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精品偷拍久久

      林惊쥰羽点点头,然后向旁边人介绍道:“齐师兄,他就是张小凡,你们应该已经见过了。”

      齐昊点点头,热情地打招呼道:“张师弟好久不见,我这林师弟倒是时常念叨你,一直想过来看望你呢,无奈家师极为看重林ē师弟,对他管教极严,䱎寄予重望,这才一直没有机会,今日知道我来大竹峰有事,这才特许跟了过来。”

      张小凡笑道:“齐师兄修为高深,ᣳ丰神俊朗,言谈举止间让人如沐春风,果然名不虚传。”

      齐昊谦虚道:“张师弟过奖了。” ꘲

      田不易向来不喜龙首峰갘之人,如今见二人气势不凡,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二胄人资质均是绝佳,除了自己那个突然不知怎么开了窍的小弟子,恐怕资揘质远在瀆自己门下其他弟子之上,估计也只有灵儿能与之媲美了,䅿齐昊乃是上一届七脉会武的第二名,早就已经盛名在外,便是林惊羽仅仅入门四年,也能御剑飞行了,看样子怕是比自己门下那怪才老七还强一分。因为张小凡的突然찐发力,他原本还心情不错,想显摆一下,如今不禁心情大坏,盯着齐昊面无表情道⣓:“苍松让ザ你们来做什么?”

      齐昊拱手恭敬道:䲪“回禀田师叔,家师受掌门道玄师伯所托,负责打理一年꘶后的七脉会武之뺯事,因为今年有一些改动,所以让我前来룂与您商议。”

      对于他的恭敬。田不䑿易却是毫不领情,他脸邆色阴沉,冷冷䨢问道:“有何变动?” 㣓

      齐昊见状更加小心恭敬的回道:“回禀师叔,往年七脉会武都是各峰派出四人参加,掌门通天峰再多出四人,凑够三十二人,抽签对决,胜者进阶,如此五轮,最后胜者为冠。这次插七脉会武僷,家师与掌门师伯商量后,在规则荓上做了改动,特意☗命我前来征͟询田师叔意见。”

      苏茹眉头一皱,奇道:“如何改动?”

      齐昊道:“家师苍松真人以为,七脉会武目的是发现各脉弟子中可造之材Ⱦ,加以栽培,但是六十年才一届,而我青云门发展至今,门下弟子近千人,年轻一辈更是新进不少天赋出众的弟子,而各脉却只派出四人,实在太少,难免有沧海遗珠之憾。”

      他见大竹峰众人都看着自己,继续说道:“所以家师提䜠议,七脉弟子各裍出九ⴢ人,长门再多出一人,这样共六十四人,规则一如既往,抽签对决,逐轮淘汰,决出胜者。”

      田不易与苏茹对望一眼,脸色铁青,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多了几层愤怒,大竹峰㥜向来人丁稀赼少,此人所共知,苍松更是对大竹峰了如指掌,如此一改隔,对于人才多的ۚ通天峰和龙首峰大大有利,关键是,他门⓽下弟子,现在就顒算加上自己女儿田灵儿阬,也不过八人,竟然九人都凑不齐,到时候还不让人笑话녗死。

      他是越想越怒,苏茹眼看自己丈夫就要爆发,微微摇头,示意他冷静,强笑道:“如此甚好,既然掌门师兄同意了,我租大竹峰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齐昊笑道:“这样最好了糢,另外家师说,林师弟与田师叔座下张师弟是旧识,当年一别之后,傭甚是挂念囤,彞还望田师叔准许两人叙叙旧。”

      外 田不易看着张小凡,心情好了一些,他龙首峰有齐昊林惊羽,我大竹峰也总算出了个张小凡。当即道:“还用我批准吗?人家早就聊的火热了。”

      齐昊有些不好意思道:“林师弟年纪尚著小,不知礼数,还望田师叔见谅。”

      田不易摆摆手,他十分不喜苍松,向来与他不对路,恨屋及乌,连带着对其门下弟子也很反感,当Ӵ即不耐烦㤢地说道:“无妨。”

      齐昊做事向来八面玲珑,左右逢源,面面俱到,见田不易实在不想搭理自己,如此干站着也是尴尬,便走到宋大仁身前,拱手笑道:“宋师兄别来无恙。”

      邩宋大仁向来憨厚,连忙回礼道:“齐师兄好记性,竟然还记得我这个手下败将。”

      롌齐昊笑道:“宋桝师兄说的哪里话,在下不过侥幸胜了一筹,倒是承蒙宋师㇏兄相让了。”

      田灵儿站在母亲身边䣌,心中好奇,小声问道:“娘,大师兄是败给了他吗?”

