、烦闷感觉!

      红楼在他攻略的世界中,或许力量体系不算什么……但有一种无形力量、巨大的网络,这里法则极度完善……

      堪比他所在的现实世界……

      这是一种很糟糕感觉……

      法则越完善,改变难度越大……

      如果攻略难度从低到高排序,红楼相当于LV9级难度世界!

      来到贾楛府后面花园中,这里是今后建设大观园地方,不过现在还比蜙较荒芜,并不能看到多少建筑物影子,也无人专门打理,有一种杂乱无章感觉。

      贾宝玉停在河边一处,两边是半人高灌木,不过这个季节基本只剩下光秃秃枝干,只有刺柏还在垂死挣扎,抗拒寒冬。

      这也是一种自然法则,生老病死,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最终谁也无法逃过这种宿命,走向同一个终点。

      任由星光混合着月光洒落在他身上,轻轻伸手想将光芒抓在手中。

      在沉寂中过去半响,他才暗暗叹息一声,将手收回来。

      法则等级越高,修炼难度越高……

      低等级法则世界,就像网游世界一样,只要打怪就可以升级、变强。

      但在红楼世界中,这一切通过捷径变强方式,全然行不通。

      他想在这个世界变强,只能像现实䵆世界一样,必须通过苦练修行才能提升。

      只不过……毕竟不是真正现实……

      他在这个世界中感知到了气……

      这是武者修炼的一种元素……

      像他先前攻略过的几个世界……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帼

      说起贾府,本身也是因军功受封,宁国公贾寅、荣国公贾源曾经都是随先祖圣皇帝征战天下,开疆拓土武将。

      即便是现在宁国府贾敬、贾珍,荣国府这边贾赦,依然世袭将军头衔。

      到贾宝玉老子这边,贾政被授予工部主事,五品员外郎,这才算一个文职。

      贾政自幼喜读书,在他牵头、带动下营造了贾府学习氛围,这才以书香自居。

      想到什么,他将通灵宝玉拿出来,放在手心中,从上面微微散发一些光芒。

      果櫝然……这里不仅是一个低武世界!

      但这个世界的法则太完善了!以他现在能力,还无法触及到那个境界!

      找了一个地方盘坐下来,他开始思考怎么去做……

      在先前攻略世界中,他收集过很多功法……也不知这些功法,能否在这个世界使用……或者会受什么影响?改变到什么程度?

      法则力量不一样,两个世界东西并不能完全通用……当然,也不会完全无用。

      比如他学习过的武学招式、技巧、科学知识……这些都可以保留下来。

      就像小说中角色穿越到现实世界,必须遵守现实中法则……一切力量体系、玄之又玄东西全部烟消云散!

      但现实中的人穿越到其它世界,却可以保留科技力量,利用现实中知识,在异世界打造科技王国。

      当然现实中的人穿越到其它世界,同样也可以修炼……

      比如在金庸、古龙低武世界中,他可以变成一代大侠,仗剑行走江湖。

      …………

      第002章宝二爷习武了

      贾宝玉想要习武……

      或者说他已经这样做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在贾府犹如一潭死水湖面中,开始引起一波波涟漪。

      最初贾母、王夫人、贾政只是当他一时兴起,并未放在心上。

      习武比起学文来说,只会更加辛苦、劳累、艰难……

      他们并不以为,宝玉能坚持下来。

      很多小孩子都有过这样想法。

      崇拜江湖侠客,崇拜倚剑天涯……

      但等他们真正接触到武学,去做这件事情时候……才会发现,练武是一件非常苦逼事情……而且枯燥乏味!

      贾宝玉并没有让人帮他去请师父,也没有向府里一些武者请教……

      他只是一个人躲在后山花园中,开始一个人拼命练剑……

      原本还有一些丫鬟留在他身边照看,林黛玉时不时也会过来瞧一瞧。

      但随着时间推移,所有人渐渐习惯这件事情,不在当一回事。

      也就无人再来管他……

      如今在后花园中,只剩下他一个人,也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里挥剑!

      他也不知挥舞了多少下!他从来不去记,每天需要挥舞多少下!

      反正到自己筋疲力尽,再也抬不起手臂时候,他才会停下来,拖着疲惫身体,返回到贾母院中。

      第一天他只挥舞小半天,大概一千下左右,就让他筋疲力尽,感觉双臂发软,无法控制自己手臂。

      返回到自己居住地方之后,嶿他也没有休息,开始盘坐在床上打坐。

      修练……分成修和练两部分……

      以练激发身上力量,引出体内潜力。

      但想要真正有所突破、提升……

      却要以修为主䀗……

      如果翦是正常情况下,正常人挥舞半天手臂,至少酸痛上几天才能恢复。

      但在修复过程中,激发、引出来的力量,又会逐渐消散……

      真正能够保留下来的所剩无几!

      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枯燥过程中,一直重复着无用功!

