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电影网首页

      杭州,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

      第一人民医院,充满消毒水的楼道里三个衣着迥异的中年人都紧张的站在闪着绿灯的病房门外。

      带着黑框眼睛的中年人紧张的在楼道里踱步,“老二,你说生小邪的时候挺顺利的,怎么生这个的时候这么难啊?”

      坐在椅子上穿着中山装瘦削的中年人,沉稳的看着手里的报告。

      “别慌!护士刚才不是说了吗,只是孩子发育状态比较良好,嫂子生产起来有点困难,再说了,在慌张咱哥几个也没办法。”

      吴一穷听罢依然在楼道里踱步,吴二白抬眼看向吴三省。

      “哎呦,别瞅了,带着呢,丹血人参,够吊十条命呢,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呐。”吴三省依着墙懒散中带着淡淡紧张的看向病房口。

      吴二白拿下眼镜反复的擦拭着,“正因为你办事我才难放心,这哪吒,也该有个响了吧。”

      话音落下,病房里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喊声,随后便是护士惊喜的叫喊:“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

      三人都长长舒了口气,吴老三笑着看着自己大哥。“老大有福气啊,两个带把的。”

      吴家三兄弟亦步亦趋的都走进病房,吴一穷透过医用的帘子看见自己妻子苍白着脸满头汗水的样子。心里面心疼不已。

      妻子的唇语他明白,是让他先看看孩子。

      处在小护士温暖的怀抱里的吴平安,这个时候头疼欲裂。

      记忆的最后一刻是身穿道袍包围着自己,在黑暗中穿梭的身影。

      日复一日的黑暗,日复一日的怨毒眼神,直到眼神渐渐再无情感。

      吴平安才发现自己可以操控这个灵魂了。

      “二哥,你说,小东西怎么一声不吭啊,小邪刚出来那会恨不得喊破天。”吴三省疑惑的问着吴二白。

      吴二白调笑的开口:“要不然你去掐一下小家伙,看他号不号。”

      “呵,我不去,大嫂的冷脸子我可不想在吃半个月。”

      吴平安现在感觉脑子里已经没有一万只针在扎,也起码得有九千只。

      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双眼,吴三省看着小家伙迷茫的双眼,尴尬的收回手。

      吴一穷刚想笑出声,看见自己孩子的眼睛就笑不出来了。

      吴三省和吴二白同样。

      因为,吴安的眼睛,是重瞳。一瞳之后,是一双毫无生机的金瞳。

      一九八零年,这是吴平安出生的第二年,很多事在吴平安仅有的清醒时间也弄清楚了,自己这是到盗墓笔记的世界。

      自己应该是无邪的欧豆豆。

      而他出生那会的重瞳,也有些猜测。

      地球那会他就是个重度冒险爱好者,珠穆朗玛的蛹洞里存在着异世界的修仙者,这是他在濒死的时候才发现的。

      进入山洞之后,吴平安已经神智不清了,隐约间只能看见一块发光的青鱼玉符快速飞过来。

      这个时候外面万里的雪场凝聚起巨大的雷暴云团,吴平安猛地一下清醒起来。

      脑子里一片清明,刚才玉符里的是一位异世界的修仙者清云子,据他所言,是度元婴雷劫失败,身死道消,心魂极度悲痛之下被雷霆带过来的。

      喜悦的感觉瞬间充斥吴平安内心,财富自由不代表他不渴望超凡世界,谁不渴望拥有一只无敌的考拉

      “你好啊,年轻人。”

      吴平安刚裂开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下一秒,整个人气质都反转过来,双眼诡异的看着天上的劫云。

      “小家伙,等会咱们慢慢来。”

      “区区凡劫,也配劈我元婴元神,你也配!”歇斯底里的疯狂声音充斥在这片孤寂的雪顶。

      话音刚落一道裹挟天地之威的雷霆狠狠劈在蛹洞的顶部。

      吴平安,猛吐一口鲜血,神情萎靡只剩一口气。

      “他妈的,忘了这小子灵魂只是凡体,共连在一起老子也是凡体了。一炷香,贼老天给本尊一炷香,炼化着小子灵魂,求你,就一炷香。”

