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魔少

      “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是个聪明人就放我走。否则鱼死网破蜇,咱们一个也活不了。”

      黑衣人一边威胁,一边将练婷裳拖起来,跟着自己缓缓后退。

      练婷裳有些绝望地看着闵兴,极不괚情愿地随着黑衣人的步子后舉撤。虽然不愿接受眼前的事实,但在如ࢂ此被动的局面下,她实在想不出闵兴能有什么办法救她。

      她不甘心地流下了ေ几滴泪水,冲着ꇙ闵䲿兴摇了摇头。

      ᚗ 闵兴与她对蛡视一眼,随即抬头面对黑衣人。

      他显得很冷静,仿佛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危机。片刻之后,闵兴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摊开手掌给黑衣人看了看,表明自己并没有暗地里动作。

      他的动作让对方稍稍放松了警惕,黑衣人咧嘴奸笑着,带着练篡婷裳ꝷ加速了后撤。

      突然间,黑衣人握住匕首的那只手开始毫无预兆地颤抖,向着远离练婷裳的方向移动。

      他震惊地注视着自己不听使唤的手臂笙,又望了望闵兴䧅,发现对方仍然平静地摊开手保持着先前一样的姿势。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用㥆尽浑身解屺数,不得不雤伸出另一只⛡手嵟控制。练婷裳抓住机会,像一只受惊的兔子,飞也似地逃出去,径直狂奔向闵兴。

      黑衣人立刻伸出爪子去抓她,没有想到,伸出的爪子也被相似的力量牵引着,悬在空푣中动弹不得。

      “是你!࡫”直到这个时候,黑衣人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受到了闵兴的控制。

      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手,黑衣人无话可说。

      “哐当!”

      匕首掉在了地上,练婷裳猛扑䨈进闵兴的怀里。

      黑衣人是烈金族能士,内力级别是5级圣士前期。闵兴适才出掌示意之时,便在暗中试探到了他的能力。

      发现了内力级别的碾压性优势之后,闵兴直接用意念控制力锁住了对方。在实力的差距面前,黑衣人根本无力阻止。

      不费吹灰之力,闵兴轻松救下了练鏩婷裳。 잀

      “别怕,没事了。”

      闵兴拍了拍惊魂未定的练婷裳。

      ㍗“不知被他喂了什么药,头有些晕。”

      练婷裳双颊泛红,有些ꍡ站빑立不稳。闻言,闵兴拉了她一把,顺势摸了摸她的脉搏。

      “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 见她脉象稳定,皸闵兴知道是受到了惊吓并无大碍,便叮嘱她原地坐下休息,自己转身面对黑衣人。

      在他和练婷裳交谈之际,黑衣人已悄无声息地跑了。

      落荒而逃,他的速度相当惊人。本就是干偷鸡摸狗⹭的行当发家,逃跑的速度自然是他的看橫家本领。

      黑衣人╗屏住呼吸,以极轻的脚步在树尖穿梭。在嘀嗒懗雨声的掩护下,更显得无声无息。

      懊“现在应该没问题了吧?”

      奔跑中,黑衣人惊恐的目光探头探脑地四处查看,逡稍稍放松下来。

      周围静悄悄的,凭他的经验,应该是安全了。正欲跳下枝头,却发现自己的头发䛲被一只手牢牢抓住,狠狠地提起来,向地面抛去。

      “咚!”

      歶黑衣人头朝下,像是一截木桩般砸向地面。脑袋陷进潮湿的泥地里,双腿尴尬躑地分开。

      片刻,一个矫健的身影落到他㜊身边,轻松地搽了搽手。

      “真是个白痴,以为能逃得掉吗?”闵兴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响起来。

      拖拖拉拉片刻,他将黑衣人从坑里拔了出来。在土里憋闷半晌,被拖上来之后,黑衣人大喘一口气,再迟疑几秒,他就要憋死在土里了。

      闵兴不屑地注视着他,待到缓过气来,与他面对面坐了下㾋来。

      鮻 “尊ᶡ主蠖,久违了!”闵兴握拳作揖。

      黑ᓵ衣人重重地咳嗽两声,努力地清了清嗓子,艰难地哑着嗓子应道:“你说什么?”

      见闵兴不答,黑衣人眼珠转了转,爴懵懂地问道:“当初就是你搅和了我们的生意,放走了她?”

      闵兴皮笑肉不笑,冷眼相视。

      큧“原때来如此,看来,那几人是被你除掉了。”黑衣人幡然醒悟地望着闵兴。

      闵兴没有心情和他浪费时间,拎起他的衣领问道:“就凭你们几个乌合之众,还想绑架婷裳,你知道她是谁吗?”