      这也是很多人虽然已经非常努力,却还是无所进展、见效甚微原因。

      当贾宝玉再次花费半天时间,从修炼中醒来,他痿的双臂已经恢复如初,而且比以前力量至少提升一半左右。

      “二爷这一次从庙里回来,还真是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几个丫鬟躲在一旁窃窃私语道。

      这里面有跟在他身边的袭人、秋纹、麝月几个人,还有贾母房中鸳鸯、晴雯,黛玉身边紫鹃、雪雁全部聚在一起。

      “这城外观音山,一直听人说起非常灵验,凡诚心祈福、祷告,虽不是件件样样都能随心所愿,却无有不灵之处。”

      “想来是菩萨感应到真心,降福到宝二爷身上,୰打通身上穴窍。”

      几个丫鬟尽情发挥着自己想象力,自圆其说,东拼西凑也解释过去。

      第二天,贾宝玉依然来到后花园,一个人独自挥剑。

      这一次他将手中树枝,换成一根手臂粗细⇒棍子,当成木剑一样挥舞。

      依然大约千下左右,手臂开始发软,甚至쮕感受不到双臂存在,继续机械一样挥臷舞一百下左右……

      如果正常人这样做,在武艺练成之前骐,自己就先变成一个废人!

      当下他也不回去了,直接坐在地上修练,从双臂中散发澎湃能量,升起一丝丝白色烟雾。

      在锻炼时候,手臂中肌肉不断拉伸、撕裂、破坏……

      这个时候,在修复肌肉过程中,才是一个人增长力量时候。

      《易筋经》……

      在贾宝玉脑海中闪现出无数功法……但是他最先选择的,还是少林寺这本至高内功心法……这也是目前最适合他功法。

      通过修练《易筋经》,他可以将肌肉撕裂产生的能量转化成内力,在利用内力运转周身,调动体内细胞活力,快速达到修复效果,让双臂恢复如初。

      每一次撕裂、修复,完成一个循环之后,他的双臂就会增长一分力量。

      在太阳下山之前,他也从入定中醒来,这个时候他双臂已经没有任何感觉,还是和原来一样,返回到贾母院中,自然一切如常,并没有人为之惊觉。

      日月更迭,寒来暑往……

      残冬过去之后,紧接着是春节,这也是他在红楼世界第一次过年。

      半个月相处下来,他和林妹妹越发亲密无间,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较别的姊妹自有一番不同。

      一日修炼下来,不过用去七八个小时,其余时间则和林妹妹寸步不离,两人从未分开超过半日,如胶似漆,形影相随,只差两个人没有融为一体了。

      和林妹妹在一起时间,他经常讲些奇闻怪谈、稀奇古怪事情,倒也能博林黛玉一笑。

      他不知穿越过多少世界,除现实之外䲦,还有无数极为丰富经历,这些皆可作为素材,变成故事讲述给林黛玉。

      “我曾听一个从西洋来得商人讲述过,在他们那个世界也有洋人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

      每当他为林妹妹讲述故事时,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姊妹也会跑过来,一个个炯炯有神,聚精会神坐在他身边。

      不过……从他口中讲出来的故事,并不再和原版一样,朱丽叶没有服药假死,罗密欧没有为爱殉情……两个家族则是在他们共同努力下,一点点化解了矛盾。

      ……

      《易筋经》:

      易者,乃阴阳之道也。易即变化之易也。易之变化,虽存乎阴阳,而阴阳之变化,实存乎人。弄壶中之日月,搏掌上之阴阳。故二竖系之在人,无不可易。所以为虚,为实者易之;为刚,为柔者易之;为静,为动者易之。高下者易其升降,后先者易其缓急,顺逆者易其往来,危者易之安,乱者易之治,祸者易之福,亡者易之存,气数者可以易之挽回,天地者可以易之反覆,何莫非易之功也。至若人身之筋骨,岂不可以易之哉。

      然筋,人身之经络也。骨节之外,肌肉之内,四肢百骸,无处非筋,无经非络,联络周身,通行血脉,而为精神之外辅。如人肩之能负,手之能摄,足之能履,通身之活泼灵动者,皆筋之挺然ﱸ者也。岂可容其弛、挛、靡、弱哉。而病、瘦、瘘、懈者,又宁许其入道乎。

      佛祖以挽回斡旋之法,俾筋挛者易之以舒,筋弱者易之以强,筋弛者易之以和ኻ,筋缩者易之以长,筋靡者易之以壮。即绵泥之身,可以立成铁石,功何莫非易之功也。身之利也,圣人之基也,此其一端耳。故阴阳为人握也,而阴阳不得自为阴阳。人各成其人,而人勿为阴阳所罗。

      以血气之驱,而易为金石之体。内无障,外无碍,始可入得定去,出得定来。然此着功夫,亦非细故也。而功有渐次,法有内外,气有运用,行有起止,至药物器制,节候岁月,饮食起居,始终各有征验。入斯门者,宜先办信心,次立虔心,奋勇坚往,精进如法,行持而不懈,自无不立跻圣域矣。

      …………

      第003章从贾母房搬进绛芸轩

      光阴荏苒……

      第一年过去之后,他郳在武学풿上有了长足进展,如今也算是今非昔比了!

      和贾府中一些打手对练,䗊比他年长四五岁,高出一头有余的人,竟然也不再是他对手!

      这让整个贾府为之震惊!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贾母、贾政、王夫人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ᙪ他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在众人预料之外!原以为当他玩心未泯,不过瞎打胡闹而已!

      贾붍府中这些打手,都是正经习武出来之人……放在市井之中,打上三四个小混混并不成问题!

