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全国凤凰楼信息

      第二天的训练有条ₗ不紊地按着徐宏岳昨日的安排进行着。

      长跑,扎马步左右水平挥铁棍,赤手搏斗……

      ︥ 不过羱还是有两点不同于昨日。

      一是铁棍被换了,新㿂换的铁棍竟然是一边重一边轻,不用怀疑,夏凤都他们手持的肯定是轻的那一端。

      这换铁棒造成的最直观的后果就是两人在中午吃饭时,那手中的一双筷子变成了两根筷子。一双和两根有什么不同?那当然是一双是一个整体,而两根却是两个个꾳体。

      ❿两人手上的肌肉酸软抽筋,完全捏不稳筷子,两根筷子如同抽风一般各有各的想法,最后夏凤ຏ都两人气急헓之下,含泪吃下了人生的第一ퟄ顿手抓饭。

      鏂 鞓 不过因为有亢奋神器续命砖,两人下午训滘练是没有问题的。

      二是赤手搏斗时,徐宏岳确实把身体素ㅊ质控制在和他俩同一水平线上了饰。

      由于ᴶ不存在身体素樊质的䪳绝对碾压,夏凤都两人被徐宏岳一招击败的情况大大减⣋少,更多时候是能过上几招才被绝杀放倒。

      但让徐宏岳恼火的是,夏凤都虽然悟性好得有些夸௶张,但身体上的武学天赋实在有些烂,或许他比普通人要好一些,可是和那些天才比起来那就是云泥之别。

      ꉇ 夏凤都ڼ虽然在飞速吸收着徐宏岳的搏斗经验,很多动作要领ꬆ也都一点就透,这让徐宏岳一度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可一打起来,徐宏岳就发现,夏凤都虽然有意识地知道怎么进攻和反击,可是身体却无法第一时间做出来。

       徐宏岳这才意识到,他捡个锤子的宝!!!

      夏凤都给徐宏岳的感觉就好像⊃大脑和身体不协调似的鞙,身体无法第一时间为大脑的意志做出服务,无法指哪打哪。

      这让有些强迫症瀫的徐宏岳心中一阵鬼만火乱冲,每次训练夏凤都急ﴂ得半死。

      㚧“你这样打啊!”

      “我知道这样打啊!”

      徐宏岳急了:“你知道那你特么倒是打鿱出来啊!”

      夏凤都也是一急,欲哭无泪地说道:“我特么倒是想,可我打不出来啊!”

      徐宏岳:“……”

      夏凤都:慓“……”

      …………

      “츄停下吧!今天的搏斗先提前结束了!”徐宏岳被气得不轻,ᛋ实在忍无可忍,一巴掌推在䄄夏凤都背上,身体中的气微微迸发而出,一下子༖将夏凤都推开几米远。

      “!!!”夏凤都直接忽略掉徐宏岳语气中的恼怒,双眼瞪大地看向他。

      刚才那是?夏凤都仔细銚体味着刚才那股在背上绽开的推力。那股宛如天赐的力量!

      是气!是那修行者才能拥有的东西!

      感受着夏凤都那炙热的眼神,徐宏岳心᮶中微微一叹,实在有些不想打击他,身体上的甇武学天赋差成这样,想要觉醒出修行的资质,大概率是没有希望的。

      徐宏岳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告诉夏凤都这有些残酷的事实。

      感慨归感慨,徐宏岳正事还是不能忘的。

       “接下来开始兵刃对抗训练吧。”徐宏岳说着,看了看孟川,又看了看夏凤都,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在这之前,先选择合适的兵器吧。”

      “合适的兵器?”夏凤都微微一愣,啥叫合适的兵器,兵器不是只要手握得住就可以用吗?

      一旁的孟川也很懵,兵器造出来就是拿来用的,管他合不合适,用着用着就合屷适了呗。

       徐宏岳一眼就看出来两人的迷茫。也对,这两人都是商人后代,哪知道这些专业性的东西。算了,那就自己来꣇给他们补充一下这些修行者圈子里的常识吧。

      徐宏岳斟酌了一下,说道:“힫按照计都域的ӓ规矩,你们俩都是十七岁,今年年底就要ᇰ进行觉醒仪式,所以我先告诉你们一些觉醒后需要的东西也不是不行。”

      徐宏岳说אַ完,夏凤都两人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

      ᆰ 徐宏岳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常人都以为修行者需要功法才可以修行,然而并不是这样,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因为,根本就没有ଖ什么所谓的修行功法。”

      夏凤都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没想到徐宏岳第一句话就是个重磅炸弹,他小时候还老是幻想什么顶级修行功法,让自己一步登天呢,结果压根儿没这玩意儿。

      “⒒那修行者需要什么᣿呢?”夏凤都连忙问道。

      徐宏岳不假思索地韡回答道:“提升阶位的话ࠩ,天려赋是最基本的,聚气符阵和一些含大量高品质气的Ǔ药草也行,不过,聚气符阵和药草都톤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数量稀少,昂贵无比,至少我是没有用过的。” 뿫

      夏凤都被这句话震得有些麻木,一个旗长都没用过,这得稀有成啥样了?

      不过,夏凤都马上又发现了问题,说道:“天赋可以让纳气变得简单,可怎么辨别战力呢?阶位一样,岂不是战力一样了?”

