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卫校成教办

      “程经理,你跟我说说,红馆这些年的一些运䎲营情况,还有依你的经验,红馆有什么改进的地方,提提建议。”

      宁天林的手中,都是红馆归属权证明。

      占地多少亩。

      ᠶ价值多少钱这些。

      并不包括运营情况。

      반 所以,对每天能赚多少钱,支出多少,手下有多少员工,流动资金多㉶大,他还是䐇一无所知。

      而这话,听牎在程思明䢚的耳朵里,却以为是宁天林想要考量他的水平,是对他这经理的一个职业考核。

      所以回答的非常认真。

      该说븎的都说了。

      宁天林也时不时的补充询问一句。

      两个多小时䭭后。

      一行人来到了红馆外面⭮。

      陪在宁天林身边的人更多了。

      总经理,副经理,主管什么的,一股脑都来了。

      都是小心훒翼翼的陪在宁天林身边,回复着他的问话,生怕哪一句话说错了,惹老板不㑕高兴,直接把他给开了。

      “老板,今晚是刘芸的演唱会,这些人,正在布置舞台,调试灯光什么的,很快就好了。”

      进了场馆。

      见宁天林目光落在舞台上,程思明连忙解释。

      “哦。” 鮊

      宁天林点头。

      这件事,他知道。

      小姑宁馨给他说过。

      “老板,我手里有五张票,在三排最中间位置,您若喜欢的话,我可퉀以来安排,您也可以感受下咱们场馆的效果。”程思明提议。

      “好。”

      㮡 宁天林点头。

      而就在宁天林几人,继续转转的时ꪪ候。

      下午五点。

      ϒ ⡘红馆后⍲台化妆室。

      纞 럠一片莺莺燕燕。띖

      二十来个女生凑在一起鹴,对着各自镜子,描眉画脸。

      她们都是参加橷今晚演唱会的舞团,来自京城澅艺术学꾷院舞蹈系。

      ⤘宁馨眲也很认真的画着。

      ﴷ她舞蹈꿑功底非常出色,是今晚的跳舞领队。只不퀄过,化妆的⧋时候,眼光时不时的看向门口。

      她在等一个人。 Ż

      㶩五六分钟后幣。

      看到门推开,一个四圥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进来,她眼睛一亮,连忙站起,有点拘谨的跑向对方,小心翼翼道,“周老师。”

      “您来了。”

      렝 “我想求你一件事。”

      碷 宁馨说话有些忐忑。

      因为她知道,眼前女人不好说话。

      脾气臭。

      但她是这次舞蹈负责人,သ也是学校里派来,和明星刘芸接头的。

      “有事快说쥦。”

      周琼淡淡的看了宁馨一眼。

      正好。

      她也有事找宁馨。

      “周老师,我一个亲戚,刚好来北京,他也喜欢刘芸的歌녰,知道有她的演唱会,就想进来看下,可是网上没有卖票的了。”

      “敿所以,周老师,您能不能让我带他。。。从后面小门进来啊,就说是咱们舞蹈团的。”

      “ꦫ他就站在幕后써边上看就是了,不需要座位。”

      她口中的亲戚,当然就是宁天林。

      只是她的话刚说完,周琼原本就冷的脸,更是直接拉了下来,“亲戚?”

      “你亲戚想来,不会买票啊?”

       ᅪ“网上买不到票,他早点干什么去了?现在着急了롬?”

      “还有,你把咱们这舞蹈团,当⸁成什么了?收容所吗!我是有这个权利,但能公权私用梻吗?以后这种话,不要给我提了!”

      읇 周琼的话很大ꚪ声。 ﯪ

      化妆室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 都停下手,望着她们俩。

      “还有,宁馨,今諾天歧的伴舞,你就不用去了。”

      э “由薛蔚然替你。”

      周琼的边上,还站着一个女孩。

      刚刚一直跟在她磸的身边。

      “蔚然,赶紧去化妆吧。”

      “等会在台憦上,发挥自然点。”

      ᣓ 边上的女孩一听,连忙点头껑,笑道,“是,周老师。”

      就转身,去一个玻璃镜前化妆了。

      甚至还示威般的宨,看了眼宁馨。

      宁馨愣住了。

      不让我上?

      连忙道鏲,“周老师,这怎么回事?我能跳呀,好好的,为什么要把我换了呢?”

      “我是这次的领舞,她薛蔚然就没怎么参加过排练,怎么能临时上场呢。”

      宁馨急霺了。

      她为了这舞蹈,辛辛苦苦排练两三个月。

      怎襶么临了上场了,却不让人参加了呢?

      还换人了。

      “原因?”

      周琼眼睛一蹬,鮮“当然是蔚然比你跳的好㬫呀。”

      “蔚然的动作,肢体协调性,哪一点比你差了?”

      “蔚然是没参加排练,但私底下,也对舞蹈的动作,学了᜸很长时间,我相信,她一定能发挥的比你好。”

      “好了,就这样吧。”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然后一៵拍手,对化妆室内的所有人ᾶ大声道,“大家抓紧时间,化好妆,争取以最好的状态,完成这次伴舞!”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化妆室。

      宁馨还想追出去,但被薛蔚然喊住了,“宁馨,你就别缠着周老师了,她多忙,原因不是刚刚都给你解释了吗?”

      “你还敢违反老师的话啊。”

      薛蔚然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뭞样。

      因为两星期前,她私底下,给周琼塞了三万块钱,名额就这么换了。

      她有ꝃ钱。

      不像宁馨,穷得连新衣服都买不起。

      然后两个星期时间,她私底下,把要学的动作都学会了。

      띉“宁迗馨,说实话,聝要不是半年前,我去国外进修,半月前刚回来,你㔩觉得,这领舞的位置,会是你吗?”

      “好了,赶紧收拾收拾,陪你那亲戚去吧。”

      ࢳ “呵。”

      “说不定是你刚刚的话,说什崚么亲戚,惹周老师生气了呢。”

      说完,还鹳嗤笑一声。

      转头对着镜子,开始化妆。᱙

      “你!”

      宁馨很气。

      埦非常生气!

      她为了这伴舞,辛辛苦苦苦准备了三个多月,怎么到最后没了。

      做人쩈怎么能ฝ这样呢。 ఝ

      她清楚,绝对不是什珞么亲戚来了蝖,惹周老师生气。

      䞵明显就是故意的,早准备好的!

      若不然,她薛蔚然兎敢上台?

      明显私底下,早花时间把动作都学会了! ⶇ

      ﵙ 一时间。

      宁馨感觉委屈的很。

      眼泪都不自觉的要掉下来。

      但她打死,都不会让这些人看到她流眼泪的,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直到找了个没人角落,她的眼泪,才再也忍不住,不断滑뫇落。

      十几分钟后。

      她才稍稍平息。

      ᕄ 眼睛却都已经红了。

      拿出手机,犹豫了片刻,找出周琼老师的手흵机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喇她想再争取一下。

      但却被对方拒绝誎了。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呢。”

      宁馨感觉好无助。

      醴 靠在墙上。

      心中⎲非常压抑。

      久久之后后。

      拿起手机,ꈖ给宁天林打了过去,声音沙哑,还有些哽咽믦,“天林,你在哪呢?我没给你要下票,对ﱨ不ꖑ起。”

      “小姑今天也不伴舞了,你在哪?咱们出去看看京城的夜景吧。”

      说着,还用手抹了下眼泪。

      感卂觉好委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