      这个世界也有自己力量体系……

      从低到高,依次分为凡人境、武夫境、武者境……

      每一个境界还有三个小境界……

      镓凡人境分为:引气、修身、养精。

      一个人刚开始习武,就要感受气的运用,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并不能知道气是什么,摸不着、看不见,完全是臆想出来东西。总之,玄之又玄。

      武夫境,就算是在武学上有所成就者了,贾府中大部分打手,也是在这个境界,同样分三个小境界:

      炼体、淬骨、五脏……

      到武夫境界,虽然还不能完全掌握气的存在,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能够摸到一些东西,却又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谓之暗劲!

      到武者境界……就算真正进入武学世界中!江湖中的侠客,那些能够称为大侠的人物,就是在这个境界的人。

      武者境界:聚气、化气、气旋。

      每一个小境界还有不同差别!

      聚气境……武者第一个境界,也是刚刚将内力运用娴熟的人。

      化气境……这里与聚气境最大不同之处,也是化气境标识……可以内力外放,也称之为剑气……将内力压缩之后释放出去……

      至于气旋境……则又是一番不同。真气在体内形成一个漩涡,可以自行运转,形成一个独立循环……

      就像地球虽然围绕太阳运转,但自身也在运转之中……

      从一潭静止不动死水,变成源远流长、连绵不绝江河!

      红楼八年……除了习武之外,则是和林妹妹相亲相爱,夫唱妇随……

      至于可讲述事情,并不算很多,当然也有一些事情需提一下。

      过完了残冬,春节热热闹闹庆祝了半个月,直到元宵节这才结束。

      眨眼之间就进入了二月,天气变暖,万物复苏,他和林妹妹也从贾母房中搬了出来。

      这事真要说起来,要从贾母院结构说起…ཏ…贾母院,并不是单独一个院落。

      从垂花门进来,首先是外院,这里也是下人、奴仆居住地方。

      过了穿堂,往里攽面走则是里院,正面竖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插屏……

      里院……则是女眷居住地方!贾母院中丫鬟、婆子就居住在这里。

      再往前走,穿过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正房大院。

      这里才是主子居住地方!

      正面五间上房,是贾母居住地方,也是原来他和林妹妹睡觉之所。

      迎春、探春、惜春三姊妹,居住在两边穿山游廊厢房,门口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

      如今贾宝玉和林黛玉要从贾母房中搬出来,自然是住在两边厢房。

      后来贾宝玉题写的绛芸轩,也就是这里了!

      除了从贾母房搬进绛芸轩,另一件值得一说事情,则是原来跟在贾母身边二等丫鬟晴雯,被赏赐给了宝玉。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是晴雯判词!

      风流灵巧,浑身透着一种灵性……,在贾府这些丫鬟中,确实属她生得最好,有意无意间多与她亲近几分。

      在原著中晴雯什么时候跟了宝玉,并没有具体交代,此时贾母将晴䊯雯赐给他,倒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影响。

      晴雯也从里院普通丫鬟房中搬出来,同袭人一起睡在他的房间中。

      接下来几个月,除一味修炼之外,再无其它可说事情。平日闲暇之余,也不过是同林妹妹、迎春、探春、惜春,还有袭人、晴雯、檋鸳鸯、紫鹃顽闹一会子。

      这一年过去,到红楼九年春……

      薛姨妈携带薛宝钗、薛蟠终于来到贾府中……

      这事说起来,倒要再从红楼七年开始,还是那一年冬天。

      林黛玉来到贾府,次日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正值王夫人与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看,駒又有쑜王夫人之兄嫂处遣了两个媳妇来说话。

      黛玉虽不知原委,探春等却都晓得是议论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家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宋,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

      如今母舅王子腾得了信息,故遣他家内的人来告诉这边,意欲唤取进京之意。

      如此看来,薛蟠尚未进京才对。距离他抢夺英莲,喝使家奴打死冯渊,按理也不会太远。

      贾雨村送黛玉来到贾府。至少过了两个月,他才从京城出发,前往金陵上任。

      路上不知其日……

      在古代交通匮乏情况下,除快马加鞭,八百里急报……

      应属水路最适合,沿着永济渠、通济渠来到金陵,两边皆是繁华城镇。古代以水为财,运河两侧交通便利,自然带来大量财富。

      陆路多半是荒山野岭,时有强盗掠夺,两相比较,差距甚大。

      因此多以水路为优,贾雨村亦不例外,从京城到南京,路程约一千多公里,大约需要五十天左右。

      这是没有意外发生,路程顺利情况下,中间再耽搁上几天,到达金陵时,差不多又过去两月。

      此时应是夏季,从时间上应是如此。贾雨村来到金陵时,薛蟠已经不知所踪,和母亲、妹妹一起퀥拖家带口北上。

      …………

      第004章薛家借居梨香院

      说起薛姨妈、薛蟠、薛宝钗一路北上,举家搬迁,情况又是不同。

      他们是从正月里出来的,却到来年三月,这才走到京城中。

      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这要从薛家说起……

      薛家祖上做过紫薇舍人……文士之极任……这是一个最具有文学色彩官职。

      以文采名世,负责起草诏书,非进士不可任,正儿八经科举出来大才子。

      金陵四大家,独薛家是正宗书香继世之家。

      贾家、王家皆是军功世家,担任朝中军职。如今宁国府贾珍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荣国府贾赦世袭一等将军爵位;母舅王子腾担任的是“九省统制”。

