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AV

      乐艺高中校门口门卫室,悠闲的门卫大叔老赵看了看学校ी上的时钟,确认上课时间到了之后,便拿出遥控器开始操控着学校的折叠门。

      学校有规컕定,上课时间到了之后,所有来迟❵的学生都将按照迟到处理,然后上报给年级组,根据本周迟到数量来克扣班主任的工资。

      至此,各个年级的班主任严厉打击班上爱睡懒觉的同学,为了保卫自己的工资,各种奇葩的规矩更是层出不穷,愣是将班级里的到校时间给提前了二十分钟。

      唉,心塞啊。

      “等等我啊叔,别关门。”

      就在折叠门快要关闭的时候,一道焦急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靠,咋又是这小子啊?”

      老赵闻言在心中吐槽了一下,脸色逐渐变得有些无奈。

      不过手中还是十分熟练的按下遥控器,让即将关闭的折叠大门停了下来。

      这声音他简直是不要太熟悉了。

      “白小子,你这周都第几次了,为橠啥又迟到啊?”老赵对着面前风尘仆仆的白羽泽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他都快记不得自己这是第几次白羽泽这小子䋌开后门了。

      自从쇜两人混᜵熟了之后,这小子就没准时到过校,上两节课后才来那都是즂基本操作。

      同时也是唯一一个上学迟到还没被记名字的学生。

      “快别训ﯹ我了叔,帮我看一下滑板,再不去的话,我班上那母老虎又要发飙了。榾”

      白羽泽见大门停下了,赶紧抱起自己的滑板快步来到门卫室这里,将滑板给老赵手里一递,随即连忙往学校里跑去。

      好家伙秭,这完全是把咱叔当成自己人了,客气都不带客气的。

      “你这小子,怕被骂就不知道来早点吗?”老赵也没在意,对着白羽泽说道。

      谣 윖“最后一쁟次了,我保证。”跑远的白羽泽保证的喊道。

      老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你丫好像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吧。”

      跑过综合楼前᨜的集合广场,白羽媩泽从一旁的偏侧小门进入楼中,这里距离班级的路程最短⡈。

      现在已经上课,楼道里很安静看不见一个同学的身影,只有一两个年级组的老师在例行检查各个班级未到校的人数。

      高二年级分布别在三楼四楼和五楼三个节点,文科班多集中在五楼,而白羽泽的班级则在四楼偏边缘的地方。

      “呼……呼……”

      一路上夸大쐌步的白羽䥮泽,两分钟不到就来爬上了四楼,由于天狗气太热的原因,身上难免会留一点汗,口中喘着急促的粗气。

      靠,到底是那个无良的设计师把高二弄得这么高。

      想跑死鰢人啊。

      白羽泽在心中暗自吐槽,然后赶紧跑到了高二(11)班的教室门口。

      “报告!”

      白羽泽富有磁ᇡ性的声音,瞬间就将大家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

      此时他一手扶在门上,额头前的碎发有些湿润,胸口前的领子微微张开,再搭配上那帅气的面庞,顿时就给人一种禁欲男神的感觉。

      一个字,帅到掉渣。

      녺 “白羽泽,你来的可真早,找哪个女生快活去了ꈀ?”班上最捣蛋的杨鑫调笑道。

      每个班上都有那么几个胆子很大,敢接老师话茬的同学,他们的存在为班级增添了很多的欢乐,活跃了大家死气沉沉的氛围。

      班上的同学也是忍俊不禁的笑了笑,和谐的气氛也让空气中灼热感变得轻快了맅许多。

      “你别逼逼,老师呢?”掠白羽泽先是怼了杨鑫一句,然后疑惑地问道。

      ስ 现在不是已经上课了吗?顛老师跑到哪里去了? 嶵

      唐艾笑着说道:“你是不是⮮睡傻了啊,周四쐋下午第一节课是电竞课啊,哪里来的老师呢?”

      这里唐艾所说的㗸电竞课自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电竞课,而是他们的化学课。

      因为化学老师的极其不负责任,经常有事不来上课,而且就算上课也没什么人听,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随意了起来。

      上ꇾ课玩手机打王者什么的都成了家常便饭,只要不说话引来年级组的老师就好,因此大家就给化学课起了个响亮的别称——电竞课。

      “呼!吓我一跳,早知道就不跑这么急了。”白憺羽泽松了一口气,这下不用不担心被班主任训了。

      随昺即缓缓移步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人直接瘫了上去,跟一坨软泥一般。

      这里的位置是一个靠近窗子,并且有点偏后的地方,乃是全班同学都向᱿往的黄金圣地。

      夏天通风,冬天有暖气,又是歜老师的视线死角,距离前后两个门口又远,简直是玩手机的不二之选。

      ﷤“咦~你怎么留了那么多됄汗啊?”白羽泽刚坐下,他的同桌上官子妍就有些嫌弃。

      然后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张湿纸巾递给白羽泽说道:“擦擦吧,味道有点大。” 魬

