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辱人妻

      狐鸣山与狐灵儿的婚礼从早到晚,家主更是喝的酩酊大醉!一众宾客也没有离席的意⨬思。

      长生这一日里备受煎熬,先是提心吊胆躲在狐灵儿身后,躲避那些馋嘴的宾客。之后还要澕尽一切可能逃避来自对狐鸣山的恐惧!

      太阳下山后,长生没法跟着狐灵儿进洞房,只得栖身在侒狐灵儿婚房门前!好几次被到处闲逛的宾客抓住吃掉!要不是뻛脖子上带着认主项圈,恐怕已经被吃八百回了!

      럘 狼婆本来就不喜欢他,更谈不上来保护一下他!巴不得他被那个不长眼的宾客或下人吃掉!

      䒬入夜时分长生饥肠辘辘的转到前院,准备找些宾客残羹冷炙果腹。哪知除了开席的那些被屠宰的同伴尸顷骨,根本没什么能吃볨的!甚至那些被狐鸣山震死的宾客人宠,此刻也被下人偷偷啃食殆尽。⢨

      ⛀ ꔳ 此刻他饥寒交迫,老杗鼠被子也被狼婆收走!于是他壮着胆子,绕道㢝后院回到人肉菜园。去菜人笼子里寻觅些吃폃的!

      他偷偷摸到后院,狐面大汉也都喝高了,这时都倒在棚子里变回狐狸本Ḙ体呼呼大睡。

      长生蹑手矠捏脚走着,他有意向笼子里的人们看去,这些菜人眼露寒光,在人皮灯笼的映犕照下,显得格外瘆人!他ⵥ们有的嘴里慢慢咀嚼野果,有的手指揉搓草料叶子。看到长生都默駙默围拢在䷈木栏杆上!鬼魅般死死盯昬着长生的一举一动!

      他们中没有年长者,年龄稍大就会被吃掉䪾,这些人基本都活不过二十岁就会沦为刀下鬼,釜中肉!

      长生向着关押自己的囚笼挪去!廉经过曾经吊绑他的架子时,他发现多出两个木桶,抱着一丝希冀,往桶里摸了一把。从一堆粘液中捞出来一颗人头!正是之前和他关在一起那些人之一!

      长生借着人皮灯笼看到那双绝望的眼神,胸中已经没有波澜!默默放回桶里,鬼使ᥭ神差般的在里边摸索了一圈。一共四个人头!

      鄚 再往前就到了关賝押他的那间牢笼,伸手进去摸索。从地上零零散散捡到一些啃食残缺的果子,他贪婪的塞进嘴里咀嚼!

      一边吞咽着食物,一边看着空当当的笼子发呆,两行清泪流淌!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哭!

      在他想掉头回前院的时候,他一次次看向关在其它笼子里的人。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了!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放生!

      这个想法让他心跳陡然加速,双腿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浑身热汗直冒。

      大门在他眼前,就像一张巨大的兽嘴!狰狞的想要撕咬他。

      笼子里的人,更像是狐鸣山,震慑着这个还没到十岁的人族小孩子!

      长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到一个笼子前,他不敢扭头看,僵硬的抬起手抓住门插。像是用尽平生之力䞌,拉开拉栓!又抬手轻轻推开门。再移动脚步,拔下门栓,推䈣开门。崡。。。

      所有菜人们的囚笼的门大开!却没᥷人出来,长生热汗滚滚,转动眼珠扫视这些木讷的人。小添声说道:“跑啊!”

      随后他没在管那些人,径自离去!走到렴前院已经吓的瘫软在地无法动弹巄!这是吓的,实实在在吓瘫了!他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逃!也许他们早就认命了,根本不会逃走。长生ᚭ自己很想逃回那个生养他的山洞。但他太小了,走不了多远就会累死在路上!

      那些菜人至少近乎成年,逃跑后存活机会更大吧!

      翌日,宾客们酒醒从地上爬起来,笑语欢声的聚在一起谈论!直到家主和狐灵儿夫妇出来。各自有施礼问安后各自离开。

      狐灵儿和狐鸣山向家主辞别,准备动身的时候。后院狐面壮汉紧张万分的跑来!

      “大事不好了䉞,菜人们全都逃跑了!”

      家主先是面色一沉,随即呵斥道:“慌什么?他们个个都有我家族烙印,逃出왐去只餞要被抓到,就能给送回来!立刻通知全镇上下!抓住我家菜人送还者赏元神丹一瓶!”

      狐鸣山:“岳父大人,家中闹贼不是小事,要不要我派遣将士助岳父擒拿菜人?”

      ➫ 家主:“不劳贤爱婿费心,区区小事尔,待把他们抓回,统统做成腊肉,看৓他挀们以后还跑哪去?”

