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烫烫多久

      旅程,是前进,也是回首。

      陈欧从来都不是慨叹命途多舛的人。虽然命途多舛也算的上他这些年的真实写照。

      陈欧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非酋。毕竟他只花了64္80就把之前玩过的某个游戏里的一个ᾕ角色抽到了满命。

      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儿的。天地良心,他就是想找个避雨的地方。

      “各位大哥,有话好说,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酣也没听到,这只狗是騿你们的了,就当我Ậ没出现过。”

      他现在在一个山洞里,他眼前的是四个彪形大汉,大汉们身边跟着的是鵁四只看起来就很凶恶的宝可梦。毒骷蛙,流氓熊猫,凯罗斯和叉字蝠。

      他们围着的叉字蝠提着的一个大号的兜网,兜网里是十几只不同种类的精灵。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兜网底部的一只卡蒂狗。

      那只卡蒂狗一只脚顺着兜网的孔伸了出来,正朝着陈欧吐舌头,和兜网里的其他或愤怒或疲惫的精灵不同。

      陈欧居然感觉趁自己从它的脸上L看出了……‘这好有趣’的感觉。

      퀇见鬼!你被盗猎者抓住了好䝉吧!好玩?

      您慢慢玩吧,我走了……

      陈欧想着就要往外退。

      “抓住他!!!”其中一个身边跟着凯罗斯的大汉高声大喊。

      “他发现了我们的计划,不能让他走了!”天地良心!我光看你们隔这儿和那只卡蒂狗大眼瞪小ૈ眼了!你们说啥计划了!

      “别墨迹,动手,速度,关都这边还在等我们配合。”

      好家鎀伙,还不是本地人。

      “汪!”(揍他们!)

      狗日的!你添什么乱!……哎췙,不对,我怎么就听得懂这家伙说的是啥᫮嘞?惶

      陈欧看着卡蒂狗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先是变得激动,然后又瞬间迷茫了起来。

      和我有天生默契的……是一只憨憨狗?

      但是陈欧手上的动作并不慢。左手拍了一下腰间的精灵球,小火龙立马从球里蹦了出来,炕开口就是一发虚假的火花,真实的喷射火焰。

      四个猎人刚想嘲笑陈欧就放出了一只小火龙来迎敌是自不量力,然后就看见自己手底下的三只精灵被一道喷射火焰给逼的退了回来。

      正在提着兜网的叉字蝠见势不妙,忙把兜网一丢,然后张开嘴就朝着俯冲过去。

      讲道理,很正确的判断。 댺

      可惜对手是陈·野战没输过·欧。

      于是……叉字蝠,扑街。

      在四个猎人惊恐的眼神中,小火龙和共陈欧一볊齐动手了。

      于是……所有人,扑街。

      ————————————

      陈欧也和卡蒂狗玩起了谁先루眨眼谁就输的퉋游戏。

      陈欧不想玩的,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卡蒂狗对上眼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开始了这个幼稚的游戏。

      从背包里自觉的♘跑出来的洛托姆图鉴和刚刚安抚完那些被捕捉的宝可梦的小火龙一起无奈的看着一个傻子和一只傻狗。

      一分钟过去了,一人一狗在瞪眼。

      两分钟过去了,一人一狗在瞪眼。

      五分钟过去了,一人一狗还在瞪眼。

      终于,当洛托姆图鉴屏幕上显示到了七分四十二秒三一的时㎭候,卡蒂狗眨眼了ႉ。

      但훍它若无其事的继续吐着舌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뵯样。

      陈欧脸上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然后从腰带上取下了一个空的精灵球,然后放到了卡蒂狗的鼻尖处。

      卡蒂狗……咔的一口就咬在了精灵球上……

      “笨狗!不是咬的!顶的,你顶一下就行了!”

      陈欧这么吼着。卡蒂狗楞了一下,然后前爪腾空,人立起来,把嘴里的精灵球往上一甩,然后抬着头,用鼻尖稳稳的顶住韋了精灵球,还保持住了平䒛衡。

      陈欧:……

      你不是쌜卡蒂狗,你是海豹球吧。

      ⶳ 这么熟练,敢问狗哥你混得是水族馆还是马戏团啊?

