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奈爱理497中文链接

      (好累!) 㖏

      偏头绕开缍正在时貐钟下打印文件的友璃,直勾勾地看着时钟上正不停以顺时针旋转的指捦针。

      졣 ——四点二十分。

      已经是早得不能再早的时间,却将中午所吃下的午餐所产生的能量消耗殆尽。苍马作为死尸早就趴在了键戳盘上,隐隐约约能看콶到他苍白的悴灵魂在头顶悠悠飘荡,还꿮是那ച种泄气的气球——不过,我也差ݙ不多就是了。

      “估计今天也可以早点儿下班,所以......再띂加把劲宗人。”

      友璃拿着打印好的文件,走到我身边时使劲拍在我的肩膀上,就像让我提神为我加油鼓劲。

      ࢮ “课长已经走了,所以有些文训件......暂时放在他的桌子上就行。这么多东西,等他明天再看的话,可能明天他要加班的!”

      ▴ 友璃吐出舌头,滑稽地摆了一个动作。

      汒“诶?课长走了?他的公文奭包不是还在桌上?”

      “对于家里有事而着急的人,能想起拿开门钥匙就已经算不错了。”

      “着急的对象还是他的女⹔儿吧。”

      友璃一副提不起劲的表情,茫茫然望着苍马,接着“呼啊”一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你......还挺担心他的࿢女儿。”

      “咦耶?”

      뻞“当然,不是和小栗苍马⿈同样的意思,不过那个孩子还真是낦挺惨的。”

      弯下腰,侧过我的身体,将目光扫视在我的电脑屏幕上:

      “明明父母亲离婚了,还要遭到来自母亲✫的骚扰。明明抚养权已经交给了父亲,结果母亲还要在生病的时候跑到家里‘看望’。”

      ࡀ“母亲看望生病的女儿不是挺正常的么?即使离婚,总之小爱凪不也是같她的母亲所生的?母爱情结即使离婚也会存在不是么?”

      这应该是事实䣘。

      但是......友璃眼瞳中突然窜进的笑意,立马否定了我这番正义的言论:

      “你想的太简单了陆。如果是提着水果,或者说什么保健产品上门看望的话,倒还说得过去೯,不过嘛......带着第二任丈夫的孩子跑到家里看望爱凪,我櫩可不觉得这是什么母爱,简直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身价提高多少的欧巴桑。”

      “已经......找到了?”

      “据说就是鵯因为课长的妻子和别人有了关系,才吵架离婚的。对ᨵ方是另一家企业的社长一职,也是离婚等待着二次婚姻的家伙。所以啊,这几天爱凪的生活是很悲伤的。”

      “总感觉你有什么阴谋!ㄾ”

      我没经多想而发表评语,让友璃大感无语而翻起白眼。

      ꁵ↊我并心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讲了什么特别ㇼ的话。虽然友璃繂自认识以来就拿别人的痛苦当作娱乐的代价,但作为朋友,毫无疑问友璃案是比苍马还要可靠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上,永远别想指望苍马能为我分担什么㿒,只有友璃㰕会在困难的时候帮上一手。既是天使,也是恶魔——对于说出这样机密的话,指不定又在做着什么打算。我是这样想的。

      “白......白痴.朣.....我只是一片好心,怎么在你嘴里我就变成那种宁愿事情闹大的老巫婆了?”

      “你不经常这样么?”

      “哪有?别诬陷......”

      “像上次部门犒劳会瞯上,你不就㇉将먹清≪酒混在啤酒里,递给苍马喝吗?明明已经伶仃大醉的苍马,被你一弄,直⿂接开启了吐槽课长的疯子模式,也幸好那次课长没来,不然他早就毁在你手上了。”

      “唔——”

      彽我无心的一句话预,让友璃露出滑稽的慌张模样。白皙的皮肤像染上口红似的通红,双肩则微微发颤。结果——

      “——果然不㼮该心疼你,不该把那杯调和酒换给苍马。”

      等ﹷ等.....㨚.我愕然呆看着脸颊鼓气得好像仓鼠觅食一样的友璃・:

      뢲 “那杯酒原本是调给我的吗——?”

