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鱼5cc网址

      唐凝的一句:策哥哥,我好想你。

      羼牵动着他的心,也几乎融化了他的心。

      他终于暖了她的駞心。

      他穿越匇时间线才来到她的身边。

      当父皇把她抱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开心的快要疯了。

      这一辈子,他要让她在自己的保护下长大。

      他要竭尽全力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

      “凝儿,前世你守护了我,今生便餓让我守护你一辈子。”他捧着她的脸,印上她的唇瓣。 쿭

      这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吻她。因为痹他的凝儿终于是他的妻子了!

      翊坤宫

      “儿臣参加母后!啠”萧策对着皇后,十分规矩,ﱨ跪地叩拜行礼。

      唐凝亦是一样,依着规Θ矩ᗶ跪地对着皇后行了叩拜之礼。

      皇后一身正红色绯罗蹙金刺五凤吉服,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枝枝叶叶缠金绕赤,捧出颈上一朵硕大的赤金重瓣并蒂牡丹盘螭项圈,整个人似被黄金镀了淡淡一层光晕,中宫威仪,十分华贵夺目。

      袇 皇后眼神缥缈,拿起右手边的白玉杯,润了一口ἴ茶。

      身边的杨公公率先发难:“唐凝小姐,你哑巴了!见到皇后娘ᖓ娘连话都不说嬄。”

      萧策抬起头,犀利的冷眸只射杨公公和皇隧后:“唐凝的名字,是你一个奴才叫的,凝儿是与本王拜了天鉿地的첋太子妃。”

      他撩开长谮袍起身,径自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唐凝,对身セ后的嬷嬷吩咐道:“掌嘴。”

      萧策身边ﴧ伺候的掌事姑姑来到杨公公面前,扬起手对着杨公公的左脸就是一巴掌,反手对着他的右뙀脸⫃又是一巴掌。

      随后恭恭⪳敬敬的鍑对着皇后拱手行礼,方才退下。

      萧策将唐凝护在怀里,看着皇后,语气生冷的道:“凝儿昨夜受了惊吓,失䶡了声,想来母后不会介意。”

      “娘娘,您要为老奴做主啊?”涧杨公公捂着脸,尖着嗓子哭诉……

      “锵!”水杯跺在雕花案几上,皇后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杨公公,斥责道:“策儿身为太子,打了你一个奴才,你还敢顶嘴告状。滚下去。”㷖

      “奴才遵命。”杨公଎公躬身退下,眼眸阴沉幽暗。

      皇后回过头眯着眼睛,眸底闪过一丝狠厉:鍉“萧策,你是东宫太子,本宫是中㣅宫皇后。纵使不是你的生母,你也得恭敬的唤本宫一声母后,这就是你对母后的态度吗!”

      “昨夜唐凝失踪,太子为何不与本宫汇报。你们眼中可有本宫这个正宫皇后?”皇后言之凿凿㨝的继续指责两人的罪状:“本宫派人通传,你们却让本宫等了足足三个时辰,你们简直胆大包天,目中无人。”

      面对ޠ皇后的刁难萧策将唐凝护在自己身؝后,出言质问:“杖皇后娘娘,大婚当日所有事ᤒ宜与人员安排皆是娘娘一手准备。凝儿在太子府内被人劫走,难道娘娘不应该彻查此࿙事,给儿臣一个交代吗?”

      皇后说他太子府的府兵太过严肃刚毅,守在太子府看着不吉利。便主动着手安排相关事宜,可凝儿就这么在新房里失踪了。

      她难道不应该给他一个交代吗?繹

      皇后没有料到太子的居然敢在翊坤宫,枉顾规矩礼仪,开口指责她这个一国之母。她怒极而笑:庺“萧策,你是一朝太子。可本宫是一国之母,﨨纵使不是亲生母亲,你也得唤本宫一声母后,你怎可为了一个女胟人忤├逆不㸖孝。”

      皇后以地位尊卑为由斥责,萧策只能隐忍怒火不发,回道:“儿臣只是就事论事。”

      “算了,本宫不与你计较。”皇后挥手一㺇副뷺大肚能容的模样,随后别有深意的看了姚一眼唐凝:“可唐凝失踪了四个时辰是否是清白之身也还难⁤说。本宫今日传召她来便是为了给她验身。”

      萧策勃然大怒言辞犀利的反呛道:“母后,凝儿被掳走,险些遭逢不测丧命于马蹄之下。母后嚛不去调查是何人挑衅皇家威严掳走凝儿,反而在这里污蔑凝儿。不得不让儿臣怀疑母后是否别有居心?”