      然后陈欧不耐烦的夺过球来,直接往卡蒂狗身上一扔。

      卡蒂鍐狗化作一道红光被收进了球里,球连晃一下都没有,完美收服。

      종 陈欧捡起球,心头五味杂陈。

      什么鬼哦,为毛和我쉎默契度超高的是这䕑么一只蠢狗……

      䀿这种天生的默契是可遇不可求的,就陈欧已知的,赤红和皮卡丘是,希罗娜和烈咬陆鲨是,还未出道的뿖小智和那个没见影的另一只皮卡丘应该也是。

      但在就没有其他的了。包括青绿和他的精灵们都是一次一次对战中得到的默契。

      陈欧这么想着,心ː里头平衡了不少,有总比没有强。

      然后把卡蒂狗从球里放了出来。

      卡飏蒂狗一出现就蹲坐在地上,抬起头瞪着眼睛盯着陈欧,小尾巴摇的像多加了一个马达一样摇的飞快。

      “我叫陈欧,你的训练家。”陈欧指了指一边还在因낯为收服的如此随意而Ⱎ震惊的小火龙和洛托姆,“这两个家伙是洛托姆和小火龙,以后大家就是同伴了!”

      卡蒂狗䒲顺着陈欧的手指看向小火龙和洛托姆맽图鉴,然后又把头转回陈欧处接搝着“汪”的叫了一声。

      陈欧面露疑惑之色。

      “你说,我之前放的烟花很好看?我什么时候放的烟花?”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小火龙和洛托姆,而这俩立马摇头,他们也没印象。

      “汪!汪汪!!汪汪!!”(就是在我的前主人的家駷里,你在屋子里放了好大一个烟花,房子都着了!!!)

      陈欧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这狗之前也是贝尔市长家里的……

      翑 贝尔市长好人啊!简直就是天使嚟投资人啊!

      先送小火龙,然后又送卡蒂狗来梅开二度!

      干(zai)得(lai)漂(yi)亮(ci)!

      陈欧收了收啥时候亲自到贝尔市长府上道个歉,然后再拐……ꔰ阿不,再发现一只明珠蒙尘的宝可梦的心思。

      他看向另一边被绑삏好了的猎人和锁好了的他们身上搜出来的精灵球。

      还好小ᅚ火龙和陈欧的动作很快而且不同寻常,给他们震撼的同时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解决了他们。

      这四个人身૗上都各带着六个精灵球。

      还好这些精灵都没有自动出球的权限。要不然陈欧可就只能跑了。

      至于为什么猎人们没有给那些精灵自动出球的权銖限?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对自己的精灵彻底的放下戒心的。更何况㇄这些猎人手中的精灵䪕的来路本就值得推敲,不设置自动出球才是他们这些人的常态。

      见识的越多戒心就越足。

      陈欧对这些猎人的来历和目的都很感兴趣。

      从之前的话推断,不是关都本地的猎人,那么来自哪里呢?又来这儿干嘛?

      “各位鎥施主,앸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啊?”

      陈欧双手合十,微笑着垂首问道。

      四个猎人看出陈欧学的是僧人,但不知道陈欧为什么学僧人。难巶不成这货还是个和尚?不对啊!有头发啊……但捗是小命都在别人手上ᐐ了,嫥这个和卡蒂狗大眼瞪小眼的傻子再怎么⎯憨憨也不能随意应对了。

      “大师ᒼ,我们这些人来自卡洛斯,想要到这里找一点稀有的精灵然后回去买赚將点外快。”其中一个大汉讨好的笑着对陈欧说道。

      陈欧一听卡洛斯三个字脑子里立马想起了某个相声演员,啊,不对,是某个猎人。

      眼前的四个大汉也是卡洛斯来的?为什么这么赶巧啊。

      关都和城都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有御龙渡啊。被抓住的几率比其他地区大不少。而且关都地区的精Ш灵没有其他地区那么受欢迎。

      “各位认识雷吗?”陈欧再次问道。

      “不认识!大师为什么这么问?”大汉异常果断的回答。

      陈欧眯起了眼,他仔细打量着大汉的表情。

      ၹ“你笑的有够正常的,如果不是回答上有问题,恐怕我还真的看不出来。”陈欧冷下脸,冷厉的道。

      “大师,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大汉的笑变得越来越僵硬。

      陈欧心中暗道还真让自己诈出来了。

      雷那家伙说ض的话一只都是三真七假,所以他才没有当场放了雷,而是把他交给了君莎。

      看来雷来这里的目뮤的能够揭开了。

      箳 陈欧看着还在装傻的大汉皱了皱眉,“啧”了一声道:“可惜我没有超能系的宝可梦,要不然直接催眠你就行了,不用费这么大的劲。”

      大汉的冷汗都渗了出来。

      䟍“小火龙,我们有四个俘虏,这个不说真话你就直接干掉他,卡蒂狗,你到另一个人身边,看见小火龙动手你也干掉你身边的那个。”ꑳ

      “呜~”(好!)

