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小说

      陈冲面沉如水,死死盯着前方劫匪,脚下却ꃻ是不停。

      那贼人轻功卓绝、身法灵动,加之京城地形复杂,对方又占着先手,陈冲差一点追丢了。

      后来惊动巡防营眸,借着헦众人的火把,他才勉强看到一点影子。

      翻越城墙时,不知是因为带着ꐺ建宁囎还是其他原因,那人似乎行动有些不便。

      蠱 这个机会陈冲抓住,二人ꖄ距离缩㤤短了许多,是쀌以那人出城后,一时也无法将他甩掉。

      现在这个时代,并没纺有太浓重ۑ的环保意识,或者Ὼ说,城防安全高于环保需求。

      靠近城池的树木,绝对会被人覩为砍光,一方面是扩城时建材所需,另一方面、或者说主要原因,则是为了防止敌人围城时,就近伐木制作攻城器械。

      京城是数朝古都,人口之密集天下罕见,城周植被本就稀疏,在数度扩城之后,离主城很远一段距䃲离内,都没有了树木。

      此地属于北⿯方,在没有遮挡物䗞之后,视野便更加开阔了。喚

      今夜月色十分明亮,即便那贼人个子不高、身着灰衣,只要视力正常,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陈冲内力深厚,再横⪳练外功大圆满后,体力更是无比悠长。

      㩞这一路追击之下,他速度不仅没有降下来,甚至因为对方体力消耗,两者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来越近。

      ˺ 㢱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的怒火早已收敛,理智再次回归ᕜ。

      但这并不意味在抢回建宁后,这事就了结了,更不意味着要放ሗ对方一条生路。

      很多人都是这样,在被人触怒之时,恨不得将对方立即击杀。

      等情绪平静之后,虽㵸不再想着让对方原地爆炸,却会想出种种恶毒手段,ޖ让对方痛苦不堪。

      陈冲现在也是这样。

      采花贼本就该杀,采到自己头㸕上,更是罪该万死,在看到对方背影以后,他已经在心中琢磨,抓到对方后该怎么炮制了㒕。

      武 正在这时,一点细微的火光,映入了男人的眼底。

       唇 在极远的旷野中,一点橘黄色⦆的光뷢芒兀自跳动,旁边矗᳨立着四个黑影。

      他的第一反应是有埋伏,敌人还有接应的帮手。

      ∭ 䚿 随即,他又放下心来。

      自己现在ꭞ拥有四十年真气、大圆满化骨㛱绵掌坳、大圆满㦹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

      館用游戏来类比,自己就是一个高防御、高属性伤害、高普通攻击的猛男。

      在这个世界中,单从武功方面来看,除了龙儿的《金蛇缠丝大法》能勉强克制自己,陈ﰛ近南、冯锡范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再说,自己밡还能升级。

      他看了一眼属性板,高达158点的侠义值熠熠生藥辉。 兖

      这么多底牌ꖰ,有何惧哉?

      陈冲低笑一声Ⴖ,猛地催턭动真气,和那贼人的距离再次拉近腏。

       那人似是感受到压力,速度也快了一分,两人一追一逃,离那火光倒是越来越近了。

      “师傅!”謯

      离那火光还有᙮三五十丈远,远远就⻛听到一声惊呼。

      陈冲定睛一看,只见远处那火光旁,影绰绰站着两人两马。

      听到这声叫喊,他心中更加放松:如此年轻的徒弟,功夫不一定高到哪里去。

      那贼师傅听到这声呼唤,似是打了鸡血一般,身法忽的又快了些,只见他身子几闪,将建宁丢给自己徒弟,那贼人的镮徒弟则大叫一声“接剑”,扔出了一把长剑。

      随后就听“仓啷”声响絨,一道白光划破黑夜,ꩻ那人手持利刃反向陈冲迎了上去。

      “好贼子!”

      栕陈冲舌臼绽春雷,一声暴喝的同时,双掌往前一推,两记化骨绵掌便向对方打去。

      他沉腰送肩,双足猛地一弹,人已如炮弹般向对方撞去ഐ。

      贼人斜拖长剑,身子一晃闪过化骨绵掌,再回过身时,陈冲已经如蛮犀巨象ᠰ般冲到了近前。

      他似是知道뫎陈冲身负巨力,根本不敢硬接这一撞,下意识就往后退去。 

      陈冲皱皱眉,心中有些惊疑쫨,此人如此躲闪,又在建宁如厕时偷袭,似乎不像临时起意。

      莫非,这贼子一早就盯上自己了?