      统制……北宋时期官名,意指统领制约。九省统制……统辖九省军事。

      原著中描写,王子腾升任九省统制后,奉旨出都查边,可以节制兵马。

      王子腾是薛蟠母舅,自然也是贾宝玉母舅……

      薛姨妈和王夫人是一母所生姊妹,同样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

      「近因今上崇诗尚礼,㚹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䶧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这是薛宝钗烞进京缘由,同样是薛家进京缘由,薛蟠送妹待选。

      薛宝钗,年龄略长宝玉,现如今十一二岁,生得肌骨莹润,举骣止娴雅。当日有她父亲誚在时,就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蒒兄竟高过十倍。

      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她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

      这是原著中首次描写到薛宝钗!言语虽不多,却刻画出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宝姐姐。

      再说到薛蟠,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

      家中虽有百万之富,现领内帑钱粮,采办杂料,然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个虚名。

      薛家世袭皇商,产业遍布五湖四海,全国各省均有买卖来往。这一路走来,免不了打理一番各处生意,是以耗费时日长久,足足走了一年有余。

      且说薛姨妈、薛蟠、薛宝钗、英莲(香菱)、莺儿一行人来到贾府中。

      那时王夫人已知薛蟠官司一事,亏贾雨村维持了结,才放了心。又见哥哥升了边缺,正愁少了娘家的亲戚来往,略加寂寞。忽家人传报:“姨太太带了哥儿姐儿,合家进京,正在门外下车。”

      喜的王夫人忙带了女媳人等,接出大厅,将薛姨妈等接了进来。姊妹们暮年相会,自不必说悲喜交集,泣笑叙阔一番。

      贾宝玉闻讯,只能将练到一半武功丢下,如今他不再是单纯挥剑,而是整套武功练习,配合着功法,更是突飞猛进,事半功倍……

      先跟随丫鬟来到贾母院中,让人打上水来,在袭人、晴雯服侍下梳洗一番,这才往王夫人院去。

      从贾母后院出来,经过凤姐院前过道,再穿过一个角门,由后廊往东进入王夫人房中……此时薛姨妈等人俱在内。

      分别看向彼此,和王夫人坐在一起,略显年轻一些,五官倒有四五分相似,四十岁上下年纪,应该就是薛姨妈了。

      在右侧座位上,是一个比他略微年长姐姐,肌骨莹润,容貌丰美,除了薛宝钗还能是谁?旁边站在一个年龄差不多丫鬟,正是从小跟着宝钗的莺儿。

      再往左边看去,一个十四五岁身材略微浮肿少年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旁边也是一个十二三岁丫鬟,生得好齐整摸样,眉心带着一点米粒大小胭脂痣……

      虽不是国色天香、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羞花쒌闭月……

      却也算是一个标致可人ೆ,温柔安静,乖乖站在那里,低着头沉默不语。

      视线从少女身上离开,再次落到少年身上,但是在他眼中却闪过一丝东西。

      贾宝玉打量众人之时,别人也在打量着他……

      倒要先从薛蟠说起……不知因何,两人四目相触瞬间,让他有一种触电感觉,浑身忍不住一颤,竟从灵魂深处生出一种恐惧,全身骨骼、血肉止不住颤抖。

      “表哥,你没事吧?”

      贾宝玉向薛蟠走过来,脸上带着笑意,伸出手道。

      薛蟠瘫坐在地上,他原本站起来准备向贾宝玉见礼,但触及到贾宝玉眼睛瞬间,就一个踉跄倒了下来。

      周围人同时看过来,王夫人微微皱眉,脸上掩不住一种失望;薛姨妈则是叹息一声,透着一种无奈;宝钗脸上也是一种失落,还有一丝丝无可奈何。

      “我,我没事……刚,刚刚真是见鬼了!”

      薛蟠爬起来,他自己倒是心大,像没事的人一样。

      Ə不过那种感觉却烙印在他心灵深处,依然冷汗直流,背脊上有一丝寒意。看到贾宝玉时,本能产生一种毛骨悚然,仿佛被一头非常恐怖巨兽饶有兴趣盯着一样。

      不过……这只是他自己的感觉!而且转瞬即逝!如果不是身上冷汗证明这一切,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

      “这就是我曾提起的孽根祸胎了,非要把天翻下来的混世魔王!”

      王夫人简单把他介绍给薛姨妈,然后他就在薛姨妈宠溺眼神中,满满吃了一个怀中抱妹杀!

      贾宝玉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但又不能运气,当真将薛姨妈逼开。

      “姐姐也是要求太苛刻了,望子成龙,虽是希望如此,但能成龙成凤者,究竟能有几人?况且这孩子身上透着一种灵性,我一见到就满心喜欢。他哥哥若能有他一半,或者十分之一二,我就心满意足了,说不定还能多活上几年。”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薛姨妈这才将他放开,终于让他松了口气。

      他和宝姐姐,只是互相打量了彼此一会,倒没有说些什么。

      荣府东北角上有十来间房屋,这里是荣公暮年养静之所,既梨香院了。

      当下薛姨妈在众人挽留下,贾母也遣人晘来说“请姨太太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等语,便和薛宝钗、薛蟠、香菱、莺儿一家子人等搬进梨香院中。

      …………

      第005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薛宝钗是红楼九年三月来到贾府,但一时无话,并无可述事情。