      刚才跑步的时候白羽瘵泽倒没有什么感觉,现在静下来后,之前压抑的汗水便瞬间爆发了出来。

      ◦女生都爱꾃干净,更不要说上官子妍这个校花了。

      “没事,一会儿就干了。”白羽泽毫不在意的说道。

      但手中的动作还是很诚实的接过纸巾擦了擦,毕竟身上有汗怎么说都有点难受。

      突然白羽泽感觉有些口渴了,摸了摸自己的桌兜,发୧现自己跑的太急根本就没带水杯,而且水卡还没有钱了,想要׹充卡还得等到第二节下课的ꚽ大课间才行。

      但是不喝⇫水又不行,尤其是在夏天的时候,没人能忍受住干渴的滋味。

      白羽泽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刚好看到了上官子妍摆在一旁的保温杯,眼睛顿时限就亮㲈了起来。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小妍子,水借我喝一下。”

      白羽泽很自然的拿起上官子妍的水杯,甚至都不等对方同意。

      뎙 拧开㋑盖子,然后爽快的喝了几口,满满一杯水立马就少了一大半。

      “哈——舒服。”

      白羽泽喝完后擦了擦嘴,清凉的水流ꀍ流经五脏六腑,整个人都感觉到了升华。

      一旁的上官子妍看待这一幕有点无奈,甚至有点好笑。

      这家伙还真是不把她当外人,都不等她同意就拿起똔来喝了。

      最主要的是,白羽泽这个混蛋还是挨着嘴喝的,约塌等于两人刚才做了个间接接篟吻。

      “我突然好想换个新杯子。”上官子妍郑重的说道。

      白羽泽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说道:“也是,你看着保温杯都掉漆了,是得赶紧换个新的。”

      “你觉得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不是쩌吗㽐?”白羽泽二丈和孮尚摸不着头脑。

      上官子妍嫌弃的说道:“你喝水就喝水,非得挨着喝吗?这让我以后还怎么用这个杯子啊?”

      “害,多大点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白羽泽撇了上䈂官子妍一眼,语气随意的说道:“咱俩谁跟谁啊,挨个杯子喝口水有什么大不了的?”

      鸃 白羽泽和上官子妍可是真正的意义上的青梅竹马,缘分好的简直是要爆炸。

      ꈳ他们的母亲原来就是很好的闺蜜,现在又是一起工作的合作伙伴,生他们两人的时候还是在同一个病房中,甚至连诞生的时间都一模一样。

      从幼儿园到小学,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两人一直在一个班级中,甚至连座位都一直是同桌。

      虽然白羽泽和上官子妍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感情却比有的亲兄妹都要好。

      濝甚至씧还经常被自己的母亲调侃,以后要不直接在一起算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周围的同学见白羽泽跟上官子妍这么随意,自然是十分羡慕的鵓。但他们可不敢像白羽泽这么做,㟥不然哪怕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

      “呵팕呵,就你这样子的,以后绝对找不到女朋友。”上官子妍也杦不是很在意,盖上杯子说道。

      “女朋友?૿我쒴需要匕吗?”白羽泽一边玩뮶着自己的手机,一边回了上官子妍一句。

      “你总不能一直靠自己的五指姑娘吧?”

      “唉?你居然훹还知道这个东西。”白羽泽惊奇的看了上官子妍一眼说道。

      上官子妍俏脸一红,才知道自己这是说错话了턼,连忙说道:“别想太多,我也是听别人说的。잂”

      “我又没问,你紧张什么啊?”白羽᯿泽调笑着的说道。

      这家伙,真的是大学⏡霸吗? 喐

      他还啥话都没说她就ᇁ不打自招了。

      “你废话太多了。”

      上官子妍面色一沉,狠狠地掐了一下白羽泽腰间的软肉,然后转过头去玩自己的手机了。

      “嘶——疼!”

      白羽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半条命都快没了맪。

      这酸爽你值得拥有。

      迣忍着剧痛揉了揉自己的쬮腰间,刚才被掐的那个地方绝对肿了。

      Ւ“这女人真是不讲道理。”

      白羽泽看了上蛔官子妍一眼,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不过被人莫名其妙的掐了一下,他白羽泽꺈怎么说都要欺负回来才行啊,不然越想越气。

      于是乎,白羽泽冒着被打死㌆的危险,慢悠悠的伸手戳了戳上湳官子妍白嫩㰴精致的脸븨颊。

      上官子妍如同被天使吻过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个凹洞,看起来很有喜感。

      白羽泽调侃着说道:“喂,这就生气了,你这气量不行啊。”

      “你想死吗?”上官子妍冰冷的眼闇神看了白羽泽一␤眼。

      “试试啊。”

      쾴 “你说的,别后悔。”聿

      “我会怕你?!”白羽泽一脸的不屑,表示自己完全不虚。

      “上号,1V1,看我不弄死你。”豓上官子妍语气不好的说道。

      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她今天一定要帮白阿姨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臭家伙。

      “谁弄谁还不一定呢?”白羽泽毫不留情的回怼了过去。

      㡔大号荣耀王者,还打不过一个小铂金吗?

      不存在的。

      墋 上官子妍其实有两个账号,平时暴露出来的段位只有小号的铂金。실

      上官子妍也嘲讽道:“别嘴硬,到时候有你哭的。”

      她一个最强王者难道还打不过一个钻石吗?

      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白羽泽自己也有两个账号,平时暴露出来的也只有小号的段位,只是一个永恒钻石。

      ꅲ 덒 所以上官子妍自然认为白羽泽特别的菜。

      于是,这两人在阴差阳错之下,都登录了自己的小ᕨ号,完美的避开了彼此想认的机会。

      “TiMi”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