      他猜的不错,从建宁和他离开少保府,他就一直跟똡在两人身后,陈冲如何上城墙,早看的一清二楚。

      砖石夯土的城㞎墙,陈冲都能一拳捣个窟窿,更何况是肉体凡胎?

      对方力气本就大的可怕,又离着老远奔袭而来,再加上护体的横练罡气,这一下若是受实了,怕不是要把自己撞成肉泥?

      虽然不敢硬接这一撞,但贼人也并非毫无应对ɬ手段,身形不断暴退的瞬间,手中利刃锋刃疾点,덶将陈冲周身要害笼罩其中,妄图让对手知难而退。

      陈冲心中冷笑,再次缩阳入腹,不躲不避向前迎去,同时一招青譯龙探爪,抓蛩向对方利刃。

      贼人见此情形,心中不惊反喜,手腕急旋使出“绞”字诀。

      这把护身宝剑,就是硸他敢返身冲杀的底气!

      퉮 他手中的兵刃,是出自皇家大内的神兵利器,吹毛断发只是等闲,连铁甲都能一剑劈开,更何况是几根手指?

      雪亮的神兵剑光舒展㿙,在火光映䱯照下,如同绽开了一朵金红牡丹。

      夼这朵牡丹不仅绚丽夺目,更能夺人˜性命。

      离二人战场不远处,那两个弟子一脸紧张,看着师傅大气也不敢喘。

      他们见陈冲空手接师傅宝剑ؠ,心中嘲笑的同时,也有些暗暗欣喜——师傅赢뮬定了。

      二人拜师多年,自然清楚师傅的手段,随身宝剑更非俗品。 尧

      ᷖ 神兵利器对上肉掌,结果还用想?

      这一道剑光,最少能削掉敌人手掌!

      欣喜之下,二人大声欢呼:“师傅好棒!”

      “师傅好厉害!”

      几家欢喜几家愁,两人喝彩之쭍时,一旁被制住的建宁却心急如焚。

      建宁被偷袭时,那人没费什么力气,便轻而易举得手。

      不过贼人另有所图,留她性命还有他用琋,也就没当即杀人,点穴更没下重手。

      棷 而建ᙼ宁被抓溬之后,陈冲立即就察觉,随后便发了疯一般紧追不舍。

      后有陈冲这个追兵,四周有鞑子八旗包围,如此情况之下,那人根本没机会再点一次穴道。

      建宁生来锦衣玉食,加上自幼习练拳脚,功夫虽然不高明,但身体气血却极为旺盛。

      ᄽ 她被人提在手里,爬墙跳屋、飞檐走壁,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处于不断抖动的状态。

      被狂抖半个时辰,别说是被点了定身穴,哪怕是个活死人,也早被抖醒了。

      爲不过建宁知道自己斤两,即便穴道早被气血冲开,也一直隐忍不发,生怕对方再次点穴,让自己没机会脱身。

      㛾 㑘 看到陈冲硬接敌人利刃,她也⏢顾不得隐藏自己,下意识便叫出了声。

      “冲哥小心!”

      说话间,剑刃已然加身。

      “叮叮叮叮叮——”

      五声臽金铁交加的脆响ᇚ,看得众人惊掉大牙。

      鉬 利刃在五指间搅动,就如同碰上了钢铁般,发出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陈冲那白皙的双掌,却没有丝毫伤痕。

      콖“松手!헝”

      陈冲一声爆喝,徒手抓住剑刃一拧。

      傤 只听“刺啦啦”一声,剑刃在刺耳的声音中被拧成麻花,随篞着“咔哒”一下,对方手中剑柄瞬㬐间碎成一把ꢣ木渣。

      ᐡ那贼人手掌吃痛,连忙松开剑柄,见陈冲当胸一爪袭来,他连忙矮身躲过,随后大袖一甩击在陈ߎ冲腿上,就要借力往后退去。

      陈冲眼羃疾手快,一把薅譣住扫来衣袖,运爪如飞五指连揸,就要将捉住的手臂捏个稀碎。

      不料䋈连抓几런下,却揸了个空——那贼人袖中,竟是空空如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