      晚些时候....ᡪ..

      苍马终于睡醒了。

      揉着惺忪的眼睛梽,然后看着趴在桌子上已经死去的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惊讶。

      “还活着吧?我睡了多久?”

      艰难地抬ꏱ起手,摇摇晃晃鏵指ቦ向时钟那根旋转接近一百八十度的时针:

      “快六个小时了。你是树懒转世对吧,做起家务活튾来比谁都有劲,怎⭙么工作起来一点儿精神都没有?”

      “这难道不是作呭为人最基本的属性吗?”

      嘶——쥞啧......该怎么说呢姪,完全无力反驳啊。

      这与学生时代上课打瞌睡,下课元气孩童一样킏,完洓全就是从小到大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友璃没说什么吧?”

      不过,令我震惊的是苍马并没有问最重要的人物:

      “不应该问课长在不在吗?”

      “我是看着课长走了我才睡的,要不然,我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

      “你不怕社长巡视吗?”

      “抱歉,社长是我学姐。”

      ——?!!我面带哭丧地向苍马质问:

      “你没鲨和我说过!”

      ྷ“你没发现我们俩在这里工作那么೎长时间,社壨长从来没有来过这层吗?因为大学我和她是鶗在同一组社团进行学习,也可以把她当作是我的螳师傅。所以在她发现是我时,就很放心地交待䎌了一下课长就没了。”

      “社长年纪也就比我们大洎两岁吧!”

      覚“这企业是她爸的。”

      ܂ 一句话就让我哽咽住。果然有家庭背景这类的,日后的生活都基本安定好了。哪里还像我们这些从零开始的员工,要不阔断为每个月的薪资拼斗。䟴

      “我们......呜啊啊——咩,⮎差不多也该走了吧。”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收拾好的苍马拎起包便噴站了起来。但......从余角看过去,苍马带着疑虑发现了意外的惊쳱喜。

      “走吧,记得打卡,你昨晚好像就没有......嘶啧——怎么了?”

      突然被苍马一个熊抱抱住,接着开始解释:

      “宗人,从小到大就你对我好。”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手头上的做完,将就着帮你也做了。”

      “抱歉啊......”

      苍马露出失落的表情。

      “没问题的。樕你不也要教炜我㠙料理吗?这就两清了!굞”

      我安慰地说道。苍马听后表露出欣喜的情绪。 鍕 翳

      “走,宗人,我请客,我们去喝一顿。”

      “......不了、等着休假日在你家再聚就行了。”

      苍马满脸难以置信。

      当然,我似乎感受到周围的气氛慢慢变得焦灼起来——苍马以略带激情的眼神看尤向我,好像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只不过不是那种仰燐慕的视角,而是弥漫着爱慕气味的粉紫场景。

      “喜欢你!”

      噗呜——!

      㑀多么糟心的话。

      “NO!别这样,苍马。”

      没错。如繧果是女性的苍马,我会接受这激动人心的告白。

      幼驯染之间相恋的故事,本身从小时候就产生的牵绊㔫,是⻂人生中斩不断的缘粋分。但뾙是......至少男性和男性之间的故事......我㔼没办法接受。

      所以啊——为什么小栗苍马是男孩子呢?

      这样家政应手、娇柔可爱、穿上女性服装都像是偶像一样的小栗苍马——在初샱中分别后的高中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想多的了?”

      包含着质疑,却明明是肯定句式的语气。

      짩 “大、大概吧。”

      我扶着额头,面露痛苦。

      莱我很不想说出那句话,但憋在心底是真的难受——要不你去做一下手术吧!

      “如果我是女人,我挺想嫁给你的。”

      ——不要啊!

      ——不要说出这么恐怖的话!

      还有——

      不要一本正经地拉开衬衫빆看你的身体啊苍马!

      靵“不㺏过ܷ那是不可能的。”

      苍马面露羞涩地说出令人心灰意冷的话。

      ——一阵风吹过。

      我却没有什么感觉。我的身心,沉溺在幼驯染美好的情节里,慢慢石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