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女教师强奸强爆

      吴斯最后决定亏待一下腿……

      没办⼓法,穷啊,父亲的抚恤都用来给母亲治病了,自己当初⭙剩下的学费都是借的,这两年刚还上。

      也不知新医院的待遇怎么样。

      鮉 出了小区,只要穿过一条窄巷쥏就是最近的小吃街,应该还有几家店在营业。

      “吃个砂锅好了。”吴斯一如既往的喃喃自语。

      虽然也是一线城市,但沧海市的夜生活并不算丰富,深夜的街上只有他一个人走着。

      耳机中播着预存的沧海新闻,听新闻还是当年父亲逼着自己养成的习惯。

      날 “近日来,我市弃婴问题日渐增多,母亲多为学生唜,专家分析……”

      吴斯默默又关上了新闻,他不觉得这种事分析出个花来就能解决。

      忽然,他在窄巷面前停了下来。

      힋沧海市棚嚘户区改造已经基本完成了,但不代表一所平房都没有,眼前鳚的窄巷便是一串平房组成的。

      其间没蕺有路灯,只有墙上挂着的灯泡忽明忽暗。

      周围寂静无声,窄巷的入口显得无比幽暗,仿佛连接的是另一个世界。

      ٚ 暗自吞了口唾沫,吴斯又开始줸念绕口蓮令了,但终究没有绕路。

      这쐲里ꔆ自己以前髴经常走,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走不错,虽然今天큿看挜上去有点怪⥶,堂堂老爷们儿也不至于不敢进去。

      走入昏暗的小巷,只有鞋底和凹凸不平的地面磕出的踏踏声,世界仿佛化作了老电影般的黑白。

      明明窄巷外面就是灯火明亮的小吃街,甚至能看到摊位上,三三两两还在喝酒聊天的人。

      他却觉得自己和对方是在两个世界,脚下的路仿*佛没有尽头,似乎再不能从这条窄巷里走出去了。

      “哇啊~~哇啊~~”

      忽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突兀的响起,珲吓了吴斯一激灵。

      扭头向路旁看去,竟是一家开着门的网吧。

      也许是这两年新开的吧,吴ꍻ斯并不记得这里曾有网吧,奇怪的是里面空无一人,包括吧台后面也没有网管。

      惨白的灯光照出来,却马上被窄巷的黑暗吞噬了。

      后 ꁤ 婴儿的啼㐎哭,就从网吧里面沥传来。픣

      本能告诉吴斯这个地方不对劲,赶快离开,这一切都和你没关系。

      然而刚刚那则关于弃婴的新闻,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婴儿的啼哭越发激烈了。

      自己若不去,也许一个刚刚来到世间的小生命就要就此夭折。

      拨了ꄅ一个报警电话之后,吴斯还﹕是走了进去。

      将삌手ᦏ术刀具现化握在手中,他这才多了几分安全感。 樚

      循着婴儿的哭声,吴斯渐渐来到了网吧里面的钃厕所。

      面前的隔间,便是婴儿哭声传来的地方。

      一股怒气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甚至冲散了恐惧。

      自診己曾经只是听说过,有的少女㷥会将婴儿产在厕所里,随后弃之넼不顾。

      ﬉ 拈 撰但他从没想过这种事竟然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

      昼 咯吱……

      打开隔间的门,一个连块布都没裹,甚至脐带也没处理干净的小婴儿,就那么啼哭着被抛弃在地上。 츣

      这一刻,吴斯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뱾巨大的冲击。

      好狠的心呐!

      ┴ 跨步上前正밳想抱起婴儿,他却ⴂ发现婴儿不哭了⧶。

      而是朝自己咯咯笑了起来。

      吴斯有些奇怪,这么小的婴︲儿,只有饿、ᅯ难受会本能的哭,就算笑基本也是㟭无意识的才对。

      正纳闷,婴儿突兀地睁开了双眼。

      眼中无瞳无白,只有漆黑一片。 ຒ

      边笑,边流下了两行血泪。

      ……

      “啊!”吴斯吓了一跳,⸊猛然后撤,却矌感觉有什么顶住了自己的背,明明有空间却退不了。

      诡异的婴儿飘了起来,胯朝自己越飞越近。

      爂 终于,危机时刻吴斯想起了自己的新技能。

      真视之眼!

