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口味综艺

      䢯 讲武堂内申行长老的精彩授业还在继续,下面的弟子们绝大隵多数昏昏欲睡,只有少数新入门的弟子听的神采飞扬。这边暂且不表。 涋

      在药田ꔳ葛㣃优躺的张平安,本想着一上午懒洋洋的混过去,没想到竟然被一个繏不速之客给扰了清闲。

      “你就是药田的田主?”

      这声音刚强又沙哑,但又透着稚嫩的感觉,像是变声期的少年被扯坏了嗓子。䲘

      张平安一开始还吓了一܁跳,忙向声音来处看去,见一青衫少年,约莫20岁左右,相֤貌清秀,神情木讷,只清冷的看着张平安,一口子母꣙刀斜挎在腰间,右手按住刀柄,手汛上老茧遍布,应是长期练刀或者劈柴,但是没有防护药膏维护造成的后果。张平安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肯定不是长期在谷里的人,因为这种护手药膏十分普及⹒且好用,每➢日练武以后涂在手上不会给手上留下半点伤痕簵,李无星她们还会用更高级的药膏或者药粉摩擦,据说还有ᖢ美手的巼效果。

      刀 “⌭啊,我就是这片药庽田⅀的田主,张平安,奋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你好,田主,我叫风南英”。礼⁹貌但不失冷漠,风南英抱拳和张平安互行了一礼䷆,说道:

      “我欲在药灂田附近住下,还请田主给与一容身之所。”

      “阁下可有青云堂的调令,若无调令,药田这蹓里是不允许其他人久待的。”

      “我并无青云堂的调令,但有负责青云堂的长老陈光的手令。”说罢,风南英幻递上来一封手书,张꧐平安双手恭敬的接过手书,仔细查看了半꼊晌,仍双手将手书递还。

      “既然有陈光长老的手令,风兄想要住在药田当然没问题,只是现在的住所内已经有两人,我和我好兄弟张无争,风兄如果也住进来的话,三个人过于拥挤,而且我看킡风兄双目훞有神,孔武有力,想必是勤于修武,我和我兄弟生性惫懒,住在一起怕是有扰风兄的向武之心。不如你我将仓库收拾一番,给风兄一人居住可好?”

      ק “好,”风南英点了点头,却突然有点羞赧道ဨ:

      “以后还请田主多多关照,在下不会务农,不过手上功夫还行,过几日出宗门去做点保镖护拆航的任务,用来补足在下的ᕶ那部分贡献和钱粮。”

      多一个人驻릎守,药䧟田的每年上缴下限一定会提高不少。 

      惕张平安无语了,含泪看了看正在茁壮䉃生长的良田,心中哀叹道誀:

      “可怜喫我辛辛苦苦看着你们沃成长,如今迫于形势,不톟得퓪不学曹操,来一出挥泪斩王垕。”

      待ẉ收拾好了仓库,张无争也回냭来了,李无星二女和他在讲武堂外就告辞分开了。张平安将无争和风南英互相介绍认识了之后,剔又吩咐无争明天将粮田都锄了改种药田,三人便各自ᢅ回屋睡了。

      翌日清早,张平安懒洋洋的推开屋门,看到风南英正在药田旁边慢悠悠的舞刀,张无争不一会儿也出来了,和平安一起看风南英练武。无争不禁赞叹道:

      “能耍的这么慢,真是厉害啊!”

      “是啊,和人对敌的时候固然是要迅如霹雳,缓若盘泥,可是练武的时候能把速度放到这么慢,此ᑓ人对挥刀时劲道的控制已经登堂入室了。”

      乮 “这还没用上真气呢,他会有真气吗?”軉

      “看他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如䁴果뻑胸中凝结出了一口真气,刀法还这么游刃有余,真是年轻一辈中不得了령的角色了。”

      “不过咱俩也没见ᯒ过什么厉害的角色吧。”

      賜“人艰不拆,兄弟。”

      “这神通什么时候能定型啊,大好的光阴都荒废了。”

      张平安没有答这句话,他略有羡慕的看ﰔ着风南英练武的身姿,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风南英早就看到了平安⚔和无争两人,不过픙他并不在意二人的뵷旁观,他练的这套不过是稍微好一点的武技,招式都是浮云,手腕运力的技巧和经脉间发力的技巧才是不传之秘,外人如果看了招式强行修炼,不是瞎练不成ꥰ就是筋脉被毁。而且这套风雷刀法并没有心法,也就是功法相伴运行,修炼的时候不需要担心被人쐙打扰走火入魔,所以仍旧按部就班的耍完完整的一套刀法。

      “楶好刀法啊,南英大哥。”

      “田主,无争兄弟,你们起的太晚了嶰。”츍

      “哈哈,我昨天说了,南英大哥,我们㎆兄弟俩向来惫懒惯了,无争昨天晚上非要看医书看到大半夜,整整烧了半罐樗子灯油,晃的ཐ我也睡不着,这才起来晚了。”张平安打着哈哈说到,扭头对无争喝道,“都是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神经看书,去把粮田都锄了,䞤再种上药苗。”

      说完张平安去寻他最心爱的竹ༀ椅。

      “我得补补觉了,省的一整天的没精神。”

      张无争憨憨的笑了笑,转身下地干活儿去了。

      风南英对着张平安摇了摇头,看了眼无争,转身离开药田去青云堂接任务去了。

      钠他这一走就是半个月,半个月以后,风南英带回了价值两个月药材产峡量的贡献点和不菲的金银,他一趟出门半年的任务就完៙成了,还余下不少的伙食费,这让最近正犯愁的张平安眉开眼笑,平安原本想着现在多了一张嘴,却锄了所有的田,来年恐怕要喝西北风了。结果风南英这趟外出,三个人皛两年的伙食钱都不用愁了。

      就这样,筒三个人在药田ꎖ的日子欇一天天Ѿ过去,每日风南英都按照最标准的武者锻炼时间表进行,早起稳固功法以后练刀,午饭后修炼功法,下午练ᑄ刀,晚Ť饭后修炼功法,睡觉,武功稳步提高,平安和无争也没看到他修炼地法,也没有多嘴去ଃ问,每日三人吃饭的时候都是错开的,因为这俩货起的晚,每天吃饭的㓰次数还多,和风南英总是吃不到一个时间去。

      첈张平安每日䣘依旧蜷在竹椅上犯懒,遇撅上下雨天᠎就和无争躲回屋子里也不出门,张无争每日就是田里干活儿,浇水務、施肥、打药、锄草,有的时候躲在家里看医书。风南英去他们房间里看过,当时这位平日不苟言笑的刀客在见到一整面墙的医书的时候也惊得是目瞪口呆,柗他怎么也想不뺇到,两个撇懒散混日子的家伙弄这嬆么多医书干什么。

      盺不过三个倏人很有默契的互相都保持着不近的距离。

      ⣜ 照张平安的说法,这厮的荷尔蒙闻着腥,容易吸引狼,躲开点好。

      按照风南英的想法,这俩货行事猥琐,必有阴私,要不就是小人心性,要不就是另˺有图谋,不管是哪种情况,自己还是远离比较好。

      属张无争最没心没肺,每天开开心心的下田看书,只是李无星已经快半年没有来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