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热只有精品

      他并未转身,依旧是覆手而立的样子,身后的脚步声,也在接近到某一个距离之后停下。

      ……

      洛雅下车之后,也没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来了司九焱这里。

      远远的,她就看到司九焱背对着她走来的方向,眺望远方的样子。

      他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不知为何,她心中就出现了这样的想法,而且,她感觉他站在那里,就是为了等待她的到来。

      于是,她落地的步伐加重了几分,自然而然的,行走间的声音也比平时大了一些。

      她相信,他已经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可直到她停下脚步,他也一直没有回头。

      “司九焱。”终于,还是她先打破了这一处的僻静。

      司九焱缓缓转身,脸上是一贯沉稳与儒雅,只在转身的一瞬间,她似乎从他眼底看到一闪而逝的……沧桑。

      “抱歉,我这里没有桌椅,无法招待你们。”清澈的声音,带着几分歉意。

      声音落下,洛雅的视线随之在院落扫过。

      这里确实简陋,不止院落中没有桌椅,透过半开的门窗不难发现,屋内除了一席简陋的地铺之外,也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存在的。

      洛雅微微蹙眉,再抬眸时,面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她说:“桌椅这种家具,对你来说,应该是手到擒来吧。”

      似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司九焱微怔,洛雅这是误以为他是木工匠人了?

      也罢,匠人就匠人吧。

      他没有反驳。

      司九焱没接话,洛雅便继续说道:“今天我们外出狩猎的成果很丰厚。”

      “是吗,那恭喜了。”司九焱微笑着开口,眼底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

      洛雅眼底似有玩味,又带着审视:“别告诉我,你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

      司九焱不语,像是默认,又像是无话可说。

      洛雅也没了继续绕弯子的心思,她说:“今天,用捕兽笼捕猎,我们的收获,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这也导致,我们捕获的猎物太多,带不回来,最后不得不舍弃一部分。”

      这种浪费行为,在这片废土,是很多人不可想象的。

      司九焱认真聆听,并未插言。

      “我不知道这样的浪费,是不是也在你的算计之中。”洛雅说。

      “抱歉,我以为你们会量力而行。”司九焱说。

      这话也算是承认,他早已预料到今天的狩猎队会满载而归。

      洛雅抿唇,其实这也是她的疏忽,没有留意到,大家捕获的猎物早已超出她们的运载能力。

      “那么,说说你有什么解决方法吧。”洛雅说。

      司九焱微微沉吟了片刻后开口:“我可以制作出一种运载工具。”

      闻言,洛雅并不意外,她问:“什么样的运载工具能在那种复杂的地形完成运输工作?”

      没等司九焱回答,她又说道:“你可别跟我说独轮车或者两轮板车之类的工具,早有人尝试过,很多路段推着那种车辆根本不是减轻负载,而是实实在在的累赘!”

      司九焱浅浅一笑,说:“那你觉得牲口可否在那些复杂的路段行走?”

      洛雅蹙眉,而洛雅身后的秦九却已经听不下去了,她说:“牲口?即便有这东西,也早被杀了吃肉了!这世道,人都吃不饱,又哪来的余粮喂牲口!”

      被怼了司九焱却没有露出什么恼怒的神色,反而一抹轻笑出现在他嘴角,“不是真的牲口,只是一种行走方式与牲口无异的运载工具。”

      “有这种运载工具?”秦九狐疑。

      司九焱啖笑不语。

      “那么,算计了这么多,你想得到些什么?”洛雅问得很直接。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司九焱说。

      洛雅深深吸气,压下心底烦躁。

      她有种被摆了一道的挫败感,可偏偏,这是明晃晃放在那里的阳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她从衣襟内一处隐蔽的口袋里,掏出两支灵能药剂直接递到司九焱跟前。

      司九焱始终淡然的面上面上总算露出几分错愕,“我还没有制作出那种运载工具,而且你也没有验证过……”

      虽然很渴望,但本着身为君子的原则,他没有接过那两支灵能药剂。

      “这是定金。”洛雅说。

      司九焱微微抿唇,“那,我却之不恭了,明天你会看到那种运载工具的。”

      “你量力而行就好,今天不要熬到太晚,明天你跟着队伍一起,有新的任务。”洛雅说。

      “还有。”洛雅又说,“以后,有什么需求你可以直接开口,不必这样弯弯绕绕的算计。”

      闻言,司九焱点头,说:“好,那我就直说了。除开捕兽笼和运载工具之外,我还可以制作很多提高捕猎效率的工具。

      我希望我能用这些东西,从你那边得到稳定的灵能药剂供给,至少,在大裂谷之行之前,我很需要灵能药剂。”

      司九焱终于提出了他的条件,而他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次抛出捕兽笼的时候,就提出这个条件,是因为那个时候,他的筹码还不够。

      而现在提出来,是因为他觉得,洛雅不会拒绝。

      果然,洛雅沉思了片刻之后说:“好,我会按照你制作出的工具的使用程度估算价值,再按这些价值,供给给你灵能药剂。”

      “多谢了。”司九焱说。

      看着洛雅离开,司九焱面上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模样,但心里其实有那么一刻,他是放松的。

      终于,他终于在这一方世界迈出了第一步!

      在大裂谷之行之前,他不用再为灵力枯竭而犯愁!

      ……

      视线转到洛雅和秦九这边。

      两人并排而行,速度不算快。

      “副团长,你就这么把灵能药剂给他了?”秦九问。

      “那捕兽笼值这个价。”洛雅说,“他把捕兽笼的制作方法交给了后勤部,说起来,倒是我们占了他便宜了。”

      “可你还答应他,稳定的提供给他灵能药剂!”秦九说。

      “我想看看他还有哪些能耐。”洛雅说。

      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神秘的很,她想一层层揭开他神秘的面纱!

      甚至,她还有一点点不太切合实际的猜想,司九焱会不会成为大半个月之后,她带队探索大裂谷的某种契机……

      ……

      夜半时分,司九焱盘坐在简陋的屋舍内。

      他手上捏着两支灵能药剂,他小心的将其中一支放好,这才更加小心翼翼的,打开手中那支药剂的瓶盖。

      氤氲的灵力波动从瓶口传出,他可不舍得放任灵力流失,刚要运转功法吸收。

      却在下一刻回想起来那一日,红狐似乎是一口喝掉的这种药剂。

      所以,这里的灵力难道是喝下去再吸收效果会更好?

      他决定试一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