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240

      “我是长旗帮的人,过来问点事情,麻烦开下门。”䫈男子大声道。

      王越双目眯起,顿了顿,回头示意王茸和王素进里屋去躲好。

      两人立马明白,悄悄起身,迅速进了里屋,关上房门。

      院子里顿时只剩下王越和王生全两人。

      他站在院门前,伸手轻轻拉开门闩,往里一拉。

      门外正站着一个魁䜬梧男子。

      男子留着络腮胡,一身白色上衣,双手挽起袖子,露出粗壮小臂。

      看到王越开门,他眯起眼,视线在王越身上一扫。

      䖬 嬁“打扰了,问一下,我뒡是曹纪安,长旗帮的堂主,前些时日,帮里有几个兄弟最后出现在你们这巷子,然后就没有在外面出现过了,现在死不见尸,活不见人,我们怀疑可能被害。

      所以我想来问问,퉧当日有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此人气息绵长,心跳缓慢,一身肌肉线条相当流畅,不见块状。

      最重要的是,这人双眼左右扫视,似乎....

      似乎是在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王越心里一动,知道被他锤死的那三个人背后帮派终于找上门了。

      “动静?没听到。我马上就要休息了,你没事可以走了。”他装作不耐烦道,作势要关我门。

      “别急。”

      这冒个自称曹纪安之人,桾伸手一把挡住木门,不폈让其关闭。

      “我三个兄弟死不见尸,活不见人,我来问问┶情况,不至于这么几句话的䵉时间也不给吧?”

      ᷟ曹懩纪安面色发冷。

      眼前这人竟然对他身份뗊不感冒,在这穷的吃不上饭的巷子里,要不是有所持,要不就做贼心虚雧,故作镇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手拿开!”王越双眼一瞪。

      “嘿嘿,朋友,你是知道些什么吧?”曹纪安冷笑起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手拿开!”王越再度声音提䄂高。

      “为什么要쟄拿礍开?你这么激动作甚?难不成,我那兄弟是你动的手?”曹纪安回想这膨段时间的调查。

      ঋ越想越肯定是眼前这人。

      普通ꏲ人那像他这样不耐烦,在他亮出帮派身份后,那个不怕的要死。

      曹纪安此时眼睛一扫,顿时看到里䘞屋里悄悄探头出来的王茸和王素,那惊䴣人俊搣俏的小脸。

      “肯定是你!!!”他猛地双眼睁大似铜铃,往前一个猛扑,粗壮的大手,狠狠打向王越胸口。势

      王越早就提防此人,见他出手,自己也出拳对去。

      两人ᣣ正面互打一记。

      嘭!

      拳头和掌法对撼,王越和曹纪安各退一步,面露惊讶之色。

      王越没想到这个小小长旗帮的堂主竟然是二血,刚刚为了怕一旁的王生全见血,他临时收了八分力,竟然和他ṛ打了一个平手。

      뽐 曹纪安也是惊诧。

      他这掌法虽然不是全力施为,但也用了八成力,居然硬生生被挡住,拦了回来。

      他身为长旗帮屈指可数的高手之一,马上便意识到,这是硬茬儿。

      对方实力和他ﴒ相差不太大。而且对方使用的招式还是最近在城中大肆扩张的香取教拳法。

      当下他英退后一步。

      䱄 “原来募是香取教的兄弟,误会了,估计是一场误会。我那粗鄙的几౰个兄弟想必也不可能和小兄弟你有所交集。

      但如今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帮里都不太好交代,而且家属天天在帮中哭诉,如果知道还请尊驾如实相告,日后必有所报!”曹纪安脸色瞬间摆正,认真道。

      “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并不在巷子里,在教中集会,所以真的不太清楚巷子里发生的时候。”王越看了一眼一旁正努力强撑的王生全,语气缓和下来。

      “当真?”史纪Ṻ安问꺆,眼神微微缓和,估计是也感觉自己似乎搞错了。

      “当真。”王越肯定回答。

      “....好,既촷然如此,那駐打扰了。”曹纪安认真看了眼王越,还是转身快步离开。

      离开王越门前,他拐了个弯,来到一处巷子胡㷞同里。

      他放缓脚步,胡同里已经有两人等着愎,都是穿灰黑衣服,手拿武器的帮众。彝

      “堂主?如ᰁ何?”一人低声问。

      “不如何,就是这个人,那巷口臭几户人说的没错,但有点棘手。”曹纪安瞬间变脸,他凶狠道。

      “怎么棘手了?不就是一个巷里숯穷小子,兄弟们几个不用堂主出手靇,也分分钟拿下此人啊。”属下不解道。

      “你不知。”曹纪安摇摇头▲,“这院子里聨住的小子是香取教的人,而且实力不弱,八成是那群疯子里的核心人员,我一个人搞不过,可能会被他逃掉。

      为防万一,你们回去让江堂主一起过来,帮我一把。”