      “这个问题问得不错。”徐宏岳说道。

      “天赋决定着修行的快慢和阶位能提升到的上限,而战力却是另外三样䎧东西决定的。”

      “什么东西?”

      “器,术,身三法。”徐宏岳回答道。

      夏凤都与孟川两人有些茫然地看着徐宏岳。

      “所谓器法,就是使用各种兵ꢫ器的法决,它能让你将气ᠥ和兵器结合起来,使兵器威㖣力大增。这和你们在学院中学的那一招半式可不一样。这些法决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窍门,并且自成一体,随意修改乱练굴,那就铩是走ﱏ火入魔的下场。”

      驍 徐宏岳说完,看了看两人,说道:“所以,每个人都需要选择合适自己的武器,这样才能选择对的器法,最后才能将自己的战力最大化。选错了武器的人基本再没有可能₊修行好自己本该擅长的武器了。”

      “为什么呢?”夏凤都问道。

      “他们已经把习惯融进了本能之中。”䝕徐宏岳解释了一句,看着眼前懵逼的两人,意识到这解释并不是太好。

      于是又皱了眉皱眉说ၫ道:“打个比方,一个本来该练剑的,结果他一开始搞错了去练了刀,还修行了和刀有关的器法,之后他再练剑可能还不如练刀了,因为他练刀几乎练出了本能,用剑时下意识就会把剑当刀来用。”

      徐宏岳顿了顿,补充道:“不鹷过选错̤武器的后搵果对大多数人并不严重,因为他们只是失去了将一种兵器练到极致的可能,然而能把一个兵器用到极致的有几个人呢?几乎没有。”

      夏凤都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身体一僵,猛地抬头及问道:“那我之前练了五年的剑!不会已经……㛆”

      徐宏岳连忙抬手说道:“打住打住!” 縹

      徐宏岳提起这个就来气,就你那身体所具备的垃圾武ꖣ学天赋,也想练出本能?你怕不是在想屁吃!

      不过为了不打击他,徐宏岳还是良善地说道:“你放心吧,就你那狗屎一样的剑术,没资格形成什么本能的。”

      夏凤都:“……”

      扎心了嗷,老徐!会说话不?不会他丫的把嘴闭上!

      侺不管其他,夏凤都继续问ﳄ道:“那术法和身法呢?”

      今天趁着这个难得的끢机会,干脆打破沙锅问到底得了。

      徐宏岳想了想,说道:“术法,术法我ᓁ也不怎么会几个,就是气的另一种使用方法,靠着结印或画符等手法使用,不过这种使用方法由于没有像器法那样的承载物,完全凭空而现,是非常耗费气的,四阶之前几乎无用。”

      짚 “为什么?”孟⫤川终于插上了一嘴耇。

      夏凤都把卡在嗓子中的为什么默默地咽了下去,好家伙,你再不出声我差点以为训练场就我和老徐两个人了。

      孟川对此表示非常无辜,我特么也不想存在感这么低好吧,鄛关键你俩对话太ᘒ特么ꉴ快了,我插入不进去啊。

      “这我说了,术法对气的需求愅量很大ꨏ,而四阶之前身体ꥨ中气的存量又并不多,一个能对人造成伤害的术法完全可以吸空身体中所有的气,而这伤害还只是轻伤。”徐宏岳耐心地解释道。

      “所以,四阶前基本全是辅助战斗的术法,比如醒目픍术,感知术等。带攻击性的术法都是四阶的人才有资格用的。”徐宏岳无奈地说道,没办法啊,阶位不够,连玩儿术法的资格都没有。

      “四阶也就比三阶多了一阶,难道气就多了几倍?”夏凤都疑惑地问道。

      “这也不是什劃么秘密,一到三阶都是人身体基本素质的提升,而到四阶就会产生嫰一个质变璱,四阶的气哪是三浼阶的几倍啊,那完全就是大海和池塘的区别。”徐宏ウ岳感慨着说道。

      四阶啊!谁不想成四阶?넉可四阶哪有那么容易啊。

      整个世界的三阶何其多?十几万得有吧。四阶呢?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清楚。

      他自认有些天赋,可这三阶到四阶的天堑已经将他卡了整整十年!让他都有些想要放弃了。

      更何况还有无数多所谓的天才们,都被死死ᵊ卡在这道天堑上百年岁月,直至老死,不得寸进!

      “那五틽阶呢?对了,老徐你什么时候上四阶?”孟川有些兴奋,无比向往地霑问道。

      “滚特么一边儿去,老子连五阶见还没见过呢。”徐宏岳恼羞成怒地说道。

      Ί孟川面无表情地看着徐宏岳,老徐你变了!你只凶㯃我一个人了,你搞区别对待是吧!

      “再说说身法吧,徐教。”夏凤都问道。

      ፍ“身法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字面上的意思,让你的速度变快,轻功变好,对战时更不容易被对方攻击道。”

      夏凤都点点头,身法倒是简单易懂。

      “行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你俩也休息挺长时间了ᜮ,别跟个问题宝宝似的一直搁这儿问,给我起来选武器去。”徐宏岳拍了拍手,阻止了还想继续问下去的夏凤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