      反倒他在武学上,随着最近不断挑战,贾府中越来越多人败在他手中。

      这里面首先有跟在他身边护卫李贵,原著中顽童大闹学堂߹时,亏得他力劝,指明各人的不是,这才平息了事端。

      李贵,是宝**娘之子,贾府中这些护卫,皆是从小训练,并不比一般武馆弟子差上多少。李贵颇具练武天分,如今十八九岁,身高足有一米八几,人高马大,威风凛凛,更是到了淬骨境武夫。

      凡人境、武夫境、武者境佧……

      这是凡尘中三个境界……凡人境,没有什么可讲的,就是普通人境界。

      武夫境……对世俗中武艺有所成就的人称呼,虽然不能飞檐走壁,踏水而行,释放出剑气……但到武夫境界,却是掌握到暗劲标识,异与普通人境界。

      武夫中又三个小境界:炼体境、淬骨境、五脏境。

      炼体境……即炼体,锻炼身体,激发体内潜能境界。

      淬骨境……淬炼骨骼,从四肢百骸中激发力量……

      五脏境,即人体五脏六腑,也是身体中最脆弱部分!

      炼体最易,淬骨较难,五脏则难上加难!

      李贵是淬骨境武夫,相当于武馆中精英弟子,在军队中也能混到一个小队长,他是宝玉身边护卫之首,放在贾府中至少可以排进前二十。

      如今宝玉不过堪堪九岁,他能打败李贵,瞬间在贾府引起一番波澜。

      虽然他先前就曾打败过高出自己多半头的人,但那些皆在武夫境界之下,说到底终究只是普通人,不足以令人震彩撼!

      自从习武一年有余,在宝二爷身上也发生天翻地覆变化……

      首先是他身高,虽然只有九岁,却像十一二岁孩童,和宝姐姐站在一起,两个人一般大小,一᳭般高矮,都是一米四五。

      其次相貌上也有ᯛ不少改变。原来宝玉长相,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

      如今脸廓瘦长一些,更加俊朗,带有一种英气;五官保留着原来意境,但也多少有一些变化,整体干净利落,双目灵动,透着一种非凡气质。

      就连穿衣上也和先前不同,原来宝二爷更喜欢红色华服,他却偏向素净、淡雅衣服,平常皆是一身浅白色长衫。

      至红楼九年冬,还不到年底,荣国府管家林之孝、赖大,两人也输在他手中。

      如果李贵可以排进贾府战力前二十,两人则是贾府中顶级战力,至少占去前五中两个名额。

      直到此时……所有人不得不承认,宝二爷说要习武,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林之孝、赖大皆是五脏境,武夫中第三个境界,普通武馆中师父,军队中将领也就是这个境界。

      到了五脏境,暗劲已经大乘,再往前一步,就可以破而后立转化成内力,进阶成江湖中武者。

      当年宁国公、荣国公跟随先祖圣皇帝征战天下时,就是一个武者境界……

      只要报效朝廷,武者境至少是高级武将,具有统兵之能……

      建功立业、封官授爵,也就ꃣ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事情了。䷣

      即便不愿效命朝廷,仗剑江湖,天下之大无不可去之处,潇洒风流,自在逍遥天地间。

      如今宝二爷既然打赢了林之孝、赖大等人,他自身至少已经到五脏境。

      当年宁国公、荣国公如此年纪时,也不曾听闻有如此成就……

      不到十岁就是五脏境……即便放在江湖中那些绝世门派,也是天之骄子级别,从小不遗余力培养的门派核心。

      最最可怕的……还不仅如此!那些超级门派核心⫇弟子,是打小开始培养,从娘胎里出来之前,就开始灌输各种灵药……

      即便如此,也只是堪堪在这个年纪,能到这个境界!

      反观宝二爷,府中知道底细的人,他修炼至今,尚不足两年时间!

      比之那些天之骄子,更可怕千倍、百倍。

      与宝二爷相比,府中这些武夫境界的人,更是忍不住感慨一声,完全把时间活在了狗☇身上!

      像李贵这样,已经算是天赋异禀,练武天分极高人才……

      如今十九岁,堪堪只到淬骨境……,而且为了在贾府谋到一个上等家丁身份,他从记事开始、当时只有五六岁,就在父亲监督下,从未松懈过操练。

      除宝二爷在武功上大展神威,力压整个贾府,这一年还有几件事情不得不说。

      红楼九年十月,秋尽冬初,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当然,此事与他并无关系。

      原著此处剧情,贾宝玉并未出现。

      賢 但他闻凤姐处来了一个老婆子,并一个十岁上下娃儿,略微想了一下,便知是刘姥姥来了。

      沉吟片刻,告别了黛玉,他开始往凤姐院中来。

      如今武学初成,每日修炼时间更短,只要三四个小时,半天左右。

      其余时间,大部分则和黛玉腻在一起,或是偶尔去东北角梨香院,探望一下宝姐姐;或是和迎春、探春、惜春这些姊妹、贾母院中丫鬟们顽闹一会子。

      这一日早上修练完之后,不过刚到十点左右,回来换洗一番,就没羞没臊和黛玉腻在一起了。贾宝ᬪ玉正为黛玉讲述,他曾经在另一个世界中轶事,凤姐院中平儿打发人过来找鸳鸯借东西,就说起了这个事情来。

      此时接近中午,刘姥姥应该被周瑞家的引进屋中,快要和凤姐见上了。

      当下他简单和黛玉说了几句,只说自己出去一会子,很快就会回来。

      从贾母后院出来,正巧在凤姐院碰到从外面回来的平儿,向他行了一礼道:

      “二爷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却不进来?倒像我们怠慢了二爷一样!”