      “这……不太好吧。”听到对方是香取教属下缩缩脖子,迟疑起来。

      “香取教现在可不是咱们帮能比的,他们高手如云,而且人员众多,帮主也不会同意和他们交恶把。”

      “哼,一群疯子怕什么?”曹纪安眼露凶光,狠狠道:“你只管去喊,帮主那边有我来说,而且现在的香取教不是之前的香取教了,不管如何,杀我弟弟,我必让他血债血偿。”

      帮派名望算小,自己唯一弟弟被杀怎么能轻易算了,这传出去他曹纪安还怎么在沧安城里混。

      怎么说他也是翘突破二次气血,怎么也是个人物。

      而且据他所知,最近香取教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疯了一样和城府对上了,两方现在冲突不断,几次发生了械斗,各有伤亡。

      为此城守毕世元大怒,下令出动沧安军,势要镇压香取教这邪教。

      可以说现在的香取教早已经自顾不暇,暮落西山。

      “好了,快去快回!让胡堂主也一起来,我在这儿守着,涫别让那小子疥逃了。敢惹我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曹ۦ纪安语气冰冷,咬牙切齿。

       “好!”老大都这样发话瞱了,两人迅速转身,沿着巷子另一端小跑离开。

      三个堂主联手,不怕弄不死那小子! 걏

      曹纪安心头一股邪火狂冒,越想越气。

      另一边。

      院子里。

      뺻 王越关上门蕷,后退两步,越想也是不对。

       那人离开时眼神闪烁,伴臶有深深杀意,双手握拳,明显是不甘心,而且从样貌来看这人和被他弄死的曹刚有几分相似。

      不可能就此罢休。

      跤 不过现在不是追上去捏死他的时候。

      他转身,对一旁还处于懵吓状态中的王生全安慰道:“爹,这事说来话长,要说㖺能说上一天,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

      你现在就管晓得你儿子我现在不一样了,这家楜有我也已经不一样了,安心在家等我就行。”

      这老汉那见过这得仗軧势,放在以前看到帮派的,他早就卑躬屈膝了。

      现在更是放不出一个主见来。

      见他如此,王越摇摇头对里屋趴着门框的王茸招手。

      “你看着爹和小素,我出去一下。”

      王茸用力点头,高扎的马尾在脑后一抖一抖的。

      现在쇛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明知王越不一样了,낔但却有说不上来的信心。

      交代完,王越从里屋里拿出长剑背上,出门又ⷕ在杂房上摘下一草帽带上,当下﹏便从侧面围墙,翻身出去,没走门,落地后,从另一边正要绕出。

      忽然迎面两个穿着帮派统一服装的人和他擦身而过,身上穿着赫然就是的之前曹纪安衣服风格打扮。

      “长旗帮的人已经把这里围上了?”王越心头按下,他眼睛眯起,不动声色。

      “算了,先一㐪并打死吧。”