      “萧策,你心疼唐凝也要适可而止。”皇后怒火中烧,言辞犀利的斥责萧策:“本宫如此提议是为了大越江山。你是当朝太子,你的太子妃是大越国未来的皇后,代表的是整个大越国的脸面。她是否是清白之身事关皇家颜面。岂容你恣意妄为?”

      皇后万千凤仪,姿态从容的起身指着自己身后的四个嬷嬷:“她们都是本宫身边经验十足的嬷嬷,断不会检查失误。”

      验身!

      居然让四个嬷嬷一起验身。

      若是真让她们ૐ验了,凝儿的名声就真的保不住了。

      今日她⡿们可以说凝儿是完璧之身,明日仯他们就可以她们被威胁说fl的是假话。

      皇后这一招真是毒辣。

      无论如何ᙤ都不能验䎯。

      萧策将唐凝紧紧地搂在怀里:“凝儿是籝太子妃,是本王一手养大的女孩,这些肮脏的粗使婆子凭什么碰触太子妃的漓身子?凝儿是否清白本㧇王最清楚?”

      面对⬖皇后的咄鉨咄逼人,萧策也不再隐忍。他要护的人谁都不能动。哪怕是他自己,也不可以。

      皇后看着被萧策护在身后的唐凝,仪态万千的坐ॻ回到凤椅宝座:“你早就被这个女孩勾了魂,说的话自然不可信。”

      “今儿唐凝必须验身。”皇后浅笑着看了一眼萧策,语重心长的感叹뗺道:“谁让你当初不同意唐凝点守宫砂。现在你冽验也得验,不验也得验。”

      四个嬷嬷受命,便要上前带走唐凝。

      “本王鵟看谁敢。燈”ꎅ萧策利声呵斥。

      ⅇ萧策久经沙场,这一声吼,吓得四个嬷嬷,心惊胆战,止步不前。

      “母后,儿臣Ⅎ还尊你为母后是因为你是大越国的皇后,您不要欺人太甚。”萧策目光死死盯在皇后身上。멞似是要吃人一般쎨。

      凝ⶨ儿十岁那ᢟ年,皇后便找来了人要为芩凝儿点守宫砂。

      被他安排在宫中的人发现,那所谓的守宫砂里被下了一种可以让凝儿永远无法成为Ṝ母亲的药。

       他怎能让凝儿点那下歙了药的守宫砂。

      他本就是为了她才㱁来到这个世界,又亲手将她养大,对唐凝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执念。

      ꁉ纵与天下人为敌,他也要护唐凝周全。

      哪痳怕不要这个皇位,他也不在乎!

      “本宫若是偏要验身ེ呢!”皇后威严霸气的质问道。ᄜ

      萧策双眼闪过凌冽杀机,抽出腰间长剑,嘴角微微勾起:“那就得看絖这翊坤宫里有没有人能够拦住本王?”

      㹤唐凝低垂着眼帘,悄悄地瞥了一眼皇后娘娘身边的四个蠢蠢欲动的嬷嬷。嘴角微抿,ꌠ将所有的⛰心思潜藏。

      跧 她悄悄的拉了拉萧策的手,拉开了自己的衣袖。将自己的手伸进他的衣袖,不让别人看见。

      塯 莲藕一般白嫩的手臂内侧一个朱红小点展现在쬠众峈人面前。

      娇嫩的肌肤碰出到他滚烫的肌肤,让他心头一颤。껔 ఩

      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也压制不住一般。

      湦 皇后眼睛似直了一般,不能动弹。

      四个嬷嬷立刻上前仔细查看,反复验证,最阗终跪在地上:“皇后娘娘,确是守宫ᰧ砂,唐凝小姐确为完璧之身。”

      窣 ⢈“勘查清楚。”皇后咬着后槽牙,维持着自己的镇定,才不让自己露出些许表情。

      “回禀娘娘,守宫喜缘篱壁间,以朱饲之,满三斤,杀干末注入女子皮肤之下,有交接事,便脱;不尔,如赤志,故名守宫。奴婢反复验证,确为守宫砂。”嬷嬷俯首于地,直言自己所言非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