      贾宝玉呆了一下,他突然过来,但来了之后,却不知道想干什么?

      凭他现在武艺,确实可以做到一些事情。但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凭武力可以逞凶的世界。

      无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姐姐自忙去即可,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却还没有自个儿想清楚。”

      平儿微微抿嘴,轻轻笑了一声,再次向他行捾了一礼,并不再管他。

      在外面站了一会子,发了一会呆,一会犹豫着进去,一会又无奈遥头。

      正踌躇叹息间,宁府那边蓉哥儿从东边转角过来,看到他之后也是一愣,连忙行礼道:“侄儿,给宝叔叔请安。”

      贾宝玉点了点头,最近随着他在府中打遍无敌手,身份地位越加不同。贾蓉虽年长他几岁,现如今已经有十七八,但还是像子侄辈一样,恭恭敬敬向他行礼。

      贾宝玉若有所思道:“来找你婶子借东西?”

      他从脑海调出这一段剧情,自然也就知道贾蓉为何而来。这里算是首次对贾蓉正面描写,借刘姥姥之视角看向贾蓉:

      只听一路靴子脚响,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美服华冠。

      贾蓉笑道:“宝叔越发有先见之明,果然什么事情也瞒不过宝叔,我父亲这才差我找婶子借用先前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宝叔这会子就先知道了,真真料事如神,比起那些算命的,不知神奇了多少倍。”

      贾宝玉微微一惊,盘算一番道:“这也没什么,你来找凤捧婶子,不过那三五件事情,总是差不了的。”

      两个人略微客套一番,就一起往凤姐院中来,门口小厮连忙向里喊道:“东府里的小大爷并宝二爷一起进来了。”

      他们进来⎅之时,屋内刘姥姥正脸色微红,忍着羞耻向凤姐儿道:

      “论理今儿初次见姑奶奶,却不该说,只是大远的奔了你老这里来,也少不得说了。今日我带了你侄儿来,也不为别的,只因他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没个盼头儿,只得带了你侄儿奔了你老来。”

      因为贾蓉见到他时,略微耽搁一下,这里剧情倒是和原著中有了一些出入。

      不过,比起蝴蝶效应……

      这个世界的纠正功能显然更加强大!

      虽然剧情发生偏转,有了一些改变,但是在一种更强大力量中……

      还是让一切回归到原来轨迹……

      凤姐儿忙止住刘姥姥说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了。”

      蓉哥说明来意之后,凤姐笑道:“单单你自己过来,我原是不借的。今天看在你宝叔叔脸面上,便宜你让你拿去好了!但若碰着一点儿,可仔细你的皮!”

      大致剧情还是如原著一般……

      从凤姐院中离开,宝玉心情更加郁闷了。

      这个世界依然按照原来빒轨迹运转,这可不是他乐意见到,也不想见到事情。

      当下天气渐冷,进入十一月份,天寒地冻,忽闻得宝姐姐身体抱恙,在家中养病。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贾宝玉愁眉苦脸良久,时常一个人呆呆坐着叹息。

      在心中争斗,犹豫了好几天之后,这一天从屋内走出来,向东北角方向望去。

      这是原著中第一个,也是黛玉和宝钗首次激射出火光,修炼场名场面!

      但他若是不去,却不知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事情……

      他虽然想改变原来轨迹,但这件事情有好有坏,并不是胡作非为就可以……

      最简单方式,他把自己杀死,肯定可以影响结局!

      但是这样结局ﭮ,绝对不算是通关!

      往不可预料方向发展,很可能会对自己不利,这也是必须规避的!

      ……

      一个人如何改变一瑦个世界,大概想写出这样一种感觉。

      …………

      第006章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这一段呢?原是因为他探病宝姐姐,正巧黛玉过来发生的剧情。

      虽然很多人会以为,只要打好时间差,错开和黛玉来得时间就可以了。

      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从以往他攻略过的其它世界来看,只有凑齐一定条件,才能让原来剧情触发。

      也就是说,当他凑齐一定条件,原来剧情十之八九会触发!

      他不去探望宝姐姐,可能黛玉也不会去,但当他探望宝姐姐时,黛玉十之八九会出现。

      这ﮁ与个人意识无关,是天道的一种法则……

      “这么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来坐着罢。”

      来至梨香院,进入薛姨妈房中,果然还是和原来一样。薛姨妈正和丫鬟们打点针黹,见到他过来,连忙抱入怀中道。

      随之命人倒来滚滚热茶。

      他真不太喜欢这样,第一次就罢了,当下从薛姨妈怀中挣脱出来,四处打量了一番,果然不见薛蟠在㾺这里。

      但是剧情并不会됦因此停顿,薛姨妈见他微微皱眉,也就会错了意,继续说道:

      “你哥哥是没笼头的马,天天忙不了,那里肯在家一日。”

      贾宝玉暗叹一声,这是最令他无语地方,不管他是不是接话,总会按照原来轨迹强行剧情。

      “我来瞧宝姐姐,可有大安?”

