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电影免费

      季冬晨感觉背着一块犹如千斤重的大腩石,压得她快要窒息,她猛一抬头,发现自己终于爬上了山顶,刚想龂松口气,䯕一大盆炖肉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诱人的香味儿直往鼻子里钻,䨌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于是,她两只手麻利的用力在衣服上蹭了蹭,双眼如狼般盯着炖肉用力吞咽了下口水,伸出了自己的胖爪子。

      忽然,“叮叮叮”一连串的声音传入耳中,炖肉瞬间消失不见,季冬晨急的大喊:“啊,肉,我的肉,谁他娘癐的赶偷我的肉。”

      “喂,季知青,醒醒,季同志,季同志,你这是做梦梦见肉啦呀!该起来上工了……醒醒……”

      ֪ 孙娟听见闹钟响了,睁开眼睛就听见睡在她ᖪ旁边的季冬晨,闭着眼睛手舞足蹈还骂骂咧咧的,蹌一看就是做梦睡迷糊了,赶紧去推推她,叫唤了几声。

      가季冬晨在听见孙娟说“该起来上工了휭”才彻杩底醒了来,双手用力搓了㳠几下脸,竻心쫳里直想骂娘。

      昨天下地干一天活,晚上睡觉爬了一晚上的山,最后还拿肉来馋她,真是气煞我也。

      季冬晨再是心里不爽也得拖着浑身的疼痛起来,麻利뛎的扎好两个小麻花辫洗漱好。

      趁着锅里的饭还没熟的空挡,季冬晨到院子里强忍着疼痛拉了拉筋,打了两遍㵷军体拳,做了几个俯卧撑,浑身的胀痛感这才好了许多,看来早晚还是要拉拉筋打打拳Ꙋ锻炼锻炼才行㦅,这个上一世ὃ的习惯必须保持。

      吃完饭,季冬晨刚把两个大锅饼子装好,一旁等着她的孙娟ꇂ皱眉开口劝道:“季同志,我看你还是悠着点吧,一大早你就吃了两个大锅饼子,一大碗高粱米饭,这又带上两个,䡽照你这样每顿吃下去,你后半个多月可咋整啊!”

      季冬晨一脸无所谓:“没事儿,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还有些粮票,到时候去买点粮食,饿肚子实在没法干活。”

      孙娟听罢,还想在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这Ѽ时一个阴阳怪气儿的声音传来:“我说孙知青,你这是瞎操哪门子的心哪,忘了人家姓什么了?人家有堂哥是椊大队长,亲大楳哥一家也在这生产大队,还愁没饭吃,嗤”

      帒 王春梅露出一脸你傻啊的表情,哼了一声,抓起墙上挂的草帽出去了。

      孙娟顿时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心里暗〒自傲恼,怎䠿么把季知青本就是这季家屯녿的人给忘了呢,싧连忙开口解释:“季同륚志,我忘了你有亲戚在这生产队了。”

      季冬晨旲笑道:“我知道眔你是好意提醒,谢谢你䘍啊孙娟同志,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饭量大,你吃一天的粮食,也就勉强只够我吃一顿的,走吧,궽该去上工了。”

      季冬晨话落,率䥵先转身走出了房门。

      쌸 孙娟眼睛瞪大,吃惊的张大嘴巴,活像一只死鱼。啥횄玩意儿?还勉强只够吃一顿,哎呀我滴妈,那不是得跟猪一样能吃。

      等孙娟回过神来时,屋里只剩下她一人了,赶紧快手快脚価锁好西屋的房门,刚转身就见乂江卫红手忙脚乱头发凌乱的从东屋出来,一看就是刚起来,只怕她要饿着肚子上工了。

      孙娟只是对江卫红点点头抬脚就出了房屋,小跑着去追季冬晨她们。

      ্江卫红此时心中后悔不已,王月叫她拿出早上的口粮一起做饭,可自己实在太困了,一翻身就又睡了过去,直到她们都要去上工了这才又喊了她一声。都怪王月,还组长呢,就不能多喊她几声。

      之后,季冬晨又上了的两天工,每天都是八个公分,种大豆的地还是挺多的,常具体是多少亩就不知了,估计还得再除几天才会换地。

      今天六㻊点下工后,季冬晨几个新来的六个知青鄂,到生产大队部把安置款给领了回来。

      季冬晨没有回知青院儿,直接拐去了大队长家,商量一下修老院房子的事儿。

      之前刚来休息那天,季冬晨就去看过老㧈院的房믃子,低矮的院墙这缺个口那塌了的,更是连个大门也没了。

      Ͷ 坐北朝南只有两间的土砖房,一间外屋地(堂屋也是厨房)连着一Ꚕ间主屋,地基是石头打的,房子底部离샊地面有半米多高也是用石头磊的,所以,房子这么些年没人住都没有倒塌。

      门窗没了,只有房顶是已经翻盖一新的瓦片,是去年原身去世的老妈找人修的,其他地方没来濨得及修。

      现在,鞼需鐕要把窗户和门重新装上,季冬晨想装上玻璃,一块玻璃才几毛钱也不贵,堂屋加ὗ上主屋前后只需六扇窗户,炕要扒了重新똔砌。

      灶台旁边有一个土炉子,໱连着主屋南炕窗边的火墙,冬天烧水取暖很方便,至于烧水壶和大铁锅,没有工业券有些不好弄。

      要说那老房子还是季铁柱和王憪小花结婚十年后盖的,老大季树伟结婚后实在没地儿住,就另盖了一处房子,季铁柱没了后,二儿子从这处老房子里搬去了青市,三儿子已经去了部队当兵,大女儿早就嫁人了,王小花怀了季冬晨后就直꘬接搬到了大儿子家住。

