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9电影网

      朱达贵对这捲一胖一瘦两人没有蒋在意,他在意的是,是把他们带到同心小区的人。

      춤 朱岭江说过,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他很好奇,这个合适的人是炘谁。他原本ꎤ怀疑是曾俊岚,可这个时候曾俊岚应该还在上班。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隓朱达贵把电动车停ଥ到小区门口前坪,同心小区住的都是朱氏族人,外人还真不敢պ在这里闹事。

      ଶ胖子问:“你爸是朱贤?”

      他和瘦子一左一右夹着朱达贵,摆明来者不善。

      朱达贵不慌不忙将电쾯动车锁好,转过身子望着胖子,一脸戏谑地问:“뺶怎么,想见我爸䗜?”

      ꨧ“小子,说什么呢?”估

      旁边瘦子听出铲了朱达贵的调侃,马上艞大声喝道。朱贤已经死了,见朱贤与见马克思有๑什么区别?逎

      朱达贵淡淡地说:“你们有什么事直说吧,我还要回去吃饭呢。”

      他比这两人要高半个头,就算要动手也不怵他们。他还没试过,在灵力的帮助下,跟人动手是什么感觉呢쪋。

      胖子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你几句话。要不,去前面边吃边谈?”

      朱达贵反滸问:“你请客?”

      “可以。”

      朱娎达贵带着他们韎去了那家煲仔饭걍,倒不是旁边没有饭店,而是这棇里吃饭要先结账,他不怕胖子跑单。

      圅 朱达贵熟练地拿起菜单:“先点菜,饿了。” 

      这里쥭是吃煲仔ᶲ饭,但也能点菜,既然胖子请客,他就不客气了:“我吃个睷红濯烧肉煲仔饭,另外再点个小炒牛肉、红烧鱼、香辣鸡、回锅肉。你们要点什么?”

      瘦鐠子偕讥讽道㌫:“你倒真是不客气。” ﰠ

      朱达贵笑了笑:“你们请客,我要是客气﵈,那ポ不成傻子鮥了么?”

      胖粋子意味深长地说:“你一点也不在意我们?”

      一般人看到他们,都知道是社会人,多少会有些畏惧。哪像朱达贵,根本不拿他们当回事,这让胖子有些沮丧。

      “我知道,你们是尹泽林的人,想问什么蚏就问吧。”

      朱达贵等他们买了单后,靠着椅背望着他ᷭ们。

      胖子吃惊地说:“你认识尹总?”

      “我认识他干什么?但你可以转告他,少打我的主意,也不要핈试探我的耐心。上菜了,来,边吃边聊。”

      跞 瘦子的语气突㴹然温和了下来,问:“你跟朱岭江有什么过节?” 秐

      朱达贵摇了摇头:“朱岭江?没有啊,他弟弟朱岭游谋害我爸,已经被抓起来。你们是朱岭江派来的?”

      胖子连忙摇着手说:“不不,我们只是有些问题想问你。”

      朱达贵给他一涜种莫测高深的感觉,自从见面后,一直被朱达贵牵着鼻子走。根ᡸ据打听到的情况ҭ,朱达贵是个外卖员潲,属于社会的底层人物,应该好拿捏才对。可他现在感觉,自己被朱达贵拿捏住了。

      巍“吃饭的时候你们可以问,吃完我就剨得回去了。”

      朱达贵大口吃着饭,免费的东西吃起来就是香。

      胖子问:“你真痻是外卖员?”

      “当然,以后要是给你送餐,记得五星好评哦。”

      朱达贵抬头笑了笑,又夹了块鸡肉塞进嘴里。

      瘦子突然问:“你是怎么知道尹总的?”

      朱达贵神秘地笑了笑:“猜的。”

      昋 胖子不信:젒“你怎么可能猜得这么准?”

      朱达贵问:“你信不信我能猜到你内裤是什么颜色?”

      胖子摇了摇Ꝛ头:“不信。”

      “打个赌ꪑ?” 븉

      “好啊,赌多少?”

      熡“赌钱犯法,谁输了就Ͷ脱了裤子到对面超市买瓶饮料回来。”

      祶“可以。” 捚

      “灰色ꮁ。”

      “你是怎么猜到的?”

      “既然是猜,当然没有根据可言。脱吧,给我买瓶可乐吧,有点口干了。”

      胖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脱凰下了裤子,但也只是裤子,内裤没脱,果然是灰色。他拿着手机一溜烟跑到对面的小超市,买了瓶可乐回来。他急着赶时℧间,也没想着给自己和瘦子买。Ჽ 鮺

      “能不能再来一次?”

      胖子把可晴乐递给朱达贵后,连鞋子也龡来不及脱,迅速穿起了裤子。

      ♈ “可以。”

      朱达贵捏开遴瓶盖,喝了一口。他已经吃饱了,就봰当饭后消遣吧。

      匇胖子从碗里抓了一小团饭放在手里,问:“你猜我手里捝有多少粒米饭?”

      ︼“这怎么猜?要不你自己猜一下?”

      ሶ“好吧,猜单双。”

      笭胖子想了想,觉得猜多少粒米饭确实不可能。

      폴“你可得것保证饭都是整粒的,半截的不算啊。”

      “如果猜对了怎么办?”

      “猜对了……他脱裤子出去一㮴趟,没猜对你脱裤子。”

      朱达贵⹙望向瘦子,问:“同意吗?刚才忘记拍视〳频了,这次谁要是输了,赢家可以拍视频并上传到网络。”

      “还得加一千块钱。”

      “赌钱可是犯法的。∵”

      瘦子劝ࢅ道:“这又不是赌博ꫧ,只能算打赌,不算犯法。”

      “可鍴以,䳿我猜是双。”

      胖子听到朱达贵说出“双”后,小心翼翼地将饭团放到桌蔩上,拿着筷子和牙签,慢慢数着。ㅕ饭团不大,很快檔就数清了,双数。

      屐 “先转账还是先去对面逛一圈,讪这次你们给自己஽买瓶饮料吧。”

      “先转账!”

      瘦子倒也干脆,让朱达ᣜ贵翻出收款码,马上转了一千过来。

      穿着内裤出۝去买东西,튴虽然有些糗,但现在天已经黑了,对面的超市老板都没注意他只穿着内裤。

      陓瘦子买了两瓶可乐回来,他把其中一瓶拿在手里,坐到对面后,㲛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就问:捙“敢不敢猜这瓶饮料的条訌码最后一个数是单还是双?”

      “我已经连赢两次了,ᏸ没必要再荙赌。”

      禈朱达贵摇了摇头,뭐他倒不是怕输,只是不Ꝙ想太过引人注目罢了。

      “最后一次,赌两千。赢了你拿钱走人,输了就给我两千。”

      “你赢了,我给你两千。我赢了,你们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곜 朱达贵拿起桌上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我猜是个双数,还是个零。”

      瘦子一脸不敢置信:“你是怎么猜到的?”

      “现在该是你们回答我的问题了,是谁赟告诉你们关于我的情㛥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