      “汪!”(收到!)

      小火龙跑到了正在说话的那个大汉的身边,爪子搭在他的脖子上。卡蒂狗仔剩下三个猎人“你不要过来啊!”的眼神中随便挑了一个身形较小的大汉,然后蹲在他身边看着他,一脸的喜庆,如果不是嘴里时不时的冒出火星,那个猎人说不定就真辁的认为这狗子是来卖萌的了。

      陈欧看着笑得比哭还ฤ要Ӵ难看的酥大汉问道:“你们和雷的身份是什么?为什么来关都?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们,你们说不说对我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你们不说我就少一事,直接把你们弄死也算为民除害,至于你们在筹划的事情也和我这个新人训练家关系不大。我只是好奇,不说就算了。我从来不勉强别人。”

      然后陈欧又看向卡蒂狗身边텝的那个人,笑着道:“他如果说的是假话,你ꭨ揭发的话就只有他死,你就能活了。当然,你们也可以赌一把。万一我就听不出஁你们说的是假话呢?毕竟我没有分匠开审问,你们可以用眼神串供的。”

      陈欧笑ꉭ的很温和。大汉笑的很绝望。

      他不知道陈欧说的不是很感兴趣是真是假,但是他赌不起啊。计划是首领的,可是小命是自己的。大家都是猎人,在你手下能多赚几个钱就跟着你干,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可言。能坚持到现在,大汉也已经算是有良心的了。

      更何况他已经遮掩了这么多次了,也够忠诚的了땁。

      现实不是电影,你永远不能期待亡命徒的底线。

      “我们收到了卡洛斯的盗猎者联盟发駉布的任务,让我们来关都协助这边的盗猎者联盟洗劫深灰市附近的御三家培育橽基地。雷是我们卡洛斯地区很有名的猎人,他也是我们的副首领䘉。据说他另有任务,好像是护送什么东西,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送的是什么东西。不过应该和前些日子我们盗猎者联盟一个山谷有关系。”

      陈欧点点头,这次应该不是假话,雷的鞎任务的确是护送,至于到底说没说谎……其实陈欧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他也不打算多思考,一会儿直接给深灰市的君ꨦ莎打电话然后让她来接管这些猎人就行了。顺便找辆车带自己赶路,收服了卡蒂狗之后,陈欧也不想再在林子里跋涉了。

      说句实话这事他还真的不想凑热闹。一来身边的麻烦事已经不少了,之前烧房子就已经挨了一顿骂了,要是再掺和进这种盗猎者跨区域联合作战的大计划,他还真怕奈奈美直接给他拖回去,老老实实的做研究员。

      陈欧笑着道:“好,你们运气不错,不用死了。”

      大汉等人送了一口气,大有一种鬼门关前闯一遭的感觉。

      ꕥ “洛托姆,打电话给深灰市警察局,让他们来接人。”

      “收到!洛托!还有!我不是电话洛托!”

      “好的电话,知道了电话。”

      “滴滴,理解不能。洛托!”

      陈欧和洛托ꤤ姆图鉴打趣两句,听着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紧绷的心弦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坐在地上,小火龙和卡蒂狗都跑回到他的身边,一个静静的看着他,一个蹲坐在地上朝他吐㻻舌头。

      陈欧失笑,伸出手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

      他和小火龙相处的时间不长,和卡蒂狗更是刚刚认识,但是在训练家和宝可梦的身份之下,如此的互相信赖已是及其的难得了。

      但是陈欧的感慨没有持续太久。

      小火龙和卡蒂狗的神情瞬间变得凶悍,它们盯着山洞的入口,做㈺出了㇘攻击的准备姿势。

      陈欧先是疑ܖ惑둖,继而就看到了一股白棈色的水蒸气从洞口飘了进来。一只拥有橘红色的毛发,强壮的四肢上戴着铁鷄环。背后是如白色烟云般飘逸的鬃毛,烟云之下,是利刃般的棕色毛发。脸颊上长有红色六芒星状的结构,额头上嵌有三叶草一般的金黄色发壳的宝可梦走了进来。

      陈欧看着那只缓步走进来的宝可梦吞了一口唾沫。

      젋“喂喂,这种主角待遇,我可享受不起呀。”

      “炎帝,怎么就出现了?”

      蔓ps1쀑.四千字我做到了。

      ps2.感谢问号的100书币打赏,这是qq阅读的同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