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䓕九月十九日,清军前锋袭占福州。随之,差人搜检郑芝龙府邸书房里未彻底销毁的来往信件。其中,发现了阮大铖、方国安教唆郑芝龙待价而沽不要轻易赉投降的信件。自然,也有其子郑成功劝其不要投降满清的信函。

      博洛见到方国安的书信大怒,随即在原福建布政使司衙门改建的行峠辕升帐,쑐命곡令帐前校尉将降将方国安拿下。方国安大呼冤枉,气得博洛㷄脸也黑了,将其写给郑芝龙的信函掷到琙其面前,这一下,方国安噤若寒蝉,仿佛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随即캾被推웃出中军帐处斩。弃尸乱葬岗后,竟然无人收敛,其声名狼藉,可见一斑。

      翌日,老道长摇摇摆摆领着谢宝和ង郑宁进城,的路过先前的郑成功府邸时,见门口ᅻ站着双岗,旁敲䓤侧击之下,才知道这里被先前的靖远大将军现在的愁都统制阿济格占做了自己的临时住㖆处。 喱

      他们尚未走到原福建布政使司衙门,忽然跑来一队᧬清军封锁了附近路段,人们被驱赶到道旁。随之,又ꌁ有一队뿤骑兵ȥ赶来,弓上弦,刀出鞘,如临大敌。不多时,ﵶ几辆马拉囚车从码头驶来。为首那人骣身穿赭黄袍,骨켮瘦如柴,已经昏迷在囚车中环。有清兵在议论,说这样濒临死亡的皇上还有必要再搞什么献俘帐下쇨么?李成栋未免立功之心太强了吧?后面这쫌几位都是宗室,现在恐怕要一块儿踏悘上黄泉路了。

      ᨋ 当天下午,谢宝就把了解到的情况密密⦁麻麻地写在一张毛头纸上,折叠好之后绑在啾翍啾腿上,将之撒飞出去。

      翌日清晨,啾啾就带着丁宁的回信飞回来,安排了几ꕋ件事:一是探听隆武帝消息,再问问皇子为何未予Ꙁ其母在一起,还有国姓爷现状。

      这天,一个穿着印有“狱”字号坎的狱卒带着家人来庙里烧香,忧求神灵保佑家人少作恶첉梦,家宅平安惃。谢宝接待时得知那个男子是福州윑府О“天”字号狱卒,听他说天酖字号关押的都是有官府背景的⩸犯人,寖便问:“前两天送来的南明宗室是否归您看管?”

      那人㊳吃了一惊:“道长෸如何知晓?”

      谢宝笑道:“施主不必吃惊,쓅常言道公门之中好修行。我有一句话,拜托施主替我设法问一问。”鳵

      那훸人摇头说:“自古狱不通风,要是砸监ؼ劫狱的事我可不敢干。ᘾ”

      “施主莫慌,不让您问那些事。是这样,您就只需问一句謲‘汀蟲州出事时,幼子哪里去먘了蟨’即可。如果其追问就麡说‘一个姓丁的在找’。ꗜ请您最近找机会问一下宗洿室的人,这⻱事办好,就积下阴功了”。

      那人犹豫了一番,终于答应下来。

      两天后那狱卒来见谢宝,说他找机会问了个宗室랒。该人蓾说当时一连几天奔波,幼子生病了,可칍能当晚被奶妈抱出去瞧病未能回城。

      ⴗ 谢宝心中一动,掏出一小块银子赏了那人,其欢天喜地去了。

      两天后,那人又送来一信,说隆武帝绝食身亡,监狱将其⢲尸体拉到了城东北乱葬岗,找了几个当地百姓草草掩埋了。谢宝与郑宁身穿道袍寻到了那一带,对当地百姓Ԧ说,观音지菩偫萨提示:不敬先㕸皇,必有祸秧。你们是否草草埋葬过昔日特别亲民的隆武帝?若想赎罪,则꜑必须装棺礼葬。贫道募得一小锭纹银交予尔等,你们可以买口白茬궯棺重新秘密下葬。参与者,必将厚积功德,家业兴旺,子孙永昌。那伙百姓听了,立苔即⁊按照要求办理,还䅊要凑먱钱替隆武帝做道场。谢宝说万一走漏风声太㭄危险,将来会在泉州玄妙锺观为之做罗天大醮。

      办完了此事,谢宝写了纸条绑在啾啾ᔱ腿上报告队长知道。

      翌日,啾啾带回了丁北宁的纸条,夸奖他们此事办的不错,说给我们在汀州得到的消息差不多᭫,我们正在该城内外到处寻找奶妈的下落。现在你俩暂时离开福州去泉州府的南安旿县,到那里打听国姓爷老家,看他能否联系上福建哥老会。如果路过兴化府莆田县,也可以去南少林看看,我听三弟李来ֹ亨닙他们说过,莆田少林寺附近有哥ဎ老会的分舵,万一能寻묪找뼄到他们,请其帮助到延平府一带寻找曾皇后雇佣的奶妈家庭地址姓名,看其是否将皇子带回老家抚养。只要滛能找到隆武帝及曾皇后的孩子,将来复혉国就有希᪺望。

      收到指令后,两人辞别福州道教元帅庙祖殿的道长,说要去泉州삇玄妙观,老道因为这两人出手大方,对之印象很好,见其要走竟然有些恋恋不ᯐ舍,送出俤观外,眼看着二人漥骑马去ᗠ了。

      在路途行走数日,看看将近兴化譀府莆田南少林了,突然前面官道上人喊马䣴嘶,旌旗蔽日,刀枪剑戟耀眼生辉,慌得两人连忙朝附近树林中躲避。不大会儿,渇就见人似欢虎,马如㞷游龙,一大队军兵簇拥着一家官员与数位少爷浩浩荡荡向北而去,旗帜上写着个“돨郑”字。

      谢宝说:“看这架势,好像是平国公郑芝龙的谱꿺摆。”

      郑ᜨ宁摇摇头:“刚才过去的也不过솫五ナ七𢡊百军兵,难道国公爷不知道福州已经被博洛랩的清兵占领,还要去那里自投罗网?”

      谢宝冷笑一声,鄙夷地说:“他就是福州的地裿头蛇,正不知有多少消息渠道呢,如何不딂知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笝,他这是投降去。”

      郑宁晒笑道:“不可能!谁会巴巴地三百多里⭟赶去投降?”

      谢宝一指郑宁:“你这家伙平常不言不语,心里愣是拧巴筋。你敢说他不是去投降的,咱们俩赌一把如何?”

      “赌就赌,谁还怕你不成?ꆈ我总觉得他不会看不出这是个坑。不到万不得已,谁肯꯲自投罗网?况且,满清没有说话算数过。”

      你还别说,郑宁这么一坚持,倒闹得谢宝底气不足起来。

      由于清军尚未到闽南,这里虽然已经是风声鹤唳,但依然有不少人觉得平国公富可敌国,兵强马壮,一定会保护闽南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