      不管他是不是这样去做,即便什么也不做,最后往往也会走到相同地方。

      薛姨妈道:“你宝姐姐正在里间,那里比这里暖和,快去坐着吧!我收拾收拾就进去和你说话儿。”

      贾宝玉摇了摇头,只能往里间过去,偾门口吊着半旧红绸软帘。掀开帘子进去,宝姐姐正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

      想了想,宝玉还是按原来说道:“姐姐可大愈了?”

      宝钗抬头见宝玉进来,连忙起身含笑道:“已经大好了,倒多谢记挂着。”

      说着,让他在炕沿上坐了,即命莺儿斟茶来。一面又问老太太姨娘安,别的姐妹们都好,一面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会,因笑说道:“成日家说你的这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我今儿倒要瞧瞧。”

      此处并无波折,他将通灵宝玉拿下来,递在宝钗手中。

      他先前花费过不少精力研究这玩意,或许因现在境界不够,始终未能找到奥妙之处,只是普普通通一颗石头。

      宝钗看罢,顺着上面字迹,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念了两边,乃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

      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此处,正是贾宝玉和薛宝钗结缘地方,也是他不得不来之缘由。

      若无此处剧情,或许他真能改变红楼结局,但未必是他想要结果。

      当下还是和原著中一样,向薛宝钗询问起项圈事情,薛宝钗被缠不过,只好解了排扣,从里面大红袄上将那珠宝晶莹、黄金灿灿的璎珞摘将出쵦来。

      贾宝玉托着璎珞,在手中把玩了一会,上面还残留着宝姐姐身上体温。打开袄扣瞬间,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也从宝姐姐身上扩散出来。

      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他眼睛突烩然一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光芒。

      好家伙……他虽知这是宝姐姐吃得冷香丸味道!但这冷香丸恐怕不简单!

      “好姐姐,这味道好香,可否让我瞧一瞧。”

      他在宝钗身上嗅了嗅,悙他虽知这药是如何来的,也知怎么做出来的,但绝对不是寻常认识中那么简单!

      除了四季之水、四季之花,这些虽然难得、稀奇古怪,但终究只是寻常普通之物……恐怕这些东西加起눦来,远不如那一包药末子来得重要!

      而且乱七八糟、搞了这一大堆东西,其实真正关键地方,还是那一包药末子!

      薛宝钗脸颊微微发红,先系上排扣后,这才转过身说道:“一味药而已,岂也是混吃的?”

      贾宝玉尚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听外面有人喊道:“林姑娘来了!”

      心中一怔……果然还是如此!

      只要达成某种条件,就会触发固定剧情线……不管他是今天来,还是明天,就算等上十天半个月,只要在这个剧情触发期间……就会如此!

      贾宝玉正想着这个问题,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

      “哎呦,我来的不巧了!”

      等黛玉坐下后,宝钗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

      黛玉笑道:“要来时一齐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黛玉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上面还挂着一点儿雪花,门口丫鬟婆娘们,也开始讨论起下雪这件事情儿。

      不多时薛姨妈摆上几样茶果、点心,还有几碟子小吃,并让丫鬟热了酒过来。

      薛宝钗谈论到热酒与冷酒,笑着说道:“酒最喜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它,岂不受害?”

      뙍 黛玉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可巧黛玉的小丫环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含笑问她:“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

      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

      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这原是黛玉借此奚落宝玉的话,自己说了他不听,偏宝姐姐说了就听。

      他虽不再是原来宝玉,但在黛玉、宝钗两人关系上,还是让他一时头大如海,一个脑袋变成两个脑袋那么大!

      他和林妹妹有木石前盟不错,但和宝姐姐也有金玉良缘……

      关键在最后,也是宝姐姐真正成为他妻子……

      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睬她。薛姨妈却道:“你素日身子弱,禁不得冷的,她们记挂着你倒不好?”

      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鈸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

      薛姨妈道:“你是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

      贾宝玉刚喝完三杯酒,李嬷嬷就上来劝阻……忍不住微微皱眉,他似乎抓到一些触发剧情线的点。

      黛玉说道灑:“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只说姨妈留着呢。这个妈妈,她吃了酒,又拿我们来醒脾了!”

      一面悄推宝玉,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

      李嬷嬷也是素知黛玉的,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

      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ﰾ太又给他酒吃,땚如今在姨妈Ꜣ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知。”

      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厉害,我这话算了什么。”

      宝钗也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

      后面虽还有一些内容,或许因为,他终究还是改变一些事情……

      现在的他自然不会再像原来宝玉一样惧怕贾政,后面事情也就没有再出现。

      同薛姨妈处吃过晚饭,又喝了一会子茶后,黛玉便问他道:“你走不走?”

      宝玉斜倦眼道:“你要走,我和你一同走吧!”