      苏茹点点头,道:“你大师兄上次会武好不容易连胜两场,谁知第三轮遇到了他,没几回合就败了。”

      㴜 田灵儿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道:“那他岂不是很厉害,上届七脉会武的冠军吗?”

      苏茹犾笑着摇摇头,见田不易脸色᥼铁青,低声道:“上届冠军却不是他,㝋而是长门的萧逸才。”

      “訣哦?”田灵儿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更厉害,不禁问⽋道:“他这么厉䛃害吗?”

      苏茹笑道:“那萧逸才确实是绝世天才,当年力压青云各大翘楚,轻松夺冠,修为之高,恐怕不少长老都比之不过。”

      田灵儿小嘴微撅,嘟囔道:“哼,小凡会更厉害的。”

      “噗嗤。”苏茹轻笑出声,넱伸手爱怜的粫摸皕摸她的头,笑㾢道:“傻丫头,也不害臊。”

      “嘿嘿……”的

      “这位就是田灵儿田师妹吧?久仰大名。”

      田灵儿闻言一扬眉,撇撇嘴道:“你这人好生虚伪,你혘又不曾见我,我又哪有什么大名,怎的上来就恭维起来了?”

      齐昊见她一袭红衣,容貌清丽,娇艳动噏人,身姿婀娜,此时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䦬,心中不知怎的突然有些紧张,但他修养极好,强作镇定微笑道:“웢田师妹年方十六,在太极玄清道造诣上已然不凡,这是本门皆知的셥事,我是仰慕已久了。”

      田灵儿见他说的直白,脸姡色ʌ一红,冷哼一声,羞赧的不再理他。

      齐昊自知自己失言,킐眼中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异色,赔礼道:“惭愧,倒是我这做师兄的说话无礼了懣,田师妹貌美如花,惊才绝艳,我这里有一颗清柏凉珠,是家师瓮除魔卫道时从一챌魔教凶徒手中偶然得来,虽然不是奇珍异宝,却也可以去暑降热,美颜护肤,今日就送予田师妹了,还请田师妹恕罪。”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ൽ。

      ᔏ 田灵儿见他夸赞自己美貌,心中对他印象好了不少,觉得这齐昊㯟虽然虚伪讨厌劉,还是有眼光的,她看了看那清凉珠,又扭头悄悄看了看张小凡,见后者正在和林惊羽叙旧,面色冷淡道:“魔教妖人肮脏恶心,也不知从哪个妖人得来嶊的腌臜物,也敢拿来送我?哼!”

      쐻齐昊呆了呆,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苏茹却抢先道:“灵儿,不得无ᐏ礼,你齐师兄也是好意。”

      田쩵灵儿傲娇的一扭头,不再说话,张小凡其实一直留意着这边,见状连忙上前一步,伸手儯接过那锦盒,然后小心的取出清凉珠,냲仔细看了一眼,笑道:“哎呀呀,多谢齐师兄好意⦌,既久然灵儿不要,那我就笑纳了,真是多谢齐师兄啊,太樇客套了,你说你웡,来就来了,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何必这么客气嘛。”

      ⵿ “啊?这……”

      밐 “嗯?怎么?难道齐师兄不舍得送给我吗?“张小凡璗说着故作惊讶状,先是露出伤心惋惜之色,接着阴阳怪气道:“齐师兄难道只想送给灵儿?哦……ꪳ明白了,原来齐师兄是别有所图啊?”

      当世风气向来保守,齐昊怎敢让稭他再继续胡说,他脸色一白,尴尬异常,心中首次乱了分寸,连忙摆手道:“不,不是的。我……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张师弟喜欢,那就送给张师弟吧。”

      苏茹向来机智,什么事情没见过,一眼便看出其中猫腻,心中有镕些好笑,见自己这个小弟子耍宝起来没完了,低声道䁟:“小凡,不许胡闹。”她看了眼面色涨红的齐昊,笑道:“齐师侄,这清凉珠也算一件宝物,你还是收起来吧。”

      ꬦ 齐昊闻言첸看了眼张小凡,见他正一脸坦然的拿着清凉珠把玩,丝毫没有归还的意思,心中气的不行,却不便发作,摇头道:“苏师叔不必介意,不过一点心意,还望张师弟笑纳。”

      张小凡拱手道:“齐师兄果然大气,佩服佩服。”

      齐昊的心颤抖쐭了一下,故作潇洒道:“张师弟客气了,区区薄礼,不承敬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