      欌老院子就空置了鰰下来,而且王小花还言明,任何人不要打那老院子的主意,也不允许踏足,所以自留地没有耕种荒的很。

      老院在村中心也是挨着屯里主干道的,位置不错,离大队长家隔了十几户人家,

      经过交谈,大队长季根生在公社还엾是有些人脉,他说能弄到水泥,这另季冬晨欣喜不已,当下就决定把主屋Ɩ内的墙壁和灶台四周都涂上水泥,这样也能使房屋的墙体更牢固,也不掉土冒烟,地面在铺上红砖,鲴用水泥勾梜缝就行了。

      而这个季节,人还是好找的,乡下盖房子都不给工钱,但请人,中午得供人家一혳顿饭。

      最后一算,也就水泥费些钱,季冬晨给了大軷队长这个堂哥七十块钱和十斤粮票,让他帮忙找人修整老房子。

      季冬晨离开大队长家后,直接去了大哥家,在他兰家蹭了锿顿饭,当然不可能吃饱䛗,大哥季树伟手里攒了点钱,最后季冬晨借给他一百块钱就说够用了。

      季树伟听说季冬晨找了大队长帮忙修老房子,赶紧开口,说是到时他带着建国也去帮忙,顺便把建国盖房子的事也拉上进程。

      季冬晨趁火打劫,拉杆子上线,走前对大嫂笑问:“嫂子,不知家里可还有蔬菜种子、菜苗,葱苗什么的,我想把老院子的自留地都种渋上菜,可坼我也不会种,您看?”

      大嫂张小翠立马开口应道:“有的有的,咱这农村䀊的自留地可不小呢,这几天下工ඏ后,我和你大哥带着你几个侄子去老院把地开垦出来浇浇水,然后再放个两天,到㾍时候你想种啥,哥嫂都帮你种上튿。”

      季冬晨连忙不好意思的客气说:“这怎么好意思呢,大家上一天工也挺累的。”

      季树伟当下就෯点头敲定:“这有啥,摸黑干活那是常有的事儿,那点活根本用不了几天。跐”

      季冬晨在快走出大门的时候,偷偷塞给了大嫂张小翠五块钱,算是补偿他们帮自己打理糩院子,大嫂的脸顿时就笑成了一朵菊花。

      煏能不高兴嘛,在生产队一大家子一年下来也就会到手几十块钱,大部分工分都换成了粮食,有些劳动㦭力少,老弱多的人家,甚至还倒贴粮食和钱给生产大队呢!

      所以呀,吱不要小看五块钱在뻰这年代,特别是农村人眼中的价值。

      “果然哪,在这里有几个亲뢒戚就是好,没粮食了还能去混口饭吃,不像咱们,每天累死累活的到头来也分不到多少粮食,冬天的时候为了省粮食,那都是每天只吃一顿饭。”

      䜆 季冬晨刚进屋就听见王春梅意有所指걊的话语,不用说这是眼红了。

      季冬晨也不去理会,提着暖壶就出去了,准备锻炼一会儿后,洗洗头发。

      孙娟见此,立马跟了出去,嘴里嚷嚷着也要洗洗头发。

      王春不屑的撇撇嘴:“马屁精。”

      坐在炕上缝补衣裳的刘小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双穅眼无神开始发呆,心里却已经與在千思百转。

      刘小英来自东省的一个죣小县城,已经下乡六年,目前二十二岁了,由于性格沉闷不爱说话,长相一般。干活挣的工分也只是能骫勉强养活自己,在知青里面很不显眼,与她同一年来的两个女知青,一个嫁给了这里的村民,一个与男知青结婚在季家屯盖了房ꫮ,都已经有了孩子。

      虽然也有生产队的妇女给瀱刘小英介绍对象,但她心里还是瞧不上农村人䳬,一拖再拖,年龄就托大了,被这样每天省吃俭用下地干活给磋磨的,早就没了身为城里人的高傲。

      在看人家季知青,刚来不仅每天能拿八个工分,还有亲戚帮衬,每天都能吃饱饭,可刘小英自己呢?㽎拿什么跟人家比。

      回㑘城又回不去,工农兵大学的名额根本就不会落在她刘小英头上,家里人也不帮衬寄钱寄票什么朶的。

      쑺 于是,刘小英决定今年就把自己嫁了,想着想着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季冬晨可不知道因为她的总总表现和背景,刺激到了沉默寡言的刘小英,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要喝上人家的喜酒了。

      盤此时还没有到晚上八点,天还没有彻底黑,孙娟和蹲在墙头上的秦天明,一个一脸好奇,一个眼睛放光的盯着季冬晨在院子里比划。

      季冬晨感觉这个拥有一身蛮力的身体,打起军体拳简直是得心应手、虎虎生风,越打越起劲㥀。

      一套军体拳下来,满院子尘土飞扬,季冬晨更是一身灰头土脸。

      秦天읆明见季冬晨停下来,连吹了几个口哨,然后大喊一声“好”,开始用力鼓掌,把孙娟吓了一跳,狠狠瞪了他一眼。

      秦天明厚着脸皮,非要季冬晨交交他打那套拳法,然后秦天明从季冬晨口中得知那叫军体拳,当听到这名字,更加觉得胸腔火热、心情澎湃。

      璬 㹇 季冬晨可쒝不会免费交他,这很费时间和精力的好嘛!所以让秦天明许诺季冬晨符合常理的一个条件,等日后季冬晨有需要了再叫秦天明去办。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