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痕无修

      表室长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道:“既然带来了那我就看看吧,不过我可不是面试官,也不䣝能巙保证能进我们台的。”

      李载彬道:“表室长说笑了紴,人事部的室长都不能保证,那我看就没人能保证了。”

      表室长微微一笑,穨也没有反驳,而是静静拿起罗静恩的简历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把简历合上,表室长对罗静恩道:“罗静恩xi还真是很䁛优秀呢,双ཌྷ学士学位还兼任学生会副会长,还做了这么多课外活动。延世大难道没有给罗静恩xi保研吗?按理说以罗静恩xi的能力保研是没有问题的吧?”

      ㍫罗静恩低下头道:“内,可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我放弃了继续读研蘩,我认为还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之中比较好。” 鰷 刍 表室长点点头道:“罗静뮦恩xi很有自己的见地啊,那我就不继续问了。最后问一个问题,罗静恩xi愿意加入我们OGN的大家庭吗?”

      뉖 ๔罗静恩闻言捂着嘴一劣脸惊讶地看着孀表室长道㼋:“表室长,您的意思兖是……?”

      表玟室长笑着说道:“我很难ᷠ想象OGN怎么可能拒绝这么优秀的人才的加入。” ᲻

      掚罗ߙ静恩立马站起来向表室长鞠躬:“谢谢表室长,谢谢表室长⣾。”

      “不用谢我,你还是谢谢载彬吧。”

      맬罗㨅静恩接ᆔ着也对李载彬鞠了一躬道:“谢谢载彬欧댕巴!”

      李载彬按住罗静恩,把她压着坐了下来。

      “跟欧巴你还客气什么⿽。”

      “不过我也要谢谢载彬你啊,要不是你我ဥ们可能就要错过罗静恩xi这个洛人才了。”表室长对李载彬道。

      쯃 “表室长你客气了。” ᎔

      既然最主要的事已经定下来┐了,那接下来就是几人的闲聊时间ጣ了,主要是李载彬和表室长聊,有时候两人会跟罗静恩说几句,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两人自顾自地聊。

      罗静恩这顿饭吃的明显有톖点心不在焉,她实在是被这次的求职过程惊到了。

      原来有背景的人就콦是这么玩的吗?

      勘 囻 自己辛辛苦苦,一轮轮的笔试面试二面三面,到最后给了一个安慰邮件就没了。

      可是今天呢?吃了顿饭汔,不,还没吃呢,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好了頲,而且是춶自己梦寐以求的主播岗位。

      湀这是不是有点太快옽了?自己一个⸗实习生,马上就当主播有点不太好吧?

      ⧍ 罗静恩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着,걶于是后面的聊天她也就没有参与进去了。

      直到仴饭局结束,罗㗣静恩才清醒过来,这懳时候表室长对罗静恩说了一句:“罗静恩xi,明天记得悀九点钟到我们在江南ᄌ的电视台总部办理手续哦,办理好了我们就真正成为一家人了。”

      罗静恩重重地点了点头。

      然后李载彬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表室鮐长就挥挥手道别了。

      “欧龆巴,我真풾的已经成为主播了吗?”

      ḓ 李载彬看着罗静恩呆呆的样子笑道᳡:“刚才我和表室长的聊天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明天去入职就行了,不过主播还是没有这么快的,应该会让你做外派记者之类的工作适应一下,有机会了才会让你上濷位,不过不用担心,你一定有机쏤会ƫ的。戒”

      没机会表室춽长也会给你创造机会的。

      罗静恩突然激动地抱住뿈了李载彬,高兴地说道:“谢谢欧巴,谢谢欧巴,我终于要迈出实现梦想的第一步了……”

      说着说着罗静恩就哭了პ出来,一开始还是安静地流泪,然后越哭越大声,直到在李载彬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柳李载彬没办法,촌只好拍拍罗静恩的背,什么都没说,任由她继续哭下去。

      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罗静恩应䨺该是哭累了,大哭渐渐停了下来,成为小声抽㜓泣,鼻涕还不停地往下流。

      李载彬拿出随身带着的小包纸巾,递给罗静恩让她擦౮一擦眼泪。

      然后章两人找了街边的一个座椅坐了下来。

      “欧巴犜。”罗静恩在抽泣的时候小声地说了一句。

      “嗯?”李载丠彬回道。

      “你能听我讲个故事吗?”罗静恩还是很小声昭,但是抽泣已经止住了。

      “行啊,你说吧。”

      “Ⓐ我跟欧巴说我是光州人,但其实不是的,我小时候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农村里,在我桋初中的时候我爸爸妈妈才⇣把我接到光州上学,ں以前他们只是每年过年的时候会回来看看我,平时根本见꥔不到他们。”罗静恩淡淡地叙述道。

      李载彬也是静静听着,没有打扰她。

      “我阿╹爸开了一ज़家五金店,平时就卖卖五金零件器材,我ꮓ偶妈在一家纺织厂里打工。后㴳来她被纺织厂辞退了,于是阿爸也벎把␶五金店的东西卖了,他们两人在原地一起开了一家小饭店,平时生意还不错,但是金融危机也影响到了光州,很多以前的老客᏶户都不来店里吃饭了,我家里的店也开不下去了,幸好店面是젘自己。但是没生意扇也没办法,只好先关门,他们俩去找零工赚点小钱来供我㉹读㘁书。”

      “幸好我平时成绩还行,考到了延世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췬我们一家三口在饭店里高兴地要落泪。结果第二年,家里来电话说爷馝爷病重了,让我钄赶紧回去,那次我请假了닚两个星期,欧巴你可能还有印象窸吧?㻄”

      李载彬点了点头。

      罗静恩继续说下去:“我们家已经把房子卖了,把黾爷爷送到⮑首尔的大医院了,但硃他还是没能好起来,还要每天接受痛苦,听着爷爷的声音我都觉得我的心在疼,后来싺爷爷跳楼了。”

      “说来퀨也奇怪,秨在爷瞙爷走的那几天,我并不悲伤,就好像Ɬ他只≧是离开一阵,过段时间还是会回来的。欧巴你说我是不是太冷血了?”

      콸 李载彬道:“亲人离去的那一瞬间通常不会使人感到悲伤,真正ᶼ让你感到悲伤的是你突然发೚现生活中少了那一些你已经习惯了的小事。比傑如在家楼下喊你吃饭的声音、每天让你少뱠喝冰牛奶叮嘱、深夜洗衣机里传来的阵阵渥喧哗。”

      李载彬说完,罗静恩哭的更厉害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