      说道最后谦卑而怯懦。

      天上的劫云未曾停歇一下,依旧凝聚起巨大的雷势,清云子清楚下一道自己绝对扛不住。

      紧咬舌尖,吐出一口鲜血,血液流到地上,形成一个奇特的纹路。

      纹路闪烁起青色的光芒。

      “等爷回来,斩你气运抽魂炼魄。”怨毒的看了眼苍穹。随后打起精神双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印,调动青鱼玉符里仅存的元婴之灵。

      金色的火焰燃烧起吴平安的身体,一金一白两道虚影交融着开辟虚空离开。

      ......

      无尽虚空,那是渡劫期都无法长时间存活的地方,现在摆在清云子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第一看着吴平安死,然后他也跟着必须死。

      第二,用自己的神魂做舟,横渡虚空,能有万分之一在茫茫环宇找到一片世界。

      一九八三年,长沙

      “啊,小安,小安,你慢点跑,咱们一起去找小花玩。”吴平安身后跟着七的吴邪。

      吴平安二话不说,能跑多快跑多快,直奔自己爷爷奶奶书房跑去。

      吴老狗是土夫子,但是吴家主母可是真正的书香门第。

      作为成年人的吴平安自然不想跟小屁孩一起过家家,尤其是能把花戴头上做新娘的小花一起玩。

      “小安来了?”一声平静慈祥的声音从进门后侧边响起。一身素锦的奶奶显得格外温婉。

      “嗯嗯,奶奶早上好。”吴平安乖巧的答道。

      “今天还要跟着奶奶练书法吗?你三叔回来了,要不要去和他一起玩?”奶奶温柔的询问道。

      “吴三省回来了。”吴平安心里咯噔一下。

      吴平安乖巧的摇摇头,“玉经多磨成器,剑拔沉埋便倚天,奶奶,我们还是练字吧。”

      奶奶笑的更开心了。

      外院,吴三省洗去一身的风尘,坐在下位,吴老爷子坐在主位淡定的喝着茶。

      “一身子土腥味死人味,又下去了吧。”

      吴三省嬉皮笑脸的说道:“爹,您可坏规矩啊,你这样问,我很难办啊。”

      “难办啊,呦,吴三爷小老儿真是罪该万死,小老儿给您听个响的。”说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吴三省。

      吴三省心里发苦,自己这是撞枪口上了,上次回来老爷子还心情愉悦好好的。

      “唉,点子背啊,死背死背的,都他妈怪解连环,回头在揍他一顿。”吴三省心里想着,动作到不含糊。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声一声清脆的磕着。

      磕到红印子都快渗血了,“停着,等会下去找你唐姨冰敷去,吃年席敢给我丢人,你老子拿鞭子活活抽死你。”

      “身上这股子血腥味是镖子岭的那个地方吧,你怎么敢!”

      一脚狠狠踢在吴三省胸口,吴三省只感觉自己被解连环那辆长江750给狠狠撞了一下。

      “妈了个巴子,老子千交代万交代,让你别乱来,多给吴家留几个种,二三十的人了,连个...”

      “三叔?”门外一声喊声吸引了大堂两人的注意力。

      吴老爷子拿起手边的烟袋,眼神怜惜的看向外面的小小身影。

      “三伢子,你老子老了,你们这一辈的事老爷子不打算掺和了,对小邪好点,他也不易。”大堂里渐渐蒙上一层烟雾。

      吴三省心里一提一紧,面上依然不动声色。“爹,慎言。”

      吴老爷子往烟缸倒了倒烟灰,“丑话多说不妨事,你和他们呢,敢碰小安,有一个算一个,三寸丁的崽子,还没开过血。”

      吴老爷子昏黄的双眼带着难言的锐利。

      “爹,懂的”吴三省说完,起身径直走向外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