      他们交谈,听得长生眼前一阵阵眩晕!几次差点一头塳栽倒!

      狐灵儿察觉到异絫样探手摸ė摸他额头,悄悄擦去他额头冷汗!狼婆赶紧用天蚕布给姑娘擦手!还给长生踹一边去!

      狐鸣山一声桀桀长鸣,ꅏ从不同方位吹来几十股妖风,在车后凝聚。妖风过后出现一仢只相貌各异的妖族㿓将士!

      䧗还뒈有几股乌黑色妖风来到车辕处,五个雄壮的黑甲、黑发、黑皮肤的大汉触䖧手而立。待狐鸣山搀扶抬狐灵儿上了车,黑大汉便显出原型,五头毛发油亮的大黑熊,各自挂起车套口咬缰绳。

      长生从未见过这等䔜景象,被这些带着腥臭味的妖风熏得一阵反胃!

      狐灵儿在进入车帐时,扭头对着长生勾了一下手指。长生便不自觉的被项圈带着双脚离地,飘上车碾。

      车碾外观看起来不大,内部空间却如宽敞异常!还有ᦗ床榻桌椅,陈列器具一应俱全。⾧床榻之上还有四只雪白的狐狸,见到主人进来䰀迅速跳下床榻,变成四个白纱少女分列两侧!

      岓 狐鸣山亲昵的拉着狐灵儿去休息,狐灵儿则给狼婆一N个刺绣袋子。

      狼婆带着长生寻一处角落。

      狼婆指着角落一处兽皮对长生命令:“趴下。”

      随后从那只口袋取出一把长生果丢给长生。长生边吃变好奇的打量车碾内部!却被狼婆呵斥!

      车队行驶约半个时辰,突然停逨下,车外禀报前方村落遭遇豺族强盗!㱯

      狐鸣䩭山则派出一队豹子亲卫洈前去迎战。本以为轻而易举就可获胜,怎料这队得力亲卫有去无回。

      狐鸣山微微震怒!再派牛力卫队,同样不见归来!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狐鸣山:“灵儿,你家附近有这么高强的豺盗,为ꐕ何㯛岳父没有告知ᶬ我们?”

      狐灵儿也纳闷:“以前豺族是䫋肆意骚扰领地!往往抢劫一些财物便会离去,没有高麬强豺妖害民!这就奇怪了。”

      鿳狐鸣山蹙眉,뀷思索一番:“灵儿在车中稍后,我去驱走豺盗就回!”

      “夫君小心,这些豺匪可能会有高手!”话虽如此,却⺅是对狐鸣山信心十足。

      长生仰头见狐鸣山放出七尾,快步走出车碾裙。不久便听见群兽嘶吼暚声和打斗声传넪来!时不时有神通余威波及车碾。五头♬大黑熊也变化黑塔般的大汉稳住车碾!

      ဃ打斗停歇,车外传来嘈杂。“统领受伤,统领安好?”

       一只庞大的七尾白狐跌入车内!狐灵儿一见,紧张멖的扑到白狐身边。

      绣长生此刻看着受伤呕血的狐䏤鸣山,心中一片悲凉!

      쀉 宴席上֩,可吞日月乾坤,横扫八荒的七尾神狐败了!让他自感跪拜的神狐此刻重伤趴伏在地!

      즲 狐灵儿往胡灵山口中喂食丹药,同时运转真元疏폅通护住胡灵山周身。

      胡灵山再次恢씯复㛎人身,强忍伤痛下令车队掉头回火狐镇!

      长生在车中不时听到外边传来斗法和惨叫声。

      突然车辆像是被巨力掀飞。在空中㱵翻了几圈重重落地。

      车内讎的一众用法力定住自身,倒也没受伤。可怜长生像炒豆子一样,滚了个七荤八鑞素!

      狐灵儿法力卷起狐鸣山,四个白狐侍女现出原形,守护着狐灵儿向火狐镇飞去!狼婆看了一眼长生㘊,片刻犹豫后,丢ᑏ下他离去。

      蛢 待长生从车里爬出来,周围纵横几十条追섬随狐鸣山的兽妖尸体死状凄惨。金光一闪,车碾沇爆碎。一只金毛吼在烟尘中四下扫视!

      长生就在这只人立起来的金毛吼脚边,吓的几乎昏死过Ბ去!由于极度恐惧,让他无法喘气。裤裆里一阵厥温热,尿了!

      金毛吼仿佛嗅到낳味道,发现脚下的长生。一把将长生抓起,丢向满是尖牙的大ꖭ嘴。

      ---------------觏--------------------------------㷒-------##----------------Ƿ---------------

      这里分割,2012年注册的,忘记了管理密码!更要命的是找回密码的邮箱萈密码也忘了!各种找回焦头烂额,耽误的发布!暗叹一声-----人老忘事啊!呵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