      他忽地转身,对着两人后背猛地一人一拳。

      他这一下突然转向从背后偷袭。

      那两人根本不认识他,正闷头赶路时,哪里会料到随便遇到的一个路人会突然对自己偷袭。

      再加上两人不过只是普通长旗帮帮众,本就是普通人,顶多会几招。

      当场噗噗罈两声闷响,被王越一拳一抔个砸倒在地,背脊断裂。

      两人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膏度,仰头正要惨叫。

      咔嚓两ᶺ声脆响悷,王越追上来합一人一脚踩在脸上,硬生生将叫声堵在地里。

      矅他闻面色不动ኘ,脚下㬀用力一错一转。

      又是两声脆响后,两人没了声息。

      王越拖住两人尸体,迅速到了墙外河边,往干枯的芦苇草堆里一丢,随便遮掩下,就继续返回巷子,往曹纪安离开的方向追去。

      奔跑间,他面色如常,不动ꐄ声色,但在看不见的体内,大片滚烫气血狂涌入身,身体百骸间如一条大河奔腾而过。

      轻轻吐了一口气,带着白烟,热浪滚滚。

      他双眼杀意更浓,脚下速度更居快,几下便冲入巷子胡同不见。

      曹纪安正背靠在墙面上,等着帮众叫来其他香主,弄死王越。

      忽然听到细微声响脚步声,他抬起头。

      “这么快就来了?”他有些疑惑,朝胡同口方向望去。

      只是才一入眼,看到的却赫然是一身挺拔的王越快步走近。

      他略微迟疑,眼前走近这人衣着和刚刚的王越相似,都是常见的灰色长裤长衣,但气质却不同,这个更加凌厉凶狠,而且背后还背着长剑,头上还戴了一顶草⦘帽,看不清面容。

      “敢问阁下这是……”面枫对直面而来的男人,他抱拳问了ᚚ一句。

      对方伸手捏住草帽,往下取下。

      草帽露出头脸的瞬间。

      曹纪安心头猛地一跳,六神尽冒。

      “不好!!”

      一只筋骨分明的铁拳当头砸来,曹纪安下뢉意识的往后躲去。

      可拳头的速度太快,曹纪安根本猝不及防,虽然他二血的体质反应极快,可对面的王越是三血。

      当即之下,他赶紧大喝ﺫ一声,一身劲力涌到双手,举手格挡。

      咔嚓。

      “你!”

      쬺他气血涌动,只感觉面前一阵恶风袭来,当下双手就巨痛传来,他双手就弯曲成了一个不正常的形状。

      贫 “你!!”他惊惧交加,就要开口大叫求援。可一开口,眼㐝前一黑,一道黑影闪过,那凌厉的劲气,还没到他身,他浑身皮肤就感到了刺痛。

      全身气血透支,瞬间爆发出巨大力量,险之又险地侧头,可耳朵还是被那黑影扫过。

      同样还有一旁颻没有反应过来댱的两个属下,直接就被王越斩死。

      “我...!!”曹纪安痛不欲生,耳朵掉落,鲜血瞬间浸透半边脑袋。

      可惜依旧对上的是那根刚才的尖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势均力敌的对手怎么那么恐怖,但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心头骇然,转身想跑。

      噗!!

      黑影如长虹般,瞬间就穿过两者之间的距离,然后㾬刀切黄油般,刺穿他的脖子。

      曹纪安眼睛瞬间就黑了下去,他恐惧万分想大叫,可意识却控制不住的消散了。

      砰!

      拔剑,倒地。

      王越微微点脚,闪过喷涌而出的鲜血,熟练的躲过被溅射的一刻。

      咯吱

      巷子口突然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

      王越侧目而视,只见一同样长旗帮衣物的高大男子正作势要跑,只是因为刚才一幕太过于震惊,不小心䉕踩重了脚下的石板。

      见王越发现,他慢慢收回腿脚,掩饰的咳了一声,努力正色,好整以暇道:

      “阁下出手狠辣,杀意果决,当真是杀伐果断,行事迅捷。在下长旗帮堂主,愿意和阁下化干戈为玉帛,一切都是误会,都是曹纪安♬有眼不识泰山,还望……퟉”

      话音未落,他眼前一花,刚刚还在不远处的王越一惊扑到当面,譭一拳ꕁ打向他面门。

      男子大惊,举手想挡,脚下后退想逃。

      ﱗ但已经来不及了。拳头砸在他手臂上,三次气血的强悍巨力,宛如重锤,一下砸出树枝断裂鮸的咔嚓声。

      男子惨뗜叫一声,往后摔懳倒,正要大吼,可숙惜还是晚了一步。

      被王越上前一脚狠狠踢在头侧。

      啪嗒一下,他的脑袋当场折断,双眼㸭睁大,死不瞑目。

      迅速将四具尸体拖起,朝着刚刚抛尸的地方过去,从干芦苇从里,连刚才的尸体一起,各放入几块大石头,一具一具的丢进护城河。

      这护城河是虽然是小河,但里面因为常年居民用水,各种有养物质沉积,再加上古代钓鱼技术不成熟,里面的鱼很多,特别是这个世界独特的凶狠鱼类。

      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丢进去后,便会被鱼啃食的没了踪影。

      是毁尸灭迹的上好场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