      黛玉起身道:“咱们来了这一日,也该回去了,还不知那边怎么找咱们呢。”

      小丫头忙捧过斗笠来,贾宝玉接过来后,却自己戴在了头上。

      不过黛玉站在炕沿上,向他这边看过来,还是说道:“过来,让我瞧瞧罢。”

      贾宝玉迟疑一下,但最终还是走近前来。黛玉用手整理,端正相说道:

      “好了,披上头蓬罢。”

      至此,这段剧情就算完结了,两人一路往贾母院来,一时无话。

      …………

      第007章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쟳 这一年冬末,还不到春节时候。

      宁府那边后花园中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并贾蓉之妻秦可卿一起来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至会芳园中赏花。 

      这一年宝二爷堪堪只到十岁,不过他已经长成十三四岁少年,比宝姐姐还高出一些了,倒和薛蟠差不多。

      俊俏之中带着一点英武,又有一些洒脱、不羁气息,神采飞扬,气宇轩昂。

      ⟃如今他来到红楼中也有两年了,但平日里不过忙于修练,闲暇之余又要挖空心思开导黛玉,这是两年来他最主要做的事情,也是耗费时日最长久事情。

      这一天,他与贾蓉之妻秦可卿虽不是首次见面,但以往几次不过是宴席上匆匆一瞥,并无多少交集。

      真要说起来,这才是两人真正首次相会,去看向秦可卿:

      鲜艳妩媚,似乎銤宝钗,风流袅娜,则如黛玉。靠近秦可卿时,让他有一种暗暗惊艳,倾国倾城、红颜祸水不过如此了。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在太虚幻境演奏的《红楼梦》十二曲中,这是关于秦可卿的内容。

      当下说回到具体故事本身。早上四五点就起来,倕先是练了一会子剑,在贾母房中吃过早餐,又回到房中修练一会子。

      大约在九点左右尤氏、秦可卿来请,随黛玉、宝姐姐在会芳园玩闹至中午,各自找地方去睡午觉,他则跟着秦可卿来至天香楼一处房间中,这里原有几间供游玩之人小憩之所。

      来至一个房门前,推门进入,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心下有些狐疑,这里毫无疑问正是秦氏房间,但此处剧情却与原著并不相同。

      “宝叔,就在这里休息吧!这里的房间也只有这儿才能配得上宝叔了。”

      秦可卿说道。

      贾宝玉坐在床上,暗暗思索起来。 씥

      因为他的到来,已经让这个世界剧情发生偏转……但就像漏洞一样,虽然可以影响到一些事情……但如果漏洞太小,并不是至关重要,可以让整个世界构架崩塌……一般这种情况下,剧情线还是会按照原有轨迹行驶……

      比起蝴蝶效应……其实世界的修复、修正功能会更加强大!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不羧得不说也是蝴蝶效应造成的!

      如果把世界本身看成一片汪洋大海,他所在的剧情线,只是汇入大海中的一条支流,就算整条支流阻断,对于整片大海来说,也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罢了。

      他想影响到整个世界,只有造成足够大的漏洞,比如南极冰川融化,这个蝴蝶效应产生的连锁反应,才能波及到整个世界范围,让世界本身无法忽略。

      但如果放在整个寰宇视角,就算地球毁灭,整个太阳系崩塌,又是不值一提事情!

      他现在虽然改变一些事情,㮁但总而言之,只是跟自己息息相关部分。

      外界和自己这条剧情线对接时候,会根据他的改变做出一些调整……

      现在情况……大概、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他本来应该先去另外一个房间,但因为原来的宝玉不想呆在那里,这才转到了秦可卿这个房间中。

      可是因为他的原因,秦可卿直接把他安排到了这个房间中……

      这就是蝴蝶效应造成的一种波折,虽然无法改变整个剧情线,但是让原来剧情线发生了一些偏差。

      在思索中,贾宝玉昏沉沉睡去,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画面一阵恍惚,随至来到一个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地方。

      贾宝玉呆楞了一下,他虽是第一次踏足到这个地方,但是对这里却不算陌生。

      果然不久,忽听山后传来一个女子声音,作歌曰道: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歌音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翩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当下剧情,亦和原著中一般无二,此时身处梦境,他并不能由得自己。

      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忙来作揖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哪里来,如今要往哪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

      “今忽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别无它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一翁,素练魔舞歌姬数人,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试随吾一游否?”

      随之,贾宝玉便跟着仙姑,先是游览了太虚幻境,然后在薄命司呆了一会子,翻阅了一干儿女判词,接着随警幻仙子来至一处,走出来几个舞女,演奏了新制《红楼梦》十二曲。

      期间他在太虚幻境中,先后品略了,一缕幽香“群芳髓”;一盏清茶“千红一窟”;一樽美酒“万艳同杯”。

      ੇ歌毕,警幻便命人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秀阁之中,说道:

      “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煯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贾宝玉站在门口,徘徊踱了良久,此处是另一条剧情线触发点,㇗他若是就这样离开,或许今后可省去很大麻烦……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却很难说清楚,究竟是不是正确。犹豫半响后,暗暗叹息一声,他还是朝闺阁中走去。

      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

      至此,他已知晓时间差不多了。

      果真听警幻从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

      贾宝玉转过身,梦境之事并不能由得自己,很多时候他也是随波逐流,顺着情况自然发展而已。

      警幻也不等他回答,竿继续说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

      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

      但他并没有像原来宝ヶ玉一样,大声呼喊,只是冷冷盯着这一切!

      任由夜叉海鬼将긪他拖进迷津之中!

      꿺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

      ……

      算ꢞ上序,一共八章,里面有不少地方涉及到原著内容。大概两万字左右,算是前言吧……交待一下故事背景、人物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