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爱上我

      蟢正所谓修␒炼无岁月,白蛟跟烈火퇰狮都差不多适应了外面的血色池,也没见叶绮罗出去,难免有点焦躁,不过悻,有叶绮᰸罗的吩咐在前,再加上从隐藏空间中溢散出来的威势不曾间断,它们也只能缩在池低,连出来偷偷懒,放放风都不行。

      킦 不知道ជ过了多少时日,外蕓溢的威势终于消散,血色池也平静了些。

      叶绮罗身上的伤势渐渐是Ậ减轻,伤ꢷ口越来越细微,明显是修复速度在加快,破坏的速度在减듢缓,这种趋势还越来越大,一直到她身上再无任何异样出现。

      血色池也如同镜面一样平静。

      ㈎ ……

      就是此时,在那远不可及的地方㥼,昏暗的天空,如血残月,参天却“枯败”的古木,森冷的宫殿搹,在宫殿的后方,分明是相较叶绮罗所在的地方大了十倍不止的血色池,萦绕的力量倒是那那么狂暴,不存在雷电吞噬訫之力这些,在血色池的上方㊐,凌空盘坐着一包裹在黑雾中的人。

      㱽“消失了!”一声轻轻的呢喃,带着遗憾与不甘停止了修炼。

      在半月前,突然从血色池中汲取到一股特殊的力量,虽然非常细微,但是也绝对的纯粹,那一丝的力量,带给他的却是十倍不止的回报,便是如此也罢了,偏生还没有任何负面作用,且能纯化냪他力量,可섌以说是无尽的好处。若是那力量足够,他是不是能……

      在第一时间就想要寻找源头,可惜一无所获。

      血色池分子母,子池获得力量言供给一半与母池,完全不鼍受空间䋱距꺬离的影响,然而,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驞除了子池主动供给力量,否则,两者之间便无关联。

      쬀血色子池䮬分离不⃦易,但是,在无尽的岁月中,到底呏有多少在外,是有主的还是无主的,都不清楚,便是想要寻找,也难上加难,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越想越不甘,然后导致力量直ꗖ接暴走,导致宫殿都被毁了不小卓区域,原本就寂静无声,这时候更是死寂一般。

      “来人ὰ,送批血奴过来。”

      随ኳ着音落,三个黑袍〾人蓦地出现,分三个方向,单膝跪下,身下的地面闪现黑紫ⳋ阵纹,身侧⽲宛若三道地狱之门业缓缓升起,샛从㢇中传来嘶吼咒骂惨叫,听着就叫人不寒而栗。஁

      뽪黑雾中的人似是不耐,直接伸手酀一抓,转瞬间,至少上千人被摄出,如下饺子一般的落入血뻾色池中,血色池并未溅起水花,然,在这些人落횲入之后,池水立即沸腾,凄绝惨厉的嘶吼声,ﺵ听得人似乎灵魂都能跟着发寒震荡。

      倒并未持续太久,声音就弱了下去,然后消失,再然后,尸骨神魂不ዻ存,渣渣都不剩。这一批땝人消失,又被投入了另外一批,前㗄前后后,䗮至少上万人被投入其中。

      以至于那“地狱门”中都没了声息,似乎ﲓ已经空绝了。돺

      不难发现,所有被投入血色池的人中,ꧾ除了大部分是人族修士,还有妖族,魔族,灵兽等等,不足而一,其中两三个妖族分明还是属于大陆上最强悍的妖族之一的成员。

      “就这么点?”随着修为的提升,需要更多的力量,才能让뭥他有所提升。沜

      黑袍人控制不住的身体有些发抖,“尊上酏息怒,实在近来妖族人族都有所警觉,所以……”

      “废物!”一声怒斥,三个人都扫入了废墟中,重伤,“下次还是如此,本尊就拿你们来填血色池。滚——”

      摄取这上万人的力量,居然还不及之前,而且还相当驳杂,需要耗费ꗕ不小的时间跟精力去炼化,便是最后,以后还会祭奠下隐患嚏。

      心米中的不甘达到了巅峰,沉思之后,果断起身,消失在原錥地,便是去找一下死对头又如何,相较可能得到好处‵,ᣑ其他的不算什么。

      Ʊ骔——推算之力号称不떋弱于人族妖族的那几个老东西,推≑算一下之前的力量来源侦应该不成问题,便是没有具体位置,大致方埄位也成。

      ……

      叶컊绮罗在血色池ﱤ中无声无息,然而,其实大概只是睡着了……

      졤 ⳕ 只是在某一瞬间,感应到了什恃么,倏渖的睁开眼睛,随便掐了맚个手诀,就不当回事儿了。

      叶嫧绮罗自水中浮出,安静的躺在水䔢面上,此时此刻的血色池已经如虽ۉ然仍能感觉到那些杂乱的恐怖的力量,但是,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影响,跟外面也没什么区别。

      叶绮罗如㯹今的身体,可堪为最完美的造物,㫵只是现在这环境里,无人得见罢了。

      懒懒的坐起身,就跟坐在水床上一样,ꐶ池水能碰触,却不会沾身。虚虚的握了握五指,变强了,而且感觉还挺明显,虽然这在预料之中,毕竟糟了那么大的罪。

      但是你要问她具体的修㊢为,她还真不知道,她修炼的路子跟其他人就完全不同,她是ư纯体修,只修血气,不修真継灵之气。要知道,其他㵛的体修,ᤍ基础依ڎ旧是໏真灵㼍之气。

      她的修嫣炼方式非常极端,诸如最爆裂的丹뉦药,属性最极端的、通常不处理于常人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东西其,以及极䞫寒、极炎、天雷、包括血色池这样的诡谲之地,总之,别人恐惧避之不及的东西,大概都能成为她的修炼之物。 

      与其캔说叶绮罗是在修炼,不若如说是在锻造一件神兵,神兵就是她本身。

      ——外㬮界的力量轻易伤不了她,她的杀伤力却㟓是非同一般的恐怖。

      这样的修炼道路虽然强悍,但是,謤问世间能有几人能承受?若非不得已,大概都不会쥳有人这么做,更何况,叶绮罗还是这条路的开创者,凡事都是摸索着来。

      说实话,也是她这一世的先天条倀件极佳,换튨个人,早就自己玩死自己成千上万回了。

      텃叶绮罗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木灵珠上的损伤修复了,重新戴回脖子上,有她护牋持,外力自然不能再撕裂她的㗺东西。

      站Ꮧ起身,低头瞧着血色池,她的力量被牵引走了些许,她自然是知道的,去向不明,她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达她也算是知道了这血色池本质的作用,所以,果然是不出所꿃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