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生日妈喝多

      江楚些这两天ὐ睡得쯎不是很䧷好,一方줥面是正在开发的即时通讯软͢件遇到鮅了瓶颈,另一方面是被顾怜打过来的钱吓到了。

      五百万!

      ㇭如果是在她燞原先生活的世界和时代,五百万作为救一名家中有矿的大小姐的谢礼,倒也说得过去。可事实上,现在这里五百万的购买力非常ᇨ夸张。

      要知道b市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市中心的房价不到五千一平,一顿一荤两素的正餐才不过两三块。简单换算下来,这五百万相当于她穿越前那个世界的五千万了。

      五千万!!!

      붩쵊ᶮ江楚些前世在᪺证券所工作,也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笔的钱——纯数字意义上的,可要说自己拥有的话,别说五千万了、五百万了,㸏她的存款连五万都没到达过。

      她原本以为顾怜是个精明的商人,就算再大方,十万也应该是极限了。她所说的问心无愧就是指这种程度,봄别说五百万,五十万都能让她心慌气短,坐立难安。

      江ꌞ楚些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a윛bo小黄文世界的“区区”五百万打得溃밫不成军。而这也证明了,她已经越来越귏把这个世界当作真实来看待。

      江楚些这两天因为钱的事心神不宁,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没有进展。明明年轻的时候每日发梦想퐦要一夜暴富,没想到真的一夜暴富后会有这种烦恼——॓她是不是老实过头了?

      “楚些,你打算去吃饭䍠还是直檘接回宿舍?”

      早上只有两节课,这个时间对于吃午餐来说有些早,可回宿舍后再出来ᥜ又有些麻烦。

      “我싐打算去趟图书馆。”除了教室和宿舍以外,图书馆是江㟒楚些最经常去的地方,“我要ꎖ查些资料。”

      “哦~”庄绮拍了ਹ拍她的肩膀,笑眯眯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明晚真的不去迎新会?”

      ꬯江楚些斜眼看她:“你都棚问几遍了?”

      庄绮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遗憾道,“因为我真的很希望自己优秀䤙的室友能被大家认璆识,你要颜有颜,要才有才,ℳ干吗总是那么自闭啦!再说了,你学生的时候可以这样,难道工作了Ƀ也想这样下去吗?⇓对社会人攥来说,社交也是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啊。”

      道理江楚些都꒶懂,包括打工的时候她和人賓也是正常交流的。她只是不想那么醒目,因䈆为每次都没什ܳ么好结果。

      솲 “知道了,等工作后我会改的。”

      说了等于没说,庄绮摇了摇头㟳,看着江楚䡊些走远的背影自言自语道:“难道那个小学妹还没下手吗?”

      江楚些从图书馆借完书出ﴍ来,脑子里却还想着钱的事。

      在쨖确认收到五百万的时候,她就想打控电话给顾怜,想要退回其中大部分迅。只是一想到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远离顾家,这个行为会节外生枝,所以这一挣폋扎就挣扎了好几天。

      至于顾灵均,她就更笺不敢联系了。

      ꟩ 实在于心难安的话,要不找个机会把钱捐了?

      ࿩ 㮦可事实霸上嫲她创业确实需要大笔资金,这边捐钱,⷗那边又要费心去拉资金,这怎么想都很傻帽。

      有钱人就是任『性』,难道不知道这么大手大脚是会给她这样的穷人带来困ᩜ扰吗?

      “…쉞…灵均,顾灵均,你认欻真考虑一下吧?툫我知道有很多人邀请你当舞伴,但我敢保证,我ƅ一ܕ定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个!”

       乍一听到顾灵均的名字,江䌎楚些还以为自己是思虑过重幻听了。但很快她就发现这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个时间点没有多少人来图书馆,所以她一眼就看到欹了图书馆台阶下站着两个人,其中那名omega不是顾灵均是谁?

      啊,这ረ初冬暖阳逆光中的美丽女孩,犹如爱与欲的美神阿芙洛狄忒般夺人眼——个鬼!

      江楚些连忙偏过了脸,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㩿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職两人毕竟是同一个校区的,虽然她不常在外闲逛,但也是有可能遇到的啊。

      ד不过不要紧,只要无视她就好了。

      “对不起篼,我……”

      只可惜她可以转移视线假装看不到,却不能明目张胆地捂住双耳假装听不到,被男『性』alpha纠缠的omega用䤬听起来十分困扰且弱气的声音拒绝ϖ着。

      “不要说对不起灵均,我知道你还没有舞伴,为什么不能是我呢?我知道有一些流言说你和赵刚学长退学有关,我不相信也不介意。学生会其他人排挤你,但我会保护你的。”

      穙 alpha说得慷慨激昂,深情款款—䮏—如果不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极富表现欲地来表达,或许有那么点泙让人感动。

      江楚些脚步不停,离两人越来越近。而她忍住吐槽的欲望,耳뼚朵却忍不住听得更加专注。

      “这件事……”顾灵均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困ꪣ扰和焦急,“那个我们以后再说可以吗?我有急事,能请你让一下吗?”

      江沤楚些感觉到엔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脑海里几乎立即就浮现出了顾灵均楚楚可怜的目光。

      “等짌等灵均,这件事必须今天说清楚,明㜭天就ᒤ是迎新会셲了!”alpha伸手挡住了顾灵均的去路,态度强硬道,“而且,我只接受你答应这个答——”

      alpha的“霸道总裁”言论并未说完,一只不知道哪里伸出来的手就搭在了他肩膀쐛上。

      “原竴来所谓邀请舞伴还是强迫制度的吗擐?”

      江楚些没有一次比此刻㲄更讨厌自己的䠻多管闲事,可要忍受那些脑残言论,她宁愿多讨厌自己一次。 攢

      盫“江——”씲顾灵均眼睛一亮,原本焦急的神情在看到她伸出援手后转为了惊喜,江楚些对她使了个眼神,顾灵均会意,连ಚ忙把未出口的“小姐”큃改成了“学姐”。

      “你是谁?”男ꦶ『性』alpha被人打断,立时恼羞成怒,“这里那里轮得到你这个beta说话?”

      江楚些推开他走到顾灵均身旁,笑道:“你难道没看到她正在为你的话困扰吗?我想不论是谁,看到这样的情况都会站出来说话。”

      “잒你哪ꖉ只眼睛看出灵均困扰了?呵,我看你这个决beta才是不懂呢,omega的矜持不过是㞴对alpha的欲拒还迎。”

      江楚些眼角微抽,捏⦍紧手掌,忍不住想给眼前这个猪头来上一拳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