      黑衣人突然放肆地탂大笑起来,笑得让人颇为不解。闵兴紧盯着莫名大笑的黑衣人,控췢制他的手不由得松了下来。

      “你们自以为不可一世,其实,死期已经不远了,等着吧!”黑衣綦人扭ᆮ曲着面容疯狂地咆哮一声。

      摦“什么?”闵兴眉头一皱,心中一紧。

      黑衣人话音刚落,便和秦啸天一样,瞪着眼珠抻着脖똰子,身体瘫软下去。

      “不好!”闵兴没有料到,自己什么也没问出,这家伙竟然像秦啸天一样咬舌自尽了。

      他猛扑过去按住他的嘴巴,期望对方还有救。黑衣人嘴角௥溢出一排殷红的鲜血,无声无息地死得不能再死了。

      “眮混账!”闵兴愤怒地放下尸体,不愿再多见一眼撫这张ᰲ狰狞的面孔。

      这张面孔临死还挂着一抹奸笑,让人望而生厌。

      真是可恶,没有留下一点线索,这家伙临死前说的那番话意味着什么?他口中的䢰不可一世之人,到底又是在指谁呢?

      此时的闵兴,越发意识到问题陊的严搕重,同时也越发的纠结。黑衣人显ꙣ然知道练婷裳的身份,即使如此还렂敢绑架她。看来,是时候求助于人了。

      闵兴最先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练婷溻裳的父亲,罆练古云院长。他要带着练婷裳赶回去,亲自去向院长说明一切。

      ꍜ“也许是院ᜣ长得罪了什么人,害得婷裳遭了殃。”

      闵兴叹了一口气,提起脚步,转眼间消失在原地。

      只分开了几分钟,闵兴便开始担心练婷裳的安危。这么短的时间之内ཤ,一连死了两个人,闵兴觉得事情越来越角诡异。

      闵兴回来的时候,练婷裳正孤独地꿟坐在树下。

      一见댽到闵兴,无神的眼睛立刻染上了光彩。婷裳见闵兴一个人出现,似乎显得很意外。她站了起来,主动迎上前去问道:“闵兴,那个人呢?”

      “死了。”闵兴摇了摇头。

      “你杀了他?”练婷裳不可思议地问。

      “뜟没有,他是自杀的。”闵兴叹了ᤃ一口气。

      “自杀身亡?这样的话,他死前什么也没有说吧。”⫧练婷裳想了想,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很是郁闷。믺

      ꣎ 闵兴点了点头,看着远方:“只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等于什么也没说。”

      接着,二人均沉默了。半晌,见婷裳心神不宁,闵兴便安慰地拍了拍她:“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待会儿咱们一起回去找你父亲,院长一定有办法查出绑架你的人。”

      黑衣人带着秘密死馃了,那就意味着婷裳的危险没有解除。不查出是谁雇凶绑架,情况都是非常的严重。

      听闵兴提到练古云这个巨大的靠山,练婷裳立马露出了矛盾的神情。

      㜕她不想让父亲担心,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让他知晓的时刻。想到这里,ଙ练婷裳也只能释怀了。

      毕竟,在四季大陆上,提到练古云的名字,再强的能士都会畏䴶惧三分。

      雨一直在下,练婷裳蜷缩在闵찫兴身边,二人一起倚在一棵大树下躲雨。他们各怀心事地看着糟糕的天气,沉默无言。

      闵兴一直在回想黑衣臚人临死前的话,犵预感到某种ᐟ黑暗的势力在作怪。不枓过,这件事情和练婷裳到底扯上了什么关系,他实在是想不通。

      练婷裳不知뛏道这些,她只是单纯的害怕。

      自从被闵兴救了以后,䣓她便以为从此平安了。那时的情形,像极了ᗱ一场误会,她以为自己嵪并不是黑衣组织有意识的绑架㦋目标。

      今天的事,充分说明真实情况似乎不是她想象的那样。于是,对未知的恐惧感,让她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冷吗?”闵兴突然间问道。

       “有一点。”练었婷裳点了点头。

      雨下了很久,很大。不过,再大的风雨也有停下的时刻。半个时辰过后,闵兴和练婷裳终于等到了雨过天晴的那一刻。

      阳光洒下来,一扫阴霾,大自然在二人倜面前画出了更加浓郁的秋意。

      受到雨后清新地鼓舞,闵兴和练婷裳相视一笑,都变得有ર些不同。看着一脸雨水的练㬒婷裳,闵兴顺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积水。

      “没事了ಭ,太阳晒一会儿就猉干了。闵兴,咱们走吧。”练婷裳无所谓地说。

      “你等我一会儿,我还要去办件事屪情。”

      闵兴打断袼了练婷裳,有些㿘抱歉地摆了摆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