      圣力灌注之下,看破一切虚假。

      “噫呀——!!”一声ﵘ尖锐刺耳地怪叫之后,吴斯眼前的一睶切都发生了变化。

      륔没鶗有什뾫么无人的网吧,也没有诡异的弃婴。

      他走进了窄巷中两间䭈房屋的夹道,后背顶在了墙上,所以无法后退。

      “呼,呼,呼……”吴斯大口喘着气。

      单薄的衬衫已被冷汗浸透,湿漉䉏漉的贴在背上,凉风一吹,他不禁打룱了个冷颤。

      쉄 周围依然昏暗,却没了先前那种违和的异样感。

      他这才逐渐放松把手术刀捏到发白的手指,但刀依旧不敢收回去。

      “谁在里面?是你报的案吗?”ຒ夹道外面传来男人的呼唤,一束手电筒的光照了进来。

      吴斯下意识眯起了眼睛,光线刺的眼不舒服,他㞊却终于放松了下来。箺

      眼睛适应了光亮,刚要往外迈步,夹道外쾎的民警却脸色大变:“站在那别动!立刻高举双手趴汑在墙上!”

      另一个则用手电筒照向了吴斯身后。

      看着已经掏出警棍的民警,他虽然莫名其妙,还是乖乖的趴在了墙上,同时朝光线照去뫒的方向瞄了一眼。

      却发现夹道的深处疕,倚墙坐着一具干瘪的男尸,面容扭曲可怖……

      錩……

      吴斯悲催的在警局呆了半宿,这个时间原本会更长。

      但臌好在给秦逸阳打了个电话,通过他找的人担保,自己又做了个详细的笔录终于被放出来了。

      那具男尸吴斯一问三不知,为什么大半夜跑到那个夹道里去也解释不清。 겘

      又不能对普通民警暴露身份。

      幸亏第一时间把手术刀收⸡进了游戏背包弼,不然跳进紫芽河也洗不清了。

      自暴自弃的他把真实遭遇详细说了一遍,却被怀疑精神不正常…… ﺎ

      等到最后终于䏞出了局子,也凌晨4点෨多了。

      饥肠辘辘,困仉乏不堪。

      回家睡了没多久的回笼觉,就又要萘上班,简直人间惨剧。

      ଺上班路上买的煎饼果子,就是自己唯一༟的救赎了……

      关于自己遭遇幻象的事情,电话里和秦逸阳也说了。

      可他们目前要布控对付食尸鬼,已经忙的焦头鵷烂额,暂时没有⚍精力管这件事,只嘱咐自己注意安全。

      燑 ……

      来到科里,本以为昨天没收到穆灵妍的消息,肯定一切平稳。

      没想到刚换好衣服进入病区,就听到呼吸机发出“嘀嘀嘀——捤!”的刺耳警磶报。

      吴斯立刻赶去1床⓷——拾荒老人的床ᗓ位,发现老人此刻已经醒了,正在拼命的挣扎。

      줙 这也正常,生䁂命垂危在ICU经过抢救的病人,逐渐䉦撤掉镇静药后䃺,发现自己手脚被约束,身上还插着各种管路都难免烦躁。

      看看监护上患者飙㐇升的血压和心率,显然是老人自己着急折腾则的。

      吴斯连忙微笑安抚:“老大爷,别害怕,是我啊,总给你送快递纸箱的那个。”

      老人看清了吴斯后,愣了一下໱,果然停止了挣扎。㡄

      却双眼泪流不止,ⅸ看上去